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死神永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8本章字数:6609字

    “新生纪元300年7月7日晴坎城

    新兵基地的纪念碑在心明与莱恩的对战中损坏一直没修好,今天坍塌了。

    与心明和老周分别快两年了,再也没听到两人的消息,好想念他们。

    这两年地球的局势越来越动荡。

    外地联邦的“重返诺曼底”计划第一阶段的目标基本达成了,他们在地球上开始集结兵力,松散的游击队经过集结,已经形成几股规模较大的集团军,在运动战中有目标的发动一些攻势,甚至在我们统治较弱的非洲和亚洲有了两块根据地。

    人类社会的暴动也在增多,很多城市里地下组织猖獗。

    但这只是表面的热闹!

    在两个政权的领导层,都知道优势还是牢牢控制在梅尔人手里。在一些清醒的人眼里,外地联邦的“重返诺曼底”计划简直就是在自杀。

    将分散的兵力集中起来与擅长陆战的征服者、潜入者进行正面厮杀,就像鱼群在渔夫撒网时聚在一起一样。

    这种表面上振奋人心的大动作,里面透出外地联邦的无奈,在太空里逃亡了几个世纪,如果再做不出一些文章,会让支持他们的人类感到失望和灰心。所以,不得已在旁观者的催促下走了一步臭棋,虽然让旁观的人感到满意了,却不知道对弈的另一方心里窃喜。

    梅尔人也很清楚这种状况,所以将计就计,故意在军事上放水,甚至让他们的根据地存在,只等全部鱼儿聚在一起,就是收网的时候!

    多年来因为游击队分散流动而无法一网打尽的情况就要结束了,估计这几年就可以收网了。

    局势的动荡给了我机会,我已经凭借自己的经营,在坎城总部担任了军队参谋部的参谋,几次出色的完成计划,深得梅尔人赏识。并且,我有了自己的心腹和追随者,要不是资历不够,早就在参谋后加个长字了。

    很多人都知道参谋部里有一个人类叫张家伟,谁要是小瞧这个独臂人类,谁就是个蠢货!”

    南美洲西北部。

    汤姆驾驶机甲跋涉在雨林中,这里并不适合机甲活动,但是没办法,身后跟着一帮追杀者。刚开始时只有三台机甲拦截他,在被自己干掉后,敌人意识到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比想象中难对付,其机甲操作水平已经不比老兵差了。惊异之下,敌人派出数量更多的机甲参加围堵。

    “这帮杂种,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吗,这么缠人?到底为什么要追我?哎……队长!你在哪里啊,找你找得好苦……”

    汤姆当年听陆心明的话,在镇里苦练机甲,他天姿聪慧,水平突飞猛进,中士他们早就不是对手了,他甚至为了提高实战水平不断去偷袭梅尔人的小股部队。

    汤姆本以为到了一年可以好好跟着队长闯天下,痛打外星人。可是到了约定的一年期限,却没有见到队长回来,等了一段时间后,不耐烦的汤姆给中士留了口信,便自己出来找陆心明了。

    可天大地大的到哪里去找呢?好不容易得到队长来自于坎城的消息,便急忙赶去了,听到队长已死的消息不说,还被潜入者扫描到敌对情绪给抓了起来。

    奇怪的事儿发生了,那里有一个叫张家伟的参谋在得知消息后居然派人偷偷把自己给放了,而且还暗示自己队长没死。

    不管怎么说,这是个好消息。汤姆又开始旅途,一边战斗一边找人,在这个过程中碰到几支游击小队,他们被汤姆的身手吸引,想让他加入。但每次,汤姆都坚决的回绝道:“不!我有自己的队长,我现在就是在找他归队!”

    汤姆继续一个人穿梭于热带雨林中。

    突然间,林间几处茂密处一阵抖动,五台机甲从隐匿处出现,将汤姆包围起来,清一色战斗机甲。远处又冒出两台重火力机甲和一台侦察机甲。能够预知汤姆路线并埋伏在这里,不用说,有潜入者在里面。

    “又来了……圣骑!标签五,准备战斗!”

    “长官,”汤姆的机甲名为圣骑,此刻报道说,“战场环境不利于远程武器,只能近身搏斗,考虑到敌人数量,建议撤退!”

    “不撒!谁知道哪里还有埋伏,打!”

    汤姆很直接的就冲向其中一台机甲,圣骑在他的操作下以最快速度冲上去。

    敌人见对手不逃反攻很有些出乎意外,三台机甲一拥而上,企图以优势力量占领先机。可随着对手的打斗路线调整,三人忽然发现目标总能利用周边环境保持着一对一的格斗,另外两台机甲在狭窄的空间始终无法上去帮忙。

    “大家小心!怪不得这小子之前能以一敌三,很狡猾!”

    “知道了,那他这次也逃不掉!”

    汤姆此刻暗暗叫苦,这三人的操作水平比上次遭遇的敌人高得不是一个档次,估计都是潜入者。

    圣骑小心控制路线,让敌人保持一条直线,并与最前面的机甲作战。

    一个十字抡逼退对手后,圣骑猛的弹出腕刃,反手一挥,旁边一棵大树倒下。

    圣骑抱起树干,底部冲前,加大马力,像个中士纪的长矛骑士一样,向已经倒退的敌人冲去!

    第一台机甲被撞飞,但第二台机甲及时反应,后脚登地,双手接住树干,硬生生挡下了攻击。他身后的队友急忙上前,两人一起将树干反顶了回去。

    汤姆本想来个穿线,没想到对方操作如此精准,化被动为主动,自己被逼得节节后退。就在汤姆准备寻找时机甩手时,敌人已将他顶到一个古树下,从树后又冒出一台重火力机甲,牢牢将自己从身后抱住,三台战斗机甲一拥而上……

    汤姆整个人被绑到古树上动弹不得,对面站着六个人,穿着不统一,明显不是军队的人。其中两人站在最前面,从其它人对两人的态度上看,是这伙人的长官。

    两人面貌彪悍,有明显的军人特征,但现在却表情复杂,甚至有些焦躁。

    汤姆感到大脑有些波动,他明白是两人在用心灵辐射扫描自己。

    其中一个瘦高的人开口说道:“你就是汤姆?”

    “是!”

    “你在找一个人,是你的队长,叫陆心明?”

    汤姆心里一阵激动,“你们知道他在哪里?你们是什么人?”

    另一个怒道:“妈的,果然找对人了!拉尔,别跟他废话,先打一顿再说,出出恶气!”

    “老T,不要激动!我们已经把消息散播出去了,如果‘死神’知道,他会来的。”

    “死神是谁?”汤姆有些奇怪的问道。

    “就他妈的是陆心明,你的狗杂种队长!”老T恨恨说道,“我们都是‘夜隐’雇佣军的人,我们的主人两年前被陆心明杀死了,这两年全队的人都在追杀他。可恨我们这段时间找不到他,倒是找到了你……听说你自称是他的队员,今天就看看他有没有把你放在心上,如果没有,你就死定了。如果他听到消息来救你,那他就死定了!”

    “就凭你们几个?”汤姆不以为然的样子,“队长他可是相当厉害的,当年我亲眼见到他几下便灭掉三台机甲还有两个征服者,你们这里有谁能做到?”

    其实汤姆说这话就是想镇一下他们,当年陆心明是用高爆火箭弹突然袭击才取得的这种效果,如果常规打起来,谁也不可能取胜,仅一个征服者对机甲的战斗比例就是1:3。汤姆说起这话来故意抬高陆心明,是心理上一种崇敬,他也不奢望两人能够相信。

    没想到的是,拉尔和老T听到这话脸上同时一变,继而咬牙无语,并没有反驳的意思,仿佛听到自己不愿意听到的事实。后面那些部下更是满脸惊慌,甚至紧张的东张西望。

    “怎么,他们真信了?是我碰到一群笨蛋……还是……队长真这么牛?”汤姆心里诧异的想。

    老T明显是那种压不住脾气的人,直接喊道:“是!我承认他很厉害,否则我们也不能叫他‘死神’。但我告诉你小子,老子今天来了就不打算活着回去!大不了一死报答主人的恩情。不就是个命吗,老子不怕!”

    老T忽然变得有些疯颠起来,仰头大喊:“死神!你出来,老子不怕你!……陆心明,你来啊!……传说你的眼睛就能杀死人,来啊!让我看看……我的兄弟快死绝了,二百多同胞啊……你手上的血会让你下地狱后被亡灵吞噬的只剩下骨头!……哈哈……来啊,死神!!来啊!!”

    拉尔一巴掌打过去,老T才算清醒过来。

    拉尔恶狠狠的瞪着汤姆,“死神厉害不代表你厉害,无论结果怎么样,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狼牙!过来!”

    后面一个黄种人跑上前来。

    “今晚你守夜,不用上机甲了!我和其它人埋伏起来!”

    “是,老大!”

    几个人又在一起商量了半天,有时候说重要的话时直接用心灵辐射交流。好在整个过程并没有难为汤姆。

    到了傍晚,几人在树前清出一片空地,点上篝火,便四处消失在森林深处,只留下叫狼牙的黄种人守着汤姆。

    两人无语的过了一段时间,汤姆心里一直回忆与陆心明相处并不长的那段日子,想起队长当年像哥哥一样照顾自己,又想到现在队长一个人居然将整个雇佣军打得胆战心惊,不由感到温暖与自豪。

    汤姆心里兴奋的想:“刚才那个叫老T的,机甲操作水平相当高,但在队长面前好像一名不闻,发疯乱喊时最狠的话也没提能打倒队长,倒好像自己先死定了似的。能让敌人连同归于尽都没勇气说出来,队长不知现在厉害到什么程度……眼前这个人能不能透露点什么?”

    “喂!你叫狼牙吧?”

    正在烤火的黄种人斜了汤姆一眼没吱声。

    汤姆想到了一个让他说话的办法,“我的队长陆心明也是黄种人,和你一样!”

    果然,一提到陆心明,对方整个人震动了一下。犹豫了片刻,狼牙缓缓说道:“死神……他应该是混血吧,他祖先是白种人,只不过时间太长了,才更接近黄种人。”

    “你对队长了解挺多嘛,连我都不知道。”汤姆惊讶的说。

    “要是有个人关系到你的生死,你也会想办法多了解他的。”

    “狼牙,兄弟!多跟我说说队长吧,这几年他是怎么和你们斗的,怎么让你们生不如死的?”

    狼牙对这种问话弄得哭也不是,气也不是,干脆扭头不理睬了。

    汤姆催促了几次见对方无反应,想到自己作为队长第一个队员,应该有资本给对方开些优惠条件,让他回答自己的问题。

    “狼牙,你好像怕死吧?我可以让你活下去!”

    “去你妈的!雇佣军就是拿命换钱,什么时候怕过死?”狼牙怒道,不过继而又有些丧气,“……我不怕死,我是怕死在‘死神’手里。”

    “有什么不一样吗?”

    “不一样!你很幸运,是他的队员,而不是他的敌人!知道吗?开始我们的人叫他‘杀手’,后来才改叫‘死神’的!杀手可以让你看见,甚至有反击的机会;可死神……他来了,你就死定了,而且你看不见他……他带来的不只是死亡,还有深深的恐惧!!”

    不知为什么,光听狼牙的话就让人感到一阵战栗,不过这更激起汤姆的兴趣。

    “那你为什么不逃掉,不当雇佣军就得了呗?”

    “跑不掉了,这里面的事儿你不懂。”

    “狼牙!我可以让你摆脱死神的厄运,别忘了,我是队长的部下,他把我当亲弟弟一样,我们感情很好的!”

    狼牙抬头看了汤姆好一阵,喃喃道:“是的,其实你和他有些像,特别是机甲操作。不过你太直了些,无论是性格还是战斗,不像他那样多变和出其不意……你真的能办到?我要求不大,只要让他当我不存在就行?”

    “完全可以!”汤姆斩钉截铁的说。

    “那你的要求呢,要我做什么?放了你,他们会发现的。”

    “不用,只要告诉我这两年来你们与他的故事就行。”

    狼牙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慢慢开始叙述。

    “……其实今天来围剿你的几个人,包括我,都是‘夜隐’雇佣军里的重要领导。两年前,我们同主人一起追踪你的队长,主要是想解决他们之间的私人恩怨。后来,我们在一个工厂里发现了主人的尸体,于是按他生前的命令开始追杀陆心明。

    为了主人的名誉,我们除了几个高层,其它人都不知道陆心明这个人,只是告诉下面目标叫‘杀手’。本以为这是个轻松的活儿,便指派了一些队员分散追踪消灭目标。于是我们错过了最有可能杀死他的机会,如果一开始我们就将主力全部派出去,集中力量,那就……哎,真后悔!

    后来,第一批人失败了,我们也没太在意,又陆陆续续派了几批,可慢慢的,事情不对头了,回来的人越来越少,后来干脆有去无回。

    一年后,我们还没杀得了他,而且……我们发现,陆心明的战斗水平在这种四处逃亡中极速提高,这是他日日夜夜侦察、战斗、埋伏、突袭实战的结果。

    了不起啊!一般人在这种几乎天天有战斗的情况下,没被打死也被累死了,可他……可他不但活下来,还消灭了不少我们的力量。在第一年里,我们损失惨重,二十多名征服者、六十多名潜入者、一百多人类机甲兵、四百多名步兵葬身死神手里。落单的被直接打死,小股的被偷袭,大股的被不知道哪来的重火力团灭……

    雇佣军里开始恐慌了,连目标代号“杀手”也被底下的士兵改成“死神”。

    高层呆不住了,我们聚集在一起分析了一年来的情报,结果让我们紧张:陆心明的机甲操作水平与征服者战斗力比已达到1:1.35,与机甲兵战斗力为1:5.2,如果对方是偷袭,那比例更高。这意味着,陆心明与征服者单挑,他稳操胜券。

    更可怕的是,我们从以往战斗情报中得出一个结论:陆心明对于潜入者的最大优势——心灵辐射,有免疫力。而且,可能会引起潜入者的脑波损坏。这就是为什么我,还有这些高层,在接触到陆心明时都会感觉深深的恐惧,那不仅是死亡,还有一种被硬塞进大脑的恐惧感。

    这次商议后,我们抛开所有任务,集中全部力量追剿死神,效果好很多。

    曾经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我们十多台机甲和三个征服者将他困住,从白天打到晚上,已经将他的机甲打残了,可陆心明还是带着芯片逃到一片湿地当中,在湿地中机甲不易操作,于是我们和一些征服者包围查找了十三天……整整十三天啊,我们被陷阱、手枪、匕首杀死打残了一半的人手……十三天啊,只有草和泥的湿地里,这个人不知怎么解决吃睡问题,居然一直活着。我们统计了一下每次遇袭时间,结果让我们怀疑这小子根本就不用睡觉,这他妈的是人吗?

    第十三天早上,我们就再也没被偷袭,我们以为他累死了,可派出大量人手检查了每一个角落,结果让我们绝望了——死神再一次逃掉了。

    一个月后,存放陆心明机甲的基地遇袭,大批步兵携重武器轰平了基地,陆心明的机甲消失了……知道吗,最后我们发现偷袭我们的步兵军队尽然是自己人,他们说得到上面命令来消灭隐藏在这里的目标……

    这是我们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之后就完了,彻底的完了!

    死神出没于高山,藏身于森林,在城市中隐伏,在平原中奔驰。他曾在山洞里一个月未出,也曾经在梅尔人的军事基地中藏身三个月,当然,这都是后来我们知道的。

    有一次,我得到消息他出现在一座城市中,我们是非法的雇佣军,那里面当然不可能驾驶机甲,所以我同十几个部下便装进入城里。

    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与他对面的情景,我们只隔着一条街,就那样面对着对方。可我却不敢动,在他旁边有一群荷枪实弹的城市警察,和他有说有笑的。他看我的眼神里充满蔑视,甚至还向我招招手。

    我用心灵辐射扫描他,那是什么情绪啊,根本不把我们当回事儿。

    他用手指了指我们,那批警察便一脸敌意的冲过来,我们逃跑了。

    后来,我再次化装进入城里,已经找不到他了,但看到一个当时跟他在一起的警察,便假意寻问当时情况,你猜怎么的?当时他就是碰到值勤的警察问个路,那批人根本和他无任何瓜葛,他只是跟他们说了句街对面的人好像是游击队,结果我们便逃了。这一逃更印证了他的说法,后来警察局还他妈的颁给他一个荣誉市民奖!

    他哪来的那么大胆子!哪来的那么硬的神经!

    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了,我这辈子在他面前就是个小丑!

    他让你感觉自己即使死了,也不过是个路边被碾过的蚂蚁,死得那么微不足道。

    雇佣军里开始人心慌慌了,知道为什么很多人不怕死却怕他吗?你知道死的日子后,也就死心了。可陆心明的存在,让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死,怎么个死法,所以你得提心掉胆的活着。特别是那些给他造成伤害的人,他会一直缠着你,直到你安心的死去。

    我们分析他这是想给我们心里震慑,不管是不是,反正挺有效,队里人人自危!

    三个月前,死神找到了我们的秘密总部,还在重兵把守下刺杀了最高负责人。失去了领袖,队里的高层分化了,很多人决定改换队名,再不碰死神,从此变成一个普通的雇佣队伍。另一部分高层仍坚决主张围剿,为了荣誉也要必须与死神硬碰,否则传了出去,一个人类就将整个雇佣军瓦解了,那在这个圈里就彻底混不下去了!

    但心知肚明的人都知道,这些漂亮的话只不过是装点门面。死神越往后打越轻松,现在已经不是雇佣军在围剿他了,而是他蚕食着雇佣军。每到一定时间,我们都会发现死神留下的信息,上面会直接写明他下一步要消灭的人员名单。而且,从未失手,上了名单的人最终无论怎么躲,都会人间蒸发!

    而坚持继续战斗下去的人都在名单中!

    我也在其中!

    终于,‘夜隐’雇佣军崩溃了!

    内乱开始了,坚持转型为普通雇佣队伍的人控制了‘夜隐’,并获得大部分人的支持。那些庆幸没有得罪过死神的人,此刻变得张牙舞爪起来,就好像做过一件多么深思熟虑的大事,多么有远见卓识似的,排挤打击我们。

    我们几个高层被迫逃跑了,在大队伍里都没法躲避死神,现在就剩下我们十几个人,基本就是在餐桌上的鱼肉了。

    所以我们几个人决定最后拼一把,没想到在与游击队交火过程中抓到几个俘虏,从他们口中知道了你,便决定先抓住你,看能不能当诱饵把死神给引出来,来个绝地反击。

    不过我们也不报太大希望,死神的冷静让人害怕。

    一次我们抓到一个掉队的游击队员,叫风眼,是什么‘夜莺’先遣队的,与他关系很好的样子。结果我们用枪抵着风眼站在死神面前时,他只说了一句:‘风眼!我会替你报仇的!’,然后便开火,毁灭了一切……

    那次行动我也参加了,所以,我也上了死神的名单,估计……逃不了了!

    后面的事儿,你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