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 凝望的目光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50本章字数:3629字

    7

    陆心明下滑到一多半时终于看清谷底的敌情:对方同样无法在弯曲狭小的空间布置机甲,以步兵为主,约有四五十人,看数量不太可能是ISC的人,应该是调集来的普通士兵。尽管如此,在精良武器装备下的敌军,依旧不是六个人能抵挡得了的,必须要抓紧时间进行营救。

    六人刚一落地,就看到一名少校狂奔而来。

    陆心明很是瞧不起这种“长腿健将”,一把将他推向旁边队员,让那名队长先行将他带上去,被指派的队长抓住少校腰带,猛的抖了抖绳索,上面的接应得到信号后马上回收,拉着两人快速上升,逃离谷底。

    三名身上没捆绳的队长迅速跑到飞船残骸边,以船身为依托进行火力掩护,在每人抛出两颗手雷后,适当压制住敌人的前进速度。

    “抓紧时间!”陆心明吼道。

    他和另一名队员合力,猛地拉飞已经变形的舱门:一个少女正在轻抚昏死战友的头发。

    如果在平日里,或是早几年,陆心明没准会感动于眼前场景,或许还会仔细端详少女的容貌,看一看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在面对死亡时如此静谧从容。可此时是在战场,近乎残酷的冷静让他很不屑于女孩的表现,依陆心明的风格,此刻就算死,也要拿起武器反击,临死也要拉几个倒霉鬼当垫被。

    “搞什么乱七八糟的,快出来跟我们走!”陆心明怒吼道。

    震天的枪炮声让戴琪没有注意到援军到来,一声怒吼后她被惊醒,自己和战友又有了生的希望。

    “快,帮我把座椅抬起来,救救她!”戴琪焦急的望着陆心明。

    “还用你说,出来!我们处理,你别碍事!”陆心明不耐烦的回答,同时将戴琪强硬的拉出,自己和队友拼尽全力抬起舱椅,救出那名昏厥的女生。

    敌人的冲锋再次增强,三位队长努力在压制对方,但火力有限,眼看敌人越来越近,一枚手持对地火箭弹在舱体旁爆炸,守在那里的队长来不及发出声音便牺牲了。

    陆心明将昏厥的女生交给另一名营救队长,示意他先走。然后挺身端起冲锋枪向敌群扫射,暂时又延缓了一下敌军速度。

    最后两名队长同时高喊,让陆心明快走。

    陆心明咬咬牙,拉起身边戴琪的胳膊向后撤。

    戴琪回头望向掩护自己的两名队长,眼中充满担忧。

    “他俩怎么办?”

    “战争就是要死人的!”陆心明眼中黯然,声音却坚定不已。

    戴琪感到痛苦,却也没办法,刚要跟离开,忽然看到一发子弹击中驾舱内的奥斯卡腿部,本已为不省人事的奥斯卡上身忽然抽动了数下。

    他还没有死……

    戴琪挣脱那双紧紧钳住自己胳膊的手。

    “你干什么?”陆心明火冒三丈。

    “那……那里……驾驶员还没死,快……”

    “他不在我们营救范围之内!”

    戴琪的怒火被这句绝情的话点燃了:“难道他不是人吗?是不是在你眼中我们只不过计划书上的任务目标!是不是我的身份能让你们的战斗日志更辉煌些?!”

    “你听着!”陆心明猛的拽住想要去救人的戴琪,“我比你们这些只在天上看着战场厮杀的人更懂得珍惜战友的生命!如果可以,我愿以死拼杀到底!可是……”

    陆心明想到眼前这名少女虽然不能清醒认识到战场的危急,但确实是真心关心别人,于是不再声色俱厉,放缓语气道:“……现在只有一条绳索在我身上,只能营救一人,一个对我们、对敌人更重要的人……你,不能被敌人抓到!”

    戴琪愣愣的看着陆心明腰间绳索,再回头看着两名已经受伤但仍然拼死反击的队长,不由感到身心被挖空一样无力……

    执政府步兵被眼前顽强的阻击打得气急败坏,又眼睁睁的看着任务目标已经被救走两人,于是加强的攻势,连续多枚手雷袭来,引起剧烈的爆炸。

    轰炸产生的冲击波将一块纸片抛飞,落到了戴琪脚下。

    是奥斯卡那张全家福照片,只剩下半张,奥斯卡那边已被烧毁,独留他的妻儿。

    戴琪眼神发呆的望着残破的相片……

    不知为什么,她感觉照片中的女人和孩子在哭……

    戴琪挣脱开陆心明的手,回身跑向驾舱。

    “你他妈的想干什么!?”陆心明急追向驾舱跑去的戴琪。

    “求求你……”戴琪一边向舱外拉奥斯卡,一边哀切的望着陆心明,声音充满无助,“救他,他有妻儿……他不仅是士兵,还是丈夫和爸爸……”

    此刻陆心明第一次与眼前少女对视,那双美丽的眼睛充满了乞求,发自心灵深处的乞求,眼前的战场不能让她细说缘故,只把千万愁绪凝于眼中,投递给眼前唯一的依靠——陆心明。

    不知为什么,他感觉自己拒绝不了少女的眼神。

    “可是你不能落到敌人手里……”

    “你就跟上面的人说我死了,已经没有营救的必要。”

    “我、我不能跟长官说谎……”

    戴琪将昏迷的奥斯卡交给陆心明,捡起地上一把冲锋枪,回身向敌群扫射,只把侧脸露出,仿佛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

    “我会留一发子弹给自己的……你走吧,求你了……”

    敌人已经疯狂,不再为俘虏活口而谨慎进攻,一波波火力开始不断增强,最前面的士兵完全停止射击,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跑,仿佛最短时间到达飞船是唯一要务……

    陆心明凝望少女轮廓柔美的侧脸,那双睫毛下的眼睛写满坚定,他不再言语,将奥斯卡扛在肩膀,飞快跑到崖底,用力的扯了扯绳子,拉直的绳索带着两人飞快上升。

    下面的人影越来越小,进入眼帘的场景却越来越大。最后两名负责火力掩护的队长牺牲了,只剩下一个少女的身影,在她前面,是一群舔着血腥舌头的虎狼,慢慢向前逼进。

    随着上升加快,那个纤弱的倩影被混浊而又浓黑的硝烟淹没……

    高地上一双手接过奥斯卡,陆心明拦住另一只伸过来的手。

    “我还要下去,放绳索!”

    “不行,陆队长。时间来不及了,我们在远处发现了敌军机甲队伍,而且是ISC的人!”

    “给我最后一点时间,敌人进入攻击范围你们再撤退也来得及,那时我要没回来,就不用管我了。快放绳索!”

    “可是……”

    “我他妈的让你放绳索!!马上!!!”

    ……

    敌军的扫射愈加猛烈,飞船船体被打出无数个弹眼,随着密集的子弹扫过,地面崩飞的泥土形成一排排栅栏,迅速竖起,又迅速消失。戴琪躲在船后,规避的时间越来越长,起身反击的时候越来越短。背靠船体坐在地上,戴琪打开弹匣,里面只剩下两三发子弹了。

    “该留给自己了……”她想。

    疲惫袭上身心,戴琪双臂拢膝,头部埋进膝盖中间,她想忘记周围的一切,利用最后一点时间追忆一下自己留恋的东西。

    戴琪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不是为了即将到达的死亡,而是她发现,自己的一生居然没有什么人让自己留恋,也没什么人留恋自己。和其它外地联邦的公民一样,回忆里只有战斗、使命、工作、计划、命令……现在,世界上所有的生命好像都消失了,没有人关心你、爱护你,哪怕憎恨你的人也没有……

    戴琪身边响起阵阵枪响,她抬起头,眼瞳中出现一个少年的身影。

    她有些发愣的看着那张本不该再出现的侧脸,。

    “不想死就跟我走!”陆心明眼睛仍然注视前方敌人,但却感到了身边戴琪的发呆。

    一梭子弹扫光,最后两颗手雷抛出后,陆心明拉起戴琪,沿着船体直线,也就是敌人火力死角,飞快向谷壁跑去。

    来不及系牢戴琪,陆心明抖了抖绳索,一把将戴琪拦腰搂住,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快速随着绳索上升。

    “抱紧我!”陆心明感觉单手环抱有些不安全,说道。

    戴琪双臂搂住陆心明的脖子,自然的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风将她的柔发吹到少年的脸上。

    从陆心明再次回来找她,到现在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戴琪始终一句话都没说。

    她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顺从的听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安排一切。周围激烈的枪弹,死亡的威胁,此刻都不算什么,她第一次感到自己如此充实和安心。

    就算此刻生命逝去,她也知足了,原来世界上还有个人可以为了自己而来寻找。

    这就够了……

    戴琪已将信任完全交给了陆心明,但陆心明此刻却一丝也没感到怀中少女的情绪,敌人正在脚下,疯狂向上射击,半空中的他无法施展,只能眼睁睁看着,把自己的命交给上天。

    陆心明努力调整身位,将自己置于外侧,保护住怀中连名字也不知晓的少女。

    两人越升越高,敌人的子弹随着距离的拉开,由集中变为散射,危险减少许多。

    就在陆心明以为可以喘口气时,绳索忽然一顿,两人半空停滞了一下,然后才继续上升,但速度慢了许多。

    陆心明抬头望去,心里顿感一凉。

    绳索由于锋利的岩石摩擦,上方一段已破损,三股扭在一起的粗绳已断两根,只剩唯一的那部分承担着重量,而且还在受岩石摧残。

    “怎么办?”

    少女的声音平静坦然,没有半分紧张恐惧,仿佛这是一件平平常常的小事。

    “绳子撑不住我们两人的重量,这样下去,恐怕我们要一起掉下谷底……”

    “噢……”

    戴琪很喜欢那句“一起掉下”,简单的回应透露出一丝满足,只要有个人和自己在一起就行,哪怕生死。

    我本应该在刚才孤单离开人世,现在,有个人陪伴,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她想。

    陆心明眼望四周,没看到什么希望后,安静了下来,用力的搂紧戴琪,承担更多战斗责任的他始终没有像戴琪那样思绪绵长,此刻的一搂,也只是他下意识的动作,只是为了做出一个痛快决定。

    陆心明摘下索扣,挂在少女腰带上,又猛的扯下自己脖子上的芯片,塞到她手里,然后望着惊讶的少女。

    两人眼神凝望对方,这一刻,没有言语,只有患难相拥,如此漫长,却又如此短暂。两人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对方。

    她看到了坚定,他看到了不舍。

    “你听好!”

    “我叫陆心明!”

    “上去后找‘风暴’游击队!”

    “告诉一个叫汤姆的队员,让他当队长!”

    “带着大家继续去亚洲长城基地!”

    “记住了!”

    一把短刀从靴底抽出,锋利的刀刃划开绳索的刹那间,戴琪感觉自己的心与那名少年的身影一起堕入无尽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