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陆心明的机甲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7本章字数:8290字

    “新生纪元298年9月23日夜晴坎城

    二十年后的我,当你读到这篇日记时,是不是对当年草率的决定感到后悔了呢?理解我,理解只有18岁的你自己。今天的决定是有些冲动,但我不后悔,人生没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患得患失之际不如痛快的下个决定,哪怕它是错的。18岁,意味着年轻;年轻,本来就意味着可以犯错。当二十后的你,认为已经承受不了错误所带来的后果而变得谨慎和多虑时,你是不是很羡慕我,也就是你年轻时的恣意与随性?哥们,别笑我,让我们的人生多点颜色,以后你不敢做的,兄弟我现在替你做了!我替我的未来做主!

    爸妈,儿子可能让你们失望了,我成了一名联合执政府的士兵,但我向你们保证,不做对人类有害的事,也尽量争取不与外地联邦的人作战。抛去先辈光辉,我们一家非常普通,但你们的嘱托对我依然神圣。因为,你们是我最爱的人。

    杰克上校,不知你现在到底在哪里,也打听不到你的新消息,如果你知道我现在的成就,一定会高兴的,你改变了我的命运,也改变了我的生活。不管这种改变是否是我要的,但我还是要说:你是我最尊敬的人!

    老周和家伟,原谅我今晚爽约,实在不敢喝,怕控制不住酒量,得意忘形言语间伤了朋友的心,也怕一醉不醒错过明天的重大日子。不过我知道你们不会怪我的,你们是我最要好的狐朋狗友。哈——哈——

    “八哥”及你的狗腿们,忘了告诉你们,大爷我不是小说里正义凛然的男主人公,老子不是小人,但也决不是君子。看我忙完这几天,怎么玩死你们……

    莱恩,有个秘密我一直没告诉你,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们再见面……哎——估计没可能了,这个秘密只能烂在我心里了……”

    早上四点多,天还未亮,陆心明就醒了。他恨恨的责怪自己没有趁着迷糊劲继续睡,而是想着即将见面的机甲,结果越想越精神,把睡意冲得一干二净。没办法继续在被窝里耗着,他只好提前起床在一个人的操场上跑起圈来。

    终于到了饭点,陆心明火急火燎的吃了几口饭,便去找“火球”报道。

    “火球”正在做训练准备,看到陆心明也未多说,只是递过两张指令书和一个芯片,依然冷漠的说:“流程和证明都写在上面了,我已经跟相关的人打招呼了,去组装你的机甲吧。其它手续还有你的军籍调动不可能今天完成,不过我想你也不在意这些。”

    “对了,机甲组装很重大的事,你真的不用多拿出些时间准备一下,虽说这些装备都是镶嵌式的,可以灵活根据需要拆卸组装,但你昨天才得到消息今天就组装是不是草率了些?要知道,你新兵期提前结束并不一定是好事,关于机甲的一些理论和性能,还有各种武器特点这些内容都还没完全讲完。”

    陆心明觉得今天的“火球”虽然冷漠,但言语间还是透露出一丝关心,不由把平时不和别人说的话道了出来。

    “教官,其实在参军之前杰克少校没少教我,只是缺乏实践操作。自己的机甲组装,我老早就和他探讨过,他还帮我出了不少主意。”

    “怪不得,”火球面色一动,继而叹道:“有我们种族机甲操作第一人的指导,难怪莱恩……嗯!不说了,我一会还要进行今天的训练安排,你就先去吧!”

    火球把话题转移,陆心明也装着糊涂。有些事,两人不愿意深说,也没有必要深说。

    再次来到地勤部的情景是让那些老兵、特别是那个主管的少尉感到尴尬的。上次对陆心明的态度,此刻让少尉感到后悔,昨天他接到火球通知,说有人来组装机甲,让他做陪同指导一起去军备仓库,但不明白其中具体情况的他,以为是常规手续完成的少尉,因为什么情况耽误了,所以现在才过来领机甲,毕竟新兵训练还未结束。

    当他确认来人就是自己怠慢的陆心明,着实有些不好意思,陆心明刚要敬礼就让他给拉住了。

    “小兄弟这没外人,咱就别太正式了,你敬我回的麻烦。哈!哈!”

    少尉知道此时陆心明还未正式成为少尉,但即使如此,他这种老兵油子也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提升是未知数,但对一个机甲兵而言,少尉军衔只是一道开胃菜,主菜还没上呢。根据程序,这个新兵蛋子转正后,即使天天在机甲里睡觉,一年后也自动提升为中尉。再捞几个战功,那提升的速度更快。而眼前这个小子新兵期还没结束,就破格提拔成职业兵,你说他前途会怎么样?自己没必要得罪一个未来的长官。

    陆心明两眼一眨,心想提前感受一下特殊待遇也挺好,便不再坚持,也说了两句客套话,然后两人就大眼瞪小眼找不到话题了。

    “啊……这个……小兄弟啊,你看我这事情也挺多的,要不……要不我派个人领你去?你放心,肯定是老手。”

    陆心明心想到底是老油子,正说中自己心意,便一个劲点头。

    那边少尉喊过一名中士:“本,去和陆少尉走一趟军备库,组装环节的一些事儿还得咱们给提供些参考,军需处那些人电影看多了,总把那些中看不中用,花里胡哨的玩意推荐给别人。”

    少尉转头向陆心明介绍道:“兄弟,这是本,别看年轻,经验却很丰富,让他做你跟班吧。”

    “长官你好!”本很精明的先敬了个礼,陆心明回礼后说道:“我今天也没着军衔,咱俩就都别客气了,我就叫你本吧。”

    “好的,明哥!”本马上改口,叫得自然极了,不愧是老兵油子带出来的小兵油子。

    陆心明心里一阵暗笑:“妈的,一脸褶子还叫我哥,不知道大我多少岁呢,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当官,这优越感是爽!”

    本带着陆心明登上一辆军车,二十多分钟的路便来到基地北部的军需处仓库。

    这是个面积很大的场地,一条笔直的道路尽头是三座半圆屋顶的建筑物。本将车子直接开到正中那所建筑物内,这是一个面积很大、没有支架、没有隔断的巨大空间,各式各样的机甲分门别类的列于各处。

    下车后,陆心明像一个孩子被扔到糖果屋里一样,贪婪的四处张望。

    一名负责接待的士兵走过来询问他们有何事情,当得知是一个少尉要过来组装机甲时,他惊讶于陆心明的年轻,但还是非常礼貌的让他们等一下,自己拿着证件先去确认了。

    本明显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而且这对于他来说是个美差,至少不用油污打交道,讨好这位哥哥的心思马上涌出。

    “明哥!干等着没意思,要不咱先在上层参观一下?”

    “可以吗?”

    “当然,地面上这三幢建筑,本就是展厅,也就是个装饰。真正的机甲配件和武器都在地下,共有十层呢。”

    “那好,咱们转转,虽然知道也见过一些有意思的机甲,但这么多类型在一起还是头次看到。”

    两人说完便自由的四处参观,本扮演起了导游的角色。

    “现在咱们在一号展厅,这里有三个区域,人型机甲区域、仿生机甲区域、原生机甲区域。”本介绍说,“人型机甲其实并不像人,只要具备两足特点就成了,甚至没有双臂都可以,像负责侦察的各类机甲。仿生机甲嘛,是依据各种动物特点而制成的,以发挥动物的某些长处,一般士兵们把它们叫多足机甲,前面的那个仿蜘蛛的BK—009排爆机甲就是了。”

    “明哥,这就是AT—3的一种组装方式,恐怖吧,加上两侧六联动2X90导弹发射器,这宽度都快赶上长度了……”

    “……这是双刃腕刀,手持式的,很多老兵更愿意把它改装成可弹出镶嵌式的……”

    “……以我们现在所能研制成的合金属硬度,只能支撑不超过十二米的机甲高度,这台虎式75机甲的高度就快接近极限了……”

    “哈——这只超大螃蟹车是我们后勤兵的最爱——后勤机甲,又被称为‘陆上航母’。他没有机械人状态,是原生机甲类。里面装有工程机械臂,战时维修机甲用的。还可以存贮大量弹药,以便随时供给。是每个机甲编队必须配置的……”

    “……这是‘黑寡妇’机甲机枪加强版……外挂式弹药箱……”

    “……这也是原生机甲,‘突袭者’系列坦克的A8型号……”

    “……这是?……这是?……噢,对不起,明哥,这是咱自已的车……”

    “这是什么?”陆心明顺着本指着一台人型机甲问道,这台机甲是用AT—0型裸机,也就是陆心明所用的类型组装的,莱恩那台AT—2型也是此类构造。

    陆心明知道,AT系列后的数字,也就代表着不同的功能作用,如果是0,代表裸机;如果是1,代表轻火力的侦察;如果是2,代表中等火力的主力战斗机甲,是最通用的配置;如果是3,则代表火力最凶猛,但是比较笨重的重型机甲,主要负责火力支援和压制。

    AT系列目前是执政府军队主力配置,性比较高,配件多样且可通用,而AT—1、AT—2、AT—3又是此系列最基本的类型。但是眼前这台AT系列机甲,但却没认出序号来。

    本观察到陆心明的眼光,忙说:“明哥,这是AT系列新出的一个型号,叫……叫什么来着,噢!叫AT—9F。”

    “这叫什么玩意嘛,可惜了AT系列的威名了。”

    “明哥眼光毒啊,传统AT系列给人的感觉是硬朗敦实,有厚重感和压迫感。而这台机甲外形过于像人了,看着威武华丽,但不实用。你看这匀称的手臂,细长的脖子,还有这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妈的,也不知是去跟敌人打仗,还是去跟敌人调情。”

    “哈——哈——”两人不怀好意的一阵荡笑。

    “本,哪天我介绍一个朋友给你,你俩肯定有共同语言。对了,那怎么还制造出来这东西?”

    “政绩工程呗,比如说带着去做个宣传或演讲啥的,这个帅哥的外形还是挺吸引人的,老百姓挺愿意看到这种形象的机甲。对了,这个AT—9F还参加过一个电影演出呢,主人公的驾座,那电影……对,叫《铁甲柔情之义薄云天》,讲一个机甲有一天遭雷劈结果进化出人的情感,然后他喜欢上了一个纯洁的小女孩而小女孩又喜欢上机甲的主人一个勇敢的小男孩于是机甲准备杀死小男孩追求小女孩可是小女孩深深爱着小男孩让机甲非常感动不但不想杀小男孩还并决定帮小男孩追小女孩最后在结尾大决战时为保护小女孩而死翘翘了,剧情相当狗血,票房相当爆棚。”

    两人调侃说笑着继续向其它机甲方向走去。

    足足逛了半个多小时,陆心明才意犹未尽的结束参观,将负责的接待的士兵叫过来,把指令书和芯片交给他。士兵将芯片放入一个电脑端口,摆弄了一阵又回到陆心明身边。

    “陆心明少尉,您的资料已确认。操作权限为11级,机甲装配权限为C级,请从4号电梯进入地下3层、6层、7层挑选配件,这是成像电脑和扫描端,决定后扫描配件上的识别代码即可,我们在这里的主机会接收到,并将虚拟成像反馈到你的电脑当中,绿色代表匹配、红色代表不匹配、黄色表示可安装但可能不太合理,需要你再次确认才能变成绿色。”

    陆心明接过东西,说了声谢谢,便和本进入地下电梯。

    一进地下三层,终于变得像仓库模样:高高的货架、铁箱、栏架布满四周,仿佛一个巨大的迷宫,一些工程兵在各自岗位忙碌,高架机械臂在上方来回移动整理货物。

    “明哥,这层裸机配件层,还有一些附属的趋动、液压、平衡类的基本配件,虽然很重要,但咱们的权限有限,可选择的不多。”

    陆心明看着这些相当于基本骨架的部件,心里一动,没有马上选择,而是对本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这一层我自己选。”

    本有些疑惑的答应了,他看出眼前这个少尉好像有什么事情不想让自己知道。

    陆心明独自向里走,找到了本层的负责人,是一名上士。

    “少尉,有什么为您服务的?”

    “我来提取一套杰克少校留给我的东西。”陆心明从怀里取出一张卡片递给对方。

    上士将卡片上信息进行读取,又通过指纹确认和声音识别,确认无误后,对陆心明说:“少尉你终于来了,从上一任负责人到现在,这套配件就一直保存着,杰克上校将东西存放在这里留下一句将来会有人来取的话,就再没消息了,有三年多了,我们还以为老英雄把这事忘了呢?”

    “三年多?上校在那时就知道我要参军了吗?还是……他早就准备影响我走上这条道……”陆心明心里感叹道。

    上士领着陆心明来到仓库一个角落,这里堆放着大大小小的铁箱,明显与周围货物不同。应陆心明的要求,上士让附近士兵操作机械臂将其中一个铁箱打开。

    陆心明看到里面的配件,是裸机的一个下肢部分,最通用的AT系列——上校留给自己一台裸机机甲。

    旁边上士迷惑的说:“怎么是一套旧的裸机,上面还有刮痕和划伤?……还没有生产标号……天哪,是特制的。不会是杰克上校自己用过的吧?”

    “应该是。”陆心明回忆到和少校相处的那段日子,笑着说。

    “给杰克上校特制的机甲?我再看看……是通用的AT构造……除了外表有些划痕没什么毛病……连接部位和镶嵌配件较通常的机甲更细致紧密……细看颜色偏深……这种合金型号没见过,但强度是我见过最好的……哇!怪不得上校被称为孤胆英雄,总喜欢一个人执行任务,利刃在手啊……”

    陆心明此刻心怀感激,虽说这套优质机甲并不是无敌的,但能有这种高质量的保障,会让自己的操作更灵活,防御更强,在战场上炮火横飞的环境,这等于多了一分生机。

    “上士,我想请你不要向别人透露这件事,可以吗?我不想别人太多口舌。”

    “当然,我一定不会说的。”上士满口答应着,心里暗想怪不得新兵训练未结束便转正,看来是杰克少校亲密的人,上校的官职不高,但声誉如日中天,游侠一般的传奇经历,是每个士兵的偶像,他自己也是其中之一,能为他亲近的人做一些事也是很情愿的。

    陆心明交待上士组装机甲时就用这套裸机,然后办完一些交接手续,便离开了。

    找到本,告诉他已经选完裸机,可以到下一层了。本很惊讶这么快,但他知道有些事是自己不该问的,便和陆心明走入电梯,进入到地下六层、七层。

    陆心明和本在这两层呆的时间最长,尽管陆心明已有一个成型的配置方案,但仍忙碌了许久,并临时调整了一些方案细节。

    两人再回到地面大厅时,时间已过去近十个小时,外面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负责接待的中士将打印出的零件清单交给陆心明,对照电脑成像一一核对,确认无误后交给他一个精致的盒子。

    忙碌了一天有些疲惫的陆心明一看到这个小盒,立刻精神一振,在本羡慕的眼光中接了过来。打开盒盖,露出一个带颈链的黑色芯片:外形与陆心明的训练芯片相同,但不是金属外壳,而是一种手感比较柔和的化合材料。

    “少尉,这是你的专属芯片。内置图灵Ⅱ操作系统,编号:19081230。已经输入你的基本信息,手触指纹识别和语音识别可以保证只有你一个人能操作使用,其它人无法启动。它的外壳是高密度氮化碳材料制成的,这是我们能制造出来的最高强度材料,不但对物理化学类攻击有高抗性,连核暴对它都无可奈何。”

    “如果丢了怎么办?”陆心明问道。

    “不会有太大问题,我们这里有原始数据备份。最好别发生这种事,手续繁琐不说,这小小的碳质材料异常贵重,补办的费用会让一个少尉几年薪水化成泡影。”

    “谢谢你,中士。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的。”

    陆心明将脖子上的训练芯片摘下,戴上了新的芯片,开心的抚摸着。

    专属芯片对于每个机甲兵而言都异常重要,机甲只是一堆钢铁配件,总有损坏和更新的时候,而武器插件会根据不同战场需要随时进行组装,但芯片则一直跟随士兵终身,军队也不会回收。在每个人心里,这才是真正的“机甲”,其它实体部分只能算衣服。

    在回去的路上,陆心明发觉自己心态上的一些变化,更加充满了信心和责任,仿佛很多事情也有了重新的认识。

    回到基地后,陆心明第一时间冲到自己的房间,快速的启动电脑,将芯片连接到端口上。虽然现在的电脑配置很高,但仍不可能支持芯片内复杂而巨大的图灵Ⅱ。陆心明将大部分功能屏蔽掉,只保留了核心程序。这才小心翼翼的点开了执行程序,并做好了电脑死机或崩盘的准备。

    电脑在黑色背景下出现了一个黄色圆点,几秒钟后,开始做椭圆移动,速度越来越快,形成了清晰的尾迹,这些尾迹又化成一条不间断的长线,逐渐在屏幕上形成一个缓慢旋转的立体球。

    线状的球体表面发生一些波动,一个声音从电脑中传出。

    “图灵Ⅱ,序号19081230已启动,陆心明长官,请建立语音指令!”

    “我是陆心明,你叫我长官?”

    “是的,长官。这个称呼可以提醒操作者的责任,是每台图灵系统对拥有者的统一称呼,不能更改。”

    “我叫你什么好呢,总不能叫图灵Ⅱ或者19081230吧?”

    “长官,这个由你的喜好决定,你甚至可以根据需要调整我的声音。”

    “噢?你自己的意见呢,我想听听你的想法。”陆心明开玩笑的说。

    “对不起,长官。这个问题警戒系数过高,我的AI无法回答。”

    陆心明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自己高兴糊涂了,忘了对方毕竟只是一个智能程序,不是什么传说中拥有人类智商情感的机器人。

    不管是真是假,过度依赖人工智能确实不好,姑且不说他们能否通过思考进化出独立意识,仅就一个机甲士兵而言,在战场上失去自我判断,而总问电脑该怎么办,确实是很荒唐的,也是很危险的。

    “你现在的声音就很好,不用改了。至于名字吗,其实我很久前就想好了。”

    陆心明将从学生时代开始,就默默喜欢的那个词说了出来。

    “从现在开始,你正式的名字叫——万户!”

    声音刚落,电脑中的立体球又一阵波动,陆心明知道它是在确认称谓,以及更改一些与之相关的指令设置。

    “万户名称已经确认,长官。”

    完成一件大事,陆心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他想到了手中还有一个通用训练芯片ZERO和它那让人头疼的AI。

    不知道万户的AI程度如何,陆心明心头一动,不怀好意的笑道:

    “万户!”

    “是的,长官!”

    “啊……这个……是这样。我女朋友问我一个问题:如果她和我母亲同时掉到河里,我先救谁?我脑袋笨,你告诉我该怎么回答,这个生活上的问题应该没有那么高的警戒系数吧?”

    “先救不会游泳的,长官!”万户干脆的回答。

    “如果都不会呢?”

    “先救快坚持不住的,长官!”

    “如果都快坚持不住呢?”

    “先救离岸近的,长官!”

    “如果一样近呢?”

    “先救体重轻的,长官!”

    “如果……”

    “长官,如果你愿意继续问下去,我也可以继续回答,但考虑到系统生成答案的数量,我不认为一年内你还能作别的事了。”万户冷冰冰的打断陆心明。

    “你的AI好像也不怎么高明嘛,回答了半天一个明确的答案都没有。”

    “如果我给出明确的答案,那才说明我AI不怎么样高明,长官!”

    陆心明激动的热泪盈眶,以后把妹子有大师级人物指点迷津了。

    这两天陆心明没有去见老周和张家伟,除了办理一些手续,其余时间全在自己房间内研究操作系统,有时连饭也顾不上吃。

    第三天接到转正的令,陆心明换上了帅气的军服,同时他也接到了机甲组装完毕可以领取的消息。

    陆心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军需处,在大厅内见到自己的机甲。

    以杰克上校留下的裸机为骨架,新组装的机甲全副武装,高达九米多,比普通两层楼还高,威武的站立在大厅,丝毫不逊色于周边任何一台机甲。

    与躯干连成一体的头部,聚集了成像、照明、雷达、红外线设备,覆盖在强化纳米玻璃后面。

    机甲上半身敦实而宽厚,正面极易受到攻击,所以配件不多,以流线形护甲为主,背部则配置较多,一个背挂式六联动导弹发射器占了很大面积,六个弹道孔会在战时向上发射导弹,在半空中利用激光制导进行二次调整进攻锁定目标。

    发射器侧边挂着一把手持M60三转轮机炮,是机甲主战武器,以常规爆破弹为主,也可以快速在聚能燃烧弹和贫铀穿甲弹间转换,能够轻易摧毁轻装甲目标。

    机甲两肩采用不对称设计,左肩加宽,上面嵌有一个集成火力箱,由四管爆破火箭和两个化学武器组成,两个化学武器分别是电磁发射器和高功率微波振荡器,用来近距离干扰破坏敌人电子类武器。

    机甲火力多是威力巨大的单发武器,为了平衡互补,保证火力攻击的连续性,机甲左臂安装了与莱恩同样的“黑寡妇”机枪,外挂弹箱可容纳7000发链装子弹,足以支持机枪近十分钟连续不停的扫射。

    机甲下肢首要功能是灵活施展动作,进行快速有效的调整和移动,因此没有安装太多配件,除了护甲部分外,只在右下肢外挂了一把手持锯齿刺刃。

    这就是陆心明的机甲,站在它面前,一种自豪感充斥着机甲主人的内心,陆心明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归属感。

    手里接过一个士兵递过来的遥感器,陆心明轻轻触动一个按钮,高大的机甲缓慢折叠变形,重心下移后形成一个呈不规则长方体的机车。

    陆心明爬上弦梯,打开驾驶舱盖,进入内部,再次调整到机械人状态,一切正常。

    摘下芯片插入后,万户被激活,熟悉的流程伴随一个声音开始。

    “你好,长官,万户已启动。自检完成状况:动力系统100、感知系统100、火力系统100、防御系统100、操控系统100。只有一个基础标签存在,请建立新的标签……”

    ……

    结束设置,陆心明原地活动了一下机甲双臂,兴冲冲的说道:“感觉好极了,你呢,万户?”

    “终于有身体了,四肢健全的感觉很好,长官。”

    “这两天也把你憋坏了吧?万户,启动全部程序,我们一一试试。”

    在陆心明的操作下,万户走到室外,刚一进入训练场地,便疯狂的跑动起来,围着场地一圈又一圈,动作没有随着速度的加快而跟不上,反而越来越流畅,双臂摆动舒展、两腿发力协调,如同一个古希腊健美的短跑者在风中狂奔,尽显自由奔放,引得旁观的一些士兵叫好不断。

    负责交接的一个少尉也跟着乐呵呵的看着,并举起手上的对讲机,接通了万户的频道。

    陆心明仍兴奋的挥洒着旺盛的精力,通讯器响起一个声音。

    “帅极了,少尉!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跑姿。你现在可以进入火力测试区,就在东侧那条道路尽头。按规定你不能实弹通过城区,机甲上的弹药是为了检测用的,你最好全用光……”

    陆心明未等对方结束话语,又一次加速向东边道路狂奔,不等地面卫兵打开场地拦杆门,万户便在奔跑中飞身一跃,从五米多高的栏杆门顶部飞跃而过,只留下尘土中目瞪口呆的门卫士兵。

    观看到这一切的军需处少尉苦笑着自言自语:“……这也是我见过最亢奋的表演!”

    不一会儿,从射击场方向传来一阵枪弹声、爆炸声、火炮声,声声不断,震耳欲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