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峡谷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50本章字数:3530字

    6

    陆心明等十二位队长组成的临时加强小队,在维克少校和两名邮差的带领下,全副武装行驶在路上。维克少校及两位邮差合乘一辆后勤机甲车在前带路,陆心明及十名队长均是战斗机甲,还有两名重火力机甲。这种配备是典型的战斗队伍,而且是十二名一等一的好手,在维克眼里,基本上可以应付各种情况。

    陆心明将万户机甲设成自动行驶状态,同时习惯的记着日记。

    “万户。”

    “是的,长官!”

    “我们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不知道。维克少校的机车并没有共享资料,只是传达命令让我们跟着走。”

    “看来真的很重视这次任务……万户,是否通联系上ZK-2的频道?”

    “已超出范围,无法联系上。长官,你好像心绪不稳。”

    “是的,不知为什么,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长官,根据你以前的情绪波动经验看,你有着比较强的预感能力,请注意此次任务的安全性!”

    “但愿是我多想了……”

    跋涉了一天,在傍晚时分,小队终于到达预定目的地,队伍开始安营扎寨,按照情报,飞船明天才可能到达。

    第二天天亮时,众人开始待命。陆心明这才发现,他们所处是一处高原,四周视野开阔,无障碍物遮挡,如果有敌人,那么在很远处就可以发现,是个安全的着陆地点。唯一有些隐患的是,在前面不远处,有一条又长又宽的峡谷,整个峡谷蜿蜒天际,仿佛一把巨斧砍凿大地后的痕迹。

    陆心明小心走到峡谷边缘,站在如刀切出来的万丈悬崖上,放眼是一望无际的深不见底的沟壑,被大自然造物主切割而成的奇石怪壁。

    陆心明不由感到莫名的紧张,这种奇怪的感觉来自于看不清的峡谷内。会不会潜伏有敌人呢?

    “你是不是在想下面可能有敌人?”

    陆心明吓了一跳,回身望去,却是同来的两个邮差之一,从他敏锐的观察上看,不用说,是一个潜入者。

    陆心明微笑,没说什么,但表情上是认可了对方的说法。

    “不用担心,下面没有问题。”邮差说道,“我的心灵辐射能力是比较强的,已经侦察过下面,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有人的话,也是死人。”

    陆心明表面没说什么,心里却暗道:“话说的轻松,我一个人类经过适应都可以对你们进行欺骗。心灵辐射?这玩意要真是百分百探测人的心理,我这个冒牌的队长早就露馅了。”

    陆心明又望了一眼带给他奇怪感觉的崖底,沉默的离开,在他转身的时候,那名邮差长长的吁了口气,脸上露出惊魂未定的气色。他四顾望了一下,没发现其它人,又整了整衣服,向小队走去。

    大家都离开机甲,聚在一起打发时间。又等了一会儿,天空中出现一个黑点,徐徐向众人移动,一台机甲向天空发射一枚信号弹,凝聚的暗红烟雾飘荡在上空,指明了着陆地点。

    黑点越来越大,飞船的轮廓逐渐显露,在巨大的轰鸣声中盘旋在众人上空,调整方位后,小型飞船的喷气装置调整成与地面垂直,强劲的气流使飞船悬停于上方,驾驶员开始调整稳定飞船,它就要缓缓降落了。

    陆心明和其它队长们羡慕的看着垂直起降的飞船,头脑中不约而同的想到:“如果多一些空中力量,征服者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

    就在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飞船时,陆心明忽然发现问题:在飞船的腹部,出现了一个鲜亮的红点,任凭飞船抖动,始终不离船身。

    陆心明猛的回身,在众人的后面,刚才与自己交谈的邮差正手执一台小型手持物体,上面隐约射出一点红线,而飞船上的红点,正是这条红线的终端。

    “危险,干掉那个邮差!他是奸细!”

    陆心明边吼边推开众人,全力向那名邮差跑去……

    众人被惊醒,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纷纷回头朝陆心明奔跑方向看去。维克少校也看到了那名邮差和他手里的物体,然后猛的向飞船看去,一个代表死亡的红点映入他扩大的眼瞳中……

    “快拿掉他手里激光制导器!”维克少校疯狂喊道,声音中充满恐惧,“快点!干掉他!!有敌人!!”

    但是一切都晚了,陆心明还未赶到邮差身边,大地的裂缝——那条深不见底的峡谷里,窜出一枚导弹,导弹内部显然装置了激光制导装置,在捕捉到船身上的激光信号后,像条鲨鱼一样扑向自己的猎物。

    一声巨响,飞船被一团火焰包裹,然后冒出阵阵浓烟,一头向峡谷栽去,两侧船翼卡在峡谷两边峭壁上,在坚硬的石头上划出一条竖痕,发出刺耳的声响,大小碎石脱离山体滑落深谷中。

    飞船船体巨大的重量终于超出了两翼的支撑极限,两翼断裂,船体失控的坠落下去,半晌,谷底传来隐约的碰撞声……

    此刻,陆心明早已将邮差扑倒在地,控制住奸细邮差后,他回头看到了飞船坠落的一幕,再看身下的邮差时,对方脸中露出嘲讽的表情。

    陆心明怒火崩发,一拳将对方打晕!

    维克少校气急败坏的和几名队长跑过来,“你怎么把他打晕了,我们需要……”

    陆心明起身打断少校的话:“少校,情况紧急!我们首要任务是救人,没时间审理他!”

    “是啊、是啊……”

    少校慌乱的答道,然后看看众人,最后他的目光定在陆心明身上。他错乱的神经终于保持最后一丝清醒,结结巴巴说道:“陆、陆队长,你来拿主意,怎么办?”

    陆心明知道,这个少校也并非十足草包,只是这些长官大局策划上还算凑合,但在应对战场突发事件上,却被不如他们这些一线士兵。

    他看向四周,十一名队长聚在自己周围,不自觉的将陆心明处在中心位置。

    十一名久经杀场的队长,每个人都是独挡一面好手,此刻却用坚定的眼神向陆心明表达了自己的决定。

    陆心明也不愿多想,救人要紧。

    “需要救的人有几个?”陆心明问道。

    “七……”维克少校忽然停住口,他注意到这个陆队长的用语是“需要”,马上明白了,改口道:“三个人!外地联邦来的人就三个,一男两女。男少校制服,两女上尉制服!”

    “谁知道谷底有多深?”

    一个队长迅速说道:“估算飞船坠落速度和谷地撞击声响的时间,应该有六百多英尺深。”

    陆心明没有问谷里有多少敌人,装备如何,问了也白问,大家肯定和自己一样不了解。时间在一秒秒过去,陆心明也不愿再想成功率,不管营救目标生死,反正下去是肯定的了。

    他一连串的发布命令:维克少校和仅剩的一名邮差,马上将机甲车开到崖边,放下绳索,将十二名队长分为两队,自己同五人准备步兵武器,在绳索帮助下进谷;其它六人立刻上装甲警戒,准备接应和阻击陆地上的援敌——敌人肯定不会把所有兵力全放在谷底。

    机甲车开到,车体临崖放下三段液压升降机控制的绳索。峡谷条件太差,机甲不可能下去。陆心明等六人两两一组,将索扣合于腰间,每人带着一把步兵榴弹冲锋枪和若干步兵手雷,迅速向谷底滑去,消失在人们视野中……

    戴琪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只感到两耳轰鸣,四周的声音变得难以识别,好在自己意识清醒,她在浓烟与火焰中努力寻找生还者。

    她悲伤的看到,由于两次剧烈的撞击,驾驶员奥斯卡和三名机组人员都倒在了血泊中,已经没有生机。倒是自己和两名乘客,因为处在机舱中部,又都牢系着安全带,逃过了一劫。那名少校长官昏厥,另外一名和自己同来的女伴腿被卡住,正慌恐的乱喊乱叫。

    戴琪也是女生,在死亡面前难免感到心生恐惧,她努力平复自己的慌乱,解开了安全带,向后移动。她首先拍醒了那名少校,少校醒后一脸惊惧,慌忙解开安全带,什么也不顾的就要向外跑。

    戴琪拉住他,求道:“长官,等等……帮我抬开那把椅子,它卡住了上尉的腿……”

    少校眼露犹豫,但在戴琪乞求下还是来到那名女孩边上,两人开始用力向上抬那把沉重的舱椅。

    慢慢的,舱椅空间变大,受伤的女孩努力将腿向外抽……

    “当、当、当、当……”

    一阵步枪扫射飞船,打出舱体上发出密集的敲打声,舱内周围不远的地方还响起几声手雷的爆炸声。

    敌人正在围拢过来。

    少校心里顿时紧张不已,用商量的口吻对戴琪说道:“敌、敌人来了,我们谁都跑不了……不如……我们先走吧……时间来不及了……”

    听到这话,受伤的女孩尖叫:“不要、不要……求求你们,别丢下我……求求你们……”

    戴琪柔弱的肩膀正在全力上抬,脸颊露出痛苦表情,但她仍在咬牙用力。

    “少校……坚持,再坚持一下……座椅……座椅在动……”

    又一声爆炸响起,炸飞了少校最后一点勇敢。他手一松,座椅落下,又一次将受伤的女孩困住,女孩因为疼痛和绝望昏了过去。

    “我、我不小心……她死了……我们走吧……”

    因为座椅的下压,重量全落在了戴琪的肩膀上,她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汗水浸湿的头发贴住了前额,遮住了她的眼睛。

    “不行,长官……我们不能扔下伙伴……”

    少校向舱外望了一眼,数十着装执政府步兵制服的军人,持着各类武器正向这里冲锋,越逼越近。少校再也顾不得许多,扔下两名女孩,拔腿就跑……

    “我去找救兵,你们等我!”

    戴琪听着耳边远去的声音,心里彻底死心,肩膀一松,虚脱的跪在伙伴旁边。她知道,现在凭自己的力量不可能救得了伙伴了。

    她想叫醒女孩,想想算了,如果注定要死,就让她好好睡吧。

    “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戴琪不知道自己是在说给眼前昏迷的女孩,还是在说给自己,“但我不会离开你……知道吗,我们很幸运,死在自己的家乡……”

    枪声更加密集,敌人呐喊声越来越近,戴琪不知道自己生命最后的时间里该做些什么,想了想,她用手轻柔整理起面前女孩散乱的头发,希望她走时能留下美丽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