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游园惊梦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8本章字数:3318字

    苏宛如此直白的话语听得赵怀信一愣,这苏小姐怎么好像不存好意一般?自己只不过是客气几句,她竟然当真了。

    仅仅一愣之后,赵怀信面色陡变。以苏宛之智,绝不会不知道自己方才乃是自谦。那番话其实是故意说给自己听,想要羞辱自己的!

    赵怀信惊觉之后,心中怒火升腾,区区女子,陡得大名之后竟敢如此侮辱自己!刚想拍桌而起,心中便想通了苏宛为何假装如此自大,而且还要这么直白的看不起自己。

    必然是因为她对自己并不满意。

    今日临来之前,赵阔源也曾提点几句,说到今日拜访威武候府,乃是为促成两家联姻之事,让自己在威武侯爷面前好好表现,莫要丢人。

    可是,自己与苏小姐见面之后,并未有何令其惊艳之谈。故此,苏小姐应是将自己当作了夸夸其谈之辈,所以才会如此直白的羞辱自己,想要让自己知难而退。

    心中想通之后,赵怀信面色旋即恢复正常,“小姐之言真是令怀信汗颜。昨日小姐与金钗宴上一曲红尘广陵散,听得怀信心旌摇动。怀信心中十分倾慕小姐才华,故此今日方才央求父亲大人带怀信前来登门拜访。若是有唐突小姐之处,还请小姐多多包涵才是。”

    看着赵怀信脸上的微笑,眼中的诚意,如此客气,倒让苏宛有些不好意思继续自己原来计策。否则显得自己毫无教养。

    苏宛心中微叹,口中却说道:“原来如此,昨夜金钗宴上赵公子也在。可惜,苏宛在昨日晚宴之上竟是未曾与公子晤面,实在可惜。”

    口中虽然道着可惜,但是苏宛话中之意,却是在讥刺昨夜赵怀信没有出彩之处。要知道,金钗宴乃是京中权贵子弟朝中重臣之后方能参加,若是在此宴会上有上佳表现,第二日便能名噪京师,继而传遍天下,譬如苏宛,譬如原依兰。

    可是赵怀信昨夜并无任何出彩之处,表现只是平平。现在被苏宛说出口来,赵怀信只能涨红着脸,口中喃喃分辨几句,“昨夜只顾欣赏小姐琴艺,待回过神来,晚宴却已经散了。”

    其实金钗宴上赵怀信未有上佳表现,纯属正常。昨夜苏宛出场,一曲广陵散奏完,便得云静雅,房元礼与霍靖三人众口一词的称赞,宴上众人听得如痴如醉。

    随后原依兰突然出现,巧夺天工的水晶箱与活灵活现的宫装仕女,更是让众人为之惊叹。众多与会之人沉醉其中而不自知。有这两人珠玉在前,其他人的表现自然只能称之为平平。

    听着赵怀信如此苍白无力的自辩,苏宛抬头看着在寒风中盛开的三色堇,“若是这三色堇也惧怕早春寒风,岂会有如此绚烂的美丽?”

    话中之意却是直指赵怀信无才,若是当真有才,又怎么会被苏宛与原依兰两人压住,不能有出彩表现。

    坐在苏宛对面的赵怀信面色几变,牙关紧咬,双唇紧闭。苏宛看到赵怀信如此表现,知道此人心中定然是在想现在自己是转身离开,还是留在这里继续受辱。

    苏宛也不去管他,这种纨绔子弟苏宛前世见得多了,稍有直白意见,便自觉受辱,愤而与提出意见之人绝交,却不知这些意见正是他们需要听进去,并依言去做的真知灼见。

    沉默半晌之后,赵怀信脸色仍旧涨的通红,却未曾起身离开,他伸手端起酒杯,脸上肌肉抽动,“苏小姐所言甚是。怀信日后所为,自当应像这三色堇一样,迎着寒风盛开。还请苏小姐多多指教在下才是。”

    听到赵怀信的话,苏宛心中咯噔一下,随后苦笑,未曾想,自己没有将赵怀信羞辱得离开,反而还让其趁机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看来这赵怀信倒也有几分才华。

    这下苏宛心中才打起几分精神来应付面前这个看似木讷的人。借着月光与凉亭中的烛火,苏宛能清楚的看到赵怀信,她也开始仔细的打量赵怀信。

    看得出来,赵怀信对今日之宴极为重视,显然是在出府之前好好的打理了一番。他身穿一件玄色云锦圆领袍,其上绣着纯白九瓣佛前莲;腰间绑着深紫色云纹丝带,头上束着云深九重寒月冠,整个人显得极为素净儒雅,想来是专门为见自己所作妆扮。

    尽管赵怀信如此用心,可惜苏宛志不在此。无论他之前如何费尽巧思打扮,今夜也只能折戟而回。

    仔细打量了一番赵怀信,苏宛凤目低垂,“赵公子言重。苏宛何德何能,敢指教赵公子?不过,赵公子诗名京城之中早已人尽皆知。今夜如此美景,不如请赵公子赋诗一首如何?”

    听到苏宛之言,赵怀信放心下来,既然未曾继续羞辱自己,想来此事还是有些看头。更何况,良辰美景,本就应有好诗。想来苏宛是借此机会考校自己才学。

    赵怀信按耐住心中喜意,看着园中美景,天上明月,不出片刻之间便得了一首小诗。缓缓吟诵之后,词藻华丽,极为应景,倒也算得上是一首好诗。

    吟诵完之后,赵怀信面上一笑,极为自谦的说道:“仓促之间所得,算不得上好佳作。还请苏小姐指教才是。”

    只不过,赵怀信话虽如此,但是心中却极有自信。方才明月在上,美景在前,醇酒入口,佳人入目,这等时刻若再做不成好诗,他便真的是浪得虚名之辈了。

    苏宛纤指微微转动酒杯,唇边带着浅浅的讥笑,“这首诗在赵公子所作诗词之中,能排的上第几?”

    刚才苏宛听过赵怀信的诗词,虽然算不上上佳之作,但是也算中上水准。只是,这种水准用来糊弄京中之人可以,供赵怀信的朋友起哄也行。可在自己面前,却是十足的丢人。

    赵怀信却不知苏宛口中话语乃是反讽,更未曾看出她唇边那抹笑意乃是讥刺。满心欢喜的他只以为自己所作诗词打动了苏宛,兴奋的说道:“此诗在怀信所作的诗中,能排进前五。”

    说着,赵怀信双目之中露出渴求之色,瞪得大大的看着苏宛,“不知苏小姐觉得此诗如何?若有不足之处,还请小姐指教才是。”

    看着赵怀信的样子,苏宛心中轻笑。她知道,赵怀信此刻口中虽然说着请自己指教,但是心中却在期待着自己夸赞。那双眼睛之中流露出来的意思自己已经看透了。

    苏宛眼珠一转,忽然想到一个绝好的方法。只要此法一出,赵怀信定然会掩面而退,从此再也不来纠缠自己。

    于是苏宛浅浅笑着言道:“赵公子太过谦虚了。小女子才疏学浅,实在看不出此诗还能如何改动。”

    听到苏宛如此夸赞,赵怀信满意的点点头。自己也觉得此诗做的极好,方才前五之言乃是自诩,若真论起来,今夜这诗当是自己所作诗词之中最好。

    虽然赵怀信心中如此想,但是口中却还是要谦虚,“苏小姐太过客气。小姐才名传遍京师,想来在诗词之道上也有极深造诣。还请小姐评价一番才是。”

    看着赵怀信眼中的自得之色,苏宛心中偷笑,现在将你捧得如此之高,呆会定然让你摔得极狠。现在且容你笑上一会。

    想到这里,苏宛面上装出一副惶恐之色,频频摇头,“赵公子此诗做得苏宛毫无话说,而且苏宛在诗词一道上只是小有心得,不敢与赵公子相比,更不敢妄加评论。”

    赵怀信听到苏宛的话,虽然在极力压着脸上的笑容,但是在苏宛看来,赵怀信眼中的喜色便如此时天上的明月一般,根本无法忽视。

    看着赵怀信眼中快要溢出来的喜色,苏宛忽然开口,“赵公子,这诗你我知道就行了,千万莫要四处与人去说。我苏宛,丢不起那人。”

    正在高兴的赵怀信一窒,苏宛态度如此剧烈的转变让他措手不及,“苏小姐此言何意?难道在下的这首诗见不得人吗?”

    明亮的月光下,赵怀信脸上的错愕之色一览无遗。自己这诗做的就算不好,也绝对不到见不得人的地步。更何况苏宛方才对这首诗也是大加赞赏,怎么态度会变得这么快?

    月光下,苏宛的缕金百花群生出浅浅的光芒,脸上笑容比天上的明月更加动人,可是口中的话语竟比初春的寒风更加凛冽,“那是自然。这种水平的诗词也敢在我面前卖弄,当真是厚颜无耻!”

    听到苏宛的话,赵怀信如同被五雷轰顶一般呆坐原地,双目之中满是错愕之色。惊闻苏宛此语,赵怀信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良久之后,赵怀信才回过神来,“苏小姐,若是这首诗词在你眼中都算不得什么,那在下请问,在苏小姐眼中,何等诗词才算得上是好诗?”

    平心而论,赵怀信这首诗词也算得上一首佳作。只不过,前世苏宛乃是长公主,聪慧异常,曾苦学诗词之道;而且苏宛生活在皇宫内院之中,所见诗词全为千古流传名句,所见之人尽是当朝饱学大儒。这种诗词,在她眼中,当真是俗不可耐。

    苏宛不屑的冷哼一声,“以你在诗词一道上的水平,勉强算得二流。至于何等诗词才算得上是好诗,书中前贤诗词自为好诗。”

    听得苏宛此言,赵怀信一声冷笑,面上露出不屑之色,“当今世上,能有如此水平之人,怕只有我朝房大人与大梁丁先生。苏小姐,你倒是好高的眼界!”

    见到赵怀信斯文不再,苏宛起身,衣衫之上的百花在清冷的月光下似真似幻。

    她看着面前的一脸不忿的赵怀信微微一叹,怅然若失地说道:“莫要以为我不知你今日为何前来。只是若无房大人之才,霍将军之勇,又如何能入得我眼?”

    说着转身离去,竟是未曾再管赵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