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往事凄凄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6:08本章字数:3266字

    庶妃奇垒氏自从皇太极装殓入棺就一直在灵堂守夜,这是第四个夜晚了,过了子时,奇垒氏站起来,抬起头,露出一张极其冷漠却又美丽的容貌,这容貌让她成为自己部落的救星,她一命换了上万人的性命,只是察哈尔部落的东珠成为仇人皇太极的庶妃。

    自入宫那日,她就没有笑过,皇太极女人何其多,貌美又温柔的更是数不胜数,皇太极不过喜欢她两日,也就没有耐心了,只是谁想到宸妃病逝成就了她,那一年,她生下一女,生产那一日又逢皇太极松山大战大捷,皇太极大喜赐名建宁封为和硕公主。

    她,一个无名庶妃无意中成了皇太极的宠妃。

    奇垒氏站在灵堂前,望着天空,眼角流出一滴泪。

    回到寝殿,奇垒氏看着正在熟睡的建宁,建宁不过才三岁,已经看出是个美人胚子了,是幸也是不幸。

    奇垒氏叹口气,就这样愣愣的看着建宁,眼看着天就要亮了,奇垒氏便晃醒建宁。

    建宁揉揉眼睛,看到几日没有亲近的额娘,一下子扑到奇垒氏怀里,奶声奶气的道:“额娘,建宁想额娘。”

    奇垒氏眼中这才露出些温和,道:“额娘也想建宁。”

    建宁在奇垒氏舒服的蹭蹭,奇垒氏脸上带了些笑意,慢慢的摸着建宁的后背,问道:“建宁,你还记得那晚你出去找虎斑的时候看见什么听到什么了么?“

    虎斑是建宁养的猫,前几日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跑出去了,正是是皇太极崩的三天前。

    建宁从奇垒氏的怀里出来,歪着脑袋,边想边道:“很黑……那边有亮亮……建宁害怕就去了,庄母妃在那还有皇阿玛,他们说……真龙……然后额娘就来了……”

    奇垒氏深吸一口气,果然,建宁还记得,只是那个男人并不是皇太极而是多尔衮!

    不知道是后宫谁这么狠毒,设了计,让建宁去拆穿这些,若非她偷偷带着建宁回来,若非皇太极驾崩,说不好她们母女俩还有庄妃以及多尔衮都死无全尸……

    真是一箭双雕!

    偏偏回来后才发现她的一支耳坠落在那里了,庄妃向来行事谨慎,岂会放过她,只要皇太极一下葬,她们母女俩定然活不了,她现在也只能再用自己的命换建宁一命了。

    “建宁,听着,要忘记那一晚的所有一切!”奇垒氏努力让自己更严肃起来,只恨平常自己也是这般模样,建宁早就不怕。

    果然,建宁睁着大大的眼睛,微微皱眉,道:“可是建宁也想看看真龙是什么样子……”

    “建宁!”奇垒氏冷声喝道。

    建宁不明所以。

    奇垒氏叹口气,其实这些东西,建宁长大了自然就不会记得了,但是那些人做贼心虚,宁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人。

    奇垒氏道:“听着,建宁,今天额娘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如果将那天的事说出去,额娘再也不会回来了。”这话说完,奇垒氏不禁流泪。

    建宁哪里见过自己的额娘哭,这才有些害怕,连忙道:“建宁不记得了不记得了。”

    奇垒氏道:“过会额娘带你到灵堂拜祭你皇阿玛,然后你就住在永福宫,和福临哥哥一起玩,等着额娘来接你,好么?”

    建宁乖巧的点点头,道:“好,建宁喜欢福临哥哥。”

    奇垒氏只揉着建宁的脑袋不说话,多尔衮有庄妃帮助,这皇位不见得就是那豪格的,只是庄妃足智多谋,这皇位啊,也不见得是多尔衮的。

    奇垒氏并不在意皇位到底是谁的,她只要她的女儿平安。

    奇垒氏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帮建宁穿好衣服,带着建宁去了灵堂。

    灵堂中,除了皇太极的棺椁谋还有一个普通棺材。

    除了继妃乌拉那拉氏,其他人已经都到了,皆不知道平常看起来冷漠的奇垒氏要干什么。

    奇垒氏牵着建宁来到灵堂中间,一同跪下,先拜祭皇太极,然后奇垒氏又向哲哲皇后请安。

    哲哲皇后是个温和的人,忙命左右扶起奇垒氏和建宁,奇垒氏摇摇头,又跪向庄妃道:“还请庄妃娘娘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照料建宁。”

    庄妃进来后看见还有一副棺材时便猜到大概怎么回事了,只道:“这是……为何?”

    奇垒氏平静的道:“先皇待妾身情深意重,妾身唯有请殉方能还先皇的情意,只放不下幼女建宁,因此来托付娘娘,希望娘娘收建宁为义女。”

    诸妃皆倒吸一口气,没想到奇垒氏会殉情,又想到自宸妃去世,皇太极多在奇垒氏处,心中都暗暗叫好。

    其中贵妃娜木钟满眼的嫉恨,尤其是听到奇垒氏说“情深”二字之时,只哼了下道:“庄妃妹妹便应下吧,不过是个孤女。”这意思也就是鼓励奇垒氏殉情了。

    庄妃猜到奇垒氏殉情,却没有猜到奇垒氏托孤,这奇垒氏也是个聪明的,她二人心中都明白,她是容不下奇垒氏母女的,奇垒氏与其不声不响的死去,不如殉情,建宁托付给她了,她为了名声也不会对建宁怎样的,这样也好,倒是省去她动手了,便温和的道:“那你就放心的去吧,本宫会善待建宁的。”

    奇垒氏笑了下,这笑就好像是花蕾绽放一样美丽,站起来,将建宁抱起来,交给庄妃,因为奇垒氏之前的嘱咐,建宁并不哭,但是大大的眼中含着泪水,她好似感觉到额娘真的就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建宁扯住奇垒氏的衣袖,眼中带着哀求,似乎希望奇垒氏说一些安抚的话,如以后会接她之类的,只是奇垒氏什么也没有说,只上前走,脚步并不沉重,微微有些急促,这时一阵风吹来,吹落灵台上的一朵白菊。

    这白菊落在地上掉了几片花瓣,看着已经是残花,正在奇垒氏的脚边,奇垒氏停下,捡起,轻轻擦干净花上的尘土,又放在灵台上,继续走,走到皇太极的棺椁面前,手轻轻摸了下棺沿,走向旁边的那副棺材,棺盖已经打开,奇垒氏淡然的躺进去。

    这时候建宁似乎明白了什么,喊道:“额娘……”

    奇垒氏坐在棺材中平静的看着建宁,眼神中甚至带了些祈求,建宁仿佛被这个温柔的眼神吓到了,想到了额娘来之前告诉她的话,只要那晚的事一个字都不说,额娘就回来,便紧紧抿着嘴。

    奇垒氏见建宁什么话也没有说,欣慰的躺下。

    这个诡异的场景忍不住让诸妃打寒颤,心里说不出的害怕,竟然谁也不敢说话。

    庄妃先回过神来,她抱过苏茉儿怀里的建宁,好像有建宁在,奇垒氏就不会把她怎么样,当然奇垒氏根本就不能把她怎么样,庄妃心中有些讨厌刚才懦弱的自己,只给小太监使眼色,小太监自是请工匠过来将棺盖盖上,四角钉稳,不留一丝缝隙。

    叮叮咣咣的声音在灵堂内响着,一下一下好像敲进她们的心里,有胆小的妃子吓的已经跪在地上了。

    所有人都不说话,气氛凝重的她们都好像感觉到窒息了,不知道是一个时辰还是多久,直到建宁突然哇的一下哭了,众人才回过神来,才发现,她们的衣服已经被汗浸透了。

    庄妃忙把建宁抱给苏茉儿,惊觉手臂已经酸痛了。

    贵妃拿着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又掩饰的擦了擦毫无泪水的眼角,轻咳嗽一声道:“奇垒氏的情意让人感叹,只是这样不和规矩吧,她一个庶妃怎么能把棺材摆在先皇的旁边?这应该是皇后的位置吧。”声音刚开始还有些颤抖说到最后仿佛找回胆子了,又清晰的道:“本来应该是赐白绫的,开棺,挪到别处吧。”

    诸妃又是大吃一惊,若是挪到别处也就算了,只是为何要开棺?

    哲哲皇后也是这样想的,只是她向来没什么主见,只看向庄妃。

    庄妃眉头紧皱,她十二岁嫁给皇太极后就一直学习汉文化,对于开棺这种事也是忌讳的,便道:“贵妃姐姐也不怕遭报应么?”

    贵妃向来自视甚高,除却宸妃谁也不惧,偏偏庶妃奇垒氏压她一头,因此一直心怀恨意,话都已经说出来了,又怎么能收回?只道:“本宫不怕,只是觉得这奇垒氏如此行事甚是奇怪,还是开棺看看吧,免得侮辱了先皇。”

    这样一说,皇后也找不到什么理由了。

    便命工匠开棺……

    只听工匠突然惊呼,贵妃吓一跳,手中的茶杯落到地上,庄妃也是一惊,只是并没有表现出来,见贵妃这个样子,还笑了笑,问道:“怎么了?”

    工匠连滚带爬的过来,只磕头道:“回娘娘的话,刚才奴才盖棺的时候,里面只有几朵没有开放的菊花,现在再打开菊花已经都开了……”

    众人大惊,眼光都瞥向之前奇垒氏捡起来的菊花,莫非真有因果报应?

    贵妃手更是抖,只喝道:“胡说八道,本宫问你,奇垒氏可在里面?可还活着?”

    工匠道:“还在,已经没气了,但是面容栩栩如生,比之前要美丽十分,还带着笑意……”

    庄妃拍了下扶手,道:“够了,不要说这些污言秽语,奇垒氏本就美艳,盖好棺材,将棺材抬到……一旁的小殿吧。”

    工匠自是应下。

    建宁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下去,拿着那朵白菊玩,听见庄妃这样说,好像与那晚听到的话重合,突然指着门口道:“龙,龙……”

    众人看向门口,这时福临走进来,见众人这样看他有些惊讶……

    庄妃本冷漠的神情,扬起一抹笑意,她有十分把握了。

    崇德八年八月二十六日,年仅六岁的福临登上盛京笃恭殿的鹿角宝座即帝位。

    次年改元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