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章 暗流涌动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40本章字数:3400字

    殿中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天青色如意长袍,与苏林面貌有两三分相似的男子站在案几之后,双目紧紧地盯在苏林身上。

    苏林一愣,按照常理来说,既然陛下与宰相都问过自己,那剩下的便应是听讲众人提问。可是方才陛下都对自己赞不绝口,厅中众人自然不会再继续问下去。

    只不过,没想到二婶竟然已经疯狂到如此地步,甚至不惜让陛下讨厌苏庆,都要让他在这种重大场合之上,折损自己的面子。

    不错,方才说话之人,正是威武候府的二少爷,原氏之子,苏庆!

    站在殿中的苏林愣了一下之后,很快便反应过来,笑着对苏庆说道:“既然是经筵,只要是我能解答的问题,定然会不遗余力为阁下解答。若是不能,也可大家共同讨论。”

    虽然不知道苏庆现在站起来向自己发难,是因为什么。但是苏林还是秉着一颗谨慎小心的心,先将自己的退路准备好。若是一会问题答不出来,也不至于太过难堪。

    听到苏林答应下来,苏庆笑着说道:“倒不是什么难题,只是《陈书》乃是苏大人修撰,其中有一句我不能理解。故此想借今日契机,请教大人一番。”

    殿中众人听到苏庆的话,都以为苏庆乃是苏林安排的人。要知道苏庆与苏林乃是堂兄弟,又都住在威武候府之中,有什么问题不能在侯府之中问,非要在殿前经筵的时候提出?

    立于殿中的苏林虽然不知道苏庆要提什么问题,但是听到他说问题有关《陈书》,心中便放心下来。《陈书》乃是自己亲自编修,其中每句自己都能倒背如流,应对问题手到擒来。

    更何况,对于自己这个兄弟,苏林还是有些了解。虽然苏庆在京中也有些才名,不过是浪得虚名而已。此次提问,想来也是在自己编修的书中,找到一些小问题而已。

    想到这里,苏林心中便有了九分把握,笑着对苏庆说道:“对于《陈书》苏某还算有些了解。不知阁下是哪里不懂,说出来,我或可解答一二。”

    看着苏林脸上的盈盈笑意,苏宛心中也在笑,自己曾仔细看过苏林编撰的《陈书》,虽说眼光有些短浅,但是在苏林这个年纪这个位置来说,已经极为难得。

    自己也是将《陈书》仔细翻过三遍之后,方才找到一个极为隐蔽的把柄。虽然说有些牵强,但是以汝阳王的对此事的忌讳,定然可以让苏林从此不得翻身!

    见到苏林脸上的笑容,苏庆心中便有些生气。便是眼前这人,在威武候府之中死死压着自己一头,按照苏宛所说,只要今日自己将那个问题问出来,苏林便极有可能被皇帝不喜!

    只要苏林被皇帝陛下厌恶,那自己便有极大把握能够等上侯爵之位!想到这里,苏庆心中不禁更加心潮澎湃,似乎自己已经成为威武候府的少侯爷一般。

    直到苏宛轻咳一声,苏庆方从幻想之中清醒过来,满脸笑意的问道苏林,“《陈书》之中,最后一段点评,大人曾说,景帝血脉断绝,族内无人,宗又无后,故此天弃之。不知大人这段点评究竟有何深意?”

    这段话苏庆之前并不知道,而是昨天苏宛将《陈书》摆在他的面前,然后将这句话教给他,让他在今日经筵之上问出这句话,只要能问出,大事便成了一半!

    听到苏庆之言,苏林笑着说道:“此话并未有何深意。只是据当时情形来说。若是景帝当时有血脉继承,断然不至于宗祀无力。所以我在书中提这两句,无非是想提醒天下之人,多子方能多福。若是无子,便是坐拥良田万顷,也不过是为别人做嫁衣而已。”

    御座之上的崇文帝听到苏林的话,双眉微微向上挑了一下。坐在下首的苏宛将崇文帝的表情全部都看在眼中,然后又轻轻敲敲苏庆的小腿。

    感受到小腿上传来的轻微震动,苏庆脸颊抽动了一下,然后继续问道:“虽说如此,可是这两句话行文却是有些不通,不知这是否也是别有深意之处?”

    听到苏庆的话,苏林微微一笑。这两句话苏林自然也知道行文不通,只不过当时虽然记录下来,却忘记改掉,后来刊印成册,苏林也懒得去改,反正意思并无不同。

    只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苏林自然不能承认自己忘记,“当然不是。只是我的行文习惯便是如此,并不是太喜欢对仗,所以才会如此。”

    苏林因为要回答苏庆的问题,所以背对着崇文帝。他根本没有看到,当说到苏林说道行文习惯便是如此的时候,崇文帝的脸色极为明显地变了一下。

    一直仔细观察崇文帝的苏宛看到那一闪而逝的怒色,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知道崇文帝定然已经动怒,自己不能在继续深挖,然后便轻轻拽了拽苏庆的衣角。

    苏庆收到苏宛的暗示,将头微微低下说道:“多谢苏大人今日为我答疑解惑。苏大人果然是年轻才俊,看法也是如此高屋建瓴,在下佩服。”

    看到苏庆如此轻易便放弃这个机会,苏林心中有些奇怪,按说苏庆若是想要中伤自己,绝不应该如此轻描淡写才是。

    只不过苏庆已经坐下,想来今日是到此为止。想到这里,苏林笑着说道:“不敢,只是一些自己心中所想而已,若是阁下还有任何疑问,随时可以找我。”

    正在两人客套之时,御座之上的崇文帝忽然说道:“房大人,关于我朝与大梁之间边境冲突的折子,朕还未曾批复吧?”

    近日在朝廷与大梁之间的边境,总有一小股流寇在两国边境之间流窜,甚至差点引起两国交战,幸好边境及时传回消息,方才避免大战发生。想来崇文帝说的折子,便是这些事情。

    房元礼愣了一下,随后点头说道:“正是。那折子应该还在陛下书案之上搁着。方才着急过来参加经筵,微臣竟是一时将这件事情忘在脑后,微臣有罪。”

    崇文帝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还是早些回到御书房将那折子批了才是。”说着转头对云静雅说道:“皇儿,这经筵你们便接着开,朕有些事情便先行离开。”

    云静雅自然知道轻重,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恭送父皇。崇文帝从御座之上起身,立刻带着房元礼及一众太监从文华殿中离开了。

    只有苏宛看到,当崇文帝离开之时,极为隐晦的看了一眼苏林,那眼神极为冰冷,不带一丝温度。苏宛心中知道,崇文帝定然已经下定了决心。

    崇文帝离开之后,经筵继续。苏林胸中有真才实学,口中又有如簧巧舌,无论何人提出的问题,苏林都能引经据典对答如流,一时间整个经筵气氛极是活跃。

    转眼之间,经筵便散。苏宛三人出门乘着马车又回到侯府。苏林还要在宫中留着,解答各位皇子的疑惑,想来要到晚上方能回来。

    苏宛三人下了马车,大夫人早已在前厅等着。今日乃是苏林的大日子,可是这般重要的时候自己却只能在一边看着,大夫人心中早就着急的不得了,却有半点办法没有。

    此时见到苏宛三人回来,连忙差人将三人叫到前厅之中来,想要问问今日在经筵之上,苏林的表现到底如何。

    侍女上过香茗,大夫人殷殷望着苏宛问道:“宛儿,今日的经筵如何?陛下与宰相大人可曾到场?经筵之上可曾有什么意外?”

    苏宛还未回答,一边的苏悦便主动开口,“母亲,今日大哥在经筵之上表现的极好!便是陛下与宰相大人都对大哥赞不绝口!想来大哥日后定能被陛下重用!”

    今天一天苏悦都在苏宛的管束之下,虽然苏宛并未开口让苏悦做些什么,但是苏悦仍旧觉得好不舒服。此时回到家中,见到母亲,苏悦的性子自然不会在收敛。

    大夫人极是怜爱的看看苏悦,微微点头,然后又将目光落在苏宛身上。苏悦是个简单性子,就算有些什么毛病也定然看不出来。苏宛心细,想来她的话要详实许多。

    将手中茶碗放下,苏宛笑着说道:“母亲,今日苏林在经筵之上表现极好。陛下和宰相大人的问题也是对答如流,陛下还亲口称赞了苏林两次。你不必再担心。”

    虽然苏宛与苏悦两人说得是同一件事,甚至意思都差不多,但是在大夫人听来,苏宛口气之中那种从容不迫,却是苏悦一直未曾学会的东西。

    听到苏宛的回答,大夫人心中莫名安心许多。然后笑着对苏宛说道:“想来今日在宫中一天,宛儿你也疲累至极,快回去房中歇着吧。”

    看着大夫人脸上绽放的如花笑意,苏宛知道自己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只会让大夫人无心庆祝,于是微微笑着说道:“多谢母亲。宛儿告退。”

    出了正厅,竹茹早就在厅外候着。看到自家小姐出来,连忙上前扶着自家小姐。等到离得前厅远了,四周无人的时候方才说道:“小姐,二夫人和三夫人都在院中等着你呢。”

    苏宛点头,这两人在自己小院之中等着自己并不奇怪,毕竟昨日之计是三人一起商定,今日却只有自己前去,两人自然要来自己这里打探一下情形。

    不多时,苏宛便回到自己院中。进得屋中,正好看到二夫人和三夫人正在对坐饮茶,苏宛笑着说道:“两位婶婶好兴致,宛儿在外奔波劳累,两位婶婶却在这里饮茶。”

    听到苏宛的声音,原氏连忙将手中茶碗放在桌上,江氏倒是笑意盈盈,端着茶碗继续喝茶,只是那双眼也不由自主地落在苏宛身上。

    苏宛坐了下来,原氏赶快给苏宛倒了一杯热茶,急忙问道:“宛儿,今日经筵之上的事情办得怎么样?庆儿的事情没有出纰漏吧?”

    昨日三人商议,将今日之事化危险为际遇,一来打击苏林,二来为苏庆博名。原氏心中记挂自己的孩儿,见面自然先问苏宛苏庆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