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亭内之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8本章字数:3270字

    这一声来的极为突然,伴随着这个声音的还有一声重重的拍桌子的声音。猝不及防之下,苏悦被吓了一跳,刚才心中准备的讥刺之言被这么一吓,全给忘掉了。

    纤纤玉手轻轻捂在胸口,苏悦胸口起伏不平,口中呼吸都变得急促。显然刚才那一下,苏悦受到的惊吓不小。

    过了好一会,苏悦方才静下心来,转头看向刚才声音发出的方向,却见钱倾辉正一脸陶醉的念念有词,“去年今日,如花美人,人面不见,桃花依旧。如此好诗,当浮一大白!”

    看着钱倾辉如痴如醉的模样,苏悦心中很是生气。方才口中还称赞自己的诗词乃是上佳之作,现在又原话奉送给苏宛。这人,当真是无耻至极!

    坐在主位之上的苏宛看着口中喃喃自语的钱倾辉,暗暗点头,看来此人非是浪得虚名,竟然能品出此诗妙处,果然不负才子之名。

    正在钱倾辉陶醉之时,只听苏悦的声音淡淡响起,“这诗有何好处?我为何未曾品出?此诗用词浅显,毫无深意,根本就是一首敷衍之作而已。”

    苏悦的话掷地有声,说得很是坚决,却不知如此坚定的表态只能让苏宛笑其无知。听到苏悦的话,苏宛未曾开口反驳,只是笑笑,端起竹茹新拿来的酒杯浅浅抿了一口。

    虽然苏宛未曾开口,但是在一边如痴如醉的钱倾辉却怒极开口,“苏三小姐,此诗的妙处虽然你未曾品出,却不表示别人也品不出,莫要将天下人都当作你自己!”

    方才那首诗词虽然不是钱倾辉所作,但是钱倾辉好诗词之名在京城之中极为出名,甚至有好事者冠以“诗痴”之名。现在听到这般好诗被苏悦如此糟践,自然看不过去。

    看着怒气冲冲的钱倾辉,苏悦的心中莫名有些害怕。从今日钱倾辉进府之时,便一直彬彬有礼,甚至从未高声说话。没想到,此时竟为了苏宛的诗如此震怒!

    坐在主位之上的苏宛看着钱倾辉如此震怒,心中不仅不怕,反而还有些亲切。前世教授自己文学的先生,便是如此痴狂于诗。曾有数次因为一首诗便将自己骂得落下泪来。

    苏悦定下神来,心中那股害怕的感觉也渐渐消退。随之而起的是一种羞怒的感觉,此人竟然敢对自己如此说话,简直是放肆!

    心中越想越气,苏悦眼底泛出狠厉之色,洁白无瑕的玉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钱倾辉,你也莫要以为天下都是你这般趋炎附势的小人!见别人有些名声,便迫不及待的去捧别人臭脚,你这等人,真是让本小姐齿冷!”

    钱倾辉听见苏悦的话,为之一窒。倒不是因为那股狂热散去,想起苏悦乃是百花诗会的头名;而是未曾想到苏悦竟然这般无耻,不禁大放厥词,而且还颠倒黑白!

    自己自问行事磊落为人方正,在京城之中也从未做过任何奴颜婢膝之事。未曾想到,今日竟然被说自己竟然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

    良久之后钱倾辉方才回过神来,看着也是一脸怒色的苏悦说道:“苏三小姐,你莫要含血喷人!你说我是趋炎附势的小人,你倒是说说,钱某何时做过趋炎附势之事!”

    在钱倾辉的心中,自己的清名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今日莫名其妙被人污蔑,即便对方是静雅公主与宰相夫人钦点的诗会头名,自己也要讨一个说法!

    坐在主位之上的苏宛,看着争得面红耳赤的两人,嘴角含笑,将身上的披风拢了拢,又从竹茹的手上接过暖炉,好整以暇的看着两人争执。

    杯中有酒,盘内有菜,面前有戏,心里有笑,如此情景,当真是夫复何求。

    满面通红的苏悦听到钱倾辉的话语,按在桌上的手微微用力,口中冷笑道:“之前本小姐的确未曾听说你钱大才子有何趋炎附势之事。未曾想到,今日一见,你却是这般姿态,当真是令本小姐大失所望!”

    此话在钱倾辉听来更觉刺耳,之前自己的盛名,在苏悦口中竟然变成瞒天过海的欺世盗名!自己也被扣上了实实在在的无耻小人的名声。

    想到这里,钱倾辉嗤笑一声,看着面前一脸大义凛然的苏悦,开口问道:“苏三小姐,你告诉我,我今日是何姿态?竟然让你看出我是趋炎附势之辈?”

    从今日进门伊始,钱倾辉扪心自问,绝无任何逾矩失礼的地方,未曾想到,苏悦在心中,竟然给自己扣上如此大的罪名。

    按在桌上的手微微用力,细小的指节泛出一样的白色,苏宛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沉寂下来的人,不屑冷笑,“方才你陶醉姿态便将你的小人嘴脸暴露无遗!”

    钱倾辉一愣,刚才他虽然怒火冲天,但是话在出口之前也曾仔细思量,自己今日是不是当真有失礼之处,自己未曾发觉,却被苏悦看在眼中。

    细想之下,却是根本没有。现在听到苏悦给自己的理由,竟然是因为自己刚才陶醉于苏宛所作诗词之中,由此一斑,便断定自己乃是趋炎附势的小人。

    听到苏悦的理由,钱倾辉不由笑出声来,摇摇头说道:“我本以为百花诗会头名会是如何才华横溢,未曾想到,今日一见却是徒有其表而已。”

    任由钱倾辉想破脑袋也未曾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陶醉在一首诗中,被人认为是小人。这种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只怕会让人把大牙都笑掉。

    看到钱倾辉脸上讥刺的笑容,苏悦脸上更是难看,她盯着钱倾辉恶狠狠的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方才我的诗词作出,你只是淡淡赞了几句;可是苏宛诗词作出,你却大加赞赏。由此一斑便可看出你趋炎附势的小人嘴脸!”

    钱倾辉更是一愣,苏悦所作诗词只能算是中上之作,自己淡淡赞上几句,已经是看在静雅公主与宰相夫人的份上。若不然,以她方才那首诗词,自己只会看过之后,随手丢掉。

    可苏宛的诗词却不一样,诗中有种淡淡的感伤,更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无奈,感而不伤,哀而不痛,就算放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有诗会的京城,也是名副其实的上佳之作。

    缓过神来的钱倾辉开口解释道:“苏三小姐,非是在下趋炎附势。平心而论,二小姐的诗词的确要比你的强上一筹。至于方才钱某陶醉其中,乃是一时失态之举,还望小姐海涵。”

    看到钱倾辉变相服软,苏宛轻轻摇头,伸手将酒杯拿起浅抿一口。看来钱倾辉不知苏悦的性子,若是与她争执,她还会退缩;现在一服软,她只会更进一步。

    果不其然,见到钱倾辉服软,苏悦冷哼说道:“什么一时失态,分明就是你看到苏宛金钗得主之名,想要捧其臭脚,所以才会故作姿态。你这种小人,有何资格让我海涵?”

    说着苏悦坐下,转身背对着钱倾辉,竟然不想再听钱倾辉解释之言。

    看到苏悦如此做派,钱倾辉心知今日若是讲理,只怕讲到明天也不得脱身。心中正自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眼角余光却正好看到,苏宛喝着小酒好整以暇的看着两人。

    钱倾辉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冲着背对自己的苏悦说道:“不论今日小姐心中作何想法,钱某无愧。方才诗词,三小姐作得的确比二小姐差上一截,这一点钱某断然不会看错。”

    不待苏悦反应,钱倾辉便转头看向坐在一边的苏宛,“二小姐,你说呢?”

    此事分明是因苏宛而起,苏宛未曾表态,自己却与苏三小姐吵得一塌糊涂,还让苏宛坐在旁边看了一场好戏。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最终还是要苏宛来解决。

    苏宛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知是因为看不成好戏,还是因为两人终于不再吵闹。她拢了拢身上披风,纤纤玉手在暖炉之上轻轻摩挲几下,凤目看向钱倾辉。

    “其实只是偶尔游戏之作,又何必争执的如此厉害?”苏宛嘴角含笑,看着面前的钱倾辉,“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今日之事,便算作三人并列,如何?”

    “不可!”

    两句相同的话同时从苏悦与钱倾辉的口中脱口而出。钱倾辉并无私心,若是三首诗作水平相同,并列第一并无不可。只是自己与苏悦所作分明差上苏宛一截,如何能够并列?

    苏悦心中却是不忿,自己的上佳之作却被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一个欺世盗名的宵小,两人一唱一和之间,变成与二人并列的庸俗篇章。这样的事情,苏悦自然不同意。

    听到两人之言,苏宛微笑问道:“既然你二人皆不同意,不知你二人心中作何想法?”钱倾辉正色说道:“在下以为,今日诗作,二小姐排在首位,三小姐为第二,在下居于最末。”

    钱倾辉此言半点私心也无,按照诗作好坏来分,苏宛的确第一。虽然自己诗作要比苏悦强上一些,但是今日自己登门为客,总不能让主人落了面子,所以将苏悦排在第二。

    虽然苏宛心中也是这样认为,却不好表露出来。只是将眼光转向一边兀自背对二人的苏悦,“妹妹,你以为钱公子所作排名如何?”

    方才苏悦跟钱倾辉吵过一架,心中本就不痛快。后来听到钱倾辉将自己排在第二,心中更是难受。此时听到苏宛问及自己,心中怒火终于压抑不住。

    苏悦噌地站起身来,冲着苏宛喊道:“你前段日子害我被罚,我认了;抢我金钗,我也认了。未曾想到,你不仅丝毫不知感激,今日还联合外人来欺辱与我!”

    说着,苏悦叫过身边侍女,披上披风便向幔帐之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