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 决裂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41本章字数:3584字

    烛火跳动的越来越厉害,渐渐有变大的趋势,随后一声烛花爆响,烛火又小了起来。房元礼坐在桌前,伸手将那封管家送来的书信拆开,就在昏暗的烛火下看了起来。

    信写的很是简单,只有寥寥几字,“昨日之事,明日之忧;与君相许,不得倾心。向来情深,奈何缘浅;以此寄语,望君珍重。”

    信上没有说要给谁,也没有写落款,只有寥寥数十字。房元礼看后却是面色更变,厉声问道送信进来的管家,“这封信是谁送来的?那人现在在哪里?”

    虽然信上未曾署名,但是从这口气之中便不能猜出,写信的人定然是苏宛,想来是苏宛觉得自己与房元礼两人虽然情深,但相见已晚,无奈之下,只有挥慧剑斩情丝。

    那管家未曾想到一封信便能引动老爷如此大的怒火,连连摇头说道:“老爷,方才送信那人已经走了。小的不认识他,只知道这封信是他受人之托送给老爷。”

    房元礼听到管家的回答,心中更是肯定这封信定然是宛儿托人送给自己的。再拿起信来,却见其上隐约之间有几滴褶皱,想来定是写信之人落笔心中悲苦,所以才会把眼泪滴在纸上。

    在椅子上呆呆坐了一会之后,房元礼又将书信拿了起来。看着那娟秀的字迹,房元礼皱眉苦思,昨日自己与宛儿说好的交由自己来处理,怎么今日宛儿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想到这里,房元礼忽然抬起头来问道管家,“管家,今日威武候夫人可曾来过府上?或者夫人可曾去过威武候府?”

    能让宛儿改变主意的,想必就是威武候府的人。若是齐若冰去找威武候夫人,让她逼迫苏宛,宛儿无奈之下,定然只能屈服。若非如此,宛儿岂会突然改变主意?

    管家仔细想想之后,摇摇头说道:“回禀老爷,今日夫人一直呆在府中,未曾出去;威武侯夫人昨日刚刚来过,今日没有再来。”

    听到管家的话,房元礼心中暗暗点头,自己猜测的果然没错。想必是宛儿出府的时候,被威武候夫人盯上,然后她就来告诉齐若冰,所以才会有昨日齐若冰突闯小院。

    既然齐若冰今日未曾出门,那宛儿怎么会改变心意?就算威武候夫人能够猜测到齐若冰的心思,但是在齐若冰未有明示之前,她定然不会轻举妄动。

    房元礼脑海之中霎时闪过数种可能,但是却被他一一否定,不是没有时间,便是没有机会,思来想去之下,竟然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这件事情。

    到最后,房元礼想到一个可能,只是若当真如此的话,那齐若冰也太过心狠手辣!不过,现在各种可能都已经没有可能,那只有剩下的这一个可能有可能。

    将手中的书信放下,房元礼轻轻地说道:“管家你先退下吧!”那管家看了一眼房元礼,轻声应是,然后从书房之中退了出去。

    房元礼整个人靠在椅背之上,双目紧闭,房中的灯火本来就极为昏暗,此时房元礼又靠在椅背上,整个人的脸庞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看不清楚表情。

    随后,房元礼疲惫地说道:“小猫。”声音低沉嘶哑,似乎房元礼已经累到极点。只是房中此时无人,却不知道他在跟谁说话。

    诡异的是,房元礼的话音刚落,房中便出现了一个浑身黑衣的人,单膝跪在书桌之前。他的头低垂,从身形来看,应该是个男人无疑。

    脸上带着一个黑色的面罩,只露出一双极为明亮的眼睛,他看着房元礼沉声说道:“大人,小猫在。不知大人有何吩咐?”说到最后,小猫的脸上露出一股嗜血的笑意。

    房元礼摇摇头说道:“没有任务,只是有件事情想要问你。夫人昨日可曾给你们下过命令,暗杀威武候府的二小姐。”

    小猫是面前之人的花名,也是房元礼手下隐藏实力的代号。这些人是房元礼自己纂养的死士,专门为自己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听到房元礼的问话,小猫沉声说道:“是的大人,昨日夫人从外面回来之后便召见了我,传令让我派人将威武候府的二小姐杀死。”

    听到小猫的话,房元礼的手重重拍在桌子上!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真的如此大胆,将自己用来做隐秘之事的死士,用来杀自己的心爱之人!

    随后房元礼寒声问道:“最后结果怎么样?是不是还没有派人前去?如果已经派了人,立马都把他们都给我抓回来。要是威武候府二小姐伤到分毫,我让你们好看!”

    房元礼的话让小猫彻底迷糊了,夫人说要杀威武候府二小姐,可是老爷却又不让杀。不过很快小猫便做出了回答,“是,大人,属下知道了。只是,为了杀她,我们已经折了人手。”

    小猫的前半句话让房元礼放心,后半句却又将他的心提了起来,只是房元礼知道,不能怪罪小猫,于是他按耐着自己的怒火问道:“我知道了。威武候府二小姐被伤着了吗?”

    想到今天早上回报的消息,小猫心中有些耻辱,但仍旧对房元礼说道:“未曾。威武候府二小姐毫发未损,我们自己这边折了三个人。”

    桌上的烛火忽然之间响了一声,然后房元礼对小猫说道:“我知道了。从今日起,你们不准再对威武候府二小姐下手。还有,从今以后,你们只需要听我的就行。”

    小猫心头一凛,然后轻声问道:“那夫人的话?”房元礼寒声说道:“只听我一个人,夫人吩咐什么,你们不用去管。”

    一直贴身保护房元礼的小猫,知道大人和夫人之间出现了极深的裂痕,却不敢说什么。只是沉声应是之后,便消失在漆黑的角落之中。

    看着面前的灯火,房元礼心中的怒气勃发。自己之前以为,齐若冰虽然不识大体,但是至少还是有些风度,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丧心病狂的派死士去杀死宛儿!

    想到这里,房元礼心中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越想越觉得齐若冰过分。于是房元礼气呼呼地吹熄烛火,直接奔向后院,去找齐若冰。

    齐若冰自从昨日回来之后,便一直呆在自己的屋中,未曾迈出过屋门一步。她对房元礼手下的死士有信心。想必,现在的苏宛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只是让她觉得有些奇怪的是,怎么已经过了一天,小猫却还没有跟自己回报任务的进展情况?正在这时,只听屋门一响,齐若冰以为是小猫来了,立刻回头去看。

    转过头来,正好看到房元礼脸色阴沉地从房门外走进来。看到是他,齐若冰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然后立刻将头转了过去,不看房元礼。

    房元礼走进屋中,沉声说道:“你们都下去吧。我跟夫人有些话要说。”众侍女应是,缓缓退了下去,齐若冰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看来房元礼终究还是要跟自己认错了。

    待房中只剩自己与齐若冰两人之后,房元礼看着齐若冰说道:“没想到,这些年来你竟然会变的如此丧心病狂,我现在觉得,你变得好陌生。”

    话一出口,齐若冰便感觉有些不对。及至听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是还是因为之前那个狐媚子来跟自己吵架的。只是,那狐媚子已经死了,你知道吗?

    想到这里,齐若冰嘴角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丝笑意,“我变了?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这些年你手掌大权,身居高位,可曾想过,我一人守在家中是何等寂寞冷清?”

    三年之前,房元礼毒杀景帝皇后,之后新皇登基,将房元礼册封为宰相,齐若冰也被房元礼用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只可惜,好景不长,身为宰相的房元礼却没有时间来陪齐若冰。

    听到齐若冰的话,房元礼冷冷的说道:“你一人守在家中?我去上朝处理政务的时候,你不是在家中开宴会便是在家中请喝茶,何来寂寞冷清一说?”

    齐若冰摇摇头,眼中含着泪说道:“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在你眼中,我每日就是这样无所事事,只知道跟别人开宴会品香茗,对吗?”

    自己每天开宴会,强笑着去恭维那些比自己高的夫人,又端着架子指点那些比自己低的人,这一切还不是为了助你一臂之力,你现在竟然说,我知道开宴会品香茗!

    房元礼厌恶地看了一眼齐若冰,然后不屑地说道:“难道不是吗?每日在家里无所事事,只知道与威武候夫人那等人混在一起,难道你还做过什么正经事?”

    威武候夫人气量狭小,为人卑鄙,自己多次劝过齐若冰不要与威武候夫人在一起,不曾想,她根本就不听自己的话!

    听到房元礼的话,齐若冰说道:“我知道你自从高中状元之后就看不起我,认为我没有读过书,不会写字画画,更重要的是,没有陈靖凰能够理解你的心思!”

    站在屋中的房元礼听到陈靖凰的名字,身躯陡然一震。他之前是觉得齐若冰比陈靖凰差得太远,尤其是近些日子以来,房元礼更是时常能梦到自己跟陈靖凰在一起的日子。

    此时听见齐若冰又提起陈靖凰,房元礼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住口,你不配提起她的名字。你跟她相比,就是萤火与皓月争辉!”

    齐若冰听到房元礼的话,顿时愣在当场,随后眼泪滚滚而落,她哭着笑道:“我就知道,在你的心中,我一直比不上那个死人!之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房元礼我告诉你,陈靖凰死了!苏宛,也一定会死!”

    此时的齐若冰双目大睁,眼珠之上满布血丝,银牙紧咬,脸颊之上都是泪水。看起来不仅没有堂堂宰相夫人的威严气度,反而有一种狰狞可怖,让人害怕的感觉。

    房元礼却丝毫不惧,看着齐若冰冷笑着说道:“小猫已经将所有的事情告诉我了。幸好宛儿命大,未曾伤到分毫。要不然,我定然要你好看!”

    齐若冰没有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盼着的消息却从房元礼的口中得知。听到苏宛根本未曾伤到分毫之后,齐若冰愣了一下,随后眼泪流得更快。

    看着站在屋中不断落泪的齐若冰,房元礼心中只有满满的厌恶之感,不屑地哼了一声,随后便向屋外走去。

    在经过齐若冰的时候,一直闭着眼睛伤心流泪的齐若冰,却忽然伸手抓住了房元礼的一角,死死的攥着,不想让房元礼离开。

    房元礼回身看了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将外套脱了下来,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