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东窗事发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41本章字数:3303字

    当苏宛从侯府后门偷偷溜出去的时候,两个一直看着侯府后门动静的侍女,也从一边的花树之后走了出来,看着刚刚关上的小门,两人对视一眼,一个直接出门,跟在苏宛身后,另一个转身向大夫人院中走去。

    大夫人正在屋中喝茶,听到两人有消息传了回来,连忙让两人进屋,然后直接问道:“你们两个可是看清楚了,那人当真是二小姐?”

    上次苏宛偷溜出门的时候,便有侍女向大夫人汇报,只不过,大夫人不知苏宛女扮男装究竟想干什么,所以才没有动手,只是吩咐下人,将后门看好,有消息就来向自己回禀。

    跪在大夫人身前的侍女点头说道:“是的夫人,定然是二小姐没错。按照您之前的吩咐,霁香已经跟了上去。”

    听到这里大夫人点了点头,上次霁香跟着苏宛竟然到了之前齐若冰的小院,若不是自己与房夫人一向交好,只怕会以为房夫人对自己生了疑心。

    所以,这次大夫人专门叮嘱霁香,若是再见到苏宛进入那座小院之中,立刻回来向自己禀告。大夫人已经隐约猜到几分,只不过那个事实太过骇人,大夫人一直不敢相信。

    直到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之后,霁香方才从外面回来。大夫人不顾霁香气都未曾喘匀,急忙问道:“可曾看到二小姐到底出去干什么了吗?”

    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若能抓住这次机会,自己不用在背地里算计苏宛,直接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就能将苏宛置于死地!所以,大夫人才会这般着急。

    霁香艰难地咽了一口气,然后喘着粗气对大夫人说道:“夫人,我看到二小姐出门之后,直接去了一座小院。小半个时辰之后,来了一辆马车,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人了。”

    看着霁香闪烁的眼神,大夫人知道霁香没有将话全部说出来。霁香是自己的贴身侍女,对自己一向忠心耿耿,能让她在自己面前不敢直说,定然是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情!

    想到这里,大夫人对房中伺候的侍女说道:“这里没事了。你们先下去吧!我没有叫你们进来,你们便一个都不许进来,违者家法处置!”

    屋中一众侍女应是,然后极有规矩的从屋中退了出去,最后一个出去的侍女连屋门都紧紧关上了。在侯府之中伺候多年,这些侍女自然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不是自己能听的。

    见到屋中除自己二人之外,再也没有别人在场,大夫人连忙问道:“霁香,你看到的那辆马车是谁家的马车?马车上下来的人是谁?”

    虽然大夫人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却不敢肯定。只想让亲眼看到那人的霁香告诉自己,好验证自己心中的判断。

    霁香对大夫人说道:“夫人,那车上有宰相府的标志。下车的人我虽然没有看清楚面容,但是身着紫色朝服,其上绣着一只仙鹤!”

    紫色朝服乃是朝中二品以上的官员方能穿着,至于仙鹤,却是宰相方能绣于衣衫。两相对照之下,答案已经呼之欲出,那在苏宛之后进入小院的人,就是房元礼无疑。

    听到霁香的话印证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大夫人脸上露出一阵笑容,随后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苏宛,这次可是你自寻死路!

    想着,大夫人立刻吩咐人备车,然后连衣服都未曾来得及换,便直接赶到了宰相府中。自己之前不能将苏宛置于死地,现在有齐若冰帮自己,我倒要看看,苏宛你是不是还能翻天!

    来到宰相府门前,大夫人长驱直入,直接来到齐若冰的门外,等着侍女通禀之后,大夫人方才脚步匆匆地走进屋内。

    齐若冰正在屋中绣花,看到大夫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身上还穿着一身极为普通的家常衣服,心中不由得有些不悦,皱眉问道:“不知道威武候夫人这么着急见我,有什么要事?”

    这威武候夫人平常极是懂礼,今日不知道遇到什么事情,竟然如此手脚慌乱,竟然连最基本的妇容都弃之不顾了。

    大夫人眼神很是敏锐,一眼便看到齐若冰细微的皱眉动作。心中得意不已,自己是故意没有换上正装,一来显得自己十分着急,二来显得自己与齐若冰很是亲近。

    看着在屋中悠然绣花的齐若冰,大夫人急急忙忙说道:“夫人,妾身有很重要的话要跟您说。还请您先将左右摒退。”

    听到大夫人的话,齐若冰皱了皱眉,心中只以为大夫人又是为苏林之事而来,颇为有些不耐烦。

    不过,心中虽然如此想,但是还是要给她几分面子。这样想着,齐若冰将手中的物什扔下,开口对身边的侍女说道:“你们都先退下吧!我与威武候夫人有几句贴己的话要说。”

    一种侍女齐声应是,然后从屋中缓缓退了出去。齐若冰伸手端起手边的香茗,笑意盈盈地看着大夫人说道:“不知道夫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

    齐若冰一边品着香茗,心中一边想到,若是威武候夫人此次还是为了苏林之事而来,自己说不得得去侯府亲自跑一趟。不过,应该不是,毕竟上次威武候夫人才拿走了公主的手书。

    大夫人看到屋中的人都退了出去,走到齐若冰身前轻声说道:“夫人,今日我看到苏宛那丫头女扮男装出府去了。”

    听到大夫人的话,齐若冰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之前是安排威武候夫人将苏宛解决掉,只是一直没有合适机会。可是没想到,威武候夫人竟然要连这种小事也要向自己回报。

    刚想说话,齐若冰心中念头急转,忽然想到,难不成,威武候夫人是想借着苏宛女扮男装之际,在府外找机会将苏宛解决?若是如此,倒是一个不错的计策。

    想到这里,齐若冰开口说道:“那你可曾派人跟着她?若是她孤身一人的话,此刻岂不正是解决她的好机会?”

    之前齐若冰便几次嘱咐过自己,让自己将苏宛解决掉,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几次设计也都被苏宛轻易化解。之后,设计苏宛的事情便搁置了下来。

    没想到,齐若冰竟然还记着这件事情,只不过自己这次不是为了此事而来。大夫人想了想之后说道:“夫人,今天不是动手的好时机。”

    听到这里,齐若冰心中有些生气,既然不是好时机,那你又来我府上做什么?莫非是故意来戏耍自己的?

    想着,齐若冰的眼睛在大夫人的身上扫了一遍,冷笑着说道:“那夫人倒是说说,什么时候才是好时机?既然今天不是好时机,又过来跟我嚼什么舌头根子?”

    虽然之前苏宛曾经对齐若冰不以为然,但是苏宛是何等眼界之人,莫说是齐若冰,这世间大多数的人都不入她的眼。可是在大夫人看来,这便是塌天之怒。

    见到齐若冰冷言冷语,大夫人脸上赔笑说道:“夫人,今日我本想动手。人都已经跟到苏宛的身后,只是见到苏宛进了一座小院,所以不敢动手,只能报于夫人知晓。”

    听到大夫人的解释,齐若冰不做可否,只是冷冷的说道:“什么人这么的的威势,没有露面,便能将堂堂的威武候夫人吓得退避三舍?”

    苏怀远现在在朝中也是一员重臣,虽然不能与房元礼相提并论,但是寻常人家也是不敢请捋虎威的。什么人家能将威武候夫人吓得不敢动手?齐若冰心中不由得来了兴趣。

    大夫人小心翼翼地向周围看了两眼,确定无人之后,轻声对齐若冰说道:“苏宛今日进的,便是夫人当年所居的那座小院。”

    听到大夫人的话,齐若冰顿时愣在座位之上。方才她心中曾想过,可能是某位王爷的,也可能是某个皇亲的,但是万万没想到,苏宛进得竟然是自己的宅子!

    当年房元礼下手毒杀景帝与皇后之后,当今圣上便将他封为宰相。其后,房元礼在将朝中之事未曾清理完之前,便将自己八抬大轿娶进府中,成为堂堂的宰相夫人。

    虽然搬进宰相府中,但是昔年的那个小院承载了太多自己与房元礼的甜蜜回忆,齐若冰便将小院留了下来,时常派人打扫。未曾想到,今日苏宛竟然进了自己的地方!

    回过神来之后,齐若冰怒不可遏,伸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厉声说道:“好一个大胆的小贼,竟然敢偷偷摸摸进我的宅子,看我不摘了她的脑袋!”

    说着就要吩咐下人准备车马,去将苏宛抓回来。若是让齐若冰在小院之中将苏宛抓个正着,只怕苏宛就是不死,也一定会被毁掉后半生。

    幸好,大夫人拦住了暴怒之中的齐若冰,“夫人,你听我说完。苏宛进去之后,又有人进去了!而且坐得是宰相府的马车!”

    听到大夫人的话,齐若冰皱眉说道:“怎么会?宰相府中就我与老爷二人车厢之上有标志。我的马车在家中未曾动用,老爷今日一早便乘车去上朝,你手下的人是不是眼花了?”

    大夫人摇摇头说道:“夫人,不瞒您说,今天那个跟踪苏宛的人不仅看到苏宛,而且看到有一个男人也进去到小院之中。那人回禀说...说...”

    看着大夫人支支吾吾的样子,齐若冰心中刚刚下去的怒火顿时又冒了上来,厉声说道:“说什么了?你莫要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

    听到齐若冰的话,大夫人对齐若冰说道:“那人说,看到下车之人身上穿着紫色朝服,朝服之上绣着一只仙鹤!”

    原本怒不可遏的齐若冰听到大夫人的话,犹如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般,原本的火气顿时熄灭,脚下向后踉跄几步,一下坐在身后的凳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