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迷局(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7本章字数:3204字

    “新生纪元198年10月18日雨坎城

    我周边的人都很忙:心明在忙着审讯的事,老周在忙着复习,连那个八哥都……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发展那么好,可我——张家伟,哪一点比他们差了,为什么就要跟在别人后面,受到别人的羞辱。

    我不管谁统治地球谁四处流亡,我不管谁是上司谁是对手。只有要人在意我,肯定我的能力,那他就是我所认可的。否则,都是我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如果没有人帮我,我就自己走出一条道来,谁也不能拦着我!

    你们等着,我来了!”

    “咳、咳……”

    除了墙上一大块长方形琉璃外,四周连桌椅都是金属做的审讯室里响起一阵咳嗽声。

    托德想努力的深吸口气,让自己舒服点,可是断了的两根肋骨让肺部的功能也变弱了很多。一阵咳嗽后,他把几口血痰吐进了前面的杯中,感到自己嘴中一片粘稠。

    这几天并未让托德意志屈服,但却让他恨恨不已:梅尔人不露面了,却派出个小个子人类接手,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个小个子的手段比梅尔人还狠毒,自己甚至产生了对人类同胞有些失望的情绪。

    托德打算今天如果小个子再来的话,就臭骂他一顿,改变被捕以来一直沉默不语的状态。他感到嘴里的粘稠感更强了,有点难以忍受。

    托德看了看前面杯里混合着浓血的水,犹豫了一下,然后伸手准备拿过来喝掉。

    “我给你换一杯干净的吧!”

    一只手伸了过来,拿走了杯子。托德抬起头看见一个眼神清澈的士兵,很年轻的样子。

    接过盛满干净水的杯子,托德让水在口腔里顺流而下冲洗污秽,嘴里的感觉好多了。

    托德想起了这个士兵,是他比较文明的将凌遥带进机车的。在返回的路上,由于旁边有看守,凌飞没说太多东西,但模糊的暗示了对这个人的好感,可惜来到牢房后,他被单独关押一处,没法知道凌飞为什么会对眼前的这个人有好感。

    “我叫陆心明,和你一样,是人类。”

    “……”

    “有什么我能力范围内的事,你可以开口,中尉!”

    “……”

    “听说你进来后就一直不开口,挨打时呻吟声都少。”

    “……”

    托德沉默的看着对方,其实他倒不是继续坚持,而是在想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知道,室内的镜子后面就坐着一堆观察者,没准还是梅尔人。这个叫陆心明的士兵来做什么,骗取信任?

    托德眼神从陆心明的眼神中移开,看到了他桌面上的右手,那只手好像在显示主人的轻松与优越感,很有型的用食指和中指击打着桌面。

    托德心里一动,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抬起头,与陆心明眼神对视,但眼睛余光却注意着对方的两指的动作,在他的头脑中,慢慢浮现出一幅摩斯密码的电码表。

    “……如果有声音的话……两指代表两个有区别的声音……长、短、长……停止……循环……长、短、长……CQ!CQ!(摩斯码中要求与对方建立联系的简码)……他在呼叫我,等我的反应……这小子搞什么鬼。”

    犹豫了一下,托德决定回应对方,因为正对着摄像机与单向透视玻璃,他不能像陆心明那样可以隐蔽的使用摩斯码,于是决定开口。

    “少尉,说这么多话你不累吗?”

    “噢?原来中尉听力没问题,我还以为中尉听不到我的话呢。这是您进来后第一次出声吧?”

    “哼,就当是永远沉寂之前最后的一声呐喊吧(法国海军停止使用摩斯密码前发送的最后一句话)!”

    “成功了!他明白了!”陆心明压抑住内心的狂喜,从祖先日记里学到的古老密码,居然对方也懂,原本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不行的话再想别的办法,没想到一矢中的,这让他很惊喜。

    其实陆心明没有想到的是,虽然地球上人类传统的东西受到很大破坏,但外地联邦却保存很多,而托德作为一名散兵战、游击战为主的指挥官,掌握与这种作战环境很适合的摩斯密码,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两人继续说着一些东拉西扯、无关痛痒的话。同时,陆心明不断的向托德发送信息,把马洛斯他们的计划、其它成员暂时安全的状况,还有一些自己知道的事情,通过尽量简明的字码告诉对方。

    单向透视镜子后面,马洛斯和洛克观察着审讯室里的陆心明,满意的点着头,都感觉陆心明有一套,不愧他们的栽培。站在两人后面的八哥有些不服气的说:“敌俘已经开口了,陆心明少尉怎么不借机问些有用的东西?我听了半天两人像在聊天一样,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

    “这就是陆心明比你高明的地方,”洛克白了一眼八哥,心想怎么把这么个蠢货拉到“双子星计划”里来了。

    “你想让陆心明说什么?你们游击队有什么计划?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哪几个小队是核心指挥?……宫本,回去多看看心理书,陆心明少尉这是在让对方慢慢失去警惕,迷惑敌人,只要那个托德说话,不停的说话,我们终会抓住其中有用的信息。”

    “而且,”马洛斯也说道,“以后多的是时间,慢慢来,今天让敌人开口的目标已经达成,下一步也就好办了。宫本,多学着点吧!”

    两人教训完八哥,继续满意的看着里面,不时点点头,进行一下赞许的点评。

    八哥为有这样的强硬对手而感到紧张;

    马洛斯为能在本区出现这么能干的士兵而感到骄傲;

    洛克为自己慧眼识人而感到欣慰;

    托德则为眼前的事情感到迷惑;

    陆心明呢,他什么感觉也没有,因为正忙着发电报。

    陆心明向守卫的士兵点了点头,便向牢房里走去,这段时间他穿梭于游击小队成员的牢房之间,观察着他们的状况,并将其中一些消息通过摩斯密码传给托德。托德对他态度有所好转,但根据陆心明观察,托德仍未对他表现出完全的信任,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诱降的敌人,不过,是一个有人情味的敌人。

    陆心明对此并未责怪托德,自己也只是向对方通报一些信息,未表露出其它意思。这样,即使被梅尔人发现、或是托德投敌(尽管不太可能发生)把这些事情都说出来,自己也可以说是在与敌人拉近关系,骗取信任。

    今天马洛斯跟他打了声招呼,说让他见见其它成员寻找一下突破口,托德那里由宮本接手。马洛斯的解释是因为这段时间托德虽然说话了,但口风很严,依然没有获取太多有用信息,不如走走队员的途径试试效果。陆心明有些担心八哥的残忍手段,但也没有办法。

    陆心明走到凌飞牢前,告诉看守要将犯人提出,让他和妹妹见一面,看能不能让两人顾及兄妹情而妥协,看守也未多想,便和陆心明一起将凌飞带出,向凌遥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陆心明毫不掩饰的当着看守士兵的面,对凌飞“谆谆教导”。

    “兄弟,我也是不忍看着你们这么要好的兄妹离散啊,如果你们队长再不配合,别说他,就是你们两兄妹也可能……哎,那个托德也真让人看不顺眼,不顾自己也就罢了,可你妹妹才15岁啊……算我多事了,安排你们见见面吧。如果情况没有好转的话,可能以后就见不着了……”

    一同押送的守卫对这位长官佩服的五体投地,心里暗暗赞道:“长官情报工作真地道,那关心的表情、那愤怒的语气、那怜悯的眼神……我要是犯人早就把心窝子掏出来给他了。可惜呀,这两兄妹也不知道啥有用的东西,长官演技可能白费了……”

    来到凌遥房间前,陆心明拍了拍守卫,低语道:“兄弟,你先避让一下,我看着他俩就行了,人多他们也不好说话,是吧?”

    守卫有些不情愿的答应了,边往外走边在心里暗骂陆心明,把之前的好感全扔了。

    “妈的,不就是想一个人揽功劳吗,看你那嫩样,刚才那番做作多假:那虚伪的表情、那生硬的语气、那麻木的眼神……我要是犯人早就吐了……”

    看着守卫走远,陆心明朝凌飞点了点头,后者投来感激的一眼,推开了牢门。

    “妹妹!”凌飞眼睛湿润的低声唤道,同时伸开了双臂……

    “哥!你怎么来了……队长没事吧,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凌遥惊喜的上前,急切的问道。

    还张着双臂的凌飞有些哭笑不得,用力的刮了一下妹妹的鼻子,“我千辛万苦来见你,你可倒好,不先关心关心哥哥,倒惦念着别人,以后不养你了!”

    凌遥刚想撒骄,忽然看到陆心明也跟着在一起,当着外人感觉颜面有些挂不住,便讪讪的说道:“谁用你养了,我又不是小孩。”

    “不是小孩子了,长大了,用不着哥哥喽。”

    凌遥知道哥哥在逗她,可还是不好意思的说:“我不是不关心哥,可你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我面前吗?所以我就没问……毕竟,队长最危险了……”说完,眼神瞄向陆心明。

    “噢,对了!妹妹,这是陆心明,你不用知道太多,只要知道他是个好人就行了!”

    “你好!我们见过的……”

    “叫我心明就行了,我们是见过,在那次‘核危机’事件中嘛!”陆心明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