• 第一章 一派胡言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5:25本章字数:3142字

    烈日当头,路旁的杨柳无力地垂挂着,树上的知了发出声声脆响。

    这种天气只适合在家中待着避暑,然而今日的项府,项家子弟一涌而出,冒着炎日朝大堂而去。

    “竟然有学宫的先生要来传道,弟弟,走快一点,一会儿没我们的位置了。”

    “太好了,我修炼正好遇到瓶颈,说不定能借此突破。”

    项家子弟三三五五走在路上,只有一位少年孤零零地跟在后头,他的脸上有着一丝担忧,人们见到他时,都是不屑地别过了头。

    “项河。”

    正在少年慢步走着的时候,他身后忽然有人叫了他的名字,项河回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的二姐项灵汝。

    项河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二姐,你怎么走在后头?”

    “刚才忙着修炼,不小心忘了时辰。走吧,我们一起去听学宫的先生传道。”项灵汝笑道。

    项河点点头,他跟在了项灵汝旁边,这时却有道公鸭般的嗓音叫嚷了起来:“项灵汝,你怎么带你弟弟去听讲了?要我说,这难道不是浪费他的时间吗?”

    说话之人是一个脸上有着雀斑的少年,他此时正满脸不悦地看着项河,在他看来,与项河一起听道是十分丢人的事情。

    项灵汝一听便怒了:“项空,你说的是什么话。家主已经吩咐了,这次听道是所有项家子弟都可以参与的,我弟弟当然可以去。”

    被侮辱的项河却是扯了扯项灵汝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再争,项灵汝看了看项河无奈的神色,只好叹了口气。

    俩姐弟不再理会项空,继续朝着大堂走去。而项空却上了瘾,在后面叫道:“项河今年十五岁了,却只能运转二十三个穴窍,这种废柴就算去听道了,恐怕也是毫无用处。”

    项灵汝听得想转过身跟项空理论,却被项河死死扯住。她只好就此作罢,项灵汝心里也明白,吵架的虽然是她和项空,但是丢脸的却是项河本人。

    项河,项府家主项青虹之子。当年项河一鸣惊人,五岁便可运转十个穴窍,八岁更是能运转二十个穴窍,如此天才全城震惊,使得人称项爷三公子。但好景不长,在项河十岁之后,就停留在了二十三个穴窍,五年之来更是一点进步也没有。

    人们便明白了,这哪是天才,根本就是废柴嘛!反观其他同龄人,这时候都能运转三十个穴窍了,更有人已经可以运转三十六穴窍,达到修炼之人的真正门槛。相比之下,项河实在是太无能了。

    于是乎,他这项爷三公子的名号也更加响亮,人们经常借此名号来取笑他。

    来到大堂,这里已经是人满为患了,项灵汝领着项河挤进人群。人们见到姐弟俩都纷纷退让,虽然项河实力不济,但项灵汝可是已经能运转四十二穴窍,并且达到了感悟境八级的实力。

    进来之后,项河看见大堂中围坐着家族长老和家主,在他们的中间,是一名身穿青袍,身材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他脸上带着一丝自负的微笑,这种人也有资格自负,因为他来自学宫。

    学宫出来的毕业生可都是大能者,这次这位先生能来到这里,据说是因为家主与他有八竿子才打得着的亲戚关系。

    “安静!”

    坐在中间的项青虹这时开口了,他一开口,原本吵闹的大堂立即鸦雀无声。项青虹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那中年男人说道:“李莲士,请开讲吧。”

    李莲士微笑了一下,他的声音听着三分雄厚七分柔:“众所皆知,我大武朝修炼人士,无一不是吸天地之灵气,顺应天道,将灵气在体内运转。这已经流传了数千年,然而……”

    “这于在下看来,实在是末流之术。各位可知,这修炼之法,出头者无一不是天才之辈。普通人能运转灵气三十六穴窍就算良好,而天才都是运转七十二穴窍,至于一些妖孽,更是能运转一百零八大穴窍……”

    “所以,我大武朝能人太少,毕竟千人之中,只能有一人运转七十二穴窍,至于能运转一百零八大穴窍的妖孽,更是万中无一。如此一来,再过上几百上千年,说不定我大武朝就没有能人了……”

    “在下有一理论,若是只运转在下研究的十八个穴窍,将那灵气死死压缩于体内,当灵气足以达到贯通一百零八穴窍之时,便将压缩的灵气释放,那效果绝不亚于那些妖孽。”

    项家子弟们听得连连皱眉,项灵汝更是小声嘀咕道:“这真是学宫里的先生吗?”

    这时,一名长老皱着眉说道:“先生的想法有点……与众不同。不过我想请教几个问题,首先,照先生所说,这种修炼之法恐怕要承受极为强烈的疼痛,其次,我认为这种修炼十分危险,谁不是小心呵护着穴窍,这可是修炼之根本,可按先生这种修炼方法,若是把穴窍压缩坏了可怎么办?”

    “不会的……”李莲士微笑道,“疼痛一说确实会有,但想要成才自然要吃苦。至于损坏穴窍则不可能,因为穴窍一次次压缩后,会变得更加强大起来。好比锻炼身体,用拳头打沙袋,打一年后可以打木板,再一年后可以打石板、甚至铁板,这些都是长久锻炼的结果。我们可以开始压缩一点点,然后再慢慢增多。”

    长老们还是有一些迟疑,大长老项洪忍不住问道:“先生,你这说法经过学宫的老师们同意了吗?可以把学宫允许证明书给我们看看吗?”

    李莲士的笑容顿时便凝固了,他咳嗽一声,有些尴尬地说道:“这……学宫还尚未同意,不过只要……”

    还不等他话说完,大堂之中便哗然一片。

    “听见没,他那说法还没经过学宫同意就出来传授了。”

    “这分明就是想害死我们。”

    长老们也议论纷纷,项青虹有些怀疑地看着李莲士,道:“学宫没同意也不打紧,既然是学宫毕业生的理论,那自然是可以一试的。先生能否将学宫毕业证明拿给我们看看?”

    “惭愧……”李莲士更尴尬地说道,“当年在下有急事,便从学宫辍学回去处理事务了。”

    “一派胡言。”

    项洪发话了:“学宫从来没有让学生辍学一说,他们宁愿让学生先暂时休学,等事情办完再来上课,甚至会主动帮助学生解决困难,毕竟每个学生都将是我大武朝顶尖的栋梁。我看先生你,哼……”

    他站起身,阴冷地说道:“我看你就是被学宫逐出来的学生,跑来我们这儿招摇撞骗了。我就说呢,一个学宫毕业的先生传道,怎么会只要一颗造化丹的价钱。”

    “哗……”

    “原来他并不是家主的亲戚。”

    “价钱竟然是一颗造化丹,那可是我项家半年的收入。”

    “骗子!骗子!”

    项家子弟纷纷怒喝,李莲士尴尬地站在中间,他走也不是,坐也不是,便咬牙说道:“项将军,你项府也是大武朝三百将军府之一,我敢保证我这理论可行,只要项将军愿意在年底朝会的时候跟武帝提起我的理论,我相信武帝一定识货。等到了那时候,我便将功劳分你一半。”

    项青虹冷冰冰地说道:“不必多言,你这分明就是一派胡言,若是我将这理论推荐给武帝,说不得会遭来多少白眼。你毕竟曾经是学宫的学生,我今日也就给学宫一个面子,速速离去。”

    李莲士咬牙看着项青虹,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在项家子弟们鄙夷的目光中快步走出了大堂。

    项灵汝朝李莲士的背影丢了个白眼,气呼呼地说道:“我还大中午赶来听这种骗子传道,真是浪费时间!项河,我们走!”

    她扯着项河的袖子要走,却发现项河停在原地不动。此时项河正一脸凝重地看着李莲士走远的背影,项灵汝疑惑道:“项河,你怎么了?”

    “没什么……”项河微笑着说道,“二姐,我们各自回屋吧。”

    项灵汝点点头,与项河一起出了大堂,她跟项河吩咐了晚上去她屋里吃饭,然后便离开了。

    然而,项河并没有回屋里,而是走出了门口。

    此时太阳更加耀眼了,门口的仆人无精打采地站着,他催促李莲士赶紧从项府门口离开,随后便自己进了项府,想必是乘凉去了。

    “天不助我啊……”李莲士骑上瘦马,喃喃道,“大武朝三百将军府,我已经走了大半,可个个都不识货,难不成我李莲士真要将才能烂在肚子里。可恨呐,看来我注定当不了大武朝的大文国手。”

    他看向西边,心中拿定注意,恶狠狠地呸道:“大武朝不识货,就别怪我卖国,我现在就去青国,我就不信青国不识货。”

    他正要骑马离开,站在门口的项河忽然开口了:“虽然同样是大文国手,然而一边是敌对国,一边是自己的家乡,先生说哪边好?”

    李莲士身体一僵,他转过头看向项河:“你是谁?”

    项河并没有说话,而是与李莲士对视,两人对视约莫半分钟后,项河忽然双膝跪地,咬着牙坚定地说道:“在下项河,来求拜先生为师。项河现今无以为报,但项河发誓,十年之内,若是做不到让先生封候拜相,便自断命脉,魂飞魄散,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