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 查理(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49本章字数:3693字

    为陆心明庆功的宴会在夜晚开始了,尽管外面乌云遮住了星光,但在城堡内则一片灯火通明,到场的人不多,但并不影响到热闹的气氛。丰盛的食物和相互熟悉的人们,使一切都显得那么完美。

    陆心明和艾德里安站在一起交谈,作为这场宴会最重要的两个人,不停有人过来和两人打招呼;M和季米科夫、雷默等几个选手则聚在一起交流操作心得;可乐和唐尼父子都不太喜欢谈论比赛中的打杀,三人一起找了张小桌边吃边玩游戏,小丹尼开心得不得了;沙曼少校明显不喜欢这种热门的场合,一个人在角落里木头人一样站着,老管家伯恩斯坦走过来陪着他说了几句话,但看到沙曼确实喜欢一个人,便适宜的离开了。

    大厅内气氛轻松而自在,让人流连忘返,不知不觉已到深夜,但宴会丝毫没有结束的意思。不少人甚至更加兴奋起来,尽情享受这难得的时光。

    艾德里安明显很高兴,一改平日的冷峻,向伯恩斯坦招招手。

    “有什么吩咐,少爷?”

    “这段时间为了这场比赛让庄园里的人都辛苦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让庄园里的人员也休息一下吧,除了必要的巡逻人员,给其它人安排些食物和酒水,不能光我们在这里享受!”

    伯恩斯坦点点头,说道:“少爷考虑周全,我这就去安排!”,说完转身离去。

    很快,庄园四处响起了欢呼声。各地的人员都获得了一份酒水和烤肉。

    在机甲仓库里,置放着进入十六强选手的机甲,因为决赛阶段搏斗激烈,所以在比赛结束后,艾德里安家族给选手安排了免费的维修和适当的升级,作为一种补偿。大家当然不愿错过这个机会,便将机甲全部送到这里统一调适修理,这其中也包括万户、男爵、西伯利亚等机甲。

    此刻仓库里热闹非凡,看守仓库的六个人开心的围坐在几个木箱拼成的桌子上,每人拿着一瓶酒,就着烤肉开怀畅饮。比赛结束了,大家也放下心来,这又不是什么战时环境,再加上庄园外部把守森严,所以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安全上的担忧,这六个人也只是负责检修的技术人员。

    几个人在空旷的仓库内痛快的喝着,忽然听到大门缓缓封闭的声音。

    六人起身望向本来是敞开的大门,现在已经通过电闸关闭,一个人影向他们走来。

    “谁啊?关什么门,这酒肉是主事人安排的,有什么见不了光的!”一个人不满的喝道。

    来人仍然不急不缓的向众人走来,声音响起:“既然你们的上路饭已经吃过了,那就去死吧!”

    几人暗叫不好,忙寻找武器,可还没有动作,就见来人忽然风一样窜到眼前,抡起拳头就打,几人的反抗在敌人面前变得不堪一击,仓库内响起一片骨折骨碎之声,五人倒地而亡,最后只剩下一人恐惧的望着来人。

    “你……你是人还是鬼……”剩下的人颤抖着说,他心里难以相信眼前看到的情景,以一敌五,瞬间完胜,这太不可思异了。

    “你仍然活着,不是你运气好,而是我有话要问你!你必须老实回答我的问题。”闯入者走近对方。

    “是……是你!”

    “对,是我!现在回答我问题,男爵机甲操作系统是通用的吗?”

    尽管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但不回答问题肯定是必死无疑,最后一名技术人员只好说道:“不、不是,是专属的,只有艾德里安少爷才有芯片,也只有他的指纹和声音能激活系统。”

    “这就有点麻烦了,看来只好先把男爵带走再慢慢研究了。希望那帮蠢猪能多喝一会……”

    又一声骨碎的声音,最后一名技术人员来不及呼救便断了气,若大一个仓库,只剩闯入者一人。他慢慢移动到男爵脚下,抬头仰望。

    “人形机……没想到这小子真弄成了!也好,省得我再费劲了……爱德华,男爵就当你送给叔叔的礼物吧!”

    一个声音从闯入者身后传来:“这份礼物不适合你,不如我送你一张去地狱的船票吧!”

    闯入者一惊,猛的转身,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批人。

    艾德里安和陆心明在前,后面还有老周、M、伯恩斯坦,以及季米科夫等人,而在他们后面,则是七八个手持武器的保镖,枪口正对准自己。

    闯入者惊讶的看着他们,然后马上明白是艾德里安带他们从他不知道的入口进来的。而看到他转身后的众人,更是惊讶。

    “是你……沙曼少校?”

    闯入者一身旧式军大衣包裹全身,只露出一只右眼,正是沙曼少校。

    “他不是沙曼少校!真正的沙曼少校已经死了,而且是被人暗杀的!”陆心明向前一步,说道,“允许我代替艾德里安少爷介绍一下,这位是查理•艾德里安,上一位家主的弟弟,现任家主的叔叔。”

    艾德里安也上前一步,冷声说道:“他不配我们家族的名氏,你这个凶手和叛徒!”

    “沙曼少校”——也是查理,看到身份已经暴露,反倒轻松起来,好像并未将这些人当回事,缓缓说道:“不得不承认,我很佩服你们能发现我的真实身份,我想应该不是爱德华发现的,否则他早就动手了。陆心明,是你?”

    陆心明笑道:“算是吧。你确实隐藏得很好,我们不知你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改变了身高和声音,并且利用沙曼少校曾被火烧伤过,只能露出一只眼睛的形象,巧妙的遮住了你的脸。猜的没错的话,沙曼就是在受到邀请来庄园路上被你杀害的。你来到庄园后,也应该担心艾德里安会因为天生的血缘关系认出你,所以,你平时话不多,且喜欢一个人独处,这样,就更加没人能认出你了。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很好,继续!”

    “艾德里安家族举办这次比赛就是为了要利用人形机甲引你出来,在我与枯骨比赛前,艾德里安已经将你们的恩怨告诉了我,可惜当时我们受之前情报的影响,以为枯骨才是我们要找的人,那时还真没疑心是你,直到后来你露出破绽。”

    查理收起眼神,做出一付回忆的样子,然后坚定的摇摇头,“不可能,为了来这里我规划了好久,每一个细节都想到了,应该没有人可以看出来!”

    “你说的对,是没有‘人’能看出来,”陆心明说道,“但如果发现你破绽的不是‘人类’呢?”

    查理一愣,问道:“不是‘人类’?什么意思?”

    陆心明走向身边一侧,来到M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向你介绍个人,这位叫M,这次比赛的参赛选手,私人雇佣军成员,也是一个——梅尔人!”

    查理好像明白了什么,“潜入者?”

    “没错!”陆心明回想起跟M第一次见面时,M的紧张失控,原“夜隐”军团中潜入者见到“死神”天生的反应,让他当时就明白了M的真实身份。

    “他、他是怎么发现我的破绽的?”

    陆心明看着艾德里安一直死死的盯着查理,并没有因为M的身份而有什么反应,便对M说道:“是你发现的,就由你来说吧。”

    查理踢开脚下一具尸体,坐在木箱上,盯着M说:“好,我倒要好好听听!”

    M说道:“关于我和……”

    M看了一眼陆心明,见对方点头,便继续说道:“关于我和陆……陆心明的关系,跟此事没什么关系,就不说了,直奔主题吧。就在陆心明知道艾德里安家族秘密的那天晚上,他找到了我,让我利用心灵辐射扫描一下庄园里的人,有没有什么特殊情绪波动的。当时我虽然答应了,但却很为难,心灵辐射不是读心术,只能感到一些仇恨、紧张、恐惧等情绪,不太可能查出冒充别人这种事,所以我也只能勉力而为。但是接下来,在枯骨与唐尼那次比赛中,我发现了一个不太正常的现象。”

    查理听到这句话,开始回想当天,没想到什么异常,疑惑的望着M。

    “那天比赛中,枯骨发疯,袭击了当时作为裁判的你,造成你从八足机甲中跌落下来,可是,我的思维触角居然没感觉到你有疼痛的感觉,你当时有一些对比赛紧张和担忧的情绪,但绝对没有因为疼痛而感到难以忍受的感觉。这就不正常了,八足机甲虽不高,一般人可以忍受这种痛感,但沙曼少校不可能忍得住,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全身因为大面积被火烧,造成害怕碰撞的后遗症,所以平时总穿厚重大衣保护自己。”

    “当时我就感到很奇怪,并把这件事告诉了陆心明。可我们也只是感到奇怪,并未多想,因为你的身高、声音,还有跟情报上说的天天和机甲在一起不符合,我们还是重点盯着枯骨。对于你的身份问题,陆心明只是让我派一个军团的兄弟去沙曼少校居住地确认一下……枯骨是个奇怪的人,他的情绪在碰到一些父母亲情之类词或事儿时波动极大,且充满向往、仇恨等复杂情绪,很像从小有心理阴影的孩子,那种成人特有的情绪波动并不突出,所以不太像我们所要找到四五十岁的查理,特别枯骨死后通过尸体外形更确认了这一点!”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枯骨死那天,M所说并不是瞎猜测,而是有一定依据的。

    这时,陆心明接着说道:“枯骨死后,有嫌疑的人就只剩你了,恰好我们派去调查沙曼少校的人回来了,告诉我们沙曼少校已被人杀害的消息。昨天晚上我去见艾德里安,想要告诉他这件事,偏偏遇到一件有趣的事儿,几十年丰富管家经验的伯恩斯坦居然犯了个低级失误:替主人拿主意要举办一个全体人员参加的庆功宴会……”

    旁边的伯恩斯坦有些不好意思的正了正身。

    “后来我们聊了很晚,并且询问了老管家,知道是你游说他的结果。于是我把所有关于你的调查结果告诉了他们主仆二人,我们越来越怀疑你就是查理,你进入庄园后就没什么机会盗走人形机男爵,现在比赛结束了,各路人马上就要离开庄园,你将失去最后的机会,所以,你游说老管家举办全体人员参加的宴会的企图,非常有可能是借此机会盗走男爵。”

    查理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一直闭着,也看不出他的表情,只是说道:“那为什么不在当时拿下我,等到现在?”

    艾德里安终于说话了,“因为我还心存顾虑,之前探听情报的阿来曾说过,查理一直和机甲在一起不离开什么的,与你现在一个人的样子不符,所以我们故意进行晚宴,同时放松看管,帮你创造一个机会,让你自己跳出来承认。”

    “现在,”艾德里安说道:“一切真相大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