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灵光一闪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9本章字数:3330字

    园中百花盛放,厅内美酒醇香。苏宛与房元礼对面而坐,笑着端起酒杯说道:“宰相大人之名,苏宛早有耳闻。上次苏宛多饮几杯,酒后无状,失言顶撞大人,还望大人莫要生气。”

    上次的事情虽然苏宛乃是故意而为,但是当时确实饮酒。苏宛用酒后无状这个借口,倒也勉强说得过去。只不过看房元礼的样子,他并没有因为上次的事情生气。

    果不其然,房元礼笑着说道:“苏小姐不必为房某脸上贴金。虽然小姐乃是酒后之言,但是仍旧给房某一个深刻教训,这些年来房某操劳国事,竟是忘记读书。若不是小姐,房某定然还在那些琐事之中操劳。此一杯酒,多谢小姐惊醒之恩。”

    看着房元礼端着酒杯一饮而尽,苏宛心中冷笑。当年若不是因为驸马不能出任朝臣,以你当年对朝堂之事的炽炽之心,难道你会放弃功名,甘愿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书生?

    况且别人不知道你房元礼心中到底作何想法,但是我岂会不知?若不是因为驸马的身份困住你的手脚,你怎么会因为齐若冰就背叛陈朝王室,甚至亲手毒杀父皇母后?

    苏宛的心中虽然对房元礼恨的咬牙切齿,但是面上却有着春风一般的微笑,“房大人客气。上次小女子乃是酒后胡言,大人万万不可当真。若是因此折损朝堂之中的栋梁,那小女子的罪过可就太大了。”

    听到苏宛的话,房元礼大笑。自己之前虽然被苏宛惊醒,但也只是因此回去多读些书而已,根本未曾想过要辞官不做,做个清闲书生。那样的生活,自己根本不习惯。

    想到这里,房元礼对苏宛说道:“小姐无需担心。那日只是将房某奋进之心激了出来,却没有让房某生出看破红尘之念。”

    两人推杯换盏,不一会便都有了几分醉意。

    看着园中之花,苏宛笑着望向房元礼,“房大人,今日还是以园中之花为题,赋诗三首。你我就这样比个高下如何?”

    上次在园中赏花,苏宛便是用这种方式,狠狠的折辱房元礼。想必房元礼回去之后,定然也是在这方面下苦功。不过今日,自己仍旧要用这种方式狠狠地折辱房元礼第二回!

    早已醺醺然的房元礼,听到苏宛的话,点点头说道:“便依小姐所言。只不过,小姐定要小心。房某回去之后,下过苦功。小姐小心输掉。”

    一边的苏宛笑着说道:“无妨。大人才子之名早在京城之中传开,妇孺老幼,无人不知,行商走贩,无人不晓。能够在输在房大人手下,小女子虽败犹荣。”

    听到苏宛的话,房元礼想想也是。苏宛虽然也有金钗之名,但是毕竟时日短浅,自己早在前朝之时,盛名便传于京中。自己与苏宛比,名声的确要大上更多。

    想到这里,房元礼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便抛砖引玉。先作诗一首,以供小姐品鉴。”说着站起身来,手中端着酒杯看着亭外,正在开放的鲜花。

    片刻之后,只听房元礼低沉的声音在亭中响起,“犹忆当年一相逢,万世此心与君同。青宴台上化蝶去,人间比翼笑春风。”

    此诗一出,苏宛双目之中的怒气喷薄而出,随后强自按捺下去,面上浮起笑容拍手说道:“好诗!房大人不愧是京城之中有名的大才子,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中做出如此好诗!”

    苏宛心中虽然生气,但是也不得不佩服房元礼,当真是有几分真本事的。此诗片刻而成,通篇虽无花字,但是却巧妙勾勒出一副初春百花图,更将一场生死绝恋刻画在其中。

    只是,别人听到或许极为感动房元礼的痴情,但是在苏宛听来,这却是不折不扣的假慈悲。当年若是房元礼不背叛自己,自己又何须青宴台上化蝶去?他今日又何必故作怀念?

    房元礼看着亭外景色,仰头将杯酒残酒饮尽。随后沉默片刻方才转过身来说道:“苏小姐谬赞。只是看着园中景致,房某心中忽有所感,一时按捺不住,竟然做了一首如此凄凉的诗词。还望小姐原谅才是。”

    看着房元礼眼中的寂寥之色,苏宛自然知道他在伤感什么。当初自己与他初见之时,虽然不是早春,但是也是在花园之中。只不过,转眼之间,物是人非,只能空留伤感。

    想到这里,苏宛问道:“看大人诗中意境,仿佛思念某位故人。不知哪位故人现在何处?”苏宛这是明知故问,只不过是想在房元礼心中的伤痛中刺上几下而已。

    果然,听到苏宛的话,房元礼勉强笑着说道:“那位故人已经去了。只是偶尔思及,心中每每便有锥心之痛。未曾想,今日竟然又想起了她。”

    听到房元礼假惺惺的话语,苏宛几欲作呕。未曾想到,仅仅做官三年,当年自己熟悉的那个人竟然变得如此虚伪,不由得苏宛感叹,人心善变。

    亭中一时沉默下来。房元礼是心痛,不想说话;苏宛是胸中作呕,也不想说话。两人僵持片刻,最后还是房元礼开口,“苏小姐,该你作诗了。”

    听到房元礼的话,苏宛缓缓吟诵出一首早就准备好的小诗,诗词清丽,格调优雅,与房元礼的诗词不相上下。只是房元礼的诗词有些太过凄凉,却是在意境上输了苏宛一筹。

    听到苏宛的诗词,房元礼笑着说道:“果然还是小姐技高一筹,虽然两诗更有擅场,但是我方才所作之诗,与今日园中百花盛放的美景太过格格不入,这第一场,是我输了。”

    苏宛点点头,两人的诗词的确难分高下。只是今日园中百花盛放,房元礼却做出这般悲伤的诗词,的确有些不合适。故此这第一场只能算是他输了。

    接着房元礼又斟了一杯酒,然后想着园中百花满园盛开的情景,嘴角微微浮现出一丝笑意,沉吟片刻之后,便对苏宛说道:“苏小姐,在下的第二首诗已经成了。”

    对于苏宛和房元礼这样的才子才女来说,难的不是作诗,而是作出来的诗要合乎自己的身份与才学标准,故此两人都未曾在园中点香,任由自己慢慢打着腹稿。

    此时,苏宛听到房元礼在片刻之间便又作了一首诗,心中也微微有些惊讶,她双眼瞪得大大的,看着房元礼说道:“还请房大人吟出,让小女子欣赏一番才是。”

    只听房元礼低沉的声音又在亭中响起,“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小姐觉得,此诗如何?”

    听到这诗,苏宛差点大骂出口!房元礼竟然以情诗来撩拨自己!刚想出言讥刺房元礼几句,苏宛忽然想到,前些日子在宰相府上,齐若冰看着自己时的奇怪眼神。

    在百花诗会上,齐若冰看着自己的眼神便如夺夫仇人一般。此时,房元礼又作出这般诗词,苏宛心中顿时有些明白了,想来定然是房元礼回去之后,对自己念念不忘,所以齐若冰才会在百花诗会之上,那般对待自己。

    原来如此,苏宛顿时将那些讥刺之言都收了回来。因为就在刚刚苏宛想通这件事情的时候,她的心中又浮现出一个计划,当初自己受过的苦楚,自己要让齐若冰也受上一遍!

    想到这里,苏宛将头微微低下,脸上浮现出一片红云。然后低声慢吟出一首小诗,正与方才房元礼的诗词相合。诗中很是委婉的表示自己早就倾慕房元礼已久。

    听到苏宛相合的诗词,房元礼心中大喜。自从两次见过苏宛之后,苏宛的身影便在自己心头萦绕,挥之不去,甚至还因此跟若冰大吵一架。

    不过房元礼心中深知,以自己的身份若是娶苏宛自然门当户对,若是想让苏宛嫁进门中做小,却是痴心妄想。就算苏怀远同意,苏宛定然也会拼死反抗。

    所以,今天房元礼才主动上门,并且提出再比一次。其实是想借此机会试探苏宛一下,所以刚才才找借口支开了苏怀远。未曾想到,苏宛竟然也对自己倾慕已久。

    想到这里,房元礼端着酒杯对苏宛说道:“多谢今日小姐款待之情。在下借花献佛,敬小姐一杯。”

    说着,双手举杯便跟苏宛的酒杯碰在一处。两个青瓷酒盅碰在一处,发出叮的一声脆响,随后杯中酒花碰撞,两杯酒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借着这个机会,房元礼更是轻轻抓住了苏宛的手,口中说道:“金钗宴上初见小姐之时,在下便惊为天人,只可惜后来一直无缘再见。今日终于再见小姐,方才之后,原来小姐之心与房某之心,早已变成一心。”

    苏宛听着房元礼的情话,脸上如同着火一般,害羞的低下了头。房元礼见到苏宛这般姿态,心中更是肯定苏宛喜欢自己,便要上前将苏宛搂在怀中。

    苏宛虽然低着头,但是很快便感觉到房元礼想要干什么,于是莲步轻移,脚下向后退了几步,正好躲开房元礼的手臂,口中轻轻的呼唤道:“房大人,自重。”

    房元礼此时刚准备将心中那些积攒多日的思念之情说出来,却陡然听见苏宛这一句,便如同凉水浇头一般,整个人瞬息之间便萎顿下去,“苏小姐,难道方才之诗不是真的吗?”

    退后的苏宛看着萎顿的房元礼心中有些快意,但是面上却仍旧装成一片害羞,低低说道:“前人曾言,诗乃心声。小女子发自肺腑所作,自然不会是假的。”

    房元礼听到苏宛这么说,疑惑的问道:“那小姐方才为什么却要让我自重?我与小姐两情相悦,发乎情止乎礼,又有什么需要自重的?”

    听着房元礼的话,苏宛心中冷冷一下,口中却轻轻的说道:“大人,你心中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