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9 两兄弟感情真好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6:00本章字数:1842字

    六月初五是两位福晋将妆奁送到宫中阿哥所的日子,送妆奁的是福晋族人,会由内务府设宴款待。

    因为是两位福晋一起送妆奁,所以声势颇大。宴请在一处小殿,皇上也专门赐了几样菜,慈宁宫翊坤宫亦是如此。

    给九福晋送妆奁的是董鄂妙伊两个哥哥两个堂兄还有几个年轻的叔叔,十福晋的族人自然都是蒙古族的,各个豪爽,这些人年龄不过都二十几岁,碰到一起,场面十分的热闹。

    九阿哥和十阿哥本就想喝几杯,结果却都喝多了,要不是还知道这是在宫里,说不得大家都拜把子称兄道弟了。

    九阿哥仗着比十阿哥大几天,十阿哥的额娘又去世了,便陪着十阿哥与十福晋的族人喝了一圈酒,谁知道九阿哥与十福晋的三哥达林太聊的颇为投机。

    达林太不过二十七八岁,上有壮年兄长下有得宠弟弟,自己才能平平,分得一小块地混日子罢了,就是这次送十福晋入京他也是属于凑人数的,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他跟着进京就是想寻摸些差事,听说京城的人都聪明……

    九阿哥喝多了瞎谦虚达林太性子爽快意在寻出路,俩人一来一往,就不知道怎么说起做生意的事了。

    达林太说的太兴奋干脆直接用蒙语道:“京城虽说比蒙古规矩大些,但是就是繁华,果然不是罗刹国那等小国能比的。”

    李白斗酒诗百篇,九阿哥则是斗酒钻钱眼,虽然现在有些晕晕的,但是脑子的里的算盘可是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罗刹国……

    九阿哥也用蒙语道:“三哥莫非是去过罗刹国?”这称呼就知道九阿哥当真是喝多了。

    达林太喝的也不少,居然应下这“三哥”的称呼,拍着九阿哥的肩膀吹牛X道:“去过几次,这次给贵人准备妆奁,我还特意去了一趟,买了些镜子匣子,那鬼地方也就这些还勉强看过眼,其实也看不过眼,不过是给贵人赏人玩罢了。不过……“说着低声在九阿哥耳边道:“他们的刀还不错,还有火枪……”其实这话也是从他兄长口里知道的,采购嫁妆他哪里插的进去手?

    九阿哥听到火枪挑了下眉,想到了什么,但是一眨眼又没了,九阿哥也不管,只嘿嘿笑着将达林太拉到一旁去,低声道:“那就请三哥帮我去罗刹国寻几面镜子匣子……”

    达林太脑子转的快,但是毕竟没有九阿哥转的快,只问道:“九阿哥要是喜欢……我妹子那还有几个……”

    九阿哥笑着摇摇头道:“那些不够,回头我派人跟三哥走一趟。”九阿哥早就想专门有条路子去西洋,偏偏他身在宫中不能动弹,也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人,穆景远毕竟只是传教士,不能专门帮他,虽然穆景远帮他寻的了可靠的人,但是他总要见见吧,说来说还是皇宫把他困到了,等到他明年开府了,就会好多了,现在先拿达林太练练手……

    达林太这才明白,笑的合不拢嘴,拍着九阿哥笑道:“好好,等九阿哥大婚后,我再找九阿哥,啊哈哈哈……”

    拍的九阿哥差点摔倒。

    那边十阿哥才过来救场。

    最后九阿哥和十阿哥都是被搀着回了阿哥所。

    九阿哥没回自己院子,而是去了十阿哥的院子,两人歪坐着,谁也不说话,看着好像睡着了,不过一会两人又说几句话。

    小狗子和全儿只守在书房外,这种场景他俩熟悉,每回九阿哥和十阿哥“密谋大事”的时候关在书房里,记得最近的一次“密谋”好像是研究怎么从十三阿哥那夺来十阿哥最喜欢的一把匕首……

    不过今天两人可没有密谋什么大事……

    九阿哥喝了口茶,揉着太阳穴觉得好多了,然后又歪头眯着。

    十阿哥睁眼看了下,他还好,喝的虽然多,但是可没有九阿哥这么夸张,十阿哥道:“九哥,你昨晚还说今天陪我喝个够,结果你到了宴殿,就跟别人喝去了。”

    九阿哥笑道:“看着十弟要成亲了,就觉得日子过的好快啊。”

    十阿哥瞪了眼九阿哥,道:“九哥不过比我大几天而已。”

    九阿哥道:“大几天,我也是你哥。十弟,你放心,以后有我在,就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日后开府了,有什么需要也只管找我。”九阿哥说的相当霸气,更是立志要努力赚钱,恨不得帮十阿哥养家。

    十阿哥也豪气万千的道:“九哥,以后有人敢欺负你,我就去揍他丫的。”

    九阿哥呵呵笑:“好兄弟好兄弟。”

    十阿哥打了个哈欠,道:“九哥怎么不回自己院子?”

    九阿哥挥挥手道:“别提了,这几日完颜氏还有兆佳氏贤惠的狠,我烦。”九阿哥所谓的“贤惠”是指这俩人不理他了,他懂得这是变相讨好董鄂妙伊,他也很满意,可是,他喝醉了也没有个人照料,这也太悲哀了吧……

    十阿哥笑道:“原来九哥是在我这躲清净。”很明显,十阿哥的理解与九阿哥完全不一样。

    九阿哥有一种自作自受的感觉……

    最后九阿哥歇在了十阿哥院子里,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醒来,连蟒袍补服也是在十阿哥院子里换的,两人又一同到皇太后、皇帝前行三跪九叩礼,然后分别去了钟萃宫和承乾宫在生母面前行二跪六叩礼。

    太后看着两人离开,忍不住对皇上道:“这两兄弟感情真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