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情缘初结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50本章字数:3212字

    “新生纪元301年7月11日晴

    正在保护任务路上,听说这回外地联邦来的人准备重新整编游击队,我一定要想办法,利用这个好机会将自己,还有伙伴们的身份转正。

    我们一路走来,大大小小的硬仗,不仅是为了护送卡米尔,也是完成一个心愿。

    从汤姆要和我一起走的时候,我就想着让他成为一名正式的外地联邦士兵。

    后来K加入了,他只有一个心愿,让逝去的家人能以他为傲,救赎自己之前的罪恶,虽然K不说,但心病还在。成为一名外地联邦的士兵,对他来说,是死后安心见父母、妹妹的好归宿。

    老周、可乐、艾德里安陆续加入,让小队更完整,也让我的愿望变得更强烈。

    卡米尔的到来,让我有了一个契机,希望在亚洲基地能在她的帮助下完成心愿。

    而现在,有了一个更好的时机。我一定要抓住,等保护任务完成,我要找他们的负责人,说一下我的情况。

    伙伴们,就快还你们应得的荣誉了。

    等这一切结束了,我还要战斗,但我决定,为外地联邦最多再战十年,我也要留给自己一些时间,看看大海、走走没去过的地方,不管在哪里,心静即是归处。

    然后,娶一个善良的妻子,养一个聪明的孩子,过普普通通的日子。

    不过在这乱世,这普通宁静的日子大概就是最大的奢侈了吧。”

    戴琪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眼睛,她已经将陆心明的日记反复看了好几遍,希望能了解这个让自己心神不宁的男人。

    在拿到芯片后,她想办法破解其中的防火墙,可机甲芯片防御极强,万户始终保持沉睡状态。费了许多功夫,也只是解除了一些外围的附属功能区,在一块区域中,戴琪发现了大量日记文本,看样子是其家族保留下来的,时间久远,她只沉溺于他的世界。

    仿佛两个人隔着时空低语呢喃,戴琪静静地听着他的诉说,说他的苦恼,说他的欢乐。

    就这样看了几天,她感觉那个人就如同在自己身边一样。无数次,戴琪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象着两人在一起,就那么静静地坐在一起,依偎在他肩膀上,看着他想看,自己也想去的大海。

    缺少感情经历的她这才明白:自己爱上陆心明了。他就是那个自己想执手到老的人,就是那个填满内心,让自己感到踏实的人。

    一想到第一次付出感情就是生死殊途,戴琪就想哭。

    “如果能再见到他,哪怕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换一分钟,哪怕他就那么无语的站着,让我端详他一分钟就够了……”

    电脑面前的她静静地想着,然后一个女子声音传来:

    “戴琪,快来!那个救你的陆队长回来了!”

    “你……你说什么?”戴琪神情恍惚,不相信的问道。

    “我在说,救你的陆心明队长,正在维克少校那里。”

    戴琪起身,感觉四肢无力,却又感受到心跳得快喘不上气,努力保持平静地跟着队友向维克少校帐篷处走去。

    她觉得队友走的好慢,这段路也变得好长,她想跑,却又不敢。

    在帐篷门口处,她就看到了那个多少回在脑海中出现的身影,怀着忐忑的心情,戴琪走到陆心明身边。

    陆心明正在跟维克少校交谈,感觉到身边有人来,转身回望。

    “心明——”戴琪被突如其来的喜悦淹没了全身,口中低喃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

    没有感觉到异常的陆心明随意地敬了个军礼。

    “你好,长官。”陆心明放下手说道,“是叫戴琪吧,我叫陆心明!”

    平平常常的打招呼声,一下把戴琪拉回现实,同时心里被一种复杂的情感包围。缓过神来的戴琪这才发现,自己一厢情愿的憧憬,不过是一场虚幻,心里瞬间又变空了。

    没有期待中的热情,没有生离死别后的缠绵。

    “还好,他还活着,这比什么都强。”她心里安慰自己。

    戴琪虽然聪明灵巧,秀外慧中,却是没什么情感经历的少女。生死之间,被一个人用生命守护,这对她来说是一种满满的幸福,她愿意为这一瞬间托付自己全部的情感。

    可陆心明不一样,他杀的人,他救的人,不计其数,那个对戴琪来说刻骨铭心的瞬间,对他而言,不过是众多九死一生冒险的一个片断而已,没什么特殊的。

    尽管感觉到失望,但戴琪还是搓着双手道:“谢谢……”

    声音不大,却很真诚。

    陆心明笑了笑:“不用。”

    这是两人第一次自然交谈。陆心明对眼前的上级女尉官产生些好感,她话不多,但很诚恳,不做作。人很美,却不浓艳,气质知性,多了一丝别的女孩少有的独立与担当。

    陆心明在自己有好感的人面前总是表现的有些大大咧咧,不再拘束。

    “美女长官,我可以请你出来一下吗,有些事要问你。”

    “好的。”戴琪微笑答应。

    两人向维克少校打了声招呼,来到外面。

    编外军大队人马正在休息,人声鼎沸。陆心明皱了下眉头,引着戴琪来到一处僻静处。明知是公事,戴琪仍然开心两人单处。她想到了悬崖上的拥抱,想到了幻梦中一起看海,无论是真实还是幻想,总希望他能离自己近些。

    “长官,”陆心明说道,“听说你知道‘风暴’小队的去向?”

    “陆队长,我也不太清楚,但确实是我通知的消息,他们离开时我也在。”

    “长官。他们没说去哪吗?”

    “只说去找你了,陆队长。”

    “长官……我呸!这么别扭呢。我说,咱俩之间的称呼能不能简单些,我们也算生死之交了,是吧?”

    “……是……那我叫你……”

    “心明吧!”陆心明一拍胸脯说道,“他们都这么叫我!”

    戴琪小心地把这两个字当着他的面说出来,感觉脸有些烧。

    当着心爱的人喊出他的名字总是很困难。

    “我就直接叫你戴琪吧。”陆心明也不征求她的意见,自己做主说道。

    “那你叫一声吧,只说我的名字。”

    “为什么?”

    “我看你发音对不对……”

    “那我叫了。”

    “嗯。”

    “戴琪。”

    “心明。”

    “不错,我们都是黄种人,汉语比英语顺畅,没什么问题吧?”陆心明根本不知道眼前少女的爱意和心思,依旧大大咧咧说道。

    “是挺标准的。”戴琪低语,舒展笑意。

    两人自然地交谈起来,戴琪将“风暴”小队的事告诉了陆心明。

    听完后,陆心明不由暗思:汤姆他们能去哪里呢?如果早几天的话,他们必然是去了峡谷,可现在不好说了,几天的时间都够将峡谷底部查个底朝天了,能不能顺着痕迹追到梅尔人的落脚点呢?不管怎么样,自己没时间找伙伴,与杜成飞约定的时间有限,只能让维克少校他们帮联系,相信伙伴们总会与邮差见面,知道自己没死的消息。

    想到这里,陆心明心里稍安,准备休息两天,然后去找杜成飞。

    “这个,给你。”戴琪打断了他的思绪。

    “咦?万户的芯片!你没将他交给别人?”

    戴琪俏脸微红,掩饰道:“我忘了,回来后事情太多,他们走得太快……”

    “哦,这也好,他们拿了也没有用。”

    陆心明爱惜地抚摸芯片,重新挂在脖子上。

    “你下一步打算是什么,找队友去吗?”

    “先休息两天,汤姆他们能照顾自己,我得先去赴一个约会。”

    “约会?一个女生?”

    戴琪紧张的脱口而出,失态不已。然后她就后悔了,人家约会关自己什么事?多少年来从容淡定,在同一级别的层级军官中始终是佼佼者,怎么现在总被他拽着情绪走。

    好在他没注意,顺口说道:“不,是个男的?”

    “怎么……你喜欢男的?”

    话刚说完,戴琪就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她是太在意他了,所以两人交谈中,不自觉的将所有事都往感情上联系。人家的约会当然是另有所指,而自己现在完全被感情洗空了大脑,变成一个失去理智的弱智了。

    陆心明惊讶地说道:“你说什么?”

    “我是说……我能帮你什么吗?”她急忙修正自己的错误。

    陆心明本来惊讶于这个严谨的女长官怎么忽然变得有点二的样子,被她一句话提醒到自己的心事,从维克少校那里知道,眼前这个美女曾在外地联邦做过情报处理工作,没准真的能帮上什么忙。

    “也许,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

    陆心明从衣服里取出那枚五星徽章,递了过去。戴琪也被眼前东西吸引,一时忘了尴尬。她小心接过徽章,仔细察看。

    “这是国家时代一个军队的标志,当年的大国,说出名字你我都熟悉,我们黄色人种母国,叫……。现在它已经消失,外地联邦中的东盟,就是以它为主的移民后裔。这个徽章代表了那个以步兵为王的时代最勇敢坚毅的兵种,他们武器装备一般,但靠着一种精神,打败过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敌人。”

    “他们用步行军追赶敌人的汽车,将手榴弹捆在身上跳向敌人的坦克,从建军开始,几乎与当时所有的强国交过手,虽然也有失败的时候,却从没有被征服过!”

    “你也知道?”

    “我祖先有过日记记载过。”

    陆心明心里不由想到杜成飞那强大的力量,有些呆板,却又坚忍不拔的特性,难道他真的是那支兵种?他是长生不死的奇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