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穿越时空去见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31本章字数:3430字

    第一章 穿越时空去见你

    2016年9月5日,岚晓纺织集团总部大厦。

    “纪总,股票又跌了,照这样下去......”

    “不好了,海沽区的印染工厂发生了事故,库房起火......”

    “纪总,出大事了,新区的的后纺车间一个女工的手臂被刀片切断了......”

    纪姸艳是临海岚晓纺织的董事主席兼总裁,自从她接手公司之后,事故频发,现在整个企业已经穷头末路了。现在听到这些,一贯冰冷的脸上,依旧毫无变化,大厦将倾已无力挽回。

    “维修部的周工被人打了死了......”

    “什么?”听到周工被人打死,她忽的就站了起来,眼中顿时就喷出了火焰。

    “是,是与工人家属起了冲突,被失去理智的亲朋好友失手给打死了。”

    纪姸艳再也不淡定了,事业可以不要,但是这个周工却不能死。

    “快,备车,去事发地!”

    临海的西南距离主城区3公里远有一个工业新区,可以说这个片新区全部都是因为岚晓纺织才形成的。

    纪姸艳到了现场之后,见后纺车间外已经围满了人,有穿着工服的纺织工人,也有外来的人,边上停着几辆蓝白相间的警车,警察正努力的控制着冲动的双方。

    见到总裁到来,人们自动的闪开了一条道路,纪姸艳冰冷着脸,蹲下了身子。

    地上一大片鲜血,周工壮硕的身体躺倒在血泊中,眼睛依旧睁得的大大的,哀伤、愤怒、无奈,更多的是无助。

    她蹲下身子,那芊芊玉指在周工紫色的脸膛上划过,从短短的头发,宽阔的额头,掠过浓浓的眉毛,眼皮在她的轻抚下,缓缓的合上,高挺的鼻梁,宽厚的嘴唇,还下巴上的胡茬生硬的刺在她的掌心。

    “周正,你是我纪姸艳今生的遗憾,愿来生有缘,我将会不再错过!”

    这是她第一次肌肤的相接,接触这位小时候的玩伴儿,大学的同学,后来的下属,而这也成为了最后一次。

    “警察同志,我来说句!”纪姸艳起身。

    “实在对不起,我以岚晓纺织集团法人的身份宣布,从现在起岚晓纺织集团申请破产关闭,旗下所有的资产用来抵债和赔偿,包括我的个人资产。若是还不够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你们谁的心中还有怨气,请跟我来。”

    临海市北区和南区之间有一座跨海大桥,纪姸艳开车到了大桥的中间,她高挑的身子,纤细的腰肢,从宝蓝色的玛莎拉蒂后座上抱下了身体已经僵硬的周工。看上去羸弱的身子居然能够抱起150多斤,一个死去的汉子,这令人惊讶,惊讶于这位临海的第一美女竟然有一股深藏在体内的汉子本质。

    “纪小姐,你要干什么?”警察感觉情况不妙,上前询问。

    “闪开!”

    纪姸艳现在虽然已经成为了落架的凤凰,依然有着绝对的霸气与威严,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承受的住这股发自骨子里的冰冷之气。

    警察倒退两步,呆呆的望着冰山美女,临海第一富豪。

    “别了!爱我、恨我、怨我的人们!”

    大桥边上的栏杆有120公分高,纪姸艳抱着的周工身子已经担在了钢铁栏杆之上。她要做什么,这里的人似乎都明白了,可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去阻止,下属、警察、还有那闹事的职工家属。眼睁睁的看着人跳海不去施救,这对人民警察来说是失职,可是他们真的无力出声,更加的不敢上前。

    突然,人群中冲出了一个高大的青年,他有着深邃沉静的一双眼睛,黝黑的面孔上是帅气的五官,身上笔挺的西装没有一丝的褶皱。

    “妍艳,留步!”

    纪姸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轻启嘴唇:“张箫友,别了,愿来生有缘再见。”

    张箫友的身体猛地前冲,最后只抓住了纪姸艳的一只鞋子。人,已经翻落大海。

    。。。。。。

    2006年9月5日,在黄海的西岸有一座现代化的工业大都市,临海市。连接南北市区的跨海大桥上红灯亮起,路障放下。桥下的海面上一艘挂着‘岚晓纺织’的巨轮汽笛拉响了两声长鸣。

    “呜——,呜——。”

    一辆宝蓝色的玛莎拉蒂双门四座的豪华跑车,后座上一位美丽的女子被长鸣惊醒,她长长的睫毛动了两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哀伤,迷茫,疑惑复杂的情绪纷至踏来。

    “大小姐,你醒了?这是咱家的邮轮通过!”副驾上的宝叔感觉敏锐,退役的特种兵多年来依然保持着灵敏的警觉。

    这是?纪姸艳看着精神奕奕的宝叔,再看看腰板笔直,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的贝叔。恍惚间明白了过来。

    “大小姐你再睡会吧!到了学院我再叫你。”

    这是怎么回事?看看右手边放着的入学通知,伸手拿了起来,难道这是10年前?大学开学的日子?

    思绪飞快的倒转,跳海,家族企业倒闭,接受公司,爷爷去世,入公司从底层干起,大学毕业,入学。

    在出家门后,她就在车上睡着了,此刻被汽笛声惊醒,这到底是梦?还是......?为何如此的真实?

    车子启动,很快就到了临海理工学院,在进入校门的时候,突然就停了下来。怎么回事?这是自家开的学校,难道还不让进吗?

    “贝叔,发生什么事了?”纪姸艳受到了穿越或者是那个长长梦境的影响,说话也不由自主的带上了总裁的口气。

    贝叔虽然奇怪这大小姐的口气,但还是恭敬的回答:“被人给拦住了去路,是张家的大公子。”

    嗯?张家?难道是张箫友?

    纪姸艳直起身子从宝叔和贝叔的中间向前看了过去,发现外边已经下起了淅沥沥的毛毛雨,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白面男子手捧一束鲜花站在校园的的门口正中,刚好挡住了她们的路。

    “下去看看!”简短的语气不用质疑。

    宝叔虽然也在奇怪大小姐的变化,但是本职是保镖的他没有任何多想,赶紧的下车从后背箱中拿出了一把油纸伞。

    撑起伞后,见到大小姐并没有动身开车门,他眼睛转了两圈立马就躬身把车门给拉开了。

    “大小姐,请!”

    纪姸艳微微点头,修长的腿伸出了车子。抬头看看头上的油纸伞,向宝叔笑笑道:“有劳宝叔了。”

    宝叔的嘴角抽动了下,恭敬的说道:“下起了雨,大小姐‘您’慢点。”

    他故意的把‘您’字加重,想要看看大小姐的反映。特种兵出身的他,感觉是非常敏锐的,纪姸艳的变化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说话的时候虽然带着微笑,但是给人的感觉却透漏着高冷。

    纪姸艳惊讶的看了宝叔一眼,说道:“不要奇怪,我在车上睡着的时候做了一个梦,现在还没有完全缓过神来。”

    但是她的脸立刻就又阴沉了下来,向车前站着的男子看去。高高的身材,白皙的面孔,大鼻子红嘴唇,就是年轻时候的张箫友。没错,他的脸还没有美黑之前的样子。

    “你这是要做什么?”纪姸艳皱下眉头问道。

    张箫友被雨淋得有点朦胧了双眼,并没有注意纪姸艳的变化,突然就单膝跪在了地上:“妍艳,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张箫友,不要无理取闹,赶紧的起来。”纪姸艳有点生气了,这个人真的有点讨厌,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丢人现眼啊!

    “不,请你答应我吧!在很小的时候我的心就被你的身影填满。初中、高中,我一直都在努力的靠近你,接近你,现在终于到了大学,我不能再等了。做我的女朋友吧!妍艳,我喜欢你,爱你!你就是我张箫友今生的唯一。”

    小白脸的张箫友声音清亮中略微带点沙哑,这故作磁性的嗓音或许能够迷倒万千的少女,但是她这个经历了穿越的成熟女人怎么会被打动?此时反而对他产生了厌烦之心。

    “你赶紧的起来,不要影响其他的师生,再不起来我可要生气了。”纪姸艳的语气不由的加重了很多。多年的总裁,临海首富的威严并没有因为穿越而减少,甚至在她被逼跳海之后,心中还有一股怨气存在。这张箫友的不识趣,真的令她生气了。

    “张公子,你赶紧的起来,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贝叔也从车上下来,他站在了大小姐的左手边,瞪起了眼珠呵斥张箫友。

    “妍艳,答应我,没有你,我的世界将会失去颜色,彻底的坠入黑暗,拯救我吧!我的女神!”

    “呼,呼......”

    纪姸艳被气的长长呼出两口闷气,抬头向远处看去,发现这个时候校门口已经围满了看戏的人,一堆堆的在指指点点。

    突然在门顶的雨罩下看到了一个结实健壮的身影,176的身高,肩宽背阔,端端正正的面孔浓眉大眼,厚厚的嘴唇紧紧的闭着,此时正不错眼珠的看着自己。

    周工,周正......

    “周,周正!”她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脱口喊出了周正的名字。

    那个穿着破旧T恤衫的健壮男生不是周正还能是谁?此时的他手中大大的旅行包掉落在地,已经向自己走了过来。

    “妍艳?”他的声音低沉,语气中带着点点激动和不确定。

    纪姸艳重重的点了两下头,手臂抬起就要去摸他那张朴实坚毅的脸膛。

    “妍艳,他是谁?”张箫友的声音很不和谐的传了过来。

    他和她同时将目光转向了这个跪在地上的英俊男子,纪姸艳一直蹙起的眉头舒展了开来。“张箫友,你起来吧!我不能做你的女朋友,这个人叫周正,是我爷爷给我介绍的对象。”

    张箫友这个时候也不跪着了,站起了身子,脸色变幻了两下之后,瞬间恢复平静,很自然的笑笑。

    “哦!原来是这样啊!妍艳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嘛!”他自嘲的看看手中的花,再看看膝盖上的水渍,尴尬的说道:“害的我出了好大一个丑。”

    纪姸艳被这个张箫友的变脸速度给震惊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在这般年纪就有如此的心机和城府,难怪自己的公司倒闭破产,他却混的风生水起。

    “好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赶紧的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