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 为了聚会的告别(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7本章字数:3180字

    一声枪响之后,陆心明没事一样站着,但八哥却惨叫一声,手枪脱手,全身瘫倒在地,持枪的右臂上,血污一片。

    倒在地上的八哥,两腿蹬地,一边扯着伤臂,一边背着地后退。他的眼神不忘向枪声处望去:从不远的废弃房子内,走出一个端着手枪的人影。人影越来越近,轮廓愈加清晰。

    陆心明惊喜的喊到:“你怎么来了?”

    八哥则绝望的叫道:“张家伟?!”

    张家伟用单手握着手枪,抵着地上的八哥,快速的向陆心明笑了一下,然后继续盯住目标。

    “家伟,你怎么知道……”

    “心明,一会儿再说,忙你的去吧,这边我来处理!”

    陆心明心里惦记着凌遥,便点点头,拍了一下张家伟以示感谢,就向凌遥方向跑去。

    “八哥!咱们好像还有一笔帐没算清呢!”张家伟恨恨道。

    “张家伟……家伟……你胳膊的事……不能怪我啊,这是你自己……要求的啊”八哥上下牙床不停的颤抖碰撞,哆哆嗦嗦的乞求道,“张……张哥,那次咱俩……是、是合作……对!是合作共创战功啊,不能怪我啊,真的是你自己要求的啊!”

    “没错,是我要求的!可别以我是傻瓜,其实那天你是真的想让我死的,那几脚和那一斧,如果不是我躲避了一下,老子现在就算没死也下不了床,是不是!”

    八哥感到这几句话就是一个死刑判决书,神经对肌肉的控制一下消失了,脸上和两腿间,能出水的地方都没闲着,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臊味。

    八哥继续哀求道:“张……张爷,饶了我吧,我、我……给你钱,很多很多钱,你可以跟我过不去,可别跟钱过不去啊……”

    张家伟厌恶的看了一眼脚下的这堆肉体,说道:“谢了,为了表达我的谢意,送一句话给你……”

    “什、什么话?”八哥眼睛一亮,以为有转机。

    “撒由那拉——”

    砰的一声枪响,宫本直接到地狱领户口本去了,张家伟觉得不过瘾,噼啪又一顿射,直到手枪子弹全打光,再看八哥的胸部,已血肉横飞。

    陆心明摇摇晃晃的回来了,并肩站在张家伟旁边,拿起手中步兵枪,又向断气的八哥头部突突狂射,直到子弹打光,那张脸已实在没办法再称之为脸了,才觉得解了心头之气。

    终于安全了,陆心明全身放松,身体显些跌倒……

    “哎?心明!精神点,挺住……老子现在就一条胳膊了,可扶不动你!”

    “去你的,帮帮忙,我只剩半条命了,比你好不到哪去了……”

    “瞧你这点出息!”

    张家伟用一只胳膊扶着陆心明,两人找了一块干净地,满头大汗的一屁股坐下,大口大口的喘气。

    “家伟,你怎么来了?”缓过神来的陆心明感激的问道。

    “老周告诉我你要叛逃,我就想着来送你一程,我先到半天了,一直躲着,没想到你们就停在这了。原想着你要是成功了,我就偷偷回去。没想到,还得我来给你擦屁股……”

    “老周呢?”

    “瞒着他,没让他来,他见不了血腥,帮不上忙。”

    陆心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家伟,那次医院的事儿……”

    “算了!我心胸开阔,不和你一般见识!”

    “你心胸开阔?对,从你对八哥‘慈祥’的样子能看出来。”

    “你不是也一样,好歹我还给他留张脸呢,你说人家现在这样子,下阴间祖宗都认不出来了!”

    两个魔王哈哈一阵大笑,仿佛又回到从前在一起扯淡的日子。

    “家伟,等我一下,我先去把托德他们放了……”

    “等等!心明,我不适合见托德他们。咱俩再聊一会儿吧,以后机会不多了!”

    想到分别,双方一阵伤感!

    半晌,张家伟说道:“心明,你认真听我说:我张家伟做事可能从你的角度来看接受不了,但我自己依然觉得是对的,我只能用老周的话说,是咱俩想法和观念不一样!我以后还会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去拼我自己的人生,不管对错输赢,我认了!”

    看到陆心明默默的点了点头,张家伟继续说道:“但我不相信,绝对不信!咱俩,还有老周,会因为走的路不一样而成不了朋友。我觉得我够聪明,有能力解决这个矛盾。我们不是这场战争的主角,我不会与朋友你死我活的对决,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会选择聪明的避开!天大地大,躲点事还不容易!我不会忘记那个因为我受气就要抬胳膊揍人的陆心明的!”

    “我也不会忘记那个下注买我输但见到我挨打又希望我赢的家伙!”

    “我说心明,你不地道啊。就抓着我那点丑事不放,你怎么不说这次我可是救了你命啊!”

    “对啊!家伟,这次怎么办?回去之后你会危险的,跟我们一起逃吧!”陆心明担心地说道。

    “我办这事轻车熟路,用不着你操心。”张家伟满不在乎的说,“你一会儿用机甲清理一下战场,让人感觉是队伍遭到游击队突袭解救,你们把尸体处理掉,让梅尔人查不出来具体人数,总而言之让他们以为你也死了,这样你以后就安全了。按照处理战斗死亡人员的程序,你的个人信息会被注销,人间再无此人,你就是用真名都没事。当然,前提是你不能再回来或遇见熟人。现在这动荡的局势,你这就是芝麻点的事儿,没人会深究!”

    “有这必要吗,我就正大光明的反了怎么了?”

    “麻烦!特别是对你父母、朋友,还有杰克少校……”

    “噢!”陆心想恍然大悟。

    张家伟继续说道:“我是从医院出来的,部队不知道,一会儿我赶回去,这半天时间就跟他们说逛街了——估计这都没人问。特别是很多人知道咱俩闹掰了,更没人会怀疑我。老周和你关系太近,真有人查你的事,他会被当成重点跟踪对象,所以暂时就不告诉他真相了,就让他伤一把心吧,这样更真,过两年没事儿了我再告诉他。”

    “你小子阴人有一套,我得提醒自己以后别得罪你,要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陆心明佩服的说道,“这么复杂而完善的计划,你什么时候想到的?”

    “刚才等你们时无聊,闲着没事儿想的……”

    “……”

    “好了,时间不早了,还有最后一件正事儿要跟你谈谈。”

    张家伟忽然很认真的正视陆心明,后者有些疑惑的问道:“什么事?”

    “心明,不管怎么说,我们毕竟是对立阵营了,尽管我们之间会尽量避免冲突,但打仗嘛,总会有败的一方。我敢保证,万一外地联邦失势,你被梅尔人抓住了,我会最大限度帮你度过难关,最起码保住我兄弟的命,我估计我再提高一下实力,偷放个人啥的应该能做到。你呢,兄弟?能不能给我做个同样的保证?当我有难的时候,你会不会帮我?”

    张家伟心里期待着陆心明的回应,他希望留一条后路,特别是得到托德情报,外地联邦有可能开辟第二战场,好像发展不错的样子,如果有陆心明这个朋友的承诺,那以后就可以放心一些。

    陆心明同样在思考,他知道张家伟是真心当他是朋友才这么直接的把话挑明,否则,以他的性格应该是很婉转的表达这种不方便直说的东西。

    陆心明想到张家伟之前说的话有道理,自己之所以反抗梅尔人,是因为想走一条将来不后悔的路,至少别屈辱的活着,至于人类解放、效忠外地联邦那些大义凛然的道理,他不是很在乎。说白了,陆心明所作所为就像在公共汽车上看到一个没人搭理的老人,自己给他让了个座,让良心过得去就行了,而不会借此对车上其它人进行谴责,让一车子的人实现道德升华。

    而且陆心明也认为这是正常的,他的先人好像也都是这么一个性格:良心无愧了,责任尽到了,就差不多了,剩下的也得为自己考虑考虑。陆平将军不也是这样:为人类抵抗梅尔人尽了自己的力,剩下的时间就安度晚年去了。如果当初陆平将军真的继续抵抗,坚决不降,以死明志,那也不会有自己了。

    想通了这一切,陆心明痛快的点头。

    “会,肯定会!如果你被外地联邦的人抓到,我肯定想办法救你,大不了一起跑路,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到时咱俩一边喝酒一边扯淡!”

    “好!”张家伟满意的说,“到时把老周也拖下水,依旧喝酒扯淡!”

    就这样,两人对自己未来的命运安排做了一系列的商讨,会议在亲切热烈的气氛中进行,与会双方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与交流,并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达成一系列的共识,陆心明对于张家伟只承认一个胳膊的立场表示高度赞赏,张家伟希望在以后的发展道路上进一步加强彼此的合作与交流,早日实现喝酒扯淡的复兴之梦。

    两人嘻哈的说了一阵,但时间有限,毕竟还有很多收尾的事要做。

    “我要走了。兄弟,再见了,不知什么时候再见面!”张家伟有些不舍的说道。

    “会有那一天的,我们还会再聚!”

    张家伟伸出手,陆心明紧紧握住,两个少年道别在不同方向的路上,只将快乐与友情装在远行的行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