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冷宫寒雪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0本章字数:1142字

    鹅毛一样的大雪从天上落下,密密实实覆了一地。这许是天授五年二月的最后一场大雪,也是春日里最后一场雪。

    都道瑞雪兆丰年,六宫妃嫔,无不为这一场大雪欢欣雀跃,拍手称快。此情此景,却并不为天下黎民。单是为皇帝终于大梦初醒,将隆宠了两年有余的妖妃废为庶人,打入冷宫。

    为此,六宫多少妃嫔感激涕零,连夜祭告苍天有眼,收了这妖孽。

    当初云千雪顶着“元”字的封号入宫,如同一块大石头,重重的压在后宫妃嫔的心上。如今当真去了,岂是舒坦二字能形容得来的?

    听说皇帝近乎把合欢殿里能砸的东西摔了个干净。而后,云千雪便被褪去荆钗,剥去华服,压着去了冷宫去锦宫。

    诸人只晓得皇上雷霆震怒,却没人知道,那一日皇帝与庶人云氏到底说了什么。

    长乐宫中成群的奴才,便是云千雪最倚重信赖的宫人也弃她而去,回了御前当差。唯有两人愿意随着她去那不死不活的地方熬日子。

    “绿竹,小回子。你们若当真随我踏进这冷宫,或许,再无出来的可能了。”云千雪一身夹棉青衣,冻得瑟瑟发抖,她勉强抿着唇,站在去锦宫仪门的台阶上,回首凝着绿竹和小回子两人。

    绿竹脸上还挂着泪,哀声哭道:“奴婢愿意跟着娘娘,去哪儿都是愿意的。”

    小回子也压抑着哭声,点头应道。

    冷宫的台阶上堆着积雪,云千雪的鞋极为单薄。站在雪地里,脚心儿被冻的冰凉。她却是一动不动,看着绿竹与小回子无怨无悔的神情,叹了一口气,“明知道这是条有去无回的路,你们何必跟着我。”

    守在冷宫外的侍卫听着有些不耐烦,高呵了一声道:“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进去还是滚蛋,由不得你做主了。”

    绿竹连忙进前,搀着云千雪的手臂,道:“奴婢扶娘娘进去。”

    小回子也跟上前,替云千雪将满是积雪的前路踩出脚印来。

    去锦宫朱漆的大门“吱呀”一声,发出绵长而幽怨的声音,她蓦地回身,从门缝里,依稀能看见暗青色宫装的内监走远,随后那扇门被紧紧的掩上,似是要将外面的一切都断绝了。

    小回子面露苦色,却仍是宽慰云千雪道:“娘娘,皇上与娘娘不过是一时置气,过两天就会想通的,到时候必定会接娘娘回宫。”

    云千雪恍然失神的盯着那掩的死死的,斑驳了朱漆的宫门,默默的摇首。她眼角一阵刺痛,便觉着什么东西热滚滚的落下来,在心里且惊且怕。

    为何会哭,为何要哭?

    进了冷宫,自有当差的嬷嬷将三人送去厢房安置。

    那嬷嬷似是司空见惯云千雪这样的人,一路无言,带着三人到了去锦宫四面散落着的十来间屋子中的一间。

    这屋子面阔三间,从外面瞧着,似是许多年都不曾住过人了。

    屋角廊檐上,能瞧见横亘的蛛网。门窗上的清漆剥落。雕梁画栋,描金绘彩也是黯淡无光,半点儿都瞧不出它们曾经也有过流金溢彩。

    云千雪只瞧过启曌城的绮丽繁华,从不晓得,原来冷宫是这个样子。她站在积雪上,脚下能明显的感觉出底下覆着的横生的杂草。

    云千雪心想,此番种种,亏得赐给嘉贵嫔的那顿板子。

    约摸着,现在该称她一声嘉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