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乔装改扮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40本章字数:3294字

    三人在园中饮至黄昏方散。回到小院,苏宛坐在桌边沉思今日之事,从江氏所言来看,当年那位被赶出府去的如夫人,应该还有一个父亲的亲生儿子。

    可是,若是事情当真如此,就算那位如夫人被人赶出去,那个儿子也应该留在府中。毕竟是父亲的血脉,就算他母亲有错,府中也不会连无辜的孩子也牵连到。

    竹茹挑帘走了进来,将刚从厨下端来的醒酒汤放在苏宛面前,轻声说道:“小姐,你要的醒酒汤好了。”

    苏宛正在沉思之中,根本未曾听到竹茹的话。心中只是想着这件事情太过蹊跷,说不定是江氏故意给自己设计的圈套。

    看着热气渐散的醒酒汤,竹茹轻轻在苏宛的肩膀上点了一下,然后说道:“小姐,快喝吧。不然一会就凉了。”

    被竹茹这么一碰,苏宛才从沉思中醒来,看着竹茹奇怪的问道:“啊,怎么了?”

    竹茹没有想到苏宛想问题竟然想的这般入神,掩口轻笑道:“小姐,你的醒酒汤要是再不喝,可就凉透了。”

    苏宛这才看到桌上还放着一个精致的青瓷小碗,虽然里面热气已经没有,但是触手之处,仍旧能感到一片温暖,很显然还没有凉透。

    自己刚才左思右想都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不是江氏给自己设下的圈套。只以为自己是有了几分醉意,所以才让竹茹去厨下给自己做了一碗醒酒汤。未曾想,这么快就做好了。

    端起温热的小碗,苏宛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说着拿起小勺,慢慢地喝起汤来。

    竹茹看着苏宛喝汤,好奇的问道:“小姐,你刚才在想什么呢?想得竟然那么入神?”

    正在喝汤的苏宛将勺子放下,正想对竹茹说,却忽然想到,竹茹年纪比自己稍长,又比自己在府中呆得时间长,说不定知道些其中详情。

    想着,苏宛便拉住竹茹的手,让竹茹坐在自己身边,轻声问道:“竹茹,我问你,你进侯府多长时间了?”

    竹茹抿着嘴唇想了想说道:“奴婢是六岁时进府的,仔细算来,到如今,已有十二年。”

    苏宛点点头,然后对竹茹说道:“既然你六岁的时候便已经进府,那你可知道,父亲有几位夫人?”

    听到苏宛问这个问题,竹茹奇怪的看了苏宛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爷有两位夫人。一位便是如今的大夫人,还有一位便是小姐的母亲。只可惜,夫人去得早......”

    说到这里,竹茹的眼圈都红了起来。昔日苏宛母亲在时,两人生活的极为快乐,与别府的小姐差不了多少。只可惜,三年前一朝变天,两人的生活也由天上落到地下。

    看着竹茹红红的眼圈,苏宛轻轻拍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心中却在想着,若是当真只有两位夫人,江氏为何又要设下一个破绽如此明显的圈套?原氏的态度又为何会忽然转变?

    正在苏宛疑惑间,只听竹茹说道:“小姐,好像还有一位夫人,只不过这位夫人,自从竹茹进府之后就未见过。听府中呆得时间长的婆子们说,那位夫人被人赶出了府。”

    听到竹茹这番话,苏宛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果然,江氏说得不是假话!怪不得今日原氏的脸色会变得这般快,原来是真有此事!

    想到这里,苏宛紧紧抓住竹茹的手问道:“哦,你给我说说,那位被赶出府的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因为什么被赶出府去的?”

    若当真有这么一回事,而且那位夫人还生下一个儿子。自己何必还要利用原氏与苏庆?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子靠自己帮助认祖归宗,承袭侯位,岂不比苏庆好控制得多?

    见到小姐这么激动,竹茹怯生生的说道:“那是我进府之前的事情了。据那些婆子说,是因为那位夫人跟别的男人通奸有染,还有了身孕,所以老爷才把她赶出家门的。”

    虽然竹茹的话很短,但是已经让苏宛理出很多东西。父亲当年确实有这么一位夫人,而且被赶出去的时候,她也的确怀有身孕。这么说来,江氏说的倒不是假话。

    竹茹说完,见到小姐又不说话了,连忙问道:“小姐,你问这个干什么?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我还是听当年我跟着的那个婆婆说的。”

    苏宛心中正在计较,若当年事情是真的,那自己就不必为当年那位夫人翻案。若当年的事情是假的,那岂不是说,那位夫人肚子里怀的孩子,就是父亲的血脉?

    房中烛火轻轻跳动,苏宛凤目眨了几下,然后问道竹茹,“跟你说这件事的那位婆婆现在还健在吗?你们两人之间还有没有来往?”

    若是能找到当年的老人,或许能搞清楚真相。若那夫人当真跟别人通奸有染,自己不过是白费几分力气;若那夫人果然是被人冤枉,那自己岂不是平白得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竹茹点点头说道:“嗯,我现在还时常去看那位婆婆。只不过最近事情太多,倒是有好一段日子没有去看过她了。也不知道她身体如何。”

    听到竹茹的回答,苏宛十分满意,点头说道:“你明日去那婆婆家里看看她,顺便将当年之事,从她口中问个清清楚楚。记住,一定要问清楚,这件事对我有大用。”

    虽然不知道小姐问这件事情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竹茹还是脆生生的答应下来。

    苏宛心情大好,片刻之间便将醒酒汤喝完,然后将空碗递给了竹茹。

    竹茹转身准备出去,走到半路却有返了回来,对苏宛说道:“小姐,今日有人给你送来一个口信,说是明日邀你一同去看明珠。”

    听到竹茹的话,苏宛双目一亮,嘴角泛出一丝笑容,房元礼,你终于忍不住了。

    窗外玉兔西坠,旭日东升,天地之间渐渐明亮起来。

    苏宛坐在梳妆台前,正仔细打量着竹茹找来的衣衫。今日要出门去赴房元礼之约。若是跟大夫人打招呼,定然会引起她的怀疑。苏宛便决定,自己女扮男装偷偷出府。

    方才让竹茹去找了几件男子的衣衫和平时所用的饰物。不一会竹茹便抱着一堆东西回来了。有男子的衣衫,还有出门系的香囊,还有几根腰带。

    看着面前的衣衫,苏宛伸手在其中挑拣。半晌之后,方才从其中挑出一件玄色水德袍,将那袍子拿在自己身上比划,“竹茹,你看我穿这件如何?”

    竹茹点点头说道:“好,小姐生的国色天香,穿什么都是极好的。”

    苏宛笑笑,然后让竹茹将那玄色水德袍给自己穿上。衣服虽然有些旧,但是洗得很是干净,不仅不显得破旧,反而更显得人沉稳。待苏宛穿完之后,竹茹抬头一看,登时呆住。

    只见面前之人身穿一件玄色水德袍,腰间绑着一根蓝色雷纹腰带,一双凤目,顾盼生威。虽然身形有些瘦弱,却显得文质彬彬。美中不足的是,头上挽着女子发髻,看着有些不伦不类。

    苏宛穿好之后,对着桌上铜镜看看,这件衣服虽然有些旧,却也极为合身,不由得轻轻点头。随后又坐在梳妆台前,让竹茹给自己梳了一个男子发髻,带上束发冠带,挂好腰间香囊。这才算是换完妆扮。

    换完之后,苏宛转头看着竹茹问道:“我这身妆扮如何?”

    只见面前之人面色白里透红,两道秀眉如出鞘宝剑,一双凤目若天上星辰,鼻如悬胆,双唇红润,英俊至极!

    竹茹愣了半晌之后方才说道:“小姐这身妆扮,当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苏宛也极为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自觉没有什么问题,便对竹茹说道:“今日你便不用跟着我了。”

    看着小姐换上男装,又不让自己跟着,竹茹心中有些奇怪,“小姐,要是我不跟着你,那谁来服侍您呢?还是让我跟着吧。”

    看小姐的妆扮,今天定然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做。若是自己不跟在小姐身边,那小姐要是有事情怎么办?

    苏宛摇摇头说道:“今日我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便是连你也不能带。更何况,你今日也有事情要做。咱们主仆二人兵分两路,今晚再回来在此相会。”

    听到小姐说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做,竹茹心中知道小姐定然是不方便带自己去,所以便也不再恳求。只是,小姐说自己今日也有事情,自己怎么不记得小姐吩咐过?

    仔细想了想,竹茹这才想起来,昨夜,小姐让自己今天去瑞婆婆那里一趟,搞清楚当年那位夫人被赶出侯府的事情。

    苏宛将自己身上的衣衫整理一下,然后叮嘱竹茹,“你今天去那个婆婆那里,千万要将当年的事情搞清楚,尤其是这位夫人,当年是被冤枉,还是当真与人有染。”

    竹茹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不无担心的打量着苏宛,秀眉微蹙说道:“小姐,要不您还是在府中等上一会吧!等我从瑞婆婆那里回来,咱们两个一起出去。”

    看着竹茹满脸忧色,似乎怕自己一出府门便会上当一样。苏宛笑着说道:“你放心好了。虽然这几年很少出府,但是你家小姐也不是那般容易被骗的人,你就放心吧。”

    竹茹虽然点了点头,但是看面色却已依旧有些担心。苏宛摇摇头,然后对竹茹说道:“那我先走了,等我晚上回来的时候,你要将事情详详细细的告诉我。”

    说完苏宛便大步流星的走了房门,只剩竹茹满脸忧色的留在房中。

    苏宛从自己小院出来,看看四周无人,便悄悄得从后门溜了出去。苏宛方才出去,便从一边花树之下站起一个家丁来,他跑到门前向外打了个招呼,随后便向大夫人屋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