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巧夺天工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7本章字数:3675字

    原来原依兰侍女手中所拿的那幅画,仅仅是一副极为普通的宫装仕女图!

    画中的宫装侍女虽然五官端正身材姣好,但是着墨不匀,甚至有些地方还能看出作画之人腕力不够所留下的颤抖痕迹。

    这画虽然不能称之为劣作,但也只能在普通人之间看看而已。在京城西门字画一条街上,这种水平的画作随处可见。可是,在金钗宴这等名流才子聚集之地拿出,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看着云静雅虽然脸上表情阴沉,但是眼中带着的却是毫不掩饰的笑意。未曾想到,淑妃派来的人竟是如此愚蠢,拿出这样一副画作来作噱头。只可惜,如此劣作,根本无法入目!

    云静雅在偷笑,苏宛也在偷笑,已经是事有不好,这云静雅却还不自知。

    若现时是自己高坐首座之上,定然指挥左右将这原依兰立刻架出去,绝不能给她说话的机会!只是现在,看云静雅眼中笑意,云静雅已经中计了。

    果不其然,厅中立着的原依兰听到云静雅声色俱厉的话语毫不畏惧,脸上不仅没有惶恐之色,反而还露出淡淡笑意,“依兰自然不敢戏耍公主殿下。只是若是想要真正欣赏这副画的精妙之处,依兰还需公主殿下应允,将相关物什拿进来。”

    如此拙劣的一幅画作即便再好又能好到哪里?云静雅此刻胜券在握,头上凤钗轻点,“好,本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不能让本宫满意,本宫定然将你赶出金钗宴!”

    若是今日原依兰果真被赶出金钗宴,只怕日后在京城之中就抬不起头了。毕竟金钗宴中都是王公贵子,原依兰用这么一副拙劣之作戏耍众人,没有翻天手段将局势扳回,众口之下积销毁骨,日后在京城之中的风评定然是差之又差。

    厅中的众人心中纷纷感叹,想来原家的长女自此以后算是毁了。只有一边的苏宛微笑的看着原依兰,她对原依兰信心倒是挺足的。或者说对原依兰身后那人信心挺足的。

    对于云静雅如此严重的惩罚,原依兰显得毫不在意,挥挥手便有两个家丁抬进一个极大的物什进来。

    那物什四四方方,通体用水晶制成,周身透明,上无顶盖,里面清澈至极的水一览无余。

    众人看到原依兰竟然让家丁抬上一个如此古怪的物什,不禁眉头紧锁,这是什么东西?又有什么用处?就是房元礼与霍靖两人都被这东西吸引,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物什。

    原依兰指挥侍女将那副画作置于地面,然后又让两个家丁将那水晶箱放在画作之上。令厅中众人嗔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当那水晶箱落在画作之上的时候,那水晶箱中竟然出现了一个美丽绝伦的宫装侍女!

    所有的人都在紧紧的盯着那箱中侍女,甚至连桌上的酒杯打翻都不自知。只有苏宛看到那箱中侍女之后,嘴角微微勾起,眼中显出果然如此的神色。随后看到周围众人痴呆模样,摇摇头之后自己也装出一副惊讶至极的样子来。

    满室俱静之时,只听啪一声,众人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仔细再看,却不知道是谁得酒杯落在地上摔成了粉碎。

    见自己几次忍让终于换来众人皆惊的效果,原依兰傲然微笑之后对厅中众人躬身行礼,“这便是依兰这几次在家中所作之画,还请公主殿下、皇子妃殿下、房大人与霍将军点评。”

    高踞在上的云静雅万没想到原依兰竟然有如此妙手藏在最后,此时用出效果如此之好!她看箱中那浅浅含笑的宫装侍女,“这般技艺自然是绝妙至极,只是方才那副画却是有些差强人意。”

    淡淡的一句话便将原依兰所作的画与这箱中美轮美奂的女子割裂。诚然这箱中仕女美不胜收,但是这是那水晶箱的原因,与你有何干系?

    你画上功夫拙劣,众人都是亲眼所见,难道你以为仅此便能让众人忘记你那生硬的仕女画像吗?

    听到云静雅这句话,苏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本以为她只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未曾想到如此情况之下竟然还有些急智。想着苏宛转头看向立于厅中的原依兰,自己当年初见此箱之时便说,“过于依赖外物定然受人所制。”没想到这几年来还是未改。

    只不过苏宛心中有一事不曾想通,以方才厅中的局面,原依兰分明可以用话将云静雅将住,只要再进一步,此时云静雅桌上那只凤头金钗早已经是她囊中之物。

    原依兰自然不会想不到,可是为什么她没有跨出那一步?难道是还想给云静雅留个面子?

    正在此时,只听房元礼点头说道:“公主殿下所言不差。原小姐此举虽然令我等目眩神驰,但终究乃是奇技淫巧的小道,登不得大雅之堂。”

    方才那宫装仕女出现之时,房元礼也惊得说不出话来,两眼直直的盯着水晶箱不放。只是房元礼自制力极高,未等酒杯落地便清醒了过来,旁人没能发觉而已。

    听到房元礼如此厚颜无耻将这等技艺贬为小道,苏宛心中冷笑,似乎方才看得那般入神的不是你房元礼一样!

    房元礼开口厅中一帮人随声附和,倒不是他们也觉得房元礼说的有道理。若是真有房元礼说的那般不堪,只怕也不能将众人迷的瞠目结舌。

    只不过,房元礼乃是宰相,云静雅又是皇后娘娘亲女,众人只是想要攀附房元礼,或者是静雅公主心腹之人,此时自然会为他们二人摇旗呐喊。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哼声传来。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身玄衣的霍靖面露不屑之色,“房大人此言差矣,岂不闻巧夺天工之语?以霍某看来,原小姐此物当得起巧夺天工四个字,又何来房大人所言的不登大雅之堂一说?”

    厅中众人听到霍靖开口,一时不知该如何自处。本以为方才两人能异口同声夸赞一人,想来是看着静雅公主的面子今日不会吵闹。

    未曾想到两人之间仍旧是势同水火,连这点小事都要争上一争。

    四面受敌的原依兰听到霍靖之语,脸上强笑,对霍靖感激地点了点头。

    而听闻霍靖此语的苏宛脑中犹如一道闪电划过,紧蹙的双眉顿时展开,怪不得方才原依兰不肯将云静雅逼至死角,原来是这样。

    看着立于厅中一身淡白色衣衫的原依兰,苏宛轻轻点头,未曾想到这女子看起来年岁不大,计谋用的倒是不错。

    想着苏宛又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云静雅,既然原依兰已经完全达到了她的目的,那么接下来难受的就定然是云静雅了。可惜云静雅已经入彀却还不自知。

    自霍靖出言之后,厅中众人便不再开口,都将目光齐刷刷的聚在云静雅身上,等待云静雅开口。

    云静雅看看立在厅中的原依兰,再看看厅中其他人,心知如果此时自己将原依兰赶出暖园,只怕不仅于她无损,反而显得自己毫无容人之量。于是云静雅眼珠一转笑道:“原小姐先请落座。”说完转头再问厅中众人,“可还有人要上来一展才华?”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应答。紧接着云静雅出言,“那好。既然无人,那本宫便宣布今夜凤头金钗所得人选。”

    一边的三皇子妃不知云静雅要如何应对,心中有些惴惴,低声问道:“此事,公主准备如何处置?”

    听到三皇子妃的话语,云静雅微微一笑,“本宫自有妙计。”

    说着环视厅内一周,双手微微在面前案几之上一按,“今夜凤头金钗所得之人,便是威武候府小姐,苏宛!”

    云静雅话音方落,便听一人说道:“在下不服!”

    众人听到这一声心中并不惊讶。他们早就料到会有如此情状,从方才原家大小姐进门伊始,这一声在下不服早已在暗中蠢蠢欲动。此时不过是找到了一个好时间,终于爆发出来。

    那声音一出,厅中众人的目光登时便落在了他的身上。只不过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这一声并不是刚才拿出活灵活现宫装仕女图让众人大饱眼福的原家大小姐,而是一个愤愤不平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看到众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面上毫无畏惧之色,显然家中也是高门大户。

    上首的云静雅秀目微转,将那年轻人的面貌仔细的看清楚,“原来是刘尚书的公子。不知公子方才所言不服乃是何意?”

    金色的华服衬托得云静雅极为尊贵,比众人高上三尺的案几毫不掩饰地显露出云静雅的威严。眼波流转之际,云静雅已经紧紧的盯着刘岳翎,樱唇开合之间,话语之中却流露出丝丝不满之意。

    方才她本意乃是想携自己与房元礼二人威势,将园中众人压下,若无人说话,这金钗风波自然平息。只是未曾想到,竟真的有人甘做出头之鸟。

    刘岳翎对云静雅躬身施礼,“见过公主殿下。方才公主宣布的金钗人选下臣以为万万不可。今日原小姐技艺惊人,那活灵活现的宫装侍女便令在场众位大人尽皆咋舌不已。故此,臣以为今日凤头金钗之人选非原小姐莫属!”

    听到刘岳翎此言一出,苏宛轻轻将手中茶碗放下,而后轻轻拿起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口,双目饶有兴趣的看着刘岳翎,她知道这金钗宴上的乱子终于来了。

    云静雅刚才定是准备以公主之尊与房元礼宰相之威将众人心中不服压下。只是云静雅毕竟稚嫩,淑妃在后宫经营日久,原家又是四大家族之一,怎会不准备一人出头?

    高座之上的云静雅听到刘岳翎之言,并未发火,只是淡淡的点头。云鬓之中,孔雀镶红金步摇上的红宝石在牛油巨烛的灯火照耀之下,随着云静雅点头的频率一闪一闪的放着光芒,“你说的有理。只是原小姐的宫装侍女虽令人赞叹,却有投机取巧之嫌。故本宫不选。”

    原依兰的宫装侍女虽然令厅中众人包括云静雅耳目一亮,但毕竟太过于依赖外物,若将水晶箱抽走,那宫装侍女图就只是一幅实实在在的劣作。莫说与苏宛续曲的广陵散相比,便是与之前的那些才女相比都差了不少,如何能选?

    刘岳翎眉头轻皱,离开案几来到厅中对云静雅大礼参拜,“公主殿下,原小姐能将普普通通的水晶运用的如此之妙,足可见其兰心慧质。能造前人未有之物岂不是比那些狗尾续貂之辈强上百倍?”

    听到刘岳翎的话厅中的其他人不仅皱起了眉头,你为原依兰争凤头金钗就是,可是这棍扫一大片的情况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金钗宴上之人就只有原依兰一人德才兼备,剩下的人都是些鱼目混珠之辈?

    而苏宛听到刘岳翎的话嘴角却微微翘了起来,不出所料,接下来这乱子只怕就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