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 新征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8本章字数:5484字

    陆心明高高的坐在万户肩上,出神的看着天空中的彩虹。

    他感觉有些累了,自己不能去找托德或父母朋友他们,这会把灾难也带到他们身边。明天就要开始逃亡生涯了,可能逃多长时间?一天,或是一个月?

    算了,他想。

    就在这里等吧,死前别像个胆小的兔子一样,就在这里同雇佣军最后一战。

    没法选择生,那就选择怎么死,潇洒漂亮的离开这个世界。

    日头渐渐西沉,陆心明仍旧望着天空。

    “对了,还有一件事儿没办……”

    陆心明想起一个承诺,也许自己还能用剩下的时间去完成它……

    小镇的居民都聚集在教堂前,两个巨大的征服者和三台机甲站立广场中,手中各持武器对准人群。

    一个老者仰头高喊,声音充满乞求。

    “各位先生,我们真的没有粮食了,一点都没有了,请放过我们吧……”

    征服者怪兽一般吼叫,一台机甲传来声音:“老头,别跟我们哭穷,有这工夫不如想想怎么筹粮!今天我们不可能空着手回去!”

    “真的……真的没有了……”老者急得老泪纵横。

    “我看你是老糊涂了,记性是不是差了?不要紧,也许死亡能让你想起什么。我数五个数,你要是想不起来粮食在哪,我就杀一个村民!”

    机甲铁臂转动,手持机炮指向人群。

    村民一阵慌乱,枪口指向哪里,那里的人便乱成一团,哭声、哀求声不断。

    “5……”

    “4……”

    “3……”

    “慢着慢着!长官稍等!”

    一个满脸商人笑容的中士跑了过来,后面两个士兵押着一个帅气的少年。

    “中士,是你?”机甲传来声音,“怎么,想通了,要入伙?”

    “是,长官!想通了,我们入伙!他妈的,成天连军饷都保证不了,要喝西北风了!”

    “你们押的人是谁?”

    中士一脸笑容喊道:“兄弟,能不能下来说话,我头都仰累了!”

    与中士对话的机甲上跳下一个人,先是对着两个征服者谦恭的比较了两下手势,然后来到中士面前。

    “说吧!”来人是个一脸横肉的家伙。

    “这小子叫汤姆,是我们入伙的见面礼!他知道粮食被藏在哪里。”

    “噢?带路!”

    三个人类两个征服者用语言和手势商量了一下,满脸横肉的家伙将机甲留在广场,步行跟着中士他们,以便监视。其它二甲二兽紧随其后。

    汤姆满脸愤怒,却也显出毫无办法的样子。

    中士谦卑的同来人说话:“兄弟,天黑,小心脚下,别磕碰着。”

    “哈哈,没事没事……”

    “我说兄弟啊,咱们也算一家人了,哥想问个事儿,”中士笑道,“这几次就见到两位长官和哥三个,没有其它兄弟了吗?”

    “没了没了,人手少啊,要不能劝你们加入吗!”

    “那就好,那就好……对了,那咱们同别的势力有联系吗,有没有后台啥的?”

    “其它势力?躲还来及呢,没有没有!我说怎么的,你见咱力量小不想加入了?还是有啥想法?”

    中士赶忙说道:“兄弟,你见外了,新媳妇入门不得问问家业啥的。跟着几位是我们哥三的福气,你们说,是不?”

    中士手下的两个兵磕头虫似的点头,跟着步行的壮汉这才露出满意神情。

    不知不觉,一行人走到镇边缘靠山位置,看到一个巨大的山洞,洞口有个破烂的木门封闭着,上面挂着一把破锁。

    两个征服者大声嘶鸣,两台机甲传来兴奋的呼声,壮汉面露喜色。

    “打开!打开!快!”

    “不劳兄弟动手,我们哥三押着这个臭小子上去!”

    “好、好,快去!”

    强盗们看着中士三人押着少年上前,少年拿出一把钥匙打开锁,四人合力推开大门,吱呀声起,露出山洞,但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中士回头向壮汉点头哈腰的笑了笑,然后押着汤姆进入山洞,消失在黑暗中。

    半晌,洞里传来巨大的机器轰鸣声!

    众人正惊讶,洞里走出一台巨大的AT—2战斗机甲!机甲全身破烂,好像刚刚结束完一场激烈的战斗,身上的杀气都没散尽。机甲背后有一个很长的横面,整个外观呈现一个十字架样子!

    一伙强盗暗叫不好,刚要有所反应,早就处于战斗状态的AT—2横面配件中射出七八枚火箭弹,在黑暗中划过火舌,直扑众人。

    高爆火箭弹的恐怖力量瞬间释放,高强度的爆炸与冲击将两个征服者、两台机甲和一个人类湮没……

    半晌,汤姆和中士三人兴奋的从山洞里跑出来,看到一堆钢铁与血肉组成的残余物后,几个人有些不适应,转过头去。

    陆心明从机甲中跳下来,向众人走去!

    “明哥!真棒!”汤姆高兴的迎上前。

    陆心明摸了摸汤姆的头,笑笑没说什么。

    中士高呼:“我现在就去报告大家好消息去,告诉他们游击队的人来了!”

    “算了,中士!”

    陆心明将几人叫到一起,“中士,我有任务,要马上离开,强盗已经消灭,我想大家以后会好起来的。不过,这里的安危就靠你们三人了……”

    中士点点头,说道:“我们尽力吧,毕竟这乱世……不过好在广场上还有一台强盗的机甲,这能好一点……咦?汤姆,你怎么流口水了……”

    汤姆嘻嘻笑着不言语,陆心明看着这个弟弟一样感觉的少年,向众人说道:“好了,我要走了,让汤姆送我一段吧!三位回去找人收拾一下这里,别露痕迹!”

    众人惜别,汤姆送陆心明到镇口,两人停下。

    夕阳晚照,将两人包裹在落日余辉中。

    “明哥,你是想单独跟我说什么事情吧?”

    “你小子挺机灵的嘛!”

    陆心明从怀里掏出托德送他的两个芯片,拿出其中一张递给汤姆。

    “这是游击队通用机甲芯片,送给你。镇里不是留下强盗一台机甲吗,是你的了!中士他们人不坏,又不在意这些大家伙,应该不会有异议!”

    汤姆英俊的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小孩子的兴奋劲不加掩饰的露出来。

    “谢谢明哥,我回去让中士教我操作,等以后长大了,我要成为一个像你一样厉害的外地联邦战士!”

    听到这里,陆心明忽然想到,中士的基本操作应该没问题,但战斗技巧嘛……他赶忙把交给汤姆的芯片又要了回来,回到万户系统中一阵忙活,然后重新将芯片交给汤姆。

    “我已经在里面拷了一个备份,里面是杰克少校教我操作时的心得,有空你可以看看。”

    汤姆惊喜的接过芯片,紧紧握在手里,抬头刚想感谢,忽然看到陆心明脖子上的卡片。

    “明哥,这是什么?”

    陆心明看了一下,从怀里又掏出两张卡片,“这是外地联邦士兵的识别卡,就是这东西。”

    “这两张和你脖子上的不一样啊。”

    “我的是队长识别卡,这两张是普通士兵识别卡,等级不一样……”

    汤姆接过卡片看着,心里暗想:“明哥是队长?我说怎么这么厉害……一直就想参军,这不是好机会吗?反正我是孤儿,不如说走就走,现在就跟明哥闯天下去……”

    “明哥!你是队长,那你的队员呢?”

    陆心明没理解汤姆的话,以为说的是卡片,便道:“我也是刚拿到队长卡的,哪有什么队员。”

    “明哥,不!队长!我要加入你的军队,我想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

    陆心明愣了,自己的身份都没被正式确认,还算一名编外人员,怎么能当队长呢?他刚想回绝,可看到汤姆一脸期盼的样子,不知怎么想到了自己在参军后的样子,那时总想加入外地联邦的游击队,后来遇到了托德他们,期盼更加焦急。

    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应该是汤姆最大的心愿了吧!如果汤姆岁数大一点,更成熟一点,自己可以理性的告诉他实情,可他才十四岁,十四岁就拥有自己十八岁才形成的理想,多么难得……自己反正也活不了几天了,不如成全他,给他一个身份,以后也可以方便加入其它队伍。

    想到这里,陆心明笑着说道:“好吧,汤姆。我同意了,现在开始,你是我队伍的第一个队员,这个给你……”

    “队长!我……”

    “不用叫我队长,还叫我明哥好了,就咱俩人,不用太正式……”

    出乎陆心明意料的,汤姆没有接那张卡,脸上表情很不满意的样子。

    “怎么了,汤姆?怎么不拿着?”

    “报告队长!我觉得我加入外地联邦军队是很光荣的一件事,我相信我未来不会辜负您对我信任,汤姆永远是你最忠实的队员……可这么一件严肃的事情,您的态度却有些随意,我……我有些不能接受!”

    “汤姆,我们就俩人,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可我们是一个标准的作战单位了。有队长,有队员!而且,我们会壮大!!”

    陆心明有些发愣的望着汤姆,心里深处被莫名的一种能量填满了,来自眼前这个少年身体所散发出的能量。

    “队员汤姆!”陆心明声音不大,却充满一种认真与严肃。

    “是,队长!”汤姆立正,居然像模像样的敬了个军礼!

    陆心明缓缓说道:“汤姆,今天,你将成为一名反抗外星人侵略的外地联邦政府地球先遣队的编外成员,你愿意效忠于人类并坚决与外星人战斗到底,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吗?”

    “我愿意!”汤姆嘹亮的回答。

    夕阳晚霞照射下,陆心明郑重的将代表着游击队队员的识别卡交于汤姆,后者骄傲的将他挂在胸前。

    “汤姆!”

    “是,队长!”

    “你现在只是编外人员,正式身份是需要总部确认的!”

    “我明白,我就想这件事不可能太容易的!”

    陆心明看着眼前的少年,眼中流露出一种不舍,他将这种感情隐藏起来,说道:“汤姆,你现在还不能跟我走……”

    “为什么,队长?”汤姆着急的问道。

    陆心明不可能告诉他这可能就是两人的永别,等以后他长大了,会了解自己的苦心的。也许,汤姆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秘密,但不要紧,相信这个少年会通过今天的改变走出一个精彩的人生!

    “汤姆,你的岁数太小,机甲水平连基础都没形成,怎么当战士?我现在有任务,很重要的任务,可能带着你吗?”

    汤姆有些黯然,队长说的没错,自己跟着去不是拖后腿吗。

    “……所以,汤姆。你需要在镇里练习一年,有中士的基础和备份里的操作心得,我相信你一年后一定会有所成就的。”

    陆心明抚平内心波动,继续说道:“一年后!一年后我来找你,你就可以归队了!”

    汤姆又激动起来,敬了个军礼,“是!队长,我一定好好练习提高!一年后的今天我在这里等你!队员汤姆随时准备归队!”

    陆心明心里有些伤感,自己骗了他一年的时间,一年后自己会怎么样呢?

    “汤姆,一年后我的灵魂会回到这里!不用怕,我的灵魂不会下地狱,也不去天堂,会在人间追随你战斗!”陆心里默默祈祷着。

    两人依依惜别,汤姆却光说再见腿脚不动。陆心明担心再不走远的话,明天那些雇佣军会追查到线索,于是催促汤姆离开。少年一步三回首的回望自己的队长,在道路拐角时,他突然向陆心明高喊。

    “队长,别忘了!你还有个队员在等你!一年后!我就要归队啦!!”

    汤姆喊完,向镇里跑去,消失在视野当中……

    陆心明一个人站在万户脚下,喃喃自语:“……我不是一个人了……我有个队员了,我还是队长了……”

    他慢慢的登上机甲,进舱之前留恋的看了一眼汤姆消失的方向。

    “万户,你想体会一下飞的感觉吗?”

    “长官,这可能吗?”

    “可能,万户。别理会你那些理性与逻辑。现在,你把能量重新分配到四肢,既能让你的速度提高,同时也要保持流畅与舒展。这个平衡点不太好找,但你可以尝试一下。”

    “不是极限冲刺的速度,是那种保持享受感觉的快速跑动……这种形容可以吗?”

    “对,不过不要想着跑,要想着自己在飞!不看脚下,只看前方和四周,明白吗?”

    “好像……明白了!”

    “那好,我们飞起来!!”

    空旷的天地中,夕阳大如巨盘。

    一台机甲的剪影在红日的衬托下奔跑,有风陪伴,有云跟随……

    ——第一章宿命完结——

    彩蛋:(此部分有两篇陆心明先人的日记,老读者应该知道,本来应该是小说的开头,但听到反应说有点冗长,所以删了,放在这里。如果小说中有些细节对不上,看完这两篇日记应该能对上了。)

    “1916年3月10日 阴 凡尔登

    德军的炮弹像死神的怒吼一样震耳欲聋,肆无忌惮的狂泻在身边,脚下的土地混合着尸体和弹片,有些发烫。

    中尉死了,比我们勇敢不了多少的长官,已经找不全他破碎的尸体。

    我的好兄弟佐恩死了,他在跌跌撞撞跑到火炮前时,才发现自己的右臂已经没了,当他茫然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时,一发德军的炮弹落在他身边,结束了他的困惑。

    头疼的厉害……但这很好,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杜奥蒙炮台上所有的掩体都被摧毁,密集的德军炮弹没有任何死角的砸下来,这让我们不必费心的隐匿,我们唯一能侥幸活下来的条件,就是简单的概率。巴勒杜克城运来那些少得可怜的弹药,只够象征性的向德军表明一种抗争姿态。

    ……我的耳边传来一个模糊坐标,炮班的人好像没几个人了,我只好和二个伙计操作。设定好标尺……头又疼了……调整好火炮,我用力的拉扯火线。

    炮声刚响起,我旁边就发出一声诅咒,‘该死,打偏了!’

    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那颗歪弹在德军阵地落下后,窜起一条条火龙,连锁反应的火药爆炸动摇前线阵地,大家愣愣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伴随持续近五分钟的爆炸冲击,德军的炮弹攻势也无力的收起自己的表演……

    晚间休息的时候听他们说,我发射的那枚歪弹击中了德军隐藏的火药库。

    我和大家一起回到潮湿的堑壕休息,被战斗打麻的神经拒绝浪费体力去庆祝和高兴,大家都睡意难挡,只有在梦里,我们可以获得暂时的安宁。

    也许明天那些长官会给我发个奖章什么的,但谁会在意呢,我只想早点回家,这该死的战争……”

    “1944年9月2日阴雨中国昆明

    今天与死神的赌博,我又赢了,但下一次呢?

    这个叫巫家坝的地方很潮湿,外面下着雨,机械师在露天维修飞机,在雨中用油布遮盖引擎。油箱接头密封太差,很多人因此在雨天丧生。

    今天编队有三架飞机坠毁:鲍尔的C-47和两个新手的C-87。

    鲍尔在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爬高时我就发现了问题,非常吃力的样子,这不应该是一个老手出现的状况,没猜错的话,他的飞机也是拼装的,他们经常在山麓捡回飞机残骸上的零件来维修编队内剩余的飞机。

    两个新手在我后面,我也不知道他们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也许进气管塞满了冰,也许油管被气化燃料堵塞,反正化做下面机冢的一部分。在长达800余公里的深山峡谷、雪峰冰川间,一路上都散落着这些飞机碎片,在天气晴好的日子里,这些铝片会在阳光照射下烁烁发光。

    为了支援蒋先生——其实我感受大家来飞虎队支援中国,更多的是因为蒋夫人的魅力——我们在这条人类飞行史上最恐怖的路线上每天飞两到三个来回。

    托尼尔上校,大概是世界上坠机与人员伤亡率最高的运输队老板吧。

    我有些喜欢中国了,特别是蒋夫人那样的东方女子。我想,以后我也许会在这里找一个美丽的妻子,成立一个家庭。也许中国南方这种安宁可以治好我的头疼……

    我现在是队里的老手,曾成功的找到三条安全通道,也保持着驼峰航线开辟以来最长“寿命”,明天呢?这个记录会继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