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激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6本章字数:6543字

    “新生纪元298年晴坎城新兵C区

    老周没有把赌局开成,因为没有人买我能赢,老周混蛋外表下有一颗义气的心,他把全部身家都买我能坚持二十分钟的赌盘上。家伟这小子,只是象征的买了我一股,以示支持,但我知道他和很多人一样买我输。不过不怪他们,老实说我自己也没太多信心,毕竟模拟A和优秀士兵还有很大差距。

    但我也没有太大压力,这场比赛对我来说是有利的:输了属于正常,也不会让别人对我有什么想法,能让一个正规机甲兵主动过来‘切磋’,这本身就是一种荣誉。如果平了或赢了,那我就真的逆袭了,一战成名。

    但我最困惑的是:队长和‘火球’为什么同意这场比赛?莱恩那小子怎么知道我的,我的名气好像不至于这么大吧?

    队长和“火球”在离开时眼神迷离,晚上也没找我,像藏着什么事情一样。

    不管了,也许明天一切问题都会有一个答案,明天虽然是竞技式的较量,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我的第一次战斗。

    真的很欣慰,我第一战的对手不是自己的同胞,而是一个梅尔人!”

    陆心明被特许了半天准备时间,他利用下午时间好好的检测了一下机甲的性能,并让地勤工程兵们帮忙进行一些必要的调整。这些工程兵是基地的老兵了,地位不高,平日里没人注意关心过他们,因此脾气特别不好。陆心明这种新兵蛋子,正是他们找心里平衡的乐子,他们也知道,等陆心明新兵期结束,转为常规兵种还好办,一旦转为机甲兵,那又得在人家眼皮底下过活了。

    一个主管的少尉对于陆心明的礼貌问好毫无反应,拿着“火球”的指令书扫了一眼,便跟着旁边一个上士嘻哈的聊着天,直到陆心明站得不耐烦准备去找“火球”解决时,才慢吞吞的叫上几个人进行工作,还自言自语、骂骂咧咧的发着牢骚。

    “老子参军,从下士开始一步一步爬,多少年才熬到一个少尉,一帮毛都没长全的小子,就因为操作机甲,半年一转正就和老子平起平坐,没他妈的天理……”

    陆心明心里愤怒却不敢发泄,毕竟有求与人家,便违心说了几句奉承话,但对方毫不领情,依然我行我素,该说的说,该骂的骂。

    陆心明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火球”的命令还是有力度的,量他们也不敢过于怠慢,不如到老周那里躲一下清静,等回来也就差不多调整完了。想到这,向少尉打了个招呼,在对方毫不理睬下郁闷的走了。

    路上迎面碰到一群新兵,陆心明看清后暗暗叫苦,刚躲开瘟神,又遇见小鬼。

    “哟,是大英雄之后啊。陆心明,听说明天要同一位长官比赛了?”

    “八哥,这小子运气好啊,有机会亲吻梅尔人长官的脚丫子了。”

    被众人奉在中间,被称为“八哥”的人哈哈大笑。

    八哥大名叫宫本,个头“足足长到”接近一米六,由于他生气时总愿说一句“八格牙路”的口头禅,所以这个瘦小的黄色人种被称为“八哥”,尊为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八哥”的老爸,姑且称为“八爷”吧,家里没啥大背景,就是有成堆的钱,这在人类中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八哥到军营后将大把的钱往马洛斯身上砸,梅尔人长官对钱不太在意,但也没必要棒打笑脸人,便在碰见八哥的时候说两句“好好训练”“最近怎样”的过场话,可这也在新兵中引起哄动,一些势利的人便以“八哥”为主形成了一股小团伙。

    八爷在家听到儿子如此有出息,捂着满嘴碎牙直乐。

    “小子,八哥跟你说话呢,不说话也该发个音吧?”一个爪牙装腔作势的说道。

    “滚——”

    陆心明干脆利落的骂道。在老兵那里受气还得憋着,但对于这帮势利之徒,陆心明没半点客气。平日里,马洛斯和“火球”对自己的认可,一直让争宠的八哥感到不平衡,两人摩擦没少过。

    “欠揍!”

    两个膀大腰圆的新兵走上前,明显是准备动手了。

    气还没消的陆心明,冷笑着朝前吐了口唾沫:“来啊,今天我信你们能打倒我,但我不信你们能打服我。”

    八哥出面拦下了两人,他知道今天只能痛快痛快嘴,不能真动手,万一陆心明有什么闪失,造成明天比赛不能进行,那可就复杂了。

    “陆心明,是男人就别躲在机甲里一付天下无敌的样子,哪天约一下,动动真拳头。”

    “好啊,不拼机甲,拼真拳头。就你和我,一对一。”

    “八格牙路!我等你,比赛结束后我们再见!”

    说完,恨恨的带着人离开。

    比赛当天的训练场像过节一样,刚刚参军三个月的新兵们都停止了常规训练,赶集一样前来围观。比赛未开始,众人的喧闹与窜动,就已经让训练场上气氛亢奋起来。

    “这是切磋还是表演啊?生怕事小啊。”陆心明暗自嘀咕。

    早上一起来,陆心明就感觉不妙:他的偏头疼病又犯了。

    “希望不要影响正常操作。说不紧张,也还是有压力啊!”

    他与莱恩此刻正以标准的跨立姿势并排站立。陆心明目光向前望去:前方百米处,两台机车状态机甲相对,仿佛两头虎狼对峙,中间位置站着“火球”教官,再往后正中央矗立着联合纪念碑,上面雕刻着人类驾驶机甲与征服者并肩冲锋的形象。

    “很有讽刺意味,不是吗?”莱恩的声音从身旁飘过来。

    “少尉找我并不是只为一场切磋吧?”陆心明试探问道。

    “如果一会你的表现不算太差劲的话,你会有资格获得答案。否则,这个问题对你没有意义。”

    “……”

    陆心明心里忽然感觉一团火在向脑门冲,头疼的感觉淡了不少。

    “双方战斗员进入场地!”

    火球一声威严的喊话,伴着无数的狂呼尖叫,陆心明与莱恩跑向场地中央。

    “陆心明!给我们争口气!”张家伟挤在人群中狂喊。

    “老大啊,别把我家底弄光啊……那是我的嫁妆啊。”老周眼泪汪汪的站在图书馆楼顶望向场地,左手抹泪,右手在风中挥舞着……一沓赌票。

    场地旁的指挥楼落地窗前,是观察比赛的最佳场所,视野开阔,又适合机甲这种高度的观察。此刻,马洛斯陪同一个穿军装的中年人并肩望向场地。与场上的热烈与紧张气氛形成对比的是,两人都很轻松,仿佛观看一场“征服者”橄榄球赛,这种比赛在现在很流行。

    “马洛斯,你说那个人类小子能赢吗?”

    “不可能,但不会输得太惨。我让莱恩使用训练芯片,而且前十分钟只准进行试探性进攻。”

    “希望那个人类争口气,找到这些合适的人不容易啊……”

    两人不再言语,因为场地上两位对手已经跑到火球教官面前。

    “今天比赛,切磋为主,全部使用裸机和训练芯片,无远程火力,以格斗方式进行,时间30分钟,以规定时间内有效攻击次数判定胜负,如一方无法继续战斗或宣布投降,比赛亦终止,明白吗?”

    “明白,长官!”

    “登机!”

    “是,长官!”

    两人迅速的扫了对方一眼,进入各自机车。

    封闭盖关紧那一刻,也把场地中的喧闹隔绝,陆心明感觉安静不少,头似乎也不疼了。

    “双方启动机械人状态,触发操作系统,根据需要进行最后的调适,战斗十分钟后开始。”狭小的操作舱内,火球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出。

    “要开始了,伙计。”

    陆心明打开启上方一个封盖,按下一个按钮,机甲顺利从机车状态调整为机械人状态。所谓的机车状态,其实就是以机甲下肢为底座的简单“之”字形重叠,形成重心下移的机车模样,便于远距离移动和非战时的待机保管。

    随着机械人状态的形成,陆心明身位也拉高,透明纳米镜面前的影像逐渐由宽变窄,一层厚厚的甲壳慢慢在镜面合拢,人群在终于在眼前消失。操作舱变得一团漆黑,几声短促的响声,舱内的各种灯光陆续亮起,纳米镜也在一片荧光中转为视窗,与刚才用眼睛所看到的情景基本一样,只是角度变得稍高,这是因为成像镜头来自于机甲头部的原因。

    陆心明从脖子上的颈链末端取下一块银白色金属外壳芯片,插入操作台前一个槽口。操作台表示激活的指示灯闪亮,一个熟悉的电子合成声音传来。

    “你好,陆心明下士,ZERO机已启动。自检完成状况:动力系统100、感知系统100、火力系统0、防御系统100、操控系统100。现有五项参数标准已调出,需要修改或建立新标签吗?”

    陆心明看着视窗里的莱恩,他所在的机甲眼睛发出暗红色光芒,这表示他也完成了激活和调适,没准也在视窗里看着自己。

    陆心明沉思片刻,发出语令:“建立新的参数标签,设置为4号辅助程序。”

    “请输入新的参数。参数1,防御设定……”

    ……

    ……

    “准备战斗,绑定人工操作!”

    机甲座椅的两侧,各弹出半部分护甲,在操作者胸前合拢,固定住了陆心明的上半身,上面一些感应器开始建立起人与机的联系。同时,从操作舱上方伸出一套控制端,陆心明将两臂伸到对应位置,一阵“咔嚓”的闭合声,很像超长版金属手套控制端套在双手上,陆心明慢慢动了动双手,以适应手感和力道,这可是最主要的攻击操作端。

    陆心明想起了三个月前刚刚登机时的狼狈模样,有些自嘲似的笑了笑,心里情绪稳定了不少,自信心也增强很多。他自己有时也很好奇,三个月以来的训练,不管平时心绪如何烦躁,只要进入机甲内部,在这个封闭空间就会变得平稳与冷静,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天性呢?

    “距比赛开始还有1分钟。”

    陆心明操作机甲做了一个适应性动作:两只铁拳重重的对撞在一起。高大的钢铁巨人,把一个简单的动作做的气势如虹。

    “倒数计时:20、19……”

    莱恩的机甲在场地对面硬桥硬马的凭空挥出两拳,刚猛而有力,以示回应。

    “10……9……8……”

    “来吧,莱恩!”

    “7……”

    “不管什么原因,”

    “6……”

    “不管什么目的,”

    “5……”

    “也不管什么结果,”

    “4……”

    “我会让你一辈子记住一个人名:”

    “3……”启动;

    “陆!”

    “2……”加速;

    “心!”

    “1……”奔跑!

    “明!”

    无数尘土激起,两只钢铁野兽狂吼着扑向对方……

    坎城QD-7633军事基地新兵C区训练场地上,无数双高举过头的手臂兴奋的挥舞着。

    陆心明与莱恩同时启动机甲,直接加速向对方冲去。

    伴随着机械运转的气压声、金属摩擦碰撞声,两台机甲仿佛两列火车,在同一条轨道上正面疾驰对撞。

    “轰!”

    双方机械右肘首先接触,以相同的格挡动作承受了对方巨大的冲击,接着,两台机甲在巨大的撞击力反弹下,并同时出现重心不稳,然而两人都没有进行稳定调整,不约而同的挥动早已蓄力的右拳,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孤,狠狠的砸向对方头部。

    两轮击打下来,机甲的应激功能终于无能为力了,两台机甲出现巨大的摇晃,各向一侧倒去。

    陆心明紧急制动,利用侧步抵消了一部分势能,然后以右下肢强行化解其余力量,终于以弓步支撑住机甲。

    莱恩在侧倒时,以熟练的操作,借助撞击力使双下肢出现一个凌空状态,在期间把落地动作调整到位,同样以一个弓步落地。表面上双方势均力敌,实际上双方包括裁判“火球”都已感觉到差距。

    “有效攻击:2:2”

    场地上巨大的电子屏幕上显示出双方攻击数。远处的人群沸腾不已。

    指挥楼落地窗前。

    “这次试探性撞击,双方力度很大啊。”中年人说道。

    “嗯,年轻人气盛,都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陆心明有些处于下风……”

    “是啊,莱恩还算手下留情,刚才落地后他完全能马上组织第二轮进攻,陆心明可不行。不过,对于一个新手来说也还不错了。”

    “放心吧,我不是说过了吗,前十分钟不会有问题……”

    场地上的新兵们很为这场比赛兴奋不已,尚未成手的他们对细节观察不够,虽然从两个对手开战到现在几乎保持着同步的动作,让他们明白这是教科书式的开局,但察觉不到陆心明的下风,也让他们产生一种调起胃口的感觉。

    “两人都没倒,平手!虎狼之争,有看头!”

    “陆心明不赖嘛!”

    “我的嫁妆……”

    ……

    “还算不错!那人说得对,这小子值得我来一趟。”莱恩淡然看着视窗里的对手,猛然转身,大踏步向回走。

    望着对方背影,陆心明不由一愣:“什么意思?还想再来一次直线冲撞?这种不讲技巧的方式好像对我这个新手有利啊。”

    双方又拉开了距离。莱恩没有给陆心明和人群太多时间困惑,他直接用行动表明了答案:莱恩的机甲起动了,以畅快的节奏再次向对手冲去——又是一次直线距离冲撞。

    陆心明望着莱恩风暴一样袭来,思绪飞转,决定以静制动。从刚才的撞击中,已初步判断出对手的参数设置,现在他心里飞快的估算前方机甲的速度、时间、力量,得出的结论是莱恩现在的速度已不可能进行方向调节,只能以直线方式攻击。“火球”的训练有针对这种攻击方式的化解方法:侧身躲避,在对手擦肩而过时转身攻击其背部。动作简单有效,只要注意稍纵即逝的时机就好。

    “妈的,真以为我是新手,真以为不到一秒的空档对我来说可以完全忽视是不是?”

    陆心明坚定了主意,随即摆出一个准备硬接的伪装动作,然后继续等待前方猛兽进入自己的陷阱。

    但是,陆心明所在位置很难发现,莱恩的机甲这次奔跑速度虽然与第一次相同,但机甲抓地却很深,硬石地面伴随着每次的脚步都踏出许多石块和碎末,留下一个个印坑。

    “50米……40米……约五秒进入攻击范围……只有三分之二秒反击时间……抓住……”陆心明的头脑高速运转判断。

    莱恩,像在风暴中狂奔的猎豹,越来越近……

    场上的人鸦雀无声,屏息凝神……

    “火球”握紧手中计数器,准备及时发出莱恩的攻击次数……

    突然间,莱恩的节奏变了:当机甲右下肢在拉起时,比之前的抬起更高了一些,紧接着在落地时也更有力,踏地时硬生生在脚下砸出个凹陷;当左下肢拉起时,整个机甲上躯干竟然向前倾斜了超过四十五度,刹那间,奔跑的姿势已变成一种急冲刺!如一道闪电,直射陆心明。

    方向无法改变,但时间却可以。

    “好快的二次加速!”“火球”第一时间闪过念头。

    “……加速度……原速度三倍……原判断错误……马上撞击……所有动作无法到位……”陆心明头脑中闪过最后的思维碎片,接着一场巨响,他感到全身一阵剧烈震荡,嘴角一甜,知觉猛的从身体中被抽出……

    “噢——”人群被眼前的影像看呆了:陆心明数吨重的机甲居然被撞得向后倒飞出去,十多米后才落地,接着在地上又滑行好长一段距离,刺耳的摩擦声伴着大量灰石,掩盖住了机甲的身影。

    剧烈的震荡使陆心明大脑出现短暂的空白,这时头疼的症状袭来,像根针一样刺醒了他的神经,这才使意识逐渐恢复。陆心明操作机甲单跪在地上,左右望去,四周弥漫灰尘包围着自己,仿佛周围的世界都消失融化。

    “……下士,扫描你的身体出现伤害,你需要退出吗?我可以发出信号。”

    ZERO机械的问道。

    “……不,指令:将标签2设置为主战程序。”

    “根据战场评估,标签2参数设置强调防守,并不适合格斗,你确定执行吗?”

    “确定,执行吧。”

    张家伟有些焦急的望着场地,虽然只有短短一会儿,但仍嫌那团挡住视线的灰尘散得太慢,不由的喊了起来:“陆心明!快他妈的站起来!”

    旁边一个士兵不知趣的说道:“看来这小子没法继续战斗下去了,没意思……不过也好,赌赢了些零花钱。”

    “你他妈的缺棺材板钱啊,再废话老子现在挖个坑活埋了你!”

    “杂种你骂谁,你不也买陆心明输了吗!这时后悔了,是不是跟那小子有一腿啊?”

    “老子今天就跟你……咦!……陆心明好样的,加油!!”

    场地中央那团灰尘仍未散尽,但一个巨大的身影已经开始活动,明显有些步履沉重的走到莱恩前方,正是陆心明。

    “陆心明下士,你能继续完成比赛吗?”“火球”跳到一个专属频道问道:“不行的话报一个故障吧。”

    “不,长官!就算放弃战斗,也必须是我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时,而不是现在。”

    “火球”暗自摇了摇头,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职业军人,他虽然为陆心明的意志有一些小小的感动,但通过这些话,他知道陆心明潜意识已经接受了这场比赛会输掉的结局,这种定位,不利于后面的战斗,如果是在战场上,会很危险。

    莱恩继续攻击了,是近身式的打斗,没有任何花哨动作,铁拳高速精确的挥出,从不同角度向陆心明袭来。陆心明咬着牙承受着攻势,不断被逼得向后退,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火球”手上的计数器不断的将数字传送到场地上巨大屏幕,双方比分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

    “2:7”

    “2:12”

    “2:18”

    “3:22”

    “5:33”

    “6:56”

    ……

    “陆心明加油!坚持二十分钟,坚持!老子输了也认了……”

    “莱恩上校快点打残他……”

    “加油!再来一击……”

    ……

    “我的嫁妆啊……”

    ……

    陆心明心里暗暗叫苦,现在的参数设置将大部分核能量集中在防御方面,只能被动的挨打,步步紧逼的莱恩让他没法进行程序转换,因为那一瞬的换档时产生的防御真空,足够让自己再次趴下,进退不得的陆心明真心希望对手快点来一次绝杀,让自己结束这次糟糕的处女秀。

    忽然,陆心明感到机甲后背被什么东西拦住了,无法移动。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被莱恩逼到“联合纪念碑”底座下,后路被堵死了。

    莱恩又是一记重拳击中机甲正面要害。陆心明前面的视窗显示出机甲结构图,受到损坏位置出现闪烁的红圈。

    “警告!警告!电子脉冲转换区受到损坏,错误代号:H3001,自检修复需要1分21秒,在此期间,左右上肢部分不能正常执行命令。”

    “打残了?”

    陆心明心里一紧。双臂不能动弹,平衡操作更多落在腿上;又是裸机,没有远程火力,别说一分多钟,就是几秒钟都够对方轻松来一记绝杀的了。

    结局已定,陆心明反倒轻松下来,终于,一切就要结束了。透过视窗,他看到莱恩已经挥起铁拳向自己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