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喧宾夺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9本章字数:3342字

    敬完齐若冰之后,苏宛便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自己方才的风头已经够足。若是再继续下去,只怕弄火不成反烧身,被云静雅推到风口浪尖之上,当退则退,方是英豪。

    见到苏宛坐了下来,百花园中原本有些古怪的气氛顿时重新恢复热络,你来我往,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席上频频有人起身向云静雅与齐若冰敬酒。不知从哪一人开始,众人在给云静雅、齐若冰敬酒之后,又来给苏宛敬酒。

    苏宛心中清楚,这定然是云静雅与齐若冰授意,想要灌醉自己,好让自己出丑。只要自己一出丑,刚才所有的事情便可一笔勾销,明日京城之中盛传的只会是,金钗得主酒后失态。

    看着络绎不绝起身敬酒之人,苏宛知道如此继续定然不行。眼珠一转,心中便又了计策。于是苏宛寻了一个空档,站起身来说道:“诸位听我一言。”

    园中众人都静了下来,今日苏宛频有惊人之举,但是每次做完之后,众人心中却又觉得理所应当。此时见到苏宛再次说话,不由闭口不言静心聆听。

    本已经恢复正常的齐若冰听到苏宛再次开口,手中一颤,杯子里面的酒顿时洒掉大半。方才苏宛一语双关,定然是已经看出自己在百花诗会上有意针对于她。

    今晚苏宛在园门处给自己下马威,敬酒时抢自己位置,甚至最后在扶酒壶的时候,竟然敢当面警告自己。如此胆大妄为,让齐若冰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惧意,却也坚定了她的想法。

    见到园中众人都向自己这边看来,苏宛笑着说道:“今日云小姐宴请我等,我等应当共敬云小姐一杯才是。”

    方才云静雅口中一直说是私宴,所以此时苏宛口中未称云静雅为公主,反而直呼为云小姐。苏宛的话中之意众人也听出来了,无非是说,方才那一杯敬的是公主,这一杯敬的才是云静雅本人。

    听到苏宛只是想要聚众邀宠,众人纷纷笑着答应。只是敬云静雅一杯酒而已,如此好事自己怎么能落下?万一不敬,让云静雅看到,以为自己是看不起她,那该如何是好?

    于是众人纷纷举起酒杯,异口同声的对首座之上的云静雅说道:“敬云小姐。”

    辉煌的灯火将云静雅脸上的笑容照的极为清晰,织金海棠花轻摇,修长玉指轻轻将酒杯拿起,“多谢众位。”

    青瓷酒盅送到嘴边,宽大的袍袖将云静雅的脸全部隐藏在暗影之中,看不清楚表情。只看到,那握着青瓷酒盅的手极为用力,指上关节都泛着白色。

    此时厅外教坊司的歌女早已经撤下,丝竹之声却仍旧再响。苏宛冲着云静雅躬身说道:“前贤曾言,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宁可居无竹,不可坐无乐,宁可坐无乐,不可宴无诗。今日云小姐宴会如此盛况,不如让人赋一首好诗,纪此盛况。众位意下如何?”

    从刚才园门对齐若冰行礼,后来又附和苏宛向云小姐敬酒之意,园中众人心中已有些顺着苏宛的意见,此时听到苏宛又提出一个想法,众人想都未想的随声附和:“如此甚好!”

    苏宛问过园中众人意见之后,方才转头看着云静雅,脸上带着微笑问道:“不知云小姐,意下如何?”

    方才这个称呼很正常,甚至隐隐有几分尊重在其中。但是现在苏宛说来,却有一股不想问,但不得不问的意思在其中。

    高坐在上的云静雅心中十分不愿,倒不是此法不好。只是看苏宛这般轻易便将自己逼至死角,心中不服。但见到苏宛已经得到众人的回应,自然不好当面将园中众人面子一起驳了。

    于是云静雅点点头,然后对苏宛说道:“当日金钗宴上,苏小姐力压众人,一举夺魁,才学之名响彻京城。今日如此盛况,不如就由苏小姐赋诗如何?”

    云静雅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是眼神之中却毫无笑意!只待苏宛一答应,做出的诗不管多好,自己定要狠批一顿;若是苏宛不答应,云静雅鼻中轻哼,真把自己当成云小姐了?

    果不其然,只见苏宛摇摇头,身上的缠枝花随着她的动作一浮一沉,“云小姐,苏宛是非常想成为今日赋诗之人。只可惜,苏宛才疏学浅,这份荣幸,今日还落不到我的头上。”

    见到苏宛拒绝,云静雅嘴角露出笑意。本宫早就料到,你定然不敢主动担此职责。只是,你以为将这份差使推出去便万事大吉了吗?

    高踞其上的云静雅下颔微抬,玉手轻轻放在面前桌上,脸上带着笑容盈盈说道:“苏小姐为何不愿赋今日之诗?”说到这里,云静雅双目紧盯苏宛,“难道,是看不起本宫不成?”

    话语极其冷厉,连身边的牛油巨烛都为之一暗。园中众人看着两人,不知为何刚才还其乐融融的气氛,此时为何陡然转变。

    云静雅话虽然说得极重,但是根本吓不倒苏宛。因为她早料到云静雅定然会如此,所以早已想到对策,“自然不是。静雅公主贤德之名闻于天下,博学之望妇孺皆知。苏宛又怎么会看不起殿下?”

    苏宛极为谦恭的夸奖着云静雅,也将自己划到云静雅的阵营之中,暂时稳住云静雅焦躁的情绪。

    看着苏宛脸上诚恳的笑容,云静雅心中柔软一些,口气也放得平和许多,“既然如此,那你刚才为何推却此事?你自称才疏学浅,难道此间还有人能比你做的更好?”

    眼见云静雅一步一步踏入自己的圈套之中,所问所答与自己之前设想并无太大不同,苏宛心中极为高兴。

    只是苏宛面上却是一点都未曾表露出来,本来微微躬下的身子更弯,“殿下英明。正因为有此人在殿中,所以如此荣幸的事情,根本轮不到我。”

    一边说着,苏宛一边摇头,似乎极为惋惜此事。而园中众人听到苏宛自称不如另一人,议论纷纷。要知道,现在苏宛乃是金钗人选,这京城之中有几个人敢放言自己胜于苏宛?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想必姐姐口中所说那人,应该就是我吧?”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三镶盘金团云纹中衣,身披碧霞罗纱的妙龄少女站了起来。看到那人众人议论之声更大,因为此人竟是苏宛的妹妹,苏悦。

    见到苏悦如自己设想的一般站了起来,苏宛轻轻点头,“正是。当日妹妹在百花诗会之上力压姐姐,夺得头名,姐姐心中十分佩服。故此,方才想到最合适的人选便是妹妹。”

    说着苏宛凤目流波,盈盈看着一边沉默不语的齐若冰,“房夫人,你说是吧?”

    齐若冰将手中酒杯放下,脸上勉强笑了一下。苏悦乃是她与云静雅两人在百花诗会上钦点的头名,现在自然不能自承不如苏宛。

    可是苏宛今晚一直针对着自己,虽然现在这话看起来毫无问题,但是谁知道这是不是苏宛故意给自己设计好的圈套呢?

    思量许久之后,齐若冰才轻轻地点了点头。经过刚才苏宛一而再再而三的摆布,现在的齐若冰竟是连话都不敢说了。

    园中众人见到苏宛竟如此为妹妹着想,甚至不惜将自己金钗人选的名头贬下,心中暗暗赞叹,苏宛当真是个好姐姐,竟然能为妹妹做到这等地步!

    苏悦见到宰相夫人也点头,脸上涌起一片喜色,几步便从案几之后迈了出来。

    从方才进园开始,苏悦心中便憋着一股怒气。进园之后,大夫人自去与相熟的世家夫人打招呼,苏宛却被一众人围住,问东问西,只有自己无人问津。

    后来酒宴开始,苏宛三番五次挑头向公主殿下与宰相夫人敬酒,自己也想去,却被母亲牢牢拉住,只能坐在案几之后看着别人敬酒。

    现在终于轮到自己出风头了。想到这里,苏悦看着立在厅中望着自己的苏宛,心中暗想,她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看来自己以后得少欺负她了。

    苏悦几步来到厅中,对着云静雅与齐若冰一礼,然后笑着的说道:“承蒙姐姐错爱,公主与夫人抬举,今日苏悦便赋诗一首以纪今日盛况。”

    看着苏悦脸上的笑容,苏宛心中轻笑,看样子,苏悦还不知道自己卷入了多大的一件事情当中。被自己当枪使,竟然还能笑得如此开心,也算难得。

    看着厅中盛况,苏悦片刻之后便做出一首小诗,她双目一转,忽然想到,自己若是将此诗就这样念出,不太威风。便故作聪明的卖了个关子,“有了!”

    厅中众人见到她如此之快便做出一首诗来,不由双目大亮,纷纷催促道:“苏家小姐,快快吟诵出来,供我等品鉴!”“正是正是,莫要再钓我等的胃口了!”

    站在厅中的苏悦听到众人的恭维洋洋自得,而另外一边,坐在人群之中的大夫人脸上冷汗津津而下,自己的女儿有几斤几两自己最为清楚,若是一会出丑,该如何是好?

    大夫人偷眼看了一眼苏宛,心中恨极,若不是此人,自己的女儿怎么会卷入这件事情之中?若是悦儿出了事情,自己定然要将苏宛挫骨扬灰!

    耳中听得厅中众人越催越急,苏悦心中享受够了,方才缓缓的吟诵自己方才作的小诗:“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知。便觉眼前生意满,东风吹水绿参差。”

    方才吟完,苏悦便极为自得的闭上眼睛,似乎极为沉醉于自己诗词之中。园中众人面面相觑,这首诗词只能算是中流之作,难道这苏悦便只有这般水平?

    众人心中虽然不信,但是看苏悦脸上陶醉神色,只怕事情当真如此。一时之间众人不由得愣在场中,无人说话,更无人喝彩。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在厅中响起,“此诗颇有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