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 艾德里安家族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8本章字数:3080字

    艾德里安从怀中掏出半张纸递给陆心明,后者接过细看,上面是一幅机甲设计图,不过只有一半,也就是机甲的右半身,缺的半边有明显的撕痕。尽管只有一半图纸,陆心明也清晰的认出这是男爵的设计图,这种仿人形机甲实在太特殊了。

    “怎么只有半张?”陆心明奇怪的说。

    “二十年前,我们家族在第十五代继续人问题上出现矛盾,家父和他的弟弟查理成为最有力的竞争者,家族的人觉得查理过于偏激,不如家父稳重,便决定由父亲担任第十五代家主。虽然两兄弟名分已定,表面上和谐相处,但却已有了间隙。”

    “一次,父亲在黑市上购得一张奇异的人形机甲设计图,就是眼前这张,其设计的复杂与技术的高超堪称罕有,父亲和查理两人一起鉴赏分析,之后就将它锁进保险箱。”

    “这种敏捷的人形机甲设计出众,灵活度可以与征服者媲美,如果真的量产的话,不客气的说,征服者的末日就到了,地球格局将为之一变……但我父亲和查理都并未重视,原因很简单,没有适合的骨架金属。人形机四肢过于匀称,对金属硬度和重量要求很高,可能是上天觉得梅尔人的末日还没到,地球上没有达到标准的金属。于是,这张图纸成了空中楼阁,没什么实用价值。”

    “十五年前,一个天外来客使事情发生了变化。外太空一块陨铁落在美洲西部戈壁上,恰好被我们家族的人发现,我们秘密的将它保存起来并进行研究,结果让我们吃惊,这块巨大的陨石里的金属,正好适合人形机甲的需要,虽然其质量只够造一台。”

    “父亲和查理商量,一方面由查理提取一部分金属做研究,看能不能合成出类似的金属。另一方面,双方却产生了矛盾,父亲主张将资料封存或交于外地联邦,而查理则主张以这份大礼换取与梅尔人更深入的合作。双方为此不断争吵,之前接任继续人的问题也被提了出来,两人矛盾变得激化起来。”

    “十五年前的一天晚上,我父亲和查理将其它人谴开,两人在密室里再次争执起来,守在外面的人听到里面争吵好长时间后忽然停止了,以为两人有所缓解,但等到后半夜仍不见里面有动静,感觉不太对劲,于是冲了去……”

    艾德里安靠在椅背上身体微微下滑,好像有些累了,缓缓说道:“伯恩斯坦,后面的事儿你说吧……”

    老管家关切的望着艾德里安,看到他无大碍后说道:“……当时,是我和一些庄园的人守在密室外,也是我第一个冲进去的,眼前的景象让我这一辈子难忘,老主人喉部被割断,浑身是血,一手捂着脖子,一手紧扯着半张图纸,另一半不知所踪,密室里有一条地道通往楼外,当时门正打开着……很明显,查理杀害了老主人,并企图抢走图纸,但老主人紧紧抓住图纸,使查理只抢到了半张就仓皇逃走了……”

    “我领着人四处在庄园里寻找,也没发现那个恶徒……后来,他就带着那半份图纸人间消失了……”

    “等等……”老周说道,“他没带别的东西,比如说他拿去做实验的那部分陨铁?”

    “有的,但是那部分陨铁质量很少,造个机甲手臂都很困难。所以,我们重点防范剩余的陨铁,查理还真派人偷袭过几次,但都无功而返。”

    “男爵是怎么造成的,不是就半张图纸吗?”陆心明发问。

    艾德里安精神好了许多,开始接着叙述:“为了实现父亲的遗愿,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安排很多工程师研究那半份图纸,终于在前几年将机甲的左半部分推演出来,可能和原图有些不同,但基本差不多,这点你们通过实战也看出来了,男爵状态很好……”

    “但父亲的仇我还没报,家族派了很多人手四处寻找查理,大部分人一无所获,半年前,一名叫阿来的人探得了他的消息,在一天夜里带着重伤回来,这段我就不说了,当时恰好做了录像,你们看吧……”

    伯恩斯坦拿出个平板电脑,播放了那段视频。

    视频里,一个奄奄一息的人被人扶坐着,对面是艾德里安和伯恩斯坦,阿来伤势很重,濒临死亡,断断续续地说到:“……查理……在……在……加格……”

    对面艾德里安焦急的问:“你是说查理在美洲的加格地区?”

    “……是……的,很……厉害……机甲……与机甲一起……不离开……”

    “什么意思?查理机甲操作水平很高吗?”

    “……好困……”

    “阿来!阿来!醒醒阿来!”

    “……”

    视频中阿来停止了呼吸。

    “就这些,”艾德里安说道,“我们就获得这些信息,根据阿来所说,我们赶到了加格地区,但只发现了他居住过的痕迹,找不到他的人,再以后,我们又断了他的影踪……不过,我们曾发现庄园外有一些人总在偷偷拍照,特别是男爵训练时。我们抓到一些人,他们都不知情,只是因为有人花大价钱收买男爵的照片,寄到一处公共信箱中。我们猜跟查理有关,毕竟当年他逃亡也跟人形机甲有关,这说明他还很在意男爵的。我想是因为他手里只有半张图纸,还没有我们这么多的工程师帮忙,所以看到男爵实体,就想玩什么阴谋。”

    “于是我和伯恩斯坦商量,举行了这次比赛,故意让媒体宣传出去,同时让男爵亮相,我们觉得他会来的……剩下的事,就是寻找到他。根据阿来临死前的叙述……”

    艾德里安又示意管家重新播放了那段视频:

    “……是……的,很……厉害……机甲……与机甲一起……不离开……”

    陆心明和老周听了两遍,老周问道:“阿来的意思是……”

    艾德里安说道:“我们听了无数遍,估计是说查理机甲战力很强。可能是为了躲避,他长时间的藏身于机甲中,很少离开。”

    “就像……”老周与陆心明双目对视,然后异口同声说道:

    “枯骨那样!”

    艾德里安点点头,“是的,我们也这样想,枯骨自来庄园根本没露过面,我们也没调查到他的背景,只知道来庄园路上几天,很多人见过他,但却从来没人见他下过机甲,很像阿朋所说的‘与机甲一起,不离开’这句话。”

    陆心明听完这段传奇故事,拿起手中红酒,低头喝了一口,慢慢说道:“艾德里安先生,你告诉我这些事,应该是让我做点什么吧?”

    “是的,”艾德里安很直接的说道,“本来我以为能在比赛中打胜你,这样我就可以直接与枯骨对战,借机看看他究竟是不是查理,不过现在……”

    艾德里安苦笑着说:“只有请你帮忙,在决赛中务必将他打败,将枯骨的驾舱打开,让我们看看他的真面目。”

    “打败他很容易,打开机舱很难,万一他投降了,我怎么好意思继续攻击?”

    “我们会安排沙曼少校做些手脚,比如说装着没看到他投降……”

    “那也不好,我不想逼人太甚,枯骨虽说为人狠毒,但与我并无过节,我也不想平白的与他结仇。”

    “我们不会让你白辛苦的……”

    “不用说了,”陆心明摆摆手,“我什么都不缺,无论是机甲还是补给,其实这场比赛我至始至终都没怎么当回事,我在等两个朋友,参加比赛只是为了打发时间。如果枯骨是我的敌人,你什么都不说,我也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可他不是,我也不想为别人的事牵扯太多的恩怨,对不起,我不是什么路见不平的游侠或正义凛然的骑士。不好意思,这个忙我帮不了!”

    艾德里安皱着眉头说:“你不会是怕了他吧?”

    陆心明笑笑说道:“你不用激将法,这对我没有用,我还是会跟枯骨打比赛的,我也会赢他,但只是比赛而已,逼急他的事我不会做!还是那句话,我这辈子冤家太多,不想再增加一个了。”

    无论艾德里安和伯恩斯坦怎么说,陆心明就是不同意,餐桌上一时陷入僵局,无人言语。老周东看看西瞧瞧,觉得现场气氛很严肃,他想自己应该说点什么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

    “要不……咱们再吃点儿?”

    陆心明送回老周,一个人在庄园里走,心里想着事情。

    他不想参与这场家庭内部的纷争,这么大一个家族全世界都出名,与各种势力关系复杂,又有那么多媒体关注着,自己没必要趟这混水,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这件事情确实离奇,不知道枯骨究竟是什么身份……

    陆心明忽然想到一个人,于是连夜来到一处住所。

    M正准备睡觉,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是您,这么晚了有事吗?”

    “有,我要你帮我做件事儿!”

    “好,您尽管说。”M觉得能为这个传奇的人做些事挺光荣的。

    “你这样……”

    M侧耳倾听,不住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