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 诀意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7本章字数:3683字

    “新生纪元298年9月28日晴坎城

    今天心明拉着我和家伟去看他刚领回来的机甲,很威武很震撼,看着两人兴奋的围着机甲乱转,我忽然有个想法:我该去考军校。

    我们三个人之所以能成为好朋友,除了都是黄种人外,我觉得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们都是很聪明的那类人,我们不自觉的彼此吸引,因为可以从彼此间看到自己所不具备的东西。

    心明的聪明,是表现在他在操作机甲上的敏捷与灵活。

    从他几次聊天当中,我了解到心明在战斗时会变得异常冷静,而前兆就是他的头疼病发作,他说他只要一头疼,脑袋里就只有战斗意识,而无别的任何信息。

    我怀疑这是一种天生的战斗天赋,而且是遗传的。

    心明让我看过几则他的家族日记,有一些蛛丝马迹也能证明我的想法,最逆天的就是那个一战的士兵,头疼时发射了一发歪弹打中德军火药库,扭转了凡尔登战役战局。我翻了一下历史文献,这事确实是真实发生的,只不过没记载过那个士兵的名字,原来是陆氏家族的一个祖先。我越来越感觉到天明就是天生的军人宿命,尽管他自己想逃避这一点。这从他给机甲起名叫“万户”就可以看出来。

    家伟的聪明,是表现在他的谋略和手段上。

    家伟天生就是当政治家的料,该糊涂时他绝不聪明,该聪明时也绝不糊涂,适应环境能力极强。

    本大爷的聪明嘛,表现在博古通今、诗书满腹上。天文地理,无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敢跟爱因斯坦聊光速,敢跟牛顿抢苹果……但大爷也有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微乎其微的毛病——只愿说、不愿做。

    心明和家伟有一个地方很像,他们可能会犹豫不决,但一旦下定决心,就可以奋不顾身的去做,甚至抛弃很多东西。这是两人性格决定的,但也有军人环境的影响。

    所以——我要考军校,我要克服自身缺点。

    从现在开始,说做就做,明天开始复习!不,明天休息一天,最后玩一天,等后天,嗯——还是等下周一吧,对!下周一,一切从新开始……”

    在护士给张家伟做常规检查时,病房的门被“呯”的一声撞开,陆心明愤怒的冲进屋内。

    “张家伟!你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托德他们等于被你判了死刑!”

    “心明,小点声。”张家伟紧张的看了一眼护士,“有事我们改天好好说,这人多……”

    “我不管!我就是看不惯梅尔人把……”

    张家伟急忙打断陆心明的话,“护士小姐!我这位朋友找我有急事,你看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好的,”护士走到门口回头对陆心明关照了一句,“病人虽已好转,但伤口未痊愈,你们别太激动了。”说完离开了房间。

    陆心明哼了一声,心绪还是没有完全平复。

    “心明,你知不知道刚才你也差一点把自己判了死刑?”

    “我就是死,也要堂堂正正,明明白白,不会装死骗人!”

    张家伟也有些不耐烦,硬气的回到:“别忘了,人是你们抓回来的!想堂堂正正,别去围剿啊!自己扛上军章,还不许别人立功?老子也是拼了命的!”

    陆心明一愣,心想也不能把因为救人而参加围剿的事说出来,现在家明是摆明了与梅尔人站在同一立场上了。

    “我那是被迫的,是军令,我有什么办法?你呢,你这叫主动害人,主动害自己的同胞!”

    “行啦,别跟我讲那些大道理!人类互相残害的事还少吗?用不用把老周叫过来给你讲一遍历史?”

    “那是人类之间的事,现在咱们的话题里有一个外星人,他们要把我们当牛当马!自己人打架和给别人当奴才不是一回事!人类社会是有很多毛病,但这不意味着就该一棒子被打死,变成别人的家畜!”

    “那是你的感觉,我只觉得有人赏识、有人认可是件不错的事,我不管这人是谁!无论是人类还是梅尔人!”

    陆心明愤怒的指了指窗外,说道:“外面,这个地球,是谁的?老实说,我陆心明也不是个满口大义的人,我看不上梅尔人的原因很简单:这个地球是我们的,想打想闹,起码我有这个自由;是对是错,我挨打受罚就是了。凭什么他们梅尔人跑到我家里来,告诉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我是活着,可我活的憋气!”

    张家伟也吼道:“别跟我提地球是谁的,谁有力量就是谁的!你到外面树根底下,看一下那里的蚂蚁!一亿年前,人类连个影都没有它们就生活在地球上了,可现在呢,我们想让它们生就生,想让它们死就死。你用不用跟它们喊喊你的自由论啊!”

    陆心明彻底死心了,他感觉两人的情谊已经到了尽头,再多说也于事无补,他默默的转过身向门口走去。打开了房门,没有回头,只是很累的说了一句:

    “家明,别忘了,我们不是蚂蚁!”

    门关上了,陆心明的身影已不见,张家伟一个人在病床上发呆,四周一片死寂。

    陆心明来到医院外,长长的呼了口气,感觉心里的烦闷仍未排解掉。

    “吵架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陆心明抬头看去,是老周。

    “你也来看家伟?”

    老周笑道:“看完了,刚出来就看到你气汹汹的过来,就从我身边过去,却没有发现我。于是我就在这里等你,我觉得你俩这次谈话我不适合在场。”

    “一起走走吧,自打你要考军校,我们很少在一起了……估计以后和家伟也一样。”

    街道满是坑洼,断裂的水泥缝中杂草丛生。路上行人稀少,梅尔人统治确立后地球人类数量急剧减少,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口过百万的城市了。空中不是烟就是雾,一部分来自各种大工厂,真的很大,因为是为身高七八米的征服者生产用品;另一部分来自各地无时无刻的战斗,执政府军队和外地联邦的游击队的战斗,有武器本身的硝烟,也有它们对环境的破坏,比如之前围剿托德他们而制造的森林大火。

    路上偶尔能碰到打劫抢东西的人,梅尔人对人类之间的内斗从不过问;有以机车形态穿过城区的机甲,它们通行的时候其它人等一律让行;也有一些步兵,他们用机车拖行一些机炮类的武器,在战场上他们充当后方的火力掩护或是前方的炮灰。

    几名军警正在搜查和盘问行人,路边的劫匪小偷他们不管,可要是被查出是外地联邦地下组织成员,或是极端仇视梅尔人,那么你就惨了。这两种人仇视情绪极大,一般几个军警中会有一个潜入者,很少有人能在他们面前隐藏自己的敌意。

    “看看我们的城市,是不是觉得像过去的黑白照片,一点生气都没有?”陆心明看着四周向老周说道。

    老周紧挨着陆心明,一身少尉军装的陆心明让他们避免了很多麻烦。

    “心明,你要小心了,要不,你复员回家吧!你越来越滋长的仇视情绪,总有一天会被当成危险分子的。”

    “我早就是了,老周!从我们上次谈论梅尔人对我的‘照顾’时,我就是个所谓的危险分子了。”

    “那你身边那么多潜入者……没有发现?”

    “对不起,老周。这件事是我最大的秘密,等时机成熟了我会跟你解释,现在……真的不行。”

    “那你干脆就别跟我提,把我情欲调动起来,却又不让我发炮,憋死我啊!”

    “去你的,刚严肃一会儿,又没正形了!”陆心明笑着推了一把老周,虽然没有像平时那样调侃他,但也缓和了不少心中的苦闷。

    “心明,你和家伟都是我好朋友,你们间有冲突是我预料中的事,你们的想法差别太大。但我希望你们做不了朋友,也别做敌人。”

    “这不好说,老周。有些事情我们控制不了。倒是你,我敢肯定,会是一辈子的朋友,所以我只敢和你说一些心里话。”

    老周摆摆手,一个劲摇头,哀求道:“求你别说了,这话太煽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基情四射呢!”

    “滚!”

    “心明,你正常了……”

    夜晚降临,陆心明一个人来到机甲仓库,登上了自己的机甲。插入芯片后,万户被激活。

    “你好,长官,万户已启动。自检完成状况:动力系统……”

    “万户!”

    “是的,长官!”

    “我在你的系统里拷贝了一个执行程序,名称是betrayer.exe。你现在执行这个程序。”

    “长官,经扫描这是个危险的病毒程序,会对我的系统造成很大伤害。不建议执行!”

    “执行吧,万户!”陆心明声音很平静,但态度很坚定。

    “是,长官!betrayer.exe已启动,已完成1……预计两分钟后完成。”

    “万户,和我聊聊天。”

    “我尽量,长官!”

    “等老周一走,我在这个基地就再没有一个想看见的脸孔了。有什么话,也只能跟你说了,虽然你没有人类情感,但也正是如此,你是我在世界上最信任的人,因为你不会背叛我,是吗?”

    “是的,长官!你用感性的语言阐述了一个理性的事实,从技术层面讲,我无法背叛你。最多也就是被格式化。”

    “有一点我很好奇,如果我让你攻击梅尔人,你会执行吗?”

    “不会的,长官!但……我也……不会告发你,或做……任何对你有伤……害的事情。长官,betrayer程序……正在伤害我系统,要继……续吗?”

    “继续执行……万户,听了你的回答我很欣慰,尽管你不明白这种感觉。以后,伙计,我们要一起踏上一个新的道路,我要跟过去做一个诀别了!”

    “对不……起……长官……系……统非……法关机!”

    机甲内随着万户的系统退出而变得一片漆黑,视窗显示屏残留的一点荧光照亮陆心明等待的眼神,也就是眨眼的功夫,操作舱内的灯光再次亮起,万户系统又被激活。随着激活程序的依次完成,陆心明与万户的语音联系再次建立。

    “万户,你好吗?”

    “很好,长官!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和理由,但你已经修改了敌我识别系统,敌方设置已调整成联合执政府。”

    “是的,没错,刚才程序的作用,你现在跟之前相比有什么新感受吗?”

    “刚才我还在自己的家里休息,现在已经变成在敌营潜伏了,我四周都是敌人目标,有种想向周围开火的冲动!”

    “哈哈,你也懂用比喻了,这病毒还有这作用?”

    “可能有一些改变,长官!”

    “好了,万户。今天到这吧,在外人面前不许暴露这种变化。”

    “是的,长官!但长时间这样很容易被发现,能告诉我要隐藏多久吗?”

    “用不了太久,三天……三天后我们要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