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故作清高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8本章字数:3522字

    房中的烛火渐渐变短,竹茹的声音却缓缓提高,“当时霍将军听到静雅公主的话,只是略微思量之后对静雅公主说道,公主殿下,臣身上有七处刀伤,十三处箭伤,此乃我为朝廷开疆拓土之明证,即便靖凰长公主在世,也定然不会让我避讳。”

    苏宛听的一愣,随后便回过神来,当真是军人风格,简单粗暴,却直接有效。霍靖既然能积军功一步步升到如今的位置,自然不凡。便如他所言,即便自己在世,也定然不会让他避讳,反而会嘉奖于他。

    竹茹接着说道:“当时静雅公主便愣在当场,久久不语。随后便挥手离开,只是将霍将军单独宣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说到这里,竹茹才从霍靖金殿直言进谏的雄姿之中清醒过来,不好意思的对苏宛笑笑:“后来京中之人听得此事,盛赞霍将军不畏权势。一时之间,霍将军盛名传遍京城。”

    听到竹茹的这番话,苏宛心中方才明白,为何大夫人之前会说霍靖为官刚直,原来有如此一段典故在内。想到霍靖与云静雅争执是因自己而起,苏宛心中不由得有些激动。

    未曾想到,自己竟会在别人的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甚至有人会为自己的名字而不惜赌上自己的大好前途。

    竹茹看看外面沙漏,却发现时辰已晚,连忙对苏宛说道:“小姐,已经是亥时了,还是早些歇下吧。”

    听竹茹这么一说,今天一整天的疲累,还有房府醇酒的后劲全部都涌了上来。苏宛伸手掩口,打了一个呵欠,“说的也是,那便歇息吧。”

    竹茹连忙将床铺好,伺候苏宛睡下。这一觉苏宛直睡到日上三竿方醒,起来之后随意的将头发扎了起来,便坐在窗前看起书来。

    不知过了多久,苏宛只觉得腹中饥饿,冲着外间喊道:“竹茹,什么时辰了?”外间的竹茹脆生生的答道:“回小姐,已经午时了。”

    听到竹茹说已经午时,苏宛将手中的书放下,然后走到桌前,准备用饭。等了许久之后,却仍旧不见膳食送上,心中不由得有些恼火,“竹茹,怎么回事?”

    竹茹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看到小姐坐在桌前,知道小姐定然是饿了,连忙解释道:“小姐,今日三小姐宴请宾客,厨下忙的焦头烂额。刚才奴婢已经去催过,一会就能送来。”

    竹茹的话音刚落,便听外面一个婆子说道:“竹茹,厨下将今天中午的膳食给送过来了。你赶紧给小姐布上,免得饿着小姐。”竹茹连忙跑了出去,不一会拿着食盒便回来了。

    看着一道道菜摆在桌上,苏宛心中有些奇怪,今日非年非节,苏悦怎么会大宴宾客?难不成她碰到了什么好事?

    伸手接过竹茹递过来的米饭,拿起桌上的象牙镶银筷,苏宛刚准备动筷便又停了下来,开口问竹茹,“今日苏悦怎么会大宴宾客?难道府中有什么事情?”

    竹茹小心翼翼的将食盒下面的汤端了出来,然后听到苏宛的问话,眼珠一转说道:“昨日三小姐不是在百花诗会上得了头名吗?今日正是为了这件事所以在府中大宴宾客。”

    听到竹茹的解释,苏宛苦笑着摇头,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真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诗会头名,竟然能让苏悦高兴到如此地步。当真是未曾见过世面。

    用过午饭之后,苏宛觉得房中有些气闷,想让竹茹陪着自己出去,到后花园中走走。竹茹期期艾艾的说道:“小姐,三小姐正在后花园中宴客。您这时候去,有些不合适吧?”

    苏宛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想来竹茹定然是担心自己与苏悦之间的关系,毕竟两人之前闹的极不愉快,这时候再去后花园,苏悦心中定然会生出其他想法。

    想到这里,苏宛冲着竹茹微微一笑,“你放心就是。今日是苏悦的好日子,我自然不会跟她生气。咱们只去后花园中走上一圈,便立刻回来。”

    虽然之前两人之间闹的极不愉快,但是今天乃是苏悦庆祝的好日子,自己没必要非得在这个时候去给苏悦添堵,只是单纯的去花园走走而已。

    竹茹听到苏宛这样说顿时放心下来,连忙去拿了洒金银线披风,主仆二人说说笑笑走出房门。经小院,过回廊。不多时,苏宛与竹茹便来到侯府花园之中。

    进得侯府花园,只见满园鲜花盛放,处处尽是花香,如同人间仙境一般,隐隐约约可见花园凉亭被幔帐围住,内有两人对坐饮酒。

    苏宛看到这一幕,嘴角微扯,然后轻声吩咐竹茹:“苏悦既然在凉亭之中宴客,我们二人便离得凉亭远些,免得打扰到她们才是。”

    竹茹点点头,虽然三小姐对自家小姐很差,但是三小姐毕竟与自己小姐是姐妹,如果能不闹尽量不闹,更何况今日还有外人在场。

    二人绕过被幔帐围住的凉亭,然后在花园之中看了一会。正当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苏悦的侍女忽然出现。那侍女对苏宛盈盈一礼,然后说道:“我家小姐请二小姐过去一叙。”

    苏宛心中清楚,苏悦刚才定然是在幔帐之中看到自己。以苏悦的性格,此时找自己前去,定然会横生许多枝节。自己心情刚刚才好,还是莫要再与苏悦置气了。

    一念至此,苏宛对面前的侍女说道:“转告你家小姐,她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今日我有些不适,不能与她谈天论地,等改日我身体恢复,定然登门拜访。”

    这话自然是假话。苏宛只是在房中呆的气闷,所以出来走走而已,更何况她面色红润,哪里像是身体有恙?只不过,苏宛不想与苏悦撕破脸面,于是便随意找了个借口。

    未曾想到那侍女并未离开,仍旧站在苏宛身前。苏宛凤目微眯,盯在那侍女脸上,“难不成,你还要硬请我不成?”

    那侍女被苏宛凌厉的目光吓到,赶紧对苏宛深施一礼,然后口中带着哭音说道:“二小姐,我家小姐请您过去。你要是不过去的话,奴婢就要受罚了。请二小姐可怜可怜奴婢吧!”

    看着那侍女在眼眶中不断打转的泪水,苏宛的心莫名的软了一下。原本以她的性情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这侍女是苏悦的人,要责罚也是苏悦责罚,与自己根本没有关系。

    但此刻苏宛的心却软了,鬼使神差的对那侍女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头前带路。”一边的竹茹心中虽然知道不应该去,但是看到那侍女的眼泪,阻止的话却说不出口。

    不多时,三人便来到凉亭之前。还未见到亭中之人,便听见一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苏宛对这个声音极为熟悉,方才发笑之人正是自己的妹妹,苏悦。

    那侍女走到幔帐之前,低声对凉亭之中的人说道:“小姐,二小姐来了。”听到侍女回禀,苏悦在幔帐之中轻轻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便再也没有下文。

    站在幔帐之外的苏宛秀眉轻蹙,随后径直走上前去,掀开幔帐便走了进去。亭中坐着一男一女,正对苏宛之人,身穿一件黛绿色蝴蝶小袄,乌亮的长发绾成惊鸿髻。

    那人的云鬓之中插着填丝水晶簪,腰中系子粉蓝绣金花卉纹样网绦,上面挂着一个海棠金丝纹香袋,整个人显得极是秀丽不凡,正是苏悦。

    看着桌上杯盘狼藉,苏悦正与面对之人谈笑风生。苏宛看着苏悦,嘴角向上一提,冷笑着说道:“妹妹今日好雅兴,不知专门差人请我过来,有何要事?”

    一句话便将苏悦的心思点破。刚才苏悦专门遣人请自己过来,来到亭外却有将自己晾在一边,无非是想在别人面前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而已。

    被苏宛点破心思之后,苏悦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好一会才恢复过来,强笑着说道:“姐姐来的这么快却是让妹妹有些意外,这香儿回话的时候也不说清楚,姐姐莫要生气。”

    苏悦的话苏宛自然不信。方才香儿在外面说的清清楚楚,已经将自己请来,分明是苏悦自己想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现在却又将事情推到香儿身上。

    正在这时,面对苏悦之人长身而起,转身看到苏宛之后,对着苏宛深施一礼,口中缓缓说道:“钱倾辉见过二小姐。”说话之间礼数极为周全,倒不像是个莽撞之人。

    听到钱倾辉的话,苏宛回礼,“苏宛见过钱公子。”

    随后苏宛起身,仔细打量着钱倾辉。只见她面如冠玉鼻若悬胆,目似朗星眉若利剑,身穿一件蓝色杭绸衣衫,腰间帮着一根月白色凤纹带。看起来倒是一表人才。

    那钱倾辉听到苏宛的名字双目一亮,极为惊喜的问道:“小姐便是金钗宴上得了金钗的苏宛苏小姐?”

    自从苏宛得了凤头金钗之后,名声大噪。但是一来苏宛很少出门,二来又不喜欢与人应酬,是以京城之中知道苏宛之名的人极多,可真正见过苏宛的,却没有几人。

    看到那钱倾辉脸上的惊喜之色,苏宛傲然的点点头,“正是。”

    钱倾辉听到苏宛的话,顿时又是一礼,“久闻苏小姐大名,今日能亲眼目睹小姐如花娇颜,钱某当真是三生有幸。如若小姐不嫌弃,不如坐下与我二人共饮如何?”

    听到钱倾辉的话,对面的苏悦脸色更是难看。此时苏宛心中已经知道苏悦为何将自己请了过来,无非是想在这钱倾辉面前好好羞辱自己一番而已。只不过未曾想到,事情竟会变成这样。

    虽然看到苏悦脸色铁青,苏宛心中很是痛快,但是今天她本就有些不舒服,方才在花园之中散心之后,舒畅很多。现在又要让她与苏悦共饮,苏宛心中顿时便难受起来。

    于是苏宛只能微笑着拒绝钱倾辉的邀请,“今日本该好好招待钱公子才是,只是我身子抱恙,不能作陪。还望钱公子见谅才是。”

    听到苏宛身体抱恙,钱倾辉心中有些失望,却也不曾放在心上,“既然如此,那苏小姐便早些回去歇息。等下次钱某登门拜访之时,苏小姐再补上这次也不迟。”

    苏宛微笑着跟钱倾辉道别,随后便转身离开。整个过程看都未曾看过苏悦一眼。只是,苏宛刚出幔帐,便听到身后一个阴沉的声音说道:“什么身子抱恙,不过是故作清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