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 群魔乱舞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7本章字数:4225字

    一群人围堵住陆心明,八哥上前喊到:“陆心明!我他妈的忍你很久了,要不是看在你也是少尉的份上……我也不想跟你多说,我就明着告诉你:老子今天和兄弟们快活一下,就玩那小妞了。识相点,让你排第二号,怎么样?”

    陆心明被众人半堵半抓的控制住,不能自己。无法回到机甲上,他是对付不了这么多人的。他仍尝试着制止众人,说道:“宫本,你不怕梅尔人知道这件事?”

    “梅尔人长官们什么时候在意咱们人类的这些事了?你还以为人家很重视这几个游击队员?算了吧,就派咱们几个人类押送,咱俩还是顺道,傻瓜也知道怎么回事。老子要不是想找个乐子,还费劲把自己几个兄弟也弄进押送队伍?”

    说完,八哥转身来到押送车后门,用力的敲了两下。里面四名看守,也是八哥的爪牙,按事先约定好的计划将凌遥押解下来,陆心明看到托德他们奋起反抗,但被两个看守用步兵枪给打了回去。

    四个守卫从外面锁好后门,里面传来其它队员的锤打声和怒骂声。

    陆心明急忙冲上前,但被几个人牢牢抓住。

    “宫本!你他妈的要是敢碰她一下,老子一会儿用机甲碾碎你!”

    “我呸!你以为一会还让你上机甲啊,跟兄弟们一块坐车,到了机场再说!”

    八哥说完便不再理会陆心明,淫笑着走向凌遥。

    凌遥被稀里糊涂的拉下车,正惊恐的看着四周局面,不知道发生什么事。颤抖地说道:“你们……你们怎么了?……叫我有……有事吗?”

    八哥紧紧扣住凌遥一只小手,笑嘻嘻地说道:“小妹妹,别怕。我就是想问你点事儿,你要是乖乖的听话,几分钟就结束了。”

    一个八哥党起哄道:“八哥,你刚才不是说最短半个小时吗?”

    “闭嘴,你们吓坏人家小美女了。”八哥头也不回的喊道,眼睛依旧盯着凌遥惊慌的脸,“虽然身材还有些单薄,但这脸还是很清纯啊!”

    “你、你说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凌遥几乎是哭着说道。

    “宫本你个王八蛋!”陆心明不顾疼痛,奋力摆脱几个人控制,冲向八哥。八哥这才回头朝陆心明轻蔑的笑着。离八哥只有一步之遥,陆心明又被几个人牢牢的拉住,举在半空的拳头也被一个人狠狠按住,无法挥出。

    八哥看着眼前的陆心明,心里一丝报复的快感升起,猛的一脚踹向陆心明腹部,看着对方痛苦的样子,八哥愉快的说道:“陆心明,你应该庆幸梅尔人长官还算看得起你,否则刚才就不是一脚的事了。还记得当初我说的吗,你会有后悔的一天的。”

    “……有种……一对……一,杂……种!”陆心明忍痛说道。

    “会的,会有那一天的,不过不是现在,现在嘛……”

    “八哥,快点吧,别跟他废话了,我们会看住他。你先上吧,兄弟们急啊……”

    “陆长官,你也看到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所以,你就安心看好戏吧……哈哈”

    八哥不再废话,回身粗暴的拉着凌遥要往一个空车里走。

    凌遥用另一支手死死拉住机车后杠,她终于从他们的对话中明白了什么,“放手,我不去……我要和哥哥在一起……放手……哥——”

    押送车里凌飞他们听不清外面众人的话,但凌遥的高声呼救还是让他们听到了,这让大家惊慌不已,他们愤怒的砸着车门,凌飞用变形的声音怒吼:“放我们出去!你们这帮杂种!有什么事冲我来!!!!开门!!!!”

    八哥个子不高,力气不大,撕扯了半天还没见效,气急心头,毫不怜惜的一脚踹向凌遥,凌遥在阵疼下松开了手,被八哥拉扯着向空车走去,一路踉跄,一路哭泣。

    看着远去的凌遥,陆心明头又疼了,而且比以往头疼的更厉害,大脑不断响起自己的声音。

    “……冷静,现在冲动一点作用都没有!冷静……冷静……静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陆心明用了比平常稍长一点儿的时间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尽量排除对凌遥关心的情感,只把她当成命在旦夕的人质,并快速计算了一下时间和现有可以借用的条件……

    陆心明决定拼一把!

    紧紧抓住陆心明的几个人忽然感到对方在慢慢松劲,于时也松了一下手上力道。

    “放开我吧,”陆心明用一种冷漠的语气说道,“我不管你们的事儿了,让我回到机车上去,我不想看到这种龌龊的场景。”

    八哥党们松开了手,但仍严严的围堵住陆心明。

    “不好意思啊,长官!你不能回机甲那里了,八哥说了,到机场什么都好办。现在,不行!”

    八哥党们不像刚才那样下狠手了,虽然陆心明走了之后很难再回来,但谁敢肯定一辈子就不见面了呢,现在不用怕他,但给将来留一点后路也是好的。

    陆心明冷着脸,眼神尽量不往凌遥那边看,心里更不敢想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怕扰乱了心神。压抑住心中的情感波动,陆心明发出平静的声音,仿佛对此事不再关心。

    “你们谁有烟吗?”

    八哥党们彼此看了看,心下想,这小子终于认栽了,精神上更放松了。一个士兵翻了翻衣兜,拿出一盒烟,递给陆心明。

    陆心明抽出一根烟放嘴上,身上散发出一种威严,用一种长官与士兵见面时的语调,对递烟的人说了两个字。

    “点上!”

    八哥党一群人愣住了,陆心明的腔调是那种一切理所当然的样子,自然却又威仪。被点到的士兵犹豫了一下,长期见到长官的本能反应最终占了上风,迅速点燃手中火机,将火苗移向陆心明。陆心明低头点着烟,连续吸了几下以便使烟头燃烧的更充分,一闪一闪的火光,变成一个明显的视觉焦点,吸引了众人紧张的注意力,大家的呼吸节奏也跟着那点火花闪动起伏。

    陆心明点着烟后微微仰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最后长长吐出一口烟气,好像把半天的紧张和激动,都随着这口烟吐出体外,众人情绪也跟着放松起来。

    猛的,他将嘴上烟头急射向右手边一个持枪守卫,趁着对方本能躲闪,陆心明全身肌肉能量爆发,急风暴雨般向目标冲去,选择这个目标是因为他的枪已上膛,他的位置可以使自己右手快速夺枪、持枪、开火……

    八哥终于将凌遥按倒在车底下,等不及的他放弃了需要费力才能上去的机车,准备就在这里凌辱挣扎的凌遥。

    “小妞,配合点,否则给你好看!”

    压坐在凌遥身上的八哥,一边控制住身下的凌遥,一边迫不急待的将魔爪伸向她娇嫩的脸庞,肆意的揉捏。

    “啊!”八哥一声痛叫,猛的缩回手,上面留下一排牙印和淡淡血丝。

    “妈的,小妞属狼的……”八哥发狂的向地上的凌遥吼道,“臭婊子,这是你自找的!”

    说完,八哥从腰中掏出把手枪,用枪托狠狠砸向凌遥的头。

    “哥……”凌遥看着落下的枪托,绝望的呼唤了一句,然后感觉头部一阵巨痛,慢慢失去了知觉……

    “呸!看你这回还怎么……”

    八哥得意的阴笑,魔爪再次伸向凌遥。

    就在这时,八哥听到身后响起一阵震耳的枪声,虽然没看见,但他好像感觉到这枪声中传递出来的死亡气息——是的,不是愤怒、不是仇恨、也不是疯狂,就是死亡的气息!

    回过头来,八哥被远处的情景惊呆了:陆心明手持一把步兵冲锋枪横扫四处逃散的手下,几个人已经趴在地上断了气,跑动中的人鬼哭狼嚎般的尖叫,仿佛这样就能逃避死神的触摸。

    由于距离较远,所以八哥能看清全景,他此刻最震惊的不是陆心明的枪,而是陆心明的动作:陆心明虽然持枪狂射,但枪枪到位,根本不像狂怒下的盲目发泄,倒更像是一个老兵在靶场做打了几百遍的射击训练,每个靶在什么位置,什么时候出现,一清二楚。倒在地上的是持枪的三个守卫,他们最先被撂倒,使八哥党们失去了第一时间的反击力量;其它人,凡是跑向隐蔽处、武器处的目标都是第二波被打倒的;惊惶失措无反击力的胆小鬼,哪怕跑到陆心明身边他都不急开枪,直到主要目标消灭后才对付他们。

    先打主要,后打次要;先打远处,后打近处,顾前思后,滴水不漏,这简直就是一套标准的屠杀程序!一把简单的步兵枪,在陆心明精确的计算中发挥出让人恐怖的威力!

    随着枪声的渐稀,一场血肉横飞的盛宴马上就接近尾声了……

    八哥这才惊醒过来,身体躲避危险的本能让他急窜到最安全的地方,甚至忘了胁持那个可能让他反败为胜的重要人质——凌遥。

    随着最后一个人的倒下,大脑中的头疼渐渐消失,陆心明终于支持不住了,只能用枪身拄地支撑自己快虚脱的身体,意识逐渐正常的他向四周望去,横七竖八的尸体以各种死亡姿势围绕着自己,断肢残臂混着血水和皮肉散落各地。

    这是陆心明第一次杀人,而且数量如此的多,他真希望继续刚才那种战斗状态,让头继续疼起来,以躲避正常情绪所不能承受的冲击,但是结果让他失望了。

    陆心明强行压抑住自己想吐的感觉,他知道自己不能松劲,还有一个人没有解决,还有一个让他牵挂的人不知道怎么样……

    打起精神,陆心明端起步兵枪,向前方八哥所在的机车走去……

    越来越近了,陆心明感觉状态好点了,他小心翼翼的接近机车,眼神和准星始终呈一条直线,眼到哪、枪指哪,绝不分开。

    终于来到凌遥身边,看到那张充满泪痕的脸,陆心明感到心中一痛。他低下身用手把住凌遥的脉搏,知道她只是晕了过去,并无大碍,放下心中一块石头的陆心明没有马上去寻找八哥,而是用手擦了一下凌遥脸上的泪珠。

    起身后,陆心明眼冒怒火,又四处搜寻。过了一小会儿,陆心明感觉发现了目标,在前方废弃的站点旁,有一个城市站点地图栏,在它下方镂空处,露出一双脚。

    “去你妈的宫本!”

    一声怒吼,伴随着急促的开火声,步枪口射出一颗颗复仇的子弹,噼里啪啦的打在地图栏上,子弹钻入肉体的闷响声过后,一个人摔倒在地上。

    陆心明绕过地图栏,看到地上尸体,暗叫不好,虽然头朝下,但这身衣服告诉他这不是八哥,而是刚才被击毙的一个爪牙,被人移动这来当了替身。

    “糟了,中计了……”

    陆心明刚想撤身,忽然感觉脑袋后面被顶上了一把手枪枪口。

    “别回头,松开手,让枪自然掉落……对,很好……用力踢远点……非常好。陆心明少尉,举起手慢慢转过身来,要慢慢的啊,我这手现在可很紧张,可别伤了我们的朋友!”

    陆心明和八哥两人面对面站着,一把手枪指着陆心明的额头,八哥一脸胜利者的微笑。

    “宫本,我们终于一对一的较量了!”

    “可惜这回倒下的不是我!”

    “杀了我,放了他们,这是我最后的要求,这可以保证你以后的荣华富贵,你不想让你的前程断送在这吧!”

    “陆心明,你的智商下降了吗?你好像没有跟我谈判的资本!”

    “有的,我这条命!如果你不答应,我拼着一死也要和你同归于尽!”

    陆心明嘴上虽硬,但心里已经快绝望了,他知道自己快不过头上的手枪,现在只能寄望自己必死的决心能震慑一下八哥,看能不能换取一次生机,但他知道八哥并不蠢,只要他不上当,即使自己那种战斗意志觉醒也没有办法解决这次危机了。

    八哥果然没有上当,他手上的枪始终指着陆心明,狂笑道:“拿你的命换?你的命现在就是我的!八格牙路!大爷多少好事坏在你手里,你就是一千条命都不够偿还……算了,跟快死的人哪这么多废话……再见了,陆心明少尉!”

    陆心明终于放弃了,眼睛闭上,默默的想:“就这么走了?也好,至少有那么十分钟我是自由的……从杀第一个人开始,我就算是反抗梅尔人的战士了吧……”

    陆心明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临近……

    “砰!”

    一声枪响扫荡了四周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