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以势压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9本章字数:3221字

    等到申时,大夫人身边丫环过来请苏宛去前厅说话。苏宛轻理衣衫,莲步缓移,不多时便来到前厅之中。

    大夫人与苏悦早在前厅之中等候。今日苏悦乃是苏怀远特许参加。否则,苏悦定然还因为烫伤苏宛之事在禁足。

    苏宛今日有意收敛,来到花厅之中,跟大夫人请过安之后,便静静的坐在一边,任由其余两人对自己品头论足。

    看着安坐椅上的苏宛,大夫人心中觉得有些奇怪,如此安分,任由自己与悦儿品头论足,不像现在的苏宛,反倒像是之前的苏宛。

    不过,大夫人上次试探便碰了一个软钉子,这次没有十足的把握,自然不会轻举妄动。所以,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却没有说出。

    正在大夫人细细思量之间,厅外马夫回报,“夫人,车驾已经备好。您看,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大夫人点头,然后起身走出了前厅。苏宛虽然一声不发,但是眼力极尖,紧跟在大夫人身后走了出去,身后跟着因为慢了一拍生闷气的苏悦。

    三人上了马车,一路无话。大夫人心中在想苏宛今日为何如此安静,苏悦却还是因为方才之事在生闷气。至于苏宛,却是在等待时机。

    不过一盏茶功夫,马车便停了,三人在婢女的服侍下下了马车。

    百花园中此时已经极为热闹了,马车小轿来来往往,车帘掀起,便有俊秀儒雅的京城才子从车上走下;轿帘掀起,便有清秀漂亮的大家千金迈步而出。

    此时的苏宛早已不同于参加金钗宴之前的苏宛,那时的苏宛声名不彰,加之许久未曾在众人面前出现,是以众人要被大夫人提醒之后,方才能想起威武候府还有位二小姐。

    但今日的苏宛声名却早已传遍京城,金钗宴上,一曲广陵散,力压原家大小姐活灵活现的宫装仕女图,更为其声名之上添了几分传奇色彩,众人心驰神往,皆以聆苏宛一曲为荣。

    是以当大夫人带着两人迈步进入百花园之后,众人纷纷上前跟大夫人寒暄几句,便跟苏宛聊了起来,至于苏悦,却是无人理会。

    听着周遭众人七嘴八舌之言,苏宛微微一笑,对众人的寒暄一一回应,对答得体,礼数周全,不曾冷落一人,也不曾遗漏一人,显得极是游刃有余。

    一边的大夫人与苏悦看得快要呆住了,若说苏宛之前能在金钗宴一举夺魁,是靠多年苦练;那今日如此娴熟应付众人的功夫是哪里来的?这可不是看几本经书就能练成的。

    站在人群之中的苏宛一边笑着与众人交谈,心中一边感慨,这种感觉当真是好陌生,又好熟悉。当年凡是自己出席的宴会,哪次自己不是被众人团团围在中间?

    正在这时,苏宛眼角余光看到百花园门口缓缓停住一辆极为华丽的马车,马车之上印着一本斗大的书籍,苏宛双眼微眯,她认识这个标志,这是宰相府的马车。

    果不其然,马车停稳之后,一个极为美貌的少妇从车上走了下来。那少妇面容带着江南女子独有的精致秀雅,正是苏宛的老熟人,齐若冰。

    苏宛嘴角微微荡起一丝笑意,对围在自己周遭的人说道:“宰相夫人来了,我等前去迎接一下吧。”众人点头,苏宛在前,等着齐若冰进门。

    齐若冰进得百花园便看到苏宛领着园中一干男女齐齐看着自己,齐若冰一愣,随后便听苏宛说道:“苏宛携百花园中众人,见过宰相夫人。”

    言语之中却已经将自己放到主人位置之上,身份地位在苏宛之上,又是这次宴会主办之人的齐若冰,反而在顷刻之间,被苏宛用一句话变成了客人。

    可偏生今日乃是庆祝百花生日的私宴,以苏宛现在在京城之中的名声,绝对担得起这个事情,而且还让齐若冰一点意见都说不出来。

    良久之后,齐若冰方才回过神来,强笑着对苏宛说道:“苏姑娘有心了。大家都起来吧。”

    一语双关,如此大的场面若说苏宛不是故意为之,根本不可能。齐若冰一句话便点破苏宛心思,暗示苏宛,你这些小手段,我已经看破了。

    听到齐若冰的话,苏宛微微一笑,这等伎俩本来不足为奇,被齐若冰看破也属寻常,“只要宰相夫人今日开心便可,苏宛费些心是应该的。”

    看着面前一脸盈盈笑意的苏宛,齐若冰初见苏宛之时那股心悸又重新浮现,她冷笑一声,然后不再理会苏宛,径直走进了百花园中。

    不多时,一顶明黄色的大轿抬到暖园门口,前面八人将轿子压下,轿边清秀如玉的侍女将轿中之人请了出来。门口唱和之人看清楚那人之后连忙高声喊道:“静雅公主驾到!”

    园中众人跪拜迎接,云静雅从园门走入,对众人笑着说道:“都起来吧,今日乃是静雅办的私宴,宫中的那些繁文缛节今日就统统免了。”

    静雅公主开口,众人自然不会拒绝,脸上含笑谢过公主殿下。

    今晚的私宴之上,最尊贵的便是云静雅。现在云静雅既然到了,那便表示所有的宾客都已到场。坐上主位的云静雅淡笑着吩咐开宴。

    各种珍馐美味流水一般的送上桌来,众人在厅中饮宴,厅外有教坊司六十歌女齐跳百花献舞,丝竹之声不绝于耳,衣带之风撩人耳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云静雅端起手中酒杯,冲着厅中众人说道:“今日多谢诸位赏光,静雅以此一杯薄酒,敬诸位。”

    听到云静雅说话,苏宛嘴角微微一笑,手中也随着厅中众人举杯还礼。随后,以身份论,本该齐若冰敬酒,就在这时,苏宛忽然端着一杯酒站了起来。

    苏宛手中端着酒杯对云静雅说道:“公主殿下,苏宛本是京中普通一女子,得蒙公主殿下青目,侥幸得了凤头金钗,方有今日盛名。苏宛心中感激不尽,今日借花献佛,敬您一杯!”

    园中众人频频点头,将目光集中在云静雅的身上。云静雅看着亭亭立在阶下的苏宛,身上的浅红色织金海棠花缓缓摇动,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云静雅方才说道:“苏姑娘客气,那日你能得凤头金钗,非是本宫青目,而是姑娘才学力压众人而已。凤头金钗赏赐于你,合情合理。”

    说完端起酒杯与苏宛遥遥一碰,然后一饮而尽。

    见到云静雅将酒喝完,苏宛嘴角微微一扯。本来客人第一杯酒应是来宾中身份最尊贵之人来敬。今日论身份最为尊贵之人当属齐若冰,但是苏宛今日就是要打去她的风头,所以才会故意抢在她的前面。用得理由也无懈可击。

    不过,云静雅也非善类。自己方才虽然出其不意,但是云静雅在短短时间之内,用几个字便在众人与自己之间埋了一道隔阂,这设计陷害的功夫也是炉火纯青。

    坐在云静雅左手的齐若冰深深的看了一眼苏宛,今日进园之时,苏宛便给自己使了个绊子;现在又来抢自己的风头,看来她定然是知道了自己要对付她,所以在向自己示威。

    就在齐若冰思量之间,忽听一个声音柔柔说道:“这杯酒我敬房夫人,当日百花诗会之上,夫人曾对我多加指点。苏宛心中一直不敢忘却,今日再遇夫人,自然该敬上一杯。”

    在座众人对苏宛所说之事心知肚明,当日宰相府的后花园她们也是座上客。对于云静雅与齐若冰偏袒苏悦一事,心中都如明镜一般,只是惧于房元礼权势,不好开口。

    听到苏宛提起当日之事,又思及苏宛方才举动,齐若冰暗道,今日苏宛来势汹汹,难不成是想报当日一言之仇不成?心中顿时有了不详之感。

    正在权衡之时,只听耳边苏宛又连叫几声,齐若冰猛然抬起头来,正看到苏宛向自己看过来。凤目之中,一股精光闪现,几乎看穿自己心肺,秀眉微挑,两股威势突涌,好似直戳自己五脏。

    惊讶之下,齐若冰虽未叫出声来,两手却不由自主按在桌上。只听一声闷响,众人循声望去,却是齐若冰慌乱之下,失手将桌上酒壶碰翻。

    苏宛走上前去,轻轻将酒壶扶起,然后又给齐若冰重新斟上一杯酒,轻声说道:“房夫人,小心些。”

    听到苏宛话中的双关之意,齐若冰脸上神色一变,随后又恢复正常。

    看着齐若冰脸上那强自镇定的神色,苏宛心中很是痛快,踏着自己尸骨,成为今日的宰相夫人。风光如此长得时间,今日也该当是向陈家还债之时了!

    齐若冰此时终于恢复了过来,伸手接过苏宛手中酒杯,嘴角向上一扯,“有劳姑娘。不过,百花诗会之事,本就是若冰份内之事,姑娘心中不用记得如此清楚。”

    听到齐若冰的话,苏宛脸上依旧温和笑着,但是心中却不以为然。方才自己抢了她的风头,云静雅沉思片刻,便能于无形之中挑拨自己与众人之间的关系。

    可是齐若冰不仅慌了手脚,甚至还当众出丑。在自己面前也只会将她摘的干干净净,甚至最后一句话,还隐有求饶之意。

    看着满头珠翠,妆容精致,服饰华美,清秀非常的齐若冰,苏宛摇摇头,胆气如此之小,又怎能撑起这华丽衣衫?

    没想到,你即便在宰相夫人这位置上呆了如此长得时间。一遇事,却仍旧只能变回当初模样。

    想着,苏宛转头看向高踞台上的云静雅,不知你在这公主之位上,可待得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