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被人卖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0:11本章字数:2583字

    我出生那天,阿妈就死了,不是难产,也不是大出血,死法及其诡异,就像是被人抽掉了生机一样。

    同一天,我阿爸就心死成灰,为我取了一个一个弃字,听名字,就知道我是一个被他抛弃的孩子,小时候,每次阿爸喝多了,就会指着我的名字骂我是扫把星,说我是一个煞星,骂我就不该给我生下来。

    我五岁后,阿爸就离开了山里,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我好不容易考上大学,走出了这座山,我本不想再回去,只因为一件事情,我再次回了趟老家,这次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诡异起来……

    那天大伯莫名的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让我回去,说我阿爸回去了,想见我最后一面,我当时精神一愣,手指一松,手机便落到了地上。

    大伯说我阿爸回去后一不小心踩滑掉到山崖下,被人发现的时候,就只剩了一口气,他最后临死前,就想见见这个他从小嫌弃到大的女儿。

    我叹了口气,他总归是我阿爸,我想了想我心里其实一点都不恨他,我只是气,气他这么多年怎么不回来看我一眼。

    当天,我就收拾了几件衣服,经历了三十个小时的火车,再有两个小时的汽车,我终于回到了村里。

    村子里还是那样,和我走的时候相比没有多大的变化。

    大伯早就知道我回来的消息,现在正在村口等着,我看见他,急忙朝着他走去。

    “大伯,我阿爸呢?快带我去看他!”我急切的拉着大伯的手臂,朝村子里走去。

    “侄女啊,别急啊,你看你累的,先喝口水歇歇吧。”说完,他就为我拧开了瓶盖。

    我着急见阿爸,拿着水就猛灌一口,没有留意到大伯看我喝水那殷切的模样,如果看见他这幅样子,我一定不会喝下他递给我的水。

    喝下这口水后,大伯就领着我朝着村子里走,一步两步三步……十步之后,我就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不清晰,随后更是脚下一软,就此倒在地上。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我迷迷糊糊的醒来,却发现自己双脚双腿都被绑了起来,嘴巴也被贴了透明胶,我关在一间屋子里。

    这时候,我终于知道我中计了。

    外面有些声响,有人在那里说话,其实也就是守着我,我想方设法的发出声响,我要将他们叫进来,问个为什么。

    听见屋子里的响动,外面的人以为我要逃跑,急匆匆的赶进来,看清楚来人后,我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因为来人正是我的大伯和大娘!

    看见我似乎有话要说,大伯上前扯开我嘴上的透明胶。

    “大伯!我阿爸呢!你不是说他出事了吗!”我心中着急父亲,他只剩最后一口气了,我要看看他。

    “你爸?呵呵,他怎么可能回来,而且,就算是回来,他也不可能见你阿!”大伯扬长了声调说道。

    “那……那你们叫我回来,是为了什么?”我心下一沉,我看着大伯和大娘眼里的兴奋劲,我知道,自己落入了一个圈套。

    “侄女啊,你就别怪我们了,你爸走了之后,都是我们将你养大,现在你也要做出报答了。”大娘苦口婆心的说道,然后上前来将我嘴上的透明胶重新封住,和大伯一起走出了房间。

    我不知道他们抓我干什么,终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我打量着四周的物件,看看有什么东西能够帮我解开绳子然后逃出去。

    墙角有一个柜子,我仔细看了一下,那柜子的棱角倒算的上锋利,如果我在上面一直磨,说不定可以把我手上的麻绳给弄开。

    想好之后,我就朝着那个方向拱过去,这个位置离大伯他们所在的门口很近,隐隐约约的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我一边打磨着手上的绳子,一边认真的听他们说话。

    大娘明显是很兴奋,说话的声音也十分的大声,她的话,我听得十分清晰。“老大啊,没想到那黄家还真够大方,我以为他们那个村子没什么钱呢。”

    “哼,他们攒了一辈子,不就是为了买一个女人嘛,当然大方了。”大伯沉着声音说道,声音里有着止不住的乐呵劲。

    我大伯要卖了我!!我当时就懵了,一种恐惧瞬间从心底升起,我只以为他们想教训一下我,我以为不会有什么过分的事情,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想给我卖了?

    我在外面读书,经常听说过一些故事,就是一些人拐卖妇女,将他们卖给那些山上的男人们,就连我们村,村头的老四也是从外面买的媳妇儿。

    那个女人我见过,被一根铁链子锁在家里,只能在屋子范围内活动。

    而他们要将我卖个隔壁村的黄家?那家我说过,一家四个兄弟,个个都没有娶上媳妇儿,听大伯的那个口气,恐怕这次是黄家出手阔绰。

    要不然,我那个大伯才不会顶着风险将我骗回来做这样违法的勾当。

    不行!我怎么能够被卖过去!我好不容易才走出了山里,考上了大学。

    想到此,我手下磨麻绳就更加的快了。

    我不断的加速,加速,可是麻绳韧性好,我磨了半天,也不见它有什么断开的痕迹。

    似乎是我的响动有些大,大伯黑着脸打开门冲进来,一下子就看见我在磨麻绳的样子,他一个耳光朝着我甩过来。“跑什么跑,这些年你爸都不管你,你以为我们将你养大容易吗?!”

    “大伯,求你!放了我,我赚了钱一定将这些年你养我的钱都加倍还给你!”我乞求道。

    “不用,这次你就一次性还清吧。”大伯冷着眼睛看着我,说不出的无情。

    我看着他那个样子,心中失望,“如果我奶奶还在,一定不会让你们这样欺负我。”

    阿爸走了之后,就是我奶奶整天护着我,大伯他们只是偶尔给我送饭,我大多数是和奶奶一起生活,她却为我做衣裳,鞋子,把自己的钱都给我读书用。

    “我妈?我妈说不定就是被你克死的,你还好意思说?”大伯眯着眼睛尖酸说道。

    我想起奶奶的死,一下失了神,没有再挣扎,这次大伯他们不敢再外面守着,抬了根板凳就坐在我的前面磕着瓜子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夜晚时分,我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我以为是村子里的村民,当时我就心中一乐,我想制造出一些响动来呼救,可是我刚要有所动作,就看见我面前的大伯高兴的从位置上坐起,走到门口开心的说道:“黄家兄弟,你们终于来了。”

    我心中立马充满了恐惧,原本以为可以求助逃脱,没有想的来的居然就是那黄家兄弟。

    进门来的一个高个子男人,胡子拉碴,头发似乎有很久没有理过,看起来十分的凌乱。他手上拎了一个麻袋,“点点吧,这是三十万。”

    我当时心中就是一气!他们从小就只给我送了几顿饭,居然还把我卖了三十万?我恶狠狠的盯着大伯,但他却像是感受不到我的目光,还是不断的沾着口水数着麻袋里的大钞。

    看见那个高个子男人朝我走来,大伯终于抬起头,眯着眼睛笑嘻嘻的说道。“这丫头闹腾的紧,我怕你们来说她病怏怏的,就不敢给她弄晕,桌上有迷药兑的水,你可以喂她一点儿,这样路上好带走,回家好办事。”

    我瞪大眼睛看着大伯,虽然打小他就对我不好,我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是一个这样的人。

    高个儿男人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拿起桌子上的水,上前取下我嘴上的透明胶,一手捏开了我的嘴,狠狠的将迷药灌进了我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