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京城才俊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8本章字数:3075字

    二夫人和三夫人本来已经准备起身,此时听到大夫人的话又坐了回去,苏宛心中清楚大夫人定然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心中并不慌忙,端起手边的茶碗浅浅的抿了一口。

    老夫人看着大夫人,“这府中的事情你做主就是,我老了,只想吃斋念佛,管不了那许多事情。”

    大夫人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摇头对老夫人说道:“这件事情太过重大,儿媳不敢擅自做主,只能先请母亲看看。”

    坐在上位的老夫人双目微微合上,将手中的念珠转了几下,点头说道:“那你说说,什么事情,你这个侯府当家的都做不了主?”

    看到老夫人应允,大夫人转身从身后伺候的妈妈手中拿过一沓红红的帖子,然后交给李妈妈让老夫人看看,“这是今天早上门房那里收到的拜帖,都是京城之中高门大户朝堂之上金紫显贵们递过来的。他们都说要登门拜访侯爷,”说到这大夫人轻瞄苏宛,“以及宛儿。”

    李妈妈将手中的帖子展开,一一给老夫人念了出来,有国公侯爵,也有重臣上将。

    厚厚的拜帖还未念到一半,老夫人便缓缓开口,“停吧。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宛儿现在得了凤头金钗,这些人自然会登门拜访。这件事情你跟怀远两个人商量着办就是,不用问我。”

    大夫人早就知道老夫人会这么说,现在过来讲这些拜帖给老夫人过目,只不过是想提前断了苏宛的后路。莫要到时候自己为苏宛选好了人家,她又跑到老夫人这里哭诉,平白无故的横生枝节。

    说完这件事情之后,老夫人便在李妈妈的搀扶之下又进了后堂。大夫人心中却在奇怪,今日苏宛为何没有当堂反对?

    以她昨日所发现的聪慧伶俐,绝不会不知道这些人登门拜访的意味,难道她当真放心将她的婚姻大事交付在自己手中?

    看着老夫人走进后堂,大夫人转头对苏宛笑着说道:“宛儿,这些王公贵族可都是冲着你来的,你现在在京城之中可是炙手可热。”

    说着,从身后妈妈手中接过那些拜帖递到苏宛面前,“你看看,你准备先见哪一家?”

    苏宛扫了一眼大夫人手中的拜帖,只见上面几个大字映入眼帘“镇国公赵”。

    苏宛嘴角微微上勾,赵阔源?当年陈朝一个小小的殿前督检点现在竟然也封了国公!看来当年之事他定然也出力不少。

    那一沓红红的拜帖大概有十数张之多,苏宛仅看了一眼上面的那张,然后起身对大夫人言道:“宛儿年幼无知,不知该如何挑选。这些事情母亲您安排就好。”

    大夫人听到苏宛的话一愣,本以为方才苏宛不在老夫人面前开口,是准备在自己这里好好计较一番,未曾想到苏宛竟是将这些事情真的全部都交到了自己手上。如此放心的态度反倒让大夫人有些不安,难不成这其中还有别的隐情?

    想着,大夫人眨眨眼睛,“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安排了。若是有合适的人选,你便与我说上一声。为娘定然好好为你操持。”

    虽然不知苏宛到此时都未曾开口是何意思,但大夫人却仍旧先将事情钉牢,免得日后苏宛反悔,不认此事。

    站在堂中的苏宛臻首轻点,“由母亲做主便是。不过若是母亲有合适的人选也要给宛儿说上一声,若是当真是好人选,宛儿定然不会推辞。”

    不待大夫人反应过来,苏宛躬身给房中三人行礼,“宛儿有些累了,先行告退。母亲及二位婶婶慢聊。”说着带着竹茹便离开了屋子,留下三人面面相觑,不知苏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出了屋门,竹茹便着急的叫了起来,“小姐,你怎么能把那件事情给大夫人做呢?大夫人一直对您不怀好意,你这样做不是授人以柄吗?”

    走在前面的苏宛看着路边的花草,沐浴着清晨的阳光,衣衫上的道道金线生出不可直视的光芒,“只是吃顿饭而已,不值得如此上心。交她处理就是了。”

    看着走在前面漫不经心的小姐,竹茹气的心中发苦,“小姐,那怎么会是普通的吃饭呢?那些国公王侯都是冲着你来的,饭桌之上谈的是小姐您的婚嫁之事,你怎么能如此怠慢?”

    听到竹茹毫不掩饰的焦急声音,苏宛笑道:“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们要说这些事情?”竹茹紧走几步跟在苏宛身后,“那小姐你还把事情交给大夫人去做,大夫人从上次三小姐被关之后就一直压着心中怒火呢,这次您怎么又主动给她一个机会?”

    苏宛忽然停下脚步,蹲下身子,看着小路旁边一朵在料峭寒风中绽开的小花,“那竹茹你以为我该怎么做呢?”

    竹茹想了想,“小姐你应该把那些请帖全要过来,然后统统回绝掉他们。就算不能回绝,也应该拖上一段时间。就算不能拖延,也不能交给大夫人去做。”

    看着面前的小花,苏宛双目之中露出一丝怜惜之色,“这么做了之后呢。”

    竹茹一愣,随后挠了挠头,“小姐,奴婢不懂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宛看着在风中瑟瑟发抖,但是依然不屈绽放的小花,“你这么做的结果,就是父亲母亲祖母所有人联合起来向我施压,到最后我不得不屈服。既然始终要去,何必多费功夫。”

    身后的竹茹想了想,“那小姐,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声音之中已经带上了一丝哭音。

    天边的旭日开始刺眼起来,苏宛起身看着天边的朝阳,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你,还有大夫人,甚至老夫人都没有搞懂一件事情,我的事情,只能我做主。任何人都不能勉强我。”

    主仆二人回到院子之中,刚刚坐下,便有粗使婆子来报,“小姐,二少爷来了。”苏宛点头,“请二少爷进来吧。”

    不多时,从门外进来一个身穿玄色雨花衫,腰间绑着一根赭色鸟纹带的人。进来之后那人对苏宛行礼,“苏庆见过姐姐。”

    这苏庆比苏宛小上两岁,乃原氏所出,是威武候府中的二少爷。

    苏宛只记得他小时候来过自己这边几次,后来大了之后,两人便渐渐的少了来往,只在家宴之时方才见上一面。今日苏庆登门拜访,倒是这几年来第一次。

    坐在主位之上的苏宛笑道:“弟弟客气。快坐下,先喝点热茶。外面日头虽好,但终究不到春日,弟弟先喝些茶水去去寒。”

    苏庆伸手接过竹茹递过来的热茶,“多谢姐姐。听闻姐姐昨日在金钗宴上好出风头,还得了凤头金钗回来。所以小弟今日一早便前来祝贺姐姐。”

    听到苏庆之言,苏宛微微点头,心中也未曾当真。左右不过是看自己此时有了名声,想要借着自己的东风做些事情而已。不然,自己之前那许多日子,怎么不见一人来访?

    苏宛一边点头,一边仔细的打量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苏庆,只见他双目虽大但却无甚神采,耳垂微小亦是福薄之象,“有劳弟弟前来。昨夜之事,姐姐幸得公主青目,所以才能力压原家小姐,将这凤头金钗带了回来。”

    听到苏宛提到原家小姐,苏庆的面色一僵,随后才缓过来,“姐姐这般漂亮自然应该将凤头金钗带回,那原家小姐跟姐姐相比犹如萤火之比皓月。”

    苏宛的脸上带着微笑,心中却在叹气,自己方才出言只是试探苏庆。

    看苏庆反应,分明是与原家小姐认识。两人相识,却帮着自己踩低原家小姐,更何况两人还是表兄妹,如此厚颜无耻,此人不能为己所用。

    右手在暖炉之上轻轻摩挲了两下,苏宛嘴角微弯,“弟弟言重。原家小姐本事亦极是了得。箱中美人便是连我都为之震惊失语。只是公主殿下觉得她太过于依赖外物,所以我才得了凤头金钗。若不然,这凤头金钗定然是原家姐姐的。”

    此话说的不假,当初苏宛初见如此精妙的技艺,当真为之震惊失语,不过那却已是七年前的事情。

    听到苏宛如此推崇原依兰,苏庆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干笑着说道:“呵呵,是吗?”

    苏宛见了心中更是断定此人难有大用,本就是小人性格,却又想装出一副君子模样;话锋急转之下,疲于应付,缺少急智。

    两人之间本就没有多少话语,加之苏宛又看不起苏庆,两人草草聊过之后,苏庆便主动告退,苏宛也懒得应付,直接送走了他。

    用过午饭之后,大夫人派人通知苏宛,今晚镇国公赵阔源来访,让苏宛好生准备一下。苏宛轻轻翻着手中书卷,让婆子回去告诉大夫人,今晚定然准时赴宴。

    看着退出屋门的婆子,竹茹不无担心的问道:“小姐,今晚你真的要去赴宴?”

    苏宛点头,“那是自然。”

    可是竹茹心中却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那大夫人要是趁此机会,强行为小姐婚配怎么办?”

    苏宛放下手中书册,微微笑道:“现在的苏宛,可不是以前那个任她揉捏的苏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