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授业解惑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40本章字数:3350字

    殿中众人极为艳羡地看着站在崇文帝身前的苏林,他们心中很是清楚,从今日之后,苏林便不用再窝在翰林院之中,每日对着一堆黄纸抄写。苏林从今日起,定然会青云直上。

    看着苏林脸上的笑意,崇文帝说道:“爱卿如此忠心,朕深感欣慰。不过朕还有一事要请教爱卿。不知爱卿可否为朕解答一二?”

    听到崇文帝的话,苏林知道,真正的考验现在才开始。刚才自己只不过是在夸夸其谈,现在,这个问题的回答能不能让崇文帝满意,才是自己日后仕途的关键所在。

    想到这里,苏林将自己心中所学梳理一遍,然后对崇文帝说道:“请陛下发问。微臣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望能解陛下心中疑惑一二。”

    崇文帝既然要问自己,想来方才经筵之上的表现,已经让崇文帝动了爱才之心。此时,只要能将崇文帝接下来的问题答好,自己必然能被崇文帝重用。

    坐在御座之上的崇文帝缓缓说道:“方才爱卿曾言,以铜为镜可正衣冠,以人为镜可明得失,以史为镜可知兴替。朕想问,如何才能以人为镜?”

    殿中之人听到崇文帝的问题,纷纷开始皱眉思索。以人为镜说起来极为简单,可是越是位高权重便越是自信,作出的决定也不容置疑,又如何能做到以人为镜?

    坐在下面的苏宛端起茶碗抿了一口,对于这个问题,早在前世之时她便已经想得清清楚楚。不过,崇文帝竟然开口问苏林便是这种问题,看来这崇文帝当真是看中苏林。

    以人为镜这个问题虽然极难回答,但是,越难的问题便能能代表你在别人心中的地位。崇文帝用如此难的问题考校苏林,显然是准备日后委以重任。

    看着苏林紧皱的眉头,苏宛很是高兴。虽然苏宛知道这种问题定然难不住苏林,但是对于苏宛来说,能看到敌人难受,便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苦思片刻之后,苏林对崇文帝行礼说道:“若要以人为镜,应当多多听取身边之人、贤能之人的意见,切不可因己身之故而不听谏言;并要以贤德之人为楷模,时常反省自身。”

    听到苏林的回答,崇文帝点点头。苏林与自己所想相同,首要便是虚怀若谷,能从善如流,其次便是要时常反省自己,方能不犯错误。

    看着苏林面上的忐忑之色,崇文帝笑着褒奖苏林,“未曾想到,苏爱卿不仅能修史书,而且对于书中之意也理解的如此透彻。当真是个难得的人才。”

    苏林听到崇文帝最后一句话,心中很是激动。苏林心中清楚。有了崇文帝这句话,自己从翰林院中调出,指日可待;日后仕途,也定然会顺风顺水。

    尽管心中激动难耐,但是苏林还是用极大的力气按下自己想要狂呼的想法,微微欠身对崇文帝说道:“多谢陛下褒奖。这只不过是微臣一点愚见,若是有何错处,还望陛下海涵。”

    御座之上的崇文帝见到苏林在这般情况之下仍能自持有礼,心中对苏林的评价顿时又上一个台阶。他微微冲坐在一边的房元礼丢了个眼色,房元礼顿时心领神会。

    接着房元礼开口说道:“苏大人讲的极好。只是房某还有一事未明,还望苏大人指教。”

    虽然刚刚得了崇文帝夸赞,但是苏林深知自己今日能在文华殿中讲经,大半原因都是因为面前之人想给自己机会,所以自己今日才能大放异彩。

    更何况,这人乃是朝中文官之首,日后便是自己入朝为官,也定然会在房元礼之下。自己日后的仕途还要多多仰仗他的扶持才是。

    所以,苏林赶紧回道:“房大人乃是当世人杰,能让房大人不明之事定然非同小可。苏林不敢自承指教,还请房大人说出来,大家讨论一下才是。”

    此话虽然有些拍马屁的嫌疑,但是说得也算实话。当年房元礼在前朝之时,连中三元,被景帝钦点为状元,而后更是为靖凰长公主青睐,成为驸马。如此殊荣,当世再无第二人。

    案几之后的房元礼听到苏林的夸赞,脸上未曾变过表情,仍旧笑着问道:“既然如此,那房某便问了。史书之理,人人皆通,但如何才能将书中之理付诸实践?若不能付诸实践,我等坐在这里大谈前朝之事,议论往昔殷鉴,又有何用?”

    房元礼的问题直指人心,要知道嘴上说说容易,要让人身体力行却最是困难。更何况,史书之理虽然微言大义,但是太过玄妙,若非对史书理解的极为透彻之人,根本不能有作为。

    从方才到现在,苏林经筵之上的表现虽然极为精彩,但是毕竟只是口舌上的功夫。昔年有小将于纸上谈兵头头是道,临到触敌,却是大败亏输。想来房元礼便是想试试苏林是否也是这种纸上谈兵之人。

    苏林自然不是纸上谈兵之辈,沉思半晌之后,苏林方才胸有成竹地说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房大人说要将书中之理付诸实践,窃以为,在此之前,应当将书中之理全然忘却,点滴不记才是。”

    此言一出,文华殿中尽皆哗然!若是要将书中之理全然忘却,那之前自己又何必要学?苏林此言岂不是再说,那些目不识丁的山野匹夫比自己这些满腹经纶之人还要强上许多?

    只有苏宛听到苏林的狂妄之言的时候,没有意外之色。反而是看着立在殿中的苏林,唇中极为轻微的吐出四个字,“哗众取宠!”

    听到苏林口出这般狂妄言论,房元礼也轻轻皱了一下眉头。虽然是自己将苏林推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但是自己从未插手细节。苏林此时口出狂言,定然是心中有数。

    于是房元礼面上装出一片茫然之色,皱眉呵斥苏林,“苏大人此话有些太过狂妄了。若是要将这等圣人至理忘却,我等当初又何必要学?”

    苏林还未曾答话,一边的苏宛却将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对于房元礼之才,苏宛心中一向很是佩服,她绝不相信房元礼会看不出,苏林是故意造成这般局面的。

    看着房元礼面上的茫然之色,苏宛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想通房元礼为何要这么说。看着两人一个一脸茫然,一个胜券在握,苏宛轻声骂道:“虚伪至极!”

    虽然不知房元礼在苏林进讲这件事上出了多大力气,但是以大夫人与齐若冰的关系来看,房元礼定然不会不知道苏林今日所讲。两人定然是一唱一和,作戏给众人看。

    果不其然,看到房元礼脸色有些阴沉,苏林不慌不忙地说道:“房大人莫要误会。苏林自然不是说我等圣人之书白学,只是阐述其中之道而已。”

    苏宛看着两人一唱一和演着戏给殿中众人看,心中不禁有些小看二人。苏林本就有真才实学,何须用这种手段来抬高自己?房元礼已经是一朝重臣,未曾想到还是如此不知轻重!

    房元礼听到苏林的解释,脸上的迷茫之色顿时敛去,点头说道:“既然苏大人有高见,不如说出来让我等一同听听如何?”

    殿中众人尽皆点头,便是御座之上的崇文帝都忍不住将目光落在苏林身上,方才苏林的表现一直很好,现在既然能有如此惊人观点,定然有不同凡响的言论。

    苏林看到殿中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心中极是高兴。他冲着崇文帝行礼,然后又对殿中众人行礼之后,方才开口:“我口中之忘与大家心中之忘有所不同。”

    站在文华殿中,面对着京中才子与朝中重臣,苏林毫不怯场,侃侃而谈,“大家方才所说之忘,乃是彻底忘记;而我所说之忘,乃是将圣人之理埋在心底。”

    众人听到苏林的话纷纷皱起眉头,若是如此,自己又为何要将圣人之理埋在心底?圣人之理难道有何见不得光的地方?

    看着侃侃而谈的苏林,苏宛心中摇头,果然跟自己之前设想的一模一样,苏林准备用这种哗众取宠的方式,抬高自己身价。

    对于自己来说,苏林这种举动非但不能博得自己好感,甚至会让自己生出厌恶之心。不过,对于汝阳王这种将军出身之人,苏林的名声越大,他对苏林便会越好。

    苏林继续说道:“圣人之理微言大义,但是对于平民百姓来说,终于抵不过一顿饭一盘菜,所以,若想要将圣人之理付诸实践,便需将圣人之理忘掉,给百姓解决掉饭菜之事。”

    文华殿中之人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小姐,何时又曾为一粥一饭发愁过?听到苏林之言,顿时嗤之以鼻,以为苏林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站在殿中的苏林未曾理会那些不屑神色,继续说道:“只有等百姓吃饱穿暖,方能将圣人之理推行。若不如此,圣人之言想要付诸实践,只是空中画饼而已。”

    苏林讲完之后对崇文帝和房元礼行礼,然后便站到一边。殿中众人见到崇文帝、房元礼都不说话,心中只以为他们也对此不以为然。

    就在这时,房元礼点头说道:“苏大人此话有理,若非如此,圣人之理绝不能实践。今日房某受教了。”说着对苏林躬身一礼。

    御座之上的崇文帝也点头赞道:“爱卿言之有理。圣人之言虽是大道,却也离不开这些小事。从这一点一滴中去做,方能体悟圣人大道。苏爱卿的见识,果然不同凡响。”

    听到崇文帝与房元礼两人都开口夸赞苏林,殿中之人虽然不知为何,却也将刚才那些羞辱言语收回,换成一片赞许之声。

    苏林看着殿中众人脸上的赞许之意,心中大定,知道自己日后仕途已然是平步青云。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响起,“苏大人此言有理。不过在下还有一个小小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