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亭外桃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8本章字数:3383字

    听到苏宛的话,苏悦长出一口气,心中定了定神,然后又将心中所作诗词默念一遍,自觉多了几分把握之后,方才冲着安坐一边的苏宛轻轻点头。

    在苏宛的注视下,苏悦缓缓起身,转头看着亭外盛放的鲜花缓缓吟道:“杨柳千寻色,桃花一苑芳。风吹入幔帐,唯有罗衣香。”

    念完之后,转头看着一边的苏宛,脸上带着讥刺笑意,轻声问道:“不知姐姐觉得我作的这首诗如何?”

    听苏悦吟完之后,苏宛的眉头便紧紧皱了起来。倒不是因为这首诗出乎意料的好,而是因为在苏宛的心中,以苏悦的水平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根本做不出这种水准的诗词。

    不过转念之间,苏宛便想到了此诗出处。此诗乃是前朝诗词大家左丽雅所作,只不过放在左氏诗集之中极不显眼,不成想今日竟然被苏悦改头换面,充作自己所作。

    只是,即便是这种水准的诗词,在苏宛看来也是不值一哂。想来,就是这首改头换面的新诗,也应是苏悦之前曾经偶然所作,方才着急之下,拿出来应付场面的旧作。

    苏宛不知自己竟然歪打正着,却也未曾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只是看着面前的钱倾辉,“不知钱公子以为悦儿所作的这首诗水准如何?”

    方才听到苏悦问及苏宛,钱倾辉正自庆幸自己不用回答这种问题。却不想,苏宛转头便将苏悦的问题轻轻抛到自己这里来。

    钱倾辉乃是京中有名的才子,对于诗词赏析自然不是外行。只是方才苏悦所作诗词虽然称得上是佳作,但是却万万配不上她百花诗会的名头,更不可能力压金钗得主。

    只是这些话钱倾辉却只能在心中想想,倒不是惧怕威武候的权势。只是苏悦所得百花诗会的名头乃是静雅公主与房夫人钦点,若自己此时将心中实话说出来,岂不是不给静雅公主与宰相夫人面子?

    措手不及之下,钱倾辉只能假借饮酒来拖延时间。他心中念头急转,然后将手中酒杯放下,哈哈大笑:“如此好诗,当浮一大白!三小姐不愧是百花诗会头名,所作诗词当真不同凡响!”

    听到钱倾辉如此盛赞,苏悦心花怒放,果然是京中饱学才子,目光竟然如此锐利,一眼便看出了自己这首诗词的好处!如此知音,待会定要好好招待!

    坐在对面的苏宛听到钱倾辉的夸赞,脸上却露出温和笑意。刚才钱倾辉那般做作的神态,苏宛一眼便看出乃是假意,只不过不好揭穿。不过,看苏悦表情,却明显是将钱倾辉的恭维之语当作实话来听。

    被人夸赞的苏悦洋洋自得的转头看着苏宛,“姐姐,钱公子夸我诗词作的上佳。不知你这金钗得主又是如何看的?”

    苏悦话中之意无非是讥刺苏宛即便是金钗得主,也做不出这种好诗。只不过,她心中却不知道,方才钱倾辉之语只是场面上的恭维而已。

    听到苏悦的话,苏宛伸手看着手上丹蔻。这鲜红之色,乃是凤仙花捣烂成泥,而后敷在指甲上数个时辰方才有这般鲜艳的眼色,“妹妹方才所作诗词与我指上丹蔻一般,光彩非凡。”

    对面的钱倾辉听到苏宛口中之语,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对于女子手上丹蔻之色,钱倾辉虽然不精,却也略通其理。苏宛话中之意便是,即便苏悦将凤仙花捣烂成泥,难道别人便认不出你这原本面目?却是在讥刺苏悦,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

    钱倾辉听了出来,苏悦却未曾听出。听到苏宛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所作诗词竟与凤仙花丹蔻一般鲜艳非凡,登时心花怒放,脸上的笑意更是不可抑止的漫延开来。

    看到苏悦脸上的喜色,钱倾辉心中更是可乐,未曾想到,这苏三小姐竟然没能听出苏宛口中的讥刺之意,还以为苏宛是在夸赞。心中乐意越来越浓,只能借喝酒稍稍掩盖。

    苏悦心中喜意渐渐浓烈,双眼一眨,大大的眼睛看着苏宛笑嘻嘻得说道:“既然我已经作过,那请姐姐也来赋诗一首如何?想来以姐姐金钗得主的身份,做的定然比我要好。”

    苏悦心中想得什么,苏宛一清二楚。不过是自以为自己夸赞过她,心中便以为自己不如她,所以想要借着这股劲头再压自己一次而已。

    苏宛心中虽然极为明白,但是脸上却装出一副极为惶恐的样子,似乎不敢作诗与苏悦相比,“妹妹,今日还有贵宾在场,我如何能专美于前?”

    说着盈盈若流水的目光便转到钱倾辉的脸上,温和说道:“看钱公子酒兴正酣,想必诗兴也正浓烈。还请钱公子赋诗一首,供我二人细细品读才是。”

    正在喝酒的钱倾辉一下就呛到了。刚才还对苏悦的遭遇幸灾乐祸,未曾想到顷刻之间便转到自己身上。

    之前钱倾辉便听过苏宛大名,本以为苏宛只是才学上极为出众,现在看来,这般天资横溢的女子,不论是才学还是心计,都是一流。

    不过钱倾辉并非苏悦这种不学无术之辈,在京城之中钱倾辉的偌大才名都是自己一点一滴挣来的,自然不会惧怕苏宛此时的提议。

    他将手中酒杯放下,长身而起,冲着苏宛深施一礼,“还请小姐赐题。”

    看到钱倾辉竟然如此郑重,苏悦鼻中轻哼一声。方才钱倾辉见到自己之时只是抱拳拱手,现在对着苏宛竟然行如此大礼,看来这金钗得主的名头果真大的吓人。

    坐在主位之上的苏宛却不这样想,刚才自己说话之时,钱倾辉面色古怪,显然是听出自己话中之意,想笑却不敢笑;现在他又行如此大礼,很明显是看出自己极为厉害,不想让自己可以为难他。

    苏宛浅浅一笑,纤细修长的玉指收回袖中,身上的散花披风轻轻抖动,有种百花纷落的凄美之感,“既然方才悦儿乃是用桃花为题,那今日便以桃花为题。”

    听到苏宛如此出题,钱倾辉放下心来,知道苏宛定然看出自己深施一礼的用意,故此没有可以刁难自己,只是用方才之题来走个过场而已。

    钱倾辉站在幔帐出口,看着满园春色,片刻之间便有诗成:“三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

    虽然只是片刻所得,但是钱倾辉诗句立意高远平仄相合,用词清丽对仗工整。倒不愧京中才子之名,更比方才苏悦那改头换面的陈年酸诗强得不是一点半点。

    吟诵完毕之后,钱倾辉脸上喜色稍显即收,随之浮起的是种诚惶诚恐的惶惑。他轻轻坐回桌前,强笑着柔声细语的问道:“不知道二小姐觉得我这首诗做得如何?”

    今日所作诗词,钱倾辉自己心中觉得十分满意,此诗放在自己往日诗作之中也属三甲之列。只是今日面前所坐的却是名动京师的金钗得主,眼界比自己要高出许多,不知她会如何评价。

    苏宛将身上的披风拢了拢,嘴角含着浅笑说道:“钱公子不愧是京城之中有名的才子。仅在片刻之间便能做出如此好诗,比那些徒有虚名之辈,强上太多。”

    说着,凤目转动,流波顾盼,盈盈看着苏悦。虽未明言,但是苏宛的口中之语与眼中流波却极为清晰的指向苏悦。

    次席之上的苏悦浑然不知,听到钱倾辉的诗词之后,苏悦虽然觉得他的诗词念起来朗朗上口,但是比之自己所作还要差上些许,正在这时,却感觉到苏宛的目光看了过来。

    苏悦以为苏宛是让自己点评,大大咧咧的说道:“钱公子这诗做得还算不错,只是有些小处还稍显不足。日后改进便是。”

    听着苏悦如此老气横秋的话语,钱倾辉心中不由怒意大起,自己方才所作乃是上佳,即便是金钗得主亦不得不赞上一声好。你苏悦只是一个百花诗会的头名,却将自己摆到天上!

    钱倾辉越想越气,最后气极而笑,冷冷的冲着苏悦说道:“既然如此,那日后还要请苏三小姐多多指教。”

    话语之中已是隐含怒气,此言更是反讽之言。未曾想到,苏悦根本不曾听出钱倾辉言中之意,反而轻轻摆手,“好说,你我既是朋友,我自然应当指点于你。”

    说完苏悦转头看向苏宛,脸上带着一种戏谑的笑容,“姐姐,我与钱公子两人都已经作完了,现在该姐姐你作了。”

    话一说完,苏悦便忍不住笑了出来。苏宛脸上害怕的神情让苏悦想起,之前那个懦弱无比,任由自己欺负的苏宛。看来,自己这段时间受的责罚今日便要一齐从她身上讨回来!

    看着苏悦脸上的笑容,苏宛轻叹一声,看来她已经忘记自己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任由她欺负的可怜人儿了。想到自己未曾重生之前,恐怕那小小人儿也曾在这亭中被苏悦欺负。

    苏宛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幔帐之外层红欲燃的桃花,张口缓缓吟道:“去年今日此亭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吟完之后,苏宛又轻轻叹了一口气。在这世上,除了自己弟弟之外,最让自己心疼的便是那可怜的小人。只可惜,今日是自己坐在亭中,那小小人儿却早已经红消香断。

    尽管如此,但是曾经欺负过这小小人儿的人苏宛却是一个都不会放过,也算自己无奈之下,为这小人做得一点不足道的小事。

    听到苏宛诵完诗词,苏悦虽然觉得这诗词之中有些什么意境,却始终说不出来。不过苏宛用词却是极为浅显,根本没有书上那些诗词可堪琢磨。想来也算不得什么好诗。

    再看一遍的钱倾辉,却已经是愣在那里,手中久久端着酒杯,不见放下也不见饮酒。见此情景,苏悦心中轻笑,看来苏宛做得这首诗的确不怎么样,竟把钱倾辉吓呆了。

    一念至此,苏悦正准备开口讥刺苏宛,却听见有人高声说道:“好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