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陆心明的愤怒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50本章字数:4447字

    卡米尔和汤姆急忙上前,想要扶起艾德里安,却被推开,艾德里安还要挣扎着自己站起来,但再强的精神也拖不动虚弱的身体,刚起身就又倒下了。

    陆心明冷静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说道:“今天就先到这吧,你要较量我们改日再来,我去换身衣服。”

    说完离开众人。

    哪有什么衣服要换,分明是给大家一个帮助艾德里安的机会,趁陆心明人走开,众人都去搀扶艾德里安,这回他没有拒绝。

    将艾德里安扶好坐稳,老周忙去拿药物,卡米尔在可乐的帮助下,用干净的水擦拭伤口,然后用纱布轻轻的包扎。整个过程艾德里安默默无语,任凭别人忙活,像个植物人一样。

    可乐嘟着嘴生气道:“明哥今天太过分了,不就是场玩闹吗,至于这么认真吗?”

    老周、K、汤姆都无语,确实,今天大家明显看出来是队长首先动真怒的。卡米尔用嘴咬断纱布,仔细的打着结,小声道:“也许我们做错什么了,从昨天开始我就觉得队长情绪不是很好……”

    可乐不满的说道:“我们做错什么了?完成了一次漂亮的作战任务,喝点庆功酒,我们哪有什么过分的地方?”

    老周也说道:“我和心明交往较深,但很少看到他今天这个样子,应该是有什么事让他很生气。特别是……艾德里安你……”

    艾德里安面上毫无反应,但心里却一动。他想到了自己在战场上私自替队长更改计划,想到铁架桥的事,要不是队长最后恐怖的一跳,汤姆可就……

    他有点明白队长生气的原因了。

    陆心明回来了,看了一眼众人,脸上露出并非真心的笑容,以一种什么事都没发生的平淡语气说道:“大家都在忙?艾德里安,你没事吧?我想这点小伤对你没什么影响吧?”

    小伤?真不知道陆心明眼中的大伤是什么。

    刚才两人打斗时的紧张感还没有完全挥去,包括可乐在内的人,一见到队长都不知说什么好,出现尴尬的沉默。

    陆心明却不受影响,依旧一付自然神态,仿佛刚才真的只是进行一场小小的休闲比赛,现在一切过去了——过去就过去了。

    陆心明从桌上捡起个散落的葡萄,送到嘴里咀嚼。

    “大家来,没吃好喝好的再继续,卡米尔,收拾一下,看这满地狼狈的样子……艾德里安,下次咱俩再助兴时不能动作太大了,可惜了食物……”

    卡米尔匆忙上前拾捡散落各处的食物,但东西太多忙不过来,她拉了一把可乐,示意帮忙,但被可乐甩开。

    可乐气道:“我们都吃饱了,陆大队长你自己吃吧!”

    老周上前,轻声跟陆心明说道:“心明,你怎么了……”

    “你也吃好了吗?”陆心明打断老周,平静的问道,话语里透出一种陌生感。

    老周一愣,然后默默点了点头。

    “其它人呢?”

    K和汤姆无语,但感觉到队长直视自己的目光充满权威,都一齐点了点头。

    陆心明吐出果核,说道:“那好,庆功至此结束!下面——”

    他抬头扫视了一遍每个人,“我们进行战后评估!!”

    “老周,说一遍外地联邦先遣队军规的核心要领是什么?”

    陆心明的语气是命令似的,老周认真的回答:“军规共十七条,核心是队长负责制。为了安全和保密的需要,小队成员必须无条件服从队长的战斗命令,以保证行动的整体性。队长作为小队全权负责人,如果战斗指令出现失误,导致战场出现不可抗力以外的损失,队长应当负全部责任。如果队长指令没有得到有效实施,问题队员应自动离队,如果人数超过队员三分之二以上,队长应该离队或另选他人。”

    众人脸上开始变得不自然,他们有些明白了队长生气的原因。

    陆心明很随意的在众人面前走了一圈,边走边说:“看来,我们得统计一下这场战斗过程中有多少人违反了军规,如果数目太多,那说明我这个队长根本无法统领你们,‘风暴’小队也就该解散了……”

    “汤姆!”

    “是,队长!”汤姆没想到首先点到自己。

    陆心明面对汤姆,失去了以往那种亲切,语气十分生硬。

    “狼牙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打不过一个技术型的对手吗?”

    “……能……”

    “你与他作战时我是怎么说的?”

    “不要相信狼牙……干掉他……”

    “结果呢?”

    “结果……结果……我没有全力战斗,被他抓住……”陆心明子弹速度般的提问,压得汤姆感觉喘不上气来,“把我作为人质,给小队带来巨大麻烦,也……也差一点让队长你落下山崖……”汤姆心里很难受,想到队长不顾生命飞跃断崖,自己却如此不争气。

    陆心明毫不留情的说:“你年轻单纯,但这不能成为不执行命令的理由!队长的命令和敌人的话该相信谁,很难选择吗?在战场上,如果你还存妇人之仁,那我劝你回家看童话书吧!”

    汤姆虽然强忍,但眼泪还是溢出眼眶,声音哽咽着说:“队长,我错了!我保证下次绝不再犯!!”

    陆心明的表情没有因为汤姆的哭泣而发生变化,但也不再为难汤姆。

    老周想缓和一下,对陆心明说道:“心明……不……队长,汤姆还小,你就原谅他这次吧……”

    陆心明猛的回头直视老周,怒道:“那你岁数也小吗?”

    “这……这……”

    “可乐是你的副驾,你是主驾驶员,是后勤保障的主要负责人!我问你,为什么不按计划炸掉铁桥,如果铁架桥早就断的话,狼牙会逃跑吗?如果艾德里安败下阵来,那两个征服者杀到基地内怎么办?万一铁架桥后再出现征服者援军怎么办?”

    “是……是艾德里安告诉说他想……”

    陆心明震怒,打断老周:“他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

    老周冷汗直冒,不敢再顶嘴。

    可乐虽然紧张,可还是小声嘀咕道:“可是……不是最后没发生什么事嘛?”

    “那是侥幸!”陆心明板着脸骂道,“我陆心明只相信自己的实力,不相信侥幸。‘风暴’小队是我成立的,我不希望小队以后要靠老天爷的眷顾来过日子!”

    陆心明语气稍缓,但仍然生气的对可乐说:“可乐,如果你见不了血腥,劝你离开队伍吧,我把你当成妹妹,但不代表什么事都要宠着你,特别是在战场上,这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可乐是这里最没军人意识的队员,陆心明有些话她可能不懂,甚至不理解,但有一点她是知道的,明哥是真心对她好。贝克庄园一幕幕浮上心头:初识时的熟悉感、夜宴时的理解、自己调皮时的纵容,还有一丝哥哥般的严厉……

    “明哥,我……”可乐低头小声道,“我错了……别让我离开……好吗?”

    陆心明不置可否,转身不再看她。

    汤姆、老周、可乐先后遭到队长不留情面的批评甚至怒骂,心里不好受同时也认识到自己的不对,他们内心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认为三人和艾德里安违背了军令,只有卡米尔和K的表现才让队长感到满意,下一个挨说的应该是艾德里安了。

    让大家没想到的是,队长走到了K面前。

    “K怎么了?”老周心道,“K按命令一直在阻击步兵群,而且成功的完成了任务,还弄得自己伤痕累累。心明不会这样也……”

    陆心明站在K面前,目光怒视。虽然K比队长还高,但此刻的他心里却感到眼前充满了巨大的压力。

    “K……”陆心明道,“你是队里的老兵,也是较早跟我打交道的人。战斗过程中的表现,是你自己说,还是我说?”

    K鼓足勇气,让自己躲藏的眼神与队长对视了一下,然后马上避开。只一刹那,他就明白:自己不能再心存侥幸,自己那点心眼斗不过队长,也别想逃避追责了。这个比自己年轻的队长,此刻却让他感到像一个严厉的师长。

    K低着头,红着脸说道:“队……队长,我自己说……”

    “我违背了队长的指令,并且伪装是在执行任务……队长交给我的任务是堵截后方步兵进入谷内。这本来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只要利用高加索的重火力轰炸道路两边的峭壁,造成山体坍塌,便可将狭窄的小路封死,步兵群的机械化部队就不可能过来。”

    “可是……可是,我为了找赤龙报仇,没有采用这个战术,而是大开杀戒,直接用火力与他们对抗,杀死了不少人,其中大部分是人类同胞……”

    K不再言语,众人也恍然大悟。看来认真执行队长计划的,只有卡米尔一个人。

    陆心明再次恨恨地说:“K,我不是不满你杀害人类士兵,他们要死,我也不想当圣人。可是,作为一个老兵,你想过没有:你把私仇带到战场上,会给大家带来什么影响?我看过你的战斗日志,高加索遍体鳞伤,百分之八十以上损坏,就差那么一点就要报废了。我问你,如果你高加索失去了战斗力,而敌人还没消灭掉,涌入谷里会怎么样?如果和赤龙最后同归于尽式的攻击,你没击中赤龙怎么办?要知道你发射高爆火箭弹时的目标命中率只有44!你他妈的心里除了你妹妹,有没有想过后面伙伴的安危?”

    K此刻再无言语,自己在妹妹落崖那天,队长将自己死了的心救活。这次,又将自己差点成魔的心拉了回来。

    卡米尔一直在旁边不敢出声,他明白了为什么队长在战后情绪不好,除了自己对谁都严肃的样子。她并没有因为自己躲过一劫而高兴,相反,心里有些难过。自己年龄在队里和K一样,在其它人心中应该是姐姐哥哥一样的人。虽然队长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老练,自己也不敢把他当弟弟看,但是,看到老周他们遭到痛骂,自己这个姐姐也应该帮一下才是。

    特别是队长现在正走向艾德里安,整个战场上问题的最主要承担者。卡米尔担心队长再动手的话,艾德里安恐怕……

    卡米尔硬着头皮上前,站到队长和艾德里安中间,紧张的说道:

    “队、队长!大家都知道错了,你就别生气了。其实我也有责任,我在传达命令时再严格一些好了……艾、艾德里安已经很……你能、能不能别再……”

    陆心明用手臂挡住卡米尔,将她轻轻推开,走到艾德里安面前。坐在箱子上的艾德里安眼神低看侧面看着地面,没有任何动作,也不与陆心明直视。

    大家的心又吊了起来,但是,陆心明的话却很缓和,甚至比刚才批评每个人时都缓和。

    “爱德华,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

    艾德里安仍然没有动,也不知道队长的话他听没听到。

    “爱德华,你刚才的表现其实让我很钦佩。我也知道你与征服者单独一战,是为证明自己的实力,壮大小队的力量。可容我说句真心话,你为人太骄傲了,可能多年家族的执撑者的身份让你变得不善于与人配合,只习惯随自己喜好做事,但这不行!至少在一个团队中不行!早年我孤身一人时,也和你一样,但现在,我也在改。否则,何苦成立小队,不如各干各的好了,我不希望我的队里有太多不稳定因素,让我控制不了的因素……”

    “你知道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吗?我本没什么雄心壮志,只想护送卡米尔到亚洲基地去,我心里最重要的,不是拯救人类、打败敌人之类的,我只想我身边的人、我关心的人没有危险……”

    大家倾听陆心明的话语,不由心里一阵感动。可乐抹着眼泪跟旁边的老周说:“我们都错怪队长了,他是为了我们好……”

    卡米尔说道:“是啊,队长刚才和我聊天时就放不下那句话:‘我宁可让你们活着恨我,也不想你们死亡时怀念我’……”

    汤姆轻轻点点头,感觉自己一瞬间成熟不少,他问老周:“周哥,你说队长为什么对艾德里安忽然温和起来了,刚才还你死我活的?”

    老周叹口气道:“队长骂我们,是因为还当我们是他的队员……他对艾德里安如此礼貌,恐怕是……”

    “是什么啊?”

    “恐怕是……想让他离队……”

    众人惊愕,再次看向两人。

    陆心明看着不理睬自己的艾德里安,心里也开始犹豫,但还是定下心说道:

    “爱德华,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不恨你。不过,你只适合做我的伙伴,不适合做我的队员!你……你走吧……”

    所有人都在沉默,空气变得凝固压抑,本来寂静的谷内更显空旷……

    艾德里安一直保持低头侧坐的姿势,面部一直埋在光线照不到的地方,就这样一动不动,像尊石像一般。

    半晌,艾德里安站起身,缓慢转身,始终没让大家看到他的脸。

    他的背影显得孤单与落寞,停顿了一会儿后,艾德里安一瘸一拐的走向昏暗的前方,没有一句话,静悄悄的消失在黑暗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