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失恋进行曲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7本章字数:3074字

    清晨,河边。

    陆心明在河边洗完脸,小心翼翼的往回走,东张西望,尽量避免同凌遥碰面。

    昨天一晚上他都在痛骂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尴尬的事情发生,自己也曾经做过不少糊涂事,可也没像昨晚一样,糊涂的已经达到非人境界了。

    陆心明的神经大概觉得已经这样了,不如破罐破摔,将这种“二”的精神发扬到底,于是,陆心明在一个拐角处又与凌遥面对面的碰到了一起。

    两人都是一惊,然后集体脸红、沉默、给对方让路,可接下来的同步动作让两人的让路变成了一声奇怪的游戏,两人要么都向这边让,要么都向那边让,依旧横在对方前面。

    “要不……我不动,你先走吧!”陆心明小声说道。

    “嗯……谢谢……”

    凌遥低着头,长发都快把眼睛遮住了。

    “心、心明,我想求你件事儿……”凌遥也低语道。

    “什么、什么事?”

    “能把昨晚的事忘掉吗,我们还是好朋友,要知道……你……你就像我亲哥哥一样……”

    陆心明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了,大块的碎石落下,砸在心里那棵刚刚破土而出的爱情幼苗上。

    女孩对男生说像亲哥哥,已经成为一段经典的爱情遗言,其埋葬爱情的彻底程度让每个听到这句话的男生都感到翻身无望。

    “唔……好,我也想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妹妹,那我叫你遥遥吧,这样亲切点。”陆心明强打精神,做出一付自然的表情说道。他内心其实是有些沮丧的,可也没有怪凌遥,自始至终人家也没有表示出超乎友谊的感情。他对凌遥的这种感情本就是独自一个人的相思与遥念。要不是昨天东窗事发,这种单相思还将继续被陆心明流放无期。

    现在好了,无期变死刑,人家名花有主了。

    奇怪,知道没戏了,反倒把有些不敢说的话说出来了,陆心明心里也不知是失望还是放松。

    凌遥开心的笑了,她抬起头,轻柔的说了声谢谢。这是发自真心的高兴,既轻轻放下一段蒙昧的感情,又呵护了两人的友谊。

    陆心明受到感染,生硬的笑容慢慢融化成会心的微笑。他也不是什么拿不起放不下的人,否则不会毅然放弃原来生活走上反抗道路的,这一段感情本来就是自己单方面的相思,没成就没成,从小学、中学再到大学,哪个人没有过这么一段经历,有什么可丢人的。

    清晨的阳光照在两个人开心的脸上,两人打趣的笑声传到营地每个人耳里。

    托德和凌飞坐在石上看着两人,前者乐哈哈的,后者则有些烦恼。

    “没准征服者那件事是偶然,老实说,从感性判断,心明是个简单的人,不像有太多心机的样子。”托德笑道。

    “怎么判断的?”凌飞问道。

    “人以类聚啊,遥遥喜欢上的人,你说他能有多复杂。”

    “队长,我同意你的第一个判断,但不同意第二个。”

    “第二个?”

    “遥遥不喜欢心明,如果这种喜欢就是所谓的爱情的话。”

    “可我看遥遥挺喜欢和心明在一起的。”

    “那是因为像你说的,这两人有共同点——心思很简单很直接,所以遥遥看心明就像看到自己一样,有一种天生的亲近,但绝对不是爱情!”

    “……不懂。你怎么知道的,怎么,你以后想当情感专家了?”托德打趣的说道。

    “我是她哥哥,有比我更了解自己妹妹的吗?遥遥岁数小,又单纯,偏偏经历很坎坷。她现在最缺乏的是什么?——是安全感!”

    托德想想平时凌遥的样子,点了点头。

    凌飞继续说道:“遥遥喜欢的人,应该是那种成熟、稳重些的人。心明如果多一点战火的历练还差不多,可现在……”

    凌飞望着已经在嘻嘻哈哈的两人,叹道:“……现在,这就是两大小孩。所以,心明只能是遥遥的好友,但不可能是喜欢的人。何况,遥遥早就有喜欢的人了,那是个可以让她感到踏实与安心的人……”

    “噢,是谁?”托德依旧笑呵呵看着前方的两人,他不太关心这种事情,所以也只是随口一问,不管凌遥喜不喜欢陆心明,托德还是愿意看着两个年轻人打闹,让自己感到很温馨,有暖意。

    凌飞见自己看着托德的眼光不被理睬,不由哀叹的说道:“队长,你真不知道遥遥喜欢谁?”

    托德见凌飞口气不对,转过头见对方死死盯住自己,他不由吸了口凉气。从来没有人说过托德反应迟钝,在战场上,在队务处理上,有与敌人周旋上,他表现出一个优秀队长的标杆,但在情感上,他确实没投入太多精力。

    但他还不是太肯定自己的猜测,硬着头皮回答道:“……不、不知道……”

    “队长你想想,遥遥平时最喜欢往谁身边跑?为什么我们被围剿时她不愿意单独走,你真以为是为了我这个哥哥?你也提议过让我带着她走,可她还是不答应,这又是为什么?你再想想她红着眼睛编了几天的护腕送给谁了?”

    托德有些发愣的看着自己腕上的红护腕,喃喃道:“遥遥说我是队长,所以……”

    “我他妈还是她亲哥呢,”凌飞恨恨的说道,“也不见这死丫头给我织一个。”

    半晌无语,托德低头思考,很纠结的思考。

    看着天不怕地不怕,多少次面对敌人也没慌过的队长让自己折磨成这样,凌飞感到些不忍。他拿出根烟递了过去,推了推托德。

    “队长……”

    托德拿过烟,默默的抽了起来,凌飞从没见过队长这么抽烟,一口烟咽下半天,都够说两句话的时间了,才狠狠的喷出来,浓烈而呛人。

    凌飞正准备再使把劲,争取早日把队长变成妹夫。忽然,他感到托德身上散发出的情绪发生了变化,刚才两人在一起聊天,气氛是很轻松自在的,但现在不一样,托德身上散发出一种威势,严肃而认真。

    受这种情绪影响,凌飞几乎没控制住想站起来敬礼。没错,托德那种说一不二的队长角色回归了。熟悉他的凌飞知道,下面托德说的话基本上就是命令性质的了,不容反驳。

    “大凌……”托德低语,但很坚定。

    “是,队长!”凌飞条件反射的回应。

    “……以后不要提这件事了,如果当初我们被俘时你说起,没准我会接受遥遥的好意,但现在不行!”

    “为……为什么?有什么差别吗?”

    “因为当初我们都以为没有活路了,死前能和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在一起是挺不错的归宿,而且,现在细想,和遥遥在一起感觉挺好的。”

    “那现在……”

    托德忽然跳过话题,问道:“大凌,你知道为什么机甲战斗员的年龄结构为这么低吗?十七八岁的人已经成为作战主力,我才二十多就已经是老兵中的老兵了,还能当队长?”

    “那是因为机甲的操作需要高度的敏捷和反应,年轻的我们精力、身体、协调性都是人生最佳状态,而且,我们不会顾虑太多,有一股冲劲!”

    “这是主要原因,还有一个原因。”

    “是……什么?”

    “因为没几个人能活到太大的岁数。”

    凌飞若有所思……

    托德继续说道:“战斗太残酷了,有几个人能活到打不动然后下线?特别是各小队的队长,平均寿命更短,而机车员是最安全的,机车厚实的装甲和强大的电磁炮,一起构成了坚固的堡垒。这么说吧,我不能和遥遥在一起,我不想以后某一天她在我墓前哭泣!”

    托德不是钢铁,不是没有柔情,但他明白:男孩做自己喜欢的事,而男人,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可是,队长,遥遥她……”凌飞想再努力一次。

    “停!大凌。我说过,这件事过去了!”

    凌飞知道再说已没有用了,只好叹口气不再言语。

    托德露出笑意,拍了拍凌飞肩膀,说道:“不过,我答应你,我也不会故意避开遥遥,她还是我们队的开心宝,我的小妹妹。大家都当成不知道这件事,开开心心在一起不是挺好吗?没准老子命大,一直活到退役年龄,等那时我就会被调到上边……”

    托德指了指天空,“那时,我没准把遥遥也带过去,在外太空飞船总部上看你一个人被梅尔人追的东躲西藏、狼狈不堪,幸福而快乐。”

    两人哈哈大笑,把心里的情感尽情释放出来。

    吉姆正在吃早饭,是一块干硬的面包,在这个食物短缺的世界,这已经相当丰富了。

    风眼并不太饿,手捧着面包正在发呆,看着陆心明帮凌遥提水,一付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的样子,又听到队长和凌飞爽朗的笑声,他有点疑惑的问道:“我说,吉姆!现在是末世浩劫,应该感到悲愤与绝望,对吧?”

    “……嗯,是……”吉姆一边与面包做斗争,一边含糊的说。

    “可我怎么感觉不到呢?”

    吉姆坚难的咽下面包,同时吐掉口中的硬皮,抹抹嘴说道:“等你啃掉手中的面包就能感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