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忍痛割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40本章字数:3310字

    出小院,过回廊,上小桥,进花园。

    此时正值仲夏,后花园中百花齐放,不时有各色蝴蝶飞舞在花丛之中。凉亭之中酒宴早已准备好,二老爷和三老爷领着原氏与江氏也刚刚到了园中。

    苏宛莲步轻移,走上前去冲着早到的几人行礼,“宛儿见过二叔、二婶,见过三叔,三婶。”几人纷纷冲苏宛点头回礼。现在苏宛是金钗得主,不可轻慢。

    待苏宛与长辈们打过招呼之后,苏庆带着苏音、苏朵对苏宛行礼,“见过姐姐。”苏宛冲几人笑着说道:“弟弟妹妹不必如此客气。快些坐下吧。”

    不多时,大夫人领着苏林与苏悦也来到后花园之中。苏林今天的脸色要比昨天好上许多,很显然已经从被贬至清水衙门的打击之中走了出来。

    等到众人都到之后,苏怀远方才急匆匆的赶来。今天下午,苏怀远又去大营之中巡视一遍,直到现在方才从营中回来。

    看到众人都对自己行礼,苏怀远闷闷的哼了一声,然后便坐在主位之上,让众人也坐下,“今天下午我仔细算来,从年初到现在,阖府上下竟是已有将近半年未聚。所以趁着今日月色晴好,让大家一起出来聚上一聚,免得兄弟之间生分。”

    威武候府之中的兄弟们其实早已生分,若不是有苏怀远镇着,只怕偌大的威武候府顷刻之间便会风流云散,现在府中的这些人也会各奔东西。

    只是这是众人心中所想,此时苏怀远又在场,众人自然不会讲出实话。二老爷和三老爷同时举杯说道:“大哥说得极是。我等倒是有心一聚,只是怕大哥公务繁忙,没有合适机会。”

    听到两人的话语,苏怀远点头称是,“没错。自从成家立业之后,你我兄弟三人一直都是聚少离多。想咱们兄弟小的时候,整天厮混在一起,那时的生活多么快活!”

    苏怀远兄弟三人乃是苏家的旁系,从小三人也未曾受到家族的悉心培养。三人在小的时候经常一起走马飞鹰,只是后来苏怀远封侯,兄弟三人之间的感情才慢慢淡了下来。

    此时被苏怀远一提,二老爷和三老爷也想起小时候提笼架鸟的生活,不由得有些唏嘘。二老爷更是说道:“大哥说得极是,小时那些事情,现在想起,竟然历历在目。”

    一边的三老爷也随声附和道:“正是,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一般。当时只想着要建功立业。没想到,转眼之间,你我兄弟竟然已经是这把年纪的人了。”

    就算人生百年,三人之中最年轻的也将近四十。难得有空回想小时候的趣事,此时想来,顿时觉得犹如白马过隙,转眼已是数十年。

    三人互相碰杯,转眼之间便开始讲述对方小时候的趣事,一时之间饭桌之上其乐融融,好似真的是一家人在一起共享合家欢乐一般。

    月上中天,三人也喝的醺醺然。就在这个时候,苏怀远忽然说道:“老二,从今日起,每天晚上,让庆儿到我书房来,跟着我学学为人处事。”

    苏怀远口中虽然说得是跟自己自己学为人处事,实际上却是再说,从今以后,苏庆也能跟着自己学习朝堂之上的那些事情。而在此之前,只有苏林一人有此权力。

    听到父亲的话,苏林的面色唰的变为惨白。良久之后方才回过神来,颇有深意的看了苏庆一眼,随后便开始喝闷酒。

    而苏庆听到苏怀远的话,顿时狂喜,脸上抑制不住地泛出笑容,连忙起身给苏怀远敬酒,“侄儿多谢大伯培养之心。一杯薄酒,聊表心意。”

    主位之上的苏怀远看都没有看苏林,笑着接过苏庆手中的酒,然后一饮而尽。苏怀远喝完酒之后,语重心长的对苏庆说道:“庆儿,你天资不错,日后千万要勤勉,不可懈怠。”

    有此机会,苏庆自然要好好把握,听到苏怀远的话,连连点头,“伯父放心。庆儿自知天资不足。不过勤能补拙,庆儿日后定然会加倍努力。”

    苏怀远看看苏庆,看来他也没有自己想的那般不堪。想着,又转头看看安坐一边的苏宛,心中叹息,若宛儿是个男儿该多好。

    酒冷羹残,众人方才散去。苏林带着一肚子的闷气与惨白的脸色第一个离开,接着便是满脸红光一身喜意的苏庆,而苏怀远则是最后一个离开。

    回到房中的苏林将自己最为心爱的青花瓷瓶砸了个粉碎!就在他生气恼怒的时候,大夫人从外面挑帘走了进来。

    苏林本欲喝骂的话顿时咽回肚中,闷声闷气的叫了一声母亲,也不请大夫人坐下,只是自顾自的坐在桌边生闷气。

    看着自己儿子一脸的愤慨,大夫人心中心疼至极。良久之后,大夫人方才开口,“林儿,你可知道你父亲为何今晚突然让苏庆也跟着他学做事?”

    这个问题就是苏林一晚上都未曾想通的事情,自己现在虽然被陛下放在清水衙门,但那只是陛下一时受淑妃蒙蔽而已,等到日后陛下清醒过来,自己自然会得到重用。

    父亲昨日还在书房之中安慰自己,让自己不要着急。只要等到公主殿下能够整顿后宫,到时自己自然会更受器重。但是未曾想到,自己未曾着急,父亲却是先着急起来!

    心中愤愤不平的苏林听到大夫人的话,顿时转过头来看着大夫人,“母亲,难道你知道父亲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改变主意?是不是二叔在从中作梗?”

    父亲的主意改变的这么快,想来定然是二叔在父亲耳边说了不少苏庆的好话;父亲又被二叔用兄弟之情说动心思,所以才会这么快就改变主意!

    坐在一边的大夫人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父亲为何主意变得这么快。”

    看着儿子失望的眼神,大夫人继续说道“但是我知道,以你二叔的本事,是绝对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让你父亲的态度转变。想来还有其他原因。”

    老二和老三的本事,大夫人知之甚详。就算集他们两人之力,也绝对没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劝得老爷转变心意。由此看来,定然还有其他人在其中捣鬼。

    本来还有几丝希望的苏林,听到母亲的话,顿时又消沉起来。本以为母亲能给自己提供一个方向,未曾想到,就是连母亲都不知道,这次父亲改变主意到底是为什么。

    苏林轻叹一口气,然后对母亲说道:“不用管那么多了。不管是谁劝的父亲改变主意,想来父亲都已经放弃了我。我从此安心做我的太常寺丞便是。”

    未曾想到,苏林此话一出口,大夫人重重地在桌上拍了一掌,厉声说道:“苏林!你怎可如此自暴自弃?如果连你自己都放弃,那怎么还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见到母亲暴怒,苏林苦笑,“母亲,我现在只是一个太常寺丞,将来父亲也定然不会让我承袭侯位,就算我不放弃,又能如何?”

    大夫人看着苏林冷声说道:“只要你不放弃,为娘定然能为你保住这个少侯爷的位置!至于你能不能承袭侯位,就看你自己的努力!”

    原本已经有些自暴自弃的苏林看着自己的母亲,心中渐渐生出一股勇气,自己不过是受一些挫折而已,这算得了什么?

    就算父亲要悉心栽培苏庆,自己身后也有母亲支持。不到最后一刻,谁又能肯定的说,承袭侯位的到底是自己还是苏庆?

    苏林原本就是极聪慧得人,之前只不过是打击太大,将他打落到谷底而已。此时被大夫人一激,苏林往日的那股自信与傲气顿时又回到他的身上,与刚才那颓废之人简直判若两人!

    看着自己的儿子重新振奋精神,大夫人点头说道:“林儿你放心,为娘定然会将你的位置给你夺回来的!”

    这话说的很有信心,似乎那少侯爷的位置就在大夫人的掌握之中,只要轻轻探手,便能将那宝座揽到自己怀中一般。

    恢复往日风采的苏林看着自己的母亲,皱眉说道:“母亲,父亲的脾气想来倔强,做出来的决定更是少有更改,你有什么办法能将位置给我夺回来?”

    苏怀远以军功起家,封侯之后行事更是带有军人风格,讲究令出如山,很少有更改命令的时候。母亲究竟有什么底牌,竟然如此有信心能够逼父亲改变主意?

    大夫人冲着苏林笑笑说道:“林儿你放心就是。母亲好歹也在威武候夫人这个位置上坐了这么多年,对你父亲有影响的人,母亲还是认识几个的。”

    听到母亲的话,苏林几乎是立刻就想到母亲准备用什么办法!母亲自从上位之后,便与宰相夫人走得很是亲近,若是宰相夫人发话,就算是父亲,也定然要思量再三才是。

    看着儿子眼中爆发出的光芒,大夫人知道苏林定然是猜到了自己的想法。看着如此聪慧得儿子,大夫人心中有些叹息,老爷,这么好的儿子,你为何要放弃呢?

    想到这里,大夫人冲着苏林微微一笑,然后对他说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林儿你早些休息吧!莫要再为这些事烦心,一切有娘在。”

    看着自己的母亲,苏林点点头,然后将母亲送出了房门。只不过,回来之后,苏林并未歇息。既然自己现在要重夺少侯爷之位,那究竟是谁说动父亲改变主意,便显得很是重要。

    若不将此人从迷雾之中揪出来,自己即便是坐上少侯爷之位,也要时刻小心着被那双黑暗中的手拉下来。

    看着面前跳动的烛火,苏林的双目渐渐放出光芒。这次父亲主动点名培养的是苏庆,上次在经筵之上提问自己的也是苏庆,两件事都让苏庆受益匪浅,看来此事与苏庆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