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 花丛中跳出个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41本章字数:3374字

    只见房元礼用手轻轻地抓起苏宛的手,苏宛却未曾闪躲,只是将头微微低下,似乎很是害羞。房元礼看着苏宛的这个样子,心中更是荡漾,不由将另外一只手也放了上来。

    他们两人之间浓情蜜意,躲在一边花丛之中的齐若冰却几乎快要把肺给气炸了!之前房元礼在府中之时,便曾多次提起苏宛,每次提起都赞不绝口。

    当时自己便感觉不对,所以后来才会在百花诗会之上故意针对苏宛,甚至不惜让大夫人将苏宛陷害到身败名声。只可惜,这些谋划虽好,却从来未曾成功。

    之后,房元礼便不再在府中提起苏宛,齐若冰看到房元礼这样,心中只以为当初自己看错,不该用这种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甚至为此自责好几天。

    未曾想到,房元礼之所以绝口不提苏宛,根本不是因为他不喜欢苏宛,而是因为苏宛已经跟房元礼搅合到一起了!看两人现在这样的甜蜜,只怕已经私定终身了!

    看着房元礼抓着苏宛的手,两人之间越靠越近,齐若冰终于忍不住从花丛之中跳了出来,大声喝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两人竟然做此下流之举,当真无耻至极!”

    院中原本暧昧的气氛顿时因为齐若冰这一声,荡然无存。看着一脸怒色的齐若冰,苏宛立刻将自己的手从房元礼的手中抽了出来,然后瑟缩地站到了一旁。

    猝不及防之下,房元礼这个堂堂宰相竟然是未曾反应过来,看着从花丛之中跳出来的齐若冰呆呆地说道:“若冰,你怎么会在那边的花丛之中?”

    自己方才明明已经吩咐房忠,不要放任何人进来。怎么现在不仅放人进来,而且放进来的人竟然是齐若冰?这下自己要怎么收场才好?

    齐若冰看着房元礼脸上的呆滞之色,冷笑着说道:“要不是我躲在那边的花丛之中,今日又怎么能看到你房大人与苏宛小姐亲亲我我,柔情蜜意?”

    已经不漏痕迹退到房元礼身后的苏宛,听到齐若冰的话,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看来大夫人果然将自己的行踪告诉了齐若冰,如此一来,倒是省了自己好些功夫!

    当初霁香第一次跟踪苏宛的时候,苏宛便已经察觉到了。只不过没有点破,甚至后面几次出来的时候,还故意让霁香跟着,为的就是让大夫人将自己与房元礼的事情禀告给齐若冰。

    只是大夫人太过谨慎,直到自己这次来得时候方才禀告齐若冰,若是这次她再不跟齐若冰说,那下次来的时候,就只有自己亲自派人去禀告齐若冰了。

    感觉到苏宛退到自己的身后,房元礼也回过神来,看着一脸怒色的齐若冰说道:“若冰,你今天来做什么?我又哪里做了什么无耻之举?”

    看着房元礼一脸无辜的样子,若不是方才自己亲眼所见,只怕自己登时就会被房元礼这般作态迷惑。只可惜,方才的一切都被自己看在眼中!

    想到这里,齐若冰气呼呼地说道:“你做了什么事情,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若不是我出来的及时,只怕你们就要做那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听到齐若冰的话,房元礼的面色一变,随即便恢复正常。虽然齐若冰的出现让房元礼深感措手不及,但毕竟是一朝宰相,很快便已经想出合适的说辞。

    只见房元礼笑着说道:“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只不过时看院中蔷薇盛开,所以请苏姑娘来此赏花饮酒而已,又有什么见不得人?若是若冰你不嫌弃,咱们便三人同饮如何?”

    房元礼口中之意只是简单的三人同饮,想先暂时稳住齐若冰。未曾想到,齐若冰气急之下竟然会错了意,以为房元礼口中的三人同饮,乃是告诉自己,日后宰相府中便是三个人了!

    当初齐若冰便是从这个小院之中走出来,从前朝那位不可一世,聪慧异常的长公主手中夺回了自己的情郎。未曾想到,天道循环,今日这种事情竟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齐若冰看着笑意吟吟的夫君,心中如同刀割一般,“相公,我从来没有想到,你有朝一日竟然会背叛我,你难道忘记你当初在这小院之中对我说过得话了吗?”

    在齐若冰还住在这小院之中的时候,房元礼也是经常这样与自己在后院之中赏花,每日间饮酒作诗,好不快活。当时房元礼曾亲口对自己说,此生除齐若冰之外,再也不娶第二人!

    没想到只是短短三年时间,当初那个对着自己山盟海誓的人,已经转身跟另外一个姑娘说着甜言蜜语。至于自己,却早已不知被他遗忘在哪个角落。

    看着齐若冰扭曲的面容,房元礼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厌恶。脸上却笑着说道:“夫人在说什么?你我二人在这小院之中说过的话,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你说得是哪句?”

    听到房元礼竟然连当年两人立下的盟誓都忘得一干二净,齐若冰心都快要凉透了。看着面前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心中不禁扪心自问,当年自己做得真的对吗?

    沉默片刻之后,齐若冰方才咬牙切齿地对房元礼说道:“房元礼!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这些年来为你付出如此许多,难道你便是这样来回报我的?”

    这些年来,宰相府中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是由齐若冰打点,从来未曾让房元礼烦心。只是齐若冰没有想到,自己这些年来的辛苦,换来的便是今日的背叛!

    仍旧安坐的房元礼脸上的笑容,根本没有因为齐若冰的厉声质问而收敛,反而笑着说道:“若冰,我怎么回报你了?我今日只是与苏小姐切磋诗词之道而已,绝对没有其他意思。”

    站在房元礼身后的苏宛怯生生的说道:“正是。房夫人你莫要误会,今日我跟房大人只是切磋诗词,根本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

    看着两人一唱一和的样子,齐若冰反倒觉得自己像是个外人。而且今天完全是自己前来无事生非,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想想自己之前看到的情形,齐若冰心中觉得有些好笑,原本应该做贼心虚的两人却振振有词,原本应该理直气壮的自己却开始心志动摇。

    齐若冰叹了口气说道:“是,你们两个是没有做错什么事。错的都是我!你看你们两人方才说话的样子,简直是夫唱妇随,琴瑟和鸣!这院中,多得不就是一个我吗?”

    看着齐若冰的样子,房元礼皱了皱眉头。自己前来之时绝对没有人跟踪,看来齐若冰定然是从苏宛那边得到的消息。而在威武候府之中,大夫人一向与她亲厚,想来是苏宛不小心被大夫人发现,所以齐若冰才会知道,进而找到这里来。

    将事情梳理清楚之后,房元礼脸色一沉,皱眉说道:“若冰你在胡说什么?我跟苏小姐之间没有什么关系,你说话之间注意一点,莫要坏了苏小姐的清名。”

    听到房元礼如此回护苏宛,齐若冰心中更是心痛至极。他竟然不管自己已经气到如此地步,只顾着护着那个站在他身后色色发抖的苏宛!

    想到这里,齐若冰气极而笑,“你们两个孤男寡女,独处一院,尚且不怕什么。难道我随便说上几句便能坏了苏小姐的清名?我也未免有些太厉害吧?”

    看着齐若冰几乎快要疯癫的样子,苏宛心中痛快异常!当年自己不顾母后劝阻,非要来这里看看,能将房元礼从自己手中抢走的女子是什么样子。

    那天之后,自己在宫中极是痛苦,却又不能露出痕迹,以免被房元礼发现。现在想想,那段日子,自己过得还不如齐若冰。不过,能看到齐若冰这般模样,自己也算没有白费心机。

    一脸从容的房元礼沉声说道:“我与苏小姐之间虽然清白,但是这世间从来都是众口铄金。若是今日之事不慎传了出去,苏小姐日后还有何面目再见他人?”

    听到房元礼站在苏宛的立场上,义正词严地教训着自己。齐若冰不禁感觉到有些好笑,当年在这院中,房元礼从来未曾对自己大声说话,更何况是今日这般教训的言辞。

    看着园中满园盛开的蔷薇,听着房元礼的教训,齐若冰的思绪却不由自主地飘回到三年之前。那时的房元礼还没有紫色的朝服,穿着的也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一身月白色素衣。

    那时园中的蔷薇盛放,满庭飘香,自己身着一身烟霞色的简单罗裙,不挽发、不施脂粉,但是容颜却比天边云彩还要艳丽几分,欢喜地伴在他的身旁为他添香。

    那时的他还没有今日的宰相威势,坐在那里似乎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书生;那时的他,最喜欢的便是作诗给自己听,而自己最喜欢的,便是听他作诗。

    偶尔,那书生也会给自己说说他那胸怀天下的抱负,自己虽然听不懂,却也在一边努力的听着。看着那书生说话是眼中散发着的明亮光芒,自己觉得,自己是这世间最幸福的女人。

    任光荏苒,岁月穿梭。转眼之间,韶华已过。当年那个看似普通的书生已经是手掌大权的一朝宰相,而他身边那个添香之人却已经换成另外一个更加漂亮的姑娘。

    想到这里,齐若冰摇摇头苦笑,自己早该想到这件事情,在当年自己从那个风华绝代天资横溢的手中抢过房元礼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终有一天,也会有人从自己手上抢走房元礼。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竟然如此之快。

    不过,齐若冰深吸一口气,脸上泛起笑容,就算是你想从自己手中抢走房元礼,那也要先过我这一关,若是连我这关都过不了,那你凭什么能抢走?

    想着,齐若冰看着站在房元礼身后的苏宛,轻笑着说道:“怎么,有本事做狐狸精勾引我家老爷,难道没胆子大大方方的站出来跟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