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福兮祸兮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40本章字数:3408字

    窗外阳光极是明媚,房中之人商量得却是暗害之事。苏宛看着江氏一脸故作玄虚的样子,心中摇头,伸手端起面前茶碗,浅浅抿了一口。这极品毛尖果然不同凡响。

    听到原氏开口,江氏傲然一笑,脸上满是自得之色,随后方才缓缓开口说道:“二嫂,此事说来极为简单,只要找一女子,去公堂之上状告苏林欲行不轨便是。”

    一边的苏宛嘴角微微一扯,果然跟自己心中所想一样。不过,以江氏之见,能在这般短的时间之中,想出这种还算中等的主意,也算不错。

    原氏听到江氏的话之后,眉头微微一皱,“这女子虽说不好寻找,却也不算难。只是,这状告苏林便能将苏林的名声毁掉吗?”

    对于出身大族的原氏来说,京都府并不值得放在眼中,尤其是这件事情定然会牵扯到威武候府,甚至会将房元礼也拖进来。想来,京都府最好的做法便是息事宁人。

    看着原氏愁眉不展,江氏心中很是清楚原氏在想什么,“嫂嫂可是担心京都府看事关重大,只会息事宁人,将案子压下,却不敢审理此案?”

    原氏点点头,京都府在京城的世家大族之间,向来都是和稀泥的角色。真正有关世家大族的阴私事,京都府根本不敢审理。

    想到这里,原氏叹了一口气,皱眉说道:“京都府是何等样的角色,那些平民百姓不清楚,难道你我还不清楚吗?只怕这状纸递上去,便如泥牛入海一般了。”

    伸手将桌上茶碗拿起,江氏浅浅抿了一口香茗,脸上带着一股神秘莫测的笑意,好像在这一瞬间,江氏已经化身成为运筹帷幄,百战百胜的战神一般。

    自觉气势足够,江氏将手中茶碗放下,方才开口缓缓说道:“二嫂此言差矣。若是京都府不敢审,我等便不会施加压力?更何况,若是不成,还可让这女子去告御状。”

    听到这里,苏宛险些将口中香茗喷到江氏脸上!出这种馊主意不说,竟然还妄想打御前官司?真把汝阳王当成傻子了?

    苏宛心中虽然知道不靠谱,但是另外一边的原氏却觉得江氏的话很是在理,“弟妹说得极是。以我的能力,对京都府施压定然不成问题。”

    两人越说越是兴奋,一直从这个不靠谱的主意联想到如何才能将苏林打倒,进而将大夫人踩在脚下,最后甚至开始梦想苏庆成为侯爷之后的事情。

    良久之后,两人终于冷静下来。就在这个时候,江氏方才发现,今日的苏宛沉默的有些怪异。明明是她将自己两人请来,从进门到现在,她却一言未发。

    江氏眼帘微抬,看看苏宛,只见苏宛正端着茶碗,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脸上顿时一红,尴尬的开口问道:“不知宛儿觉得此计如何?”

    尽管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失仪,但是当江氏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一片傲然自得之色,很显然对自己灵光一闪想出来的计策,很是满意。

    苏宛将手中茶碗放下,身上的流云轻轻转动,她盈盈笑着说道:“宛儿以为,这个计策不怎么样。”

    一脸得色的江氏顿时愣在座位之上,良久之后方才反应过来,冷笑着说道:“宛儿,你不会是觉得这个主意不是你想出来的,所以方才故意出此狂言吧?”

    自己的这个主意分明是个极好的主意,不仅能将苏林名声搞臭,若是从中运作得好,甚至能让苏林永世不能翻身!苏宛定然是嫉妒自己,所以才会说自己的计策不怎么样。

    苏宛摇摇头说道:“三婶的主意当然是极好的,只不过用在这里却是有些不合适。”

    听到苏宛都亲口承认自己的主意极好,江氏心中更加自得,“既然主意是极好的,为什么不能用?还是说,根本就是因为你心中不想用?”

    话语之中的诛心之言陡然爆发,仅仅是一句话,便已经将苏宛隔了起来,若不是知道苏宛定然不会是大夫人一派,江氏说不定已经站起身来,拂袖而去了。

    一边的原氏听到江氏的话,双目之中也向苏宛投来狐疑的目光。这个计划虽然不是自己设想之中那般完美,但是事急从权,若是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用这个办法。

    想到这里,原氏双眼一转,然后笑着说道:“弟妹不必生气。你我三人一心,这是之前便说好的事情。想来宛儿定然不会因为嫉妒弟妹而坏掉我们的大事,不知宛儿为何不同意?”

    原氏的话倒是好让苏宛心中惊讶。原本以为原氏是性格直率之人,未曾想到,在这种时候,竟然能说出这般见识不凡的话语来。

    不过转头想想也是,原氏毕竟是大陈四大家族之中原家出来的人,就算再如何简单,也不会不知道这些手段。只是口中虽然信任自己,但是原氏严重的狐疑之色却是瞒不过自己。

    接着原氏的话,苏宛笑着解释道:“宛儿自然不是存有坏心。只是觉得三婶这个计策有些不妥而已。最为不妥的便是,你们去哪里才能找到这样的女子来状告苏林?”

    这便是江氏计划之中最为致命的硬伤。若是能找到敢于在御前跟苏林对质,当着当今皇帝面前说谎面不改色之人,只怕除了自己天下间便没人能做到了!

    听到苏宛的话,江氏一愣,随后便开始想这个问题。紧接着,江氏的面色几经变化,最后眉头更是紧紧的皱了起来。

    看到江氏的样子,苏宛接着又抛出江氏计划的第二个致命之处,“其次,便是时间。明日便是经筵开讲之日,只要苏林能够拖过明日,便是你们找到那样的女人,又能如何?”

    现在对于自己一方来说,最为仓促的便是时间。明日苏林便要当众进讲经筵,即便今天江氏与原氏能寻到合适女子,京都府也定然会将此事压下,等到经筵讲完再说。

    可是,等到经筵讲完,江氏与原氏再告苏林,明显不能产生多大影响,更不可能将已经经筵结果改变。只是做些无用功而已,根本与大局无涉。

    方才还在苦苦思索补救之法的江氏,此时听到苏宛之言,双眉一松,放弃继续思索补救之法。然后双目一抬,冷笑着说道:“既然宛儿这么说,想必心中已经是成竹在胸了。”

    江氏此时方才醒悟过来,为何刚才自己在讲计划之时,苏宛满脸都是笑容!想必,当时苏宛便已经察觉到这两个问题,却故意引而不发,直到现在方才抛出来打击自己。

    听到江氏的话,苏宛笑着说道:“胸有成竹不敢当。不过,方才得三婶之计点拨,宛儿心中灵光一闪,想出一个极妙的计策来。”

    在找到父亲流落在外的孩子之前,自己与江氏需要联手对付大夫人,现在还不到将脸面撕破的时候。所以,感受到江氏心中浓重怨气的苏宛,在话语之中,毫不犹豫的捧了江氏一把。虽然苏宛的计策跟江氏丝毫关系没有。

    原氏看着一脸诚恳的苏宛,急忙问道:“不知宛儿你有什么好计策?说出来给二婶听听,若是此计当真可行,日后庆儿自然不会忘记你今日大恩。”

    经过苏宛的点拨,现在原氏也知道,江氏的计策不可行。如此局面之下,自己便只能求苏宛出谋划策,甚至不惜将日后之事也许诺出来。

    身上衣衫轻动,流云缓摆,苏宛漂亮得如同月中仙子一般,笑着对原氏说道:“此计说来极为简单,便是让明日经筵按照召开,你我什么事情都不用去做。”

    一边的江氏听到苏宛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便是宛儿你想了半天,方才想出来的好办法?让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苏林进讲,然后承袭侯府之中的一切?”

    若是只能看着这些发生,自己三人今日又何必坐于一处?还以为苏宛心中有什么好的计策,未曾想到,说了半天,只是胡吹大气而已。

    原氏在一边也将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原本以为苏宛如此聪慧,定然能有良策,未曾想到,她竟然目光短浅到这般地步!若是心中本想安分守己,自己又何必操持这一切?

    想到这里,原氏皱眉看着苏宛,目中满是狐疑之色,口中却说道:“弟妹莫要着急。先听宛儿把话说完,你我三人再做商议也不迟。”

    苏宛看看一边不屑的江氏,再看看满目狐疑的原氏,心中不禁有些感慨,自己竟然会沦落到会这种庸才出谋划策,当真是凤凰落难。

    心中感慨一番之后,苏宛方才说道:“明日虽然是苏林开讲经筵,但是却也是苏庆成名的好时机。若是能把握住明日这次机会,你我之计定然可成!”

    坐在一边的苏庆听到苏宛的话,双目之中陡然放出狂热之色。若是按照苏宛所说,自己明日便能踏出成为小侯爷的第一步!

    听到苏宛这么说,原氏愣了一下,自己先前便曾与苏宛还有江氏讨论过这件事,却不想被苏宛江氏联手敲打一番,从此再也不敢再谈此事。不曾想,今日苏宛竟然主动提及!

    随即,原氏问道:“不知宛儿你心中到底如何思想?明日经筵之上进讲之人是苏林,如何能成为庆儿成名的好时机?”

    苏宛嘴角微微一翘,然后笑着解释道:“二婶,出席经筵之人不是京中才子,便是朝中大臣,几位皇子更是每次必到,甚至陛下若是有空,亦会亲临。如此风云际会,怎能放过?”

    苏庆听到苏宛的话,眼中的光芒更亮。若是明日自己能在这些人面前大放异彩,定然会同苏宛得了金钗一般,一夜之间,才名传遍京城。

    原氏心中也意识到这点,可是苏庆的才学自己心中有数,虽然也是京中少见的才子,但是比起苏林还是稍微差上一些。想到这里,原氏轻声问道:“宛儿,我等明日该如何行事?”

    日移尺许之后,原氏与江氏方才带着满脸笑容从苏宛的小院出来。只是,原氏带来的苏庆却是被苏宛留了下来,不知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