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百花诗会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8本章字数:3328字

    转眼半月已过,苏宛在威武候府上足不出户呆了半月。之前那些因为金钗宴而前来拜访苏宛的狂蜂浪蝶也渐渐少了许多,大夫人最近也极为安分,苏宛每天就是起床之后,给老夫人请安,然后在自己房间读读书,竟是难得过了几天安生日子。

    翻着手中的书卷,苏宛看得津津有味。正在这时,竹茹兴冲冲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大捧的鲜花,兴奋对苏宛说道:“小姐,外面百花盛开,我摘了些,给你放在房中。”

    苏宛点点头,笑着说道:“你有心了。”正欲再夸竹茹的时候,只听外面有下人传话,“二小姐,大夫人来了。”

    正在笑着的苏宛一愣,最近半月大夫人安静的很,不仅未曾来小院找过苏宛的事,而且在月例上也未曾克扣。原本以为大夫人服软了,今天怎么又来了?

    心中这样想着,苏宛对外面的人说道:“快请大夫人进来。”自己也吩咐竹茹去烧点茶水,免得一会大夫人进来之后挑刺。

    刚刚收拾好,大夫人便走了进来。看到苏宛手中拿着书,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屋内的陈设,随后将目光投在苏宛的脸上,微笑着说道:“宛儿正在看书呢?”

    看到大夫人脸上的笑容,苏宛心中有些疑惑,自己最近虽然跟她关系缓和了一些,但是绝对还没有好到登门拜访的地步,今天大夫人前来,定然是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

    苏宛心中想了一下,笑着回答,“闲来无事,随便翻看而已。竹茹,快些给大夫人上茶。”说着请大夫人坐下,“不知今日母亲过来有何要事?”

    两人之间虽然关系不好,但是还不至于撕破脸皮。此时大夫人登门,苏宛也不好将她赶出去。只不过,没有那许多耐心陪她绕圈子,所以苏宛上来便直接开门见山直切主题。

    大夫人脸上盈盈笑着,心中却也不愿意在苏宛这里多呆,一来两人互相看着生厌,二来苏宛之前跟苏悦之间的事情还未曾解开,大夫人心中仍旧有些不痛快。

    所以听到苏宛直接开门见山,大夫人也不绕弯,“明日乃是百花生日,静雅公主要在宰相府上与房夫人联开百花诗会,诗会上有京中名流王孙贵女参加。现在京城之中的才女,你最为出名,所以静雅公主让我知会你一声,明日宰相府的百花诗会,你可要按时出现。”

    听到大夫人的话,苏宛眉头轻轻皱了一下。明日是二月十二百花节,静雅公主与房夫人共同开百花诗会也属正常。可是,大夫人来通知自己参加百花诗会,这事便有些不对了。

    不过,苏宛心中虽然存有疑虑,但是面上仍旧淡淡的笑道:“多谢母亲告知。宛儿明日一定准时出现在百花诗会之上。”

    看到苏宛答应下来,大夫人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随便跟苏宛聊了几句之后,便急匆匆的离开小院。苏宛直到大夫人走出小院之后,好看的秀眉才又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时竹茹正好将茶水烧开,手中捧着一杯热茶进来。看着房中只有苏宛一个人,小声的问道:“小姐,大夫人走了?”

    苏宛点点头,没有说话。竹茹将手中的茶碗放下,然后颇为担心的问道:“小姐,大夫人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让你去做?你千万要小心,大夫人心中可还记得三小姐的事情呢。”

    站在窗边的苏宛心中也有些奇怪,连竹茹都未曾忘记的事情,大夫人就更不应该忘记。这次的百花诗会如果真的是房夫人举办的,那大夫人完全有能力将自己排除在诗会之外。正好最近几日自己金钗之选的名声已经淡了下来。

    可是看大夫人的神情,分明是盼着自己去百花诗会,甚至有可能是她主动提出让自己参加百花诗会的。想到这里,苏宛的双眼微眯,看来大夫人在百花诗会上,定然做了什么手脚。

    想到这里,苏宛不由想起自己上次参加金钗宴之时,自己的那幅画。当晚原本是准备给云静雅献画,可是当时苏宛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所以才临时换成了弹琴。

    回到府中之后,苏宛让竹茹将那副画拿出来再看。果不其然,原本一副极为优美的山水画已经换成了一副水平极为低劣的涂鸦。若是金钗宴上将此画献给云静雅,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大夫人又主动邀请自己去参加宰相府的百花诗会,定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好机会。想来已经在百花诗会之上准备了好些手段,只待自己明日出席。

    将这些东西想通之后,苏宛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即便有再多手段,又能耐自己如何?看着自己手边竹茹刚刚插好的桃花,苏宛心中想道,明日自己定然会像这桃花一般,笑压群芳!

    晨光明媚,桃花艳红。

    苏宛坐在梳妆台前,身后的丫头给她仍旧梳了一个繁复的飞仙髻,头上依旧不插任何发饰,只有同色丝绦缠在发髻之上,给苏宛添了一抹亮色。

    纤纤玉指从妆奁之中拿出一片红色胭脂,轻轻的在自己的唇上含了一些。虽然只是双唇微抿,但是胭脂拿开之后,苏宛双颊白皙,樱唇红润,好一个倾城绝色。

    身上莹白色织金暗花长裙极是华贵,尽管苏宛头上未带任何头饰,可是被这衣服上的织金暗花一衬,整个人顿显雍容华贵!

    站在旁边的竹茹早已经看得呆了,直到苏宛连叫几声之后方才回过神来,“小姐,你好......漂亮。”竹茹想了半天之后,方才说出这句话来。

    苏宛微微一笑,自己今日乃是去应战,若不能先声夺人,如何能力压群芳?

    不多时,便有大夫人派人来请苏宛,请苏宛去花厅。当苏宛缓缓走进花厅,却见一身盛装的苏悦也在。只是她身上的衮金团花刻丝袍与自己身上的衣服相比,庸俗了好些。

    看着面前亮色无双的苏宛,大夫人面上带着浅浅的笑,还仔细打量了一番,赞不绝口。倒是一边的苏悦看着苏宛的打扮,不服气的说道:“今日是去诗会,又不是选秀,穿得如此漂亮有什么用?”

    苏宛微微一笑,“妹妹在祠堂中抄完那一百遍的《女诫》之后,火气怎么还是这般大?”

    听到苏宛提起自己的痛楚,苏悦立刻准备反唇相讥。就在此时,大夫人的声音响起,“悦儿,莫要与你姐姐斗气。今日要去参加诗会,两姐妹互斗,岂不是让别人看笑话?”

    听到大夫人如此说话,苏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心中有些奇怪,何时大夫人竟然有了这般强烈的大局观?

    花厅之中一时沉默下来。过了一会,有下人回禀,马车准备好了。大夫人这才带着苏宛和苏悦上了标有苏府标志的马车。

    不过一盏茶功夫,宰相府便到了。管家见到苏府标志,知道这是夫人的闺中密友,连忙走上前来,将三人从马车上接下,然后一路小心翼翼的送到花园之中。

    宰相府的花园已经很是热闹了。京中凡是有些名声女子,或是朝中大臣的千金,王爷府的掌上明珠,此刻都盛装打扮出现在这,情景之盛,不亚于前些日子的金钗宴。

    苏宛方一出现,便立刻成为花园之中的焦点。众人都在悄悄说着,这人便是前些日子金钗宴上得了金钗的苏宛,不时能听到一阵“不过如此”的评价之声。

    “苏夫人你可算来了。”一个轻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夫人转头看着那款款行来的女子,面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妾身来迟,有劳夫人久候。”

    一个年轻的美貌少妇来到大夫人身前,苏宛仔细着打量着她,只见她白皙的脸庞上是精致而秀气的五官,眼、耳、口、鼻都极为精致,将江南女子身上那股柔美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个少妇就是宰相夫人,房元礼现在的正室,齐若冰。

    齐若冰身穿一件天青团花四喜小袄袍,泥金底散花裙,腰系留宿宫绦,上面挂着一个绣双喜纹杭缎香囊,顺滑的乌发在脑后绾成朝阳五凤髻,云鬓之中插着珊瑚青玉钗,整个人清丽绝伦。

    行到大夫人身前,齐若冰跟大夫人寒暄几句之后,便将目光投在了苏宛的身上。齐若冰仔细打量了一番苏宛之后,口中盈盈笑道:“果然不愧是金钗之选,苏姑娘,好漂亮。”

    听着齐若冰的话语之中带出来的淡淡不满,苏宛心中有些莫名其妙,算起来,自己与齐若冰只是第二次见面,两人从无交集,这种淡淡的不满口气是怎么回事?

    愣了一下,苏宛反应了过来,想来那日在威武候府上折辱房元礼的事情,被她知道了。自己折辱了房元礼,便等若折辱了她,想来就是因为此事,所以她才会如此不满。

    想到这里,苏宛臻首微低,“多谢房夫人夸奖。苏宛愧不敢当。”

    齐若冰看着苏宛头上的丝绦,微微一笑,“有何不敢当的?金钗宴上,公主殿下把你选出来,自然法眼无差。”说着不再理会苏宛,转头看向大夫人身边的苏悦,“苏夫人,这也是你家的小姑娘?生的真是漂亮。”

    一边的苏宛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露了马脚,竟然让齐若冰察觉出自己有些不对。

    大夫人听到齐若冰问话,微笑着点头,“正是,这是我的女儿,苏悦。悦儿,快来见过房夫人。”

    平时在苏宛面前一脸傲气的苏悦,此时脸上带着满脸的笑容,上前半步,“苏悦见过房夫人。”

    齐若冰点了点头,夸赞了苏悦几句,随后便借口要招待其他客人离开了这里。只是让苏宛心中有些担心的是,在临走的时候,齐若冰假装不经意的看了苏宛一眼,那眼神很熟悉。

    那是大夫人看自己的眼神。

    那是想要杀死自己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