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无意一眼表错情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58本章字数:1821字

    康熙三十七年,冬月初六,今儿个是诚郡王胤祉嫡长子弘晴四岁的生日。

    董鄂妙伊特特被堂姐三福晋请过来,说是帮着待客顺带说说梯己话,其实董鄂妙伊心里清楚,不过是给她个机会让她见见世面。

    今年开春,她过了大选,留了牌子,就等着宫里指婚。只是这到年底还没音讯,家里人着急,就拜托到三福晋这里了,不求良人多好,只求别让宫里人忘记她。

    董鄂妙伊拿着丝绢点了点嘴角,优雅的遮住一个呵欠,瞥了一眼一旁与几位夫人聊天的堂姐,嘴角扯了扯。

    三福晋董鄂得伊是董鄂彭春的嫡长女,董鄂彭春,正红旗都统,比她阿玛职位高一点,董鄂得伊一出生就在宫里挂了名号,过了大选,直接指给三阿哥,今年三月三阿哥胤祉刚封了诚郡王。

    若不是额娘好说歹说,她才不愿意来这呢,她这堂姐,是诚郡王妃还没过足瘾呢。

    有给孩子过四岁的生日么?其他几位阿哥的福晋可是礼到人不到,不过倒是听说来了几位阿哥在前院吃酒呢,估计给弘晴过生日是假,出来松快是真。

    在座的都是人精,自然看出这位董鄂小姐气不顺,便有那胆子大的夫人笑道:“这位姑娘看着与福晋不但相貌有几分像,就是身上的福气也像。”

    这话说的三福晋很是得意,笑道:“我堂妹今年刚留了牌子,那我就借你吉言了。”

    董鄂妙伊勉强笑了下应付过去。

    那位夫人继续道:“哎呦,莫非这是那位董鄂家最后的美人,可真是名不虚传。今儿有幸见识了,真是奴才的福气。”

    董鄂妙伊是董鄂家唯一没出嫁的嫡女,董鄂家又是出美女,因此才有“最后的美人”的称呼。

    董鄂妙伊这才露出高兴的笑容,谦虚道:“夫人过奖了。”这一笑甚是勾人,声音又软软绵绵,好似在人耳边说的似的,那位夫人只觉得心中痒痒的,居然愣了下神。

    其他的夫人眼中都带着兴味,这董鄂家又出了个狐狸精。

    三福晋捏了捏手绢,嫌弃董鄂妙伊满身的小家子气,便对董鄂妙伊道:“妹子去逛逛花园?昨日晚上一冻,今早上腊梅居然开了,是前年新移过来金梅,头回开,我还没有见着呢……”

    果然,董鄂妙伊更觉得这梅开的有趣,最少比在这里有趣,便笑道:“那妹妹为堂剪一枝梅,希望堂姐不嫌弃。”说着款款屈膝行礼。

    三福晋实在不想听董鄂妙伊在这咬文嚼字,连忙让人带着董鄂妙伊出去了。

    董鄂妙伊一走,大厅里就又热络了几分,谁旁边站着个绝世大美人都不会自在的,她们连品茶都要想想自己的仪态是否雅观。

    三福晋笑道:“我这个堂妹,可是我叔叔婶娘的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里怕摔,真真的是养尊处优。”

    之前那位说话的夫人也看出这姐妹俩实则不对付,便低声道:“听说妙伊姑娘的生母是江南绝世美人,今日看着说不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三福晋扬了下眉,心想着毕竟是自己堂妹,也不好让人看低了,便道:“她额娘虽是继室,但是也江南大族的嫡女,和曹家也有些联系,倒是担得起绝世美人四字。”语气淡淡的,那位夫人也明白三福晋的意思,便不在提董鄂妙伊了,心中只冷笑,这变得法的把自己妹妹往脚下踩,三福晋可不是个好惹的。

    只说董鄂妙伊沿着曲折的鹅卵石小路慢走,满目了无生气,抬头望了望太阳,没一点耀眼的光芒,心生惆怅失落,她面上虽然对指婚不在意,心中却也是忐忑不安,不知归宿如何。

    只是额娘生性懦弱,遇事只会哭,阿玛虽可依靠,但奈何男女有别,她的不安也只能存在心里。

    正想着一转弯就见满眼的金梅,董鄂妙伊只觉得这一片金色似乎撞到她心里,暖洋洋的,之前的惆怅失落已是不见了。

    董鄂妙伊快走几步,但见梅林中有一秋千,这个时候若是在这里荡秋千,花落、笑起,是何等的有趣?

    丫头鹦歌连忙道:“格格,这大冬天的,您打秋千,怕是冻着。”

    真是个不懂风花雪月的丫头,董鄂妙伊心中的惆怅又被勾出来了,众生中找一懂她的人,何其难!

    董鄂妙伊将兔毛手笼递给丫头,坐在秋千上,手扶着绳子,只觉冰冷冷的,董鄂妙伊打了个寒颤,她这小身体可禁不住冻,她最是不会亏待自己,便又拿过手笼,乖乖的戴好,只坐在这里发呆,突然想起前两天看的一首词来: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虽然季节不对,花也不对,但是这意境颇像,董鄂妙伊便学着词里的话,站起来,整理了下衣袖,慢慢走到林中,扶下一梅枝,轻闻……只是一抬眼,却见梅林那边是个小山坡,山坡上有一小书屋,书屋前站着一个男子。

    这男子怕是将她刚才的举止都收入眼中,董鄂妙伊脸一红,想离开,却又觉得这男子生的好生俊俏,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丹凤眼,无形之间撩人风情,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身材挺秀高颀,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