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封陵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33本章字数:1403字

    玉珠取了瓷瓶子,将信将疑地按上官淳耳说的法子兑进了温水里,碧色的汁水一混进了温水里,迅速地与清水融合,玉珠想,八成这就是上官侍医所言的,连银针都无法探得出来的汁水了吧。

    上官淳耳守在那一群人的后头,她大起胆子朝那人群里望进去,众侍卫前头立着那高位为君的男子,侧面如弯月,孤傲而又冷硬,镶金色冕旒上坠玉色流光玉,衬着墨色的发线光色璀璨。

    这样大雪覆盖的隆冬天,未被上一件厚实的皮毛大氅,只就着一身的素白,瞧上去十分的单薄。

    站在最后的侍卫微微偏了头过来,上官淳耳一惊,连忙将目光移了开去,她一丈量,自己身板虽则与玉珠算是稍高了一些,但与这五大三粗的男子来相较,总还是不够看的,她想着,若是这侍卫伸手将她一扔,就能将她扔好一些远。

    声势浩大的殉葬之礼,在她的一碗提纯了的竹云蕈与毛头鬼伞之后的温水下,不多时,原先哭哭啼啼的宫妃们纷纷脸色开始发白,上官淳耳垂了头,眼观鼻,鼻观心地绞着两根手指头。

    这毒一下腹内,只怕是连神仙都难救了。她不由得觉着手脚有些冰冷,君上的一句殉葬,面容皎好,身形婀娜的宫妃们,就得一朝落得香消玉殒,就说她这一个女侍医都忍不住的觉着残忍。

    真真是作了孽啊,眼下里悬壶济世这四个字倒有一些讽刺了。这些个宫妃娘娘们,有的,怕是连先君的面都鲜少见过。上官淳耳叹息了一声,若是宫妃能学着前朝那月娘的妖媚手段儿,哄得了新君的开心,莫说是保全了自己的性命,就是封为夫人也自是不在话下。

    “上官大人,您那药效可真真是一绝呢。”上官淳耳的肩膀上被人一推,玉珠笑得十分欢畅,岂能不是一绝,竹玉蕈原本就是剧毒,再佐以毛头鬼伞的阴寒,饮下腹内经着血脉而流遍全身。

    上官淳耳闪着冷眸望向了玉珠,她原本容色就秀丽,如今身着男装,俊秀中多添了好几分的肃冷,这样看向了玉珠,便叫着玉珠吞了吞口水。

    这一场宫妃的殉葬,有何可笑的?

    她取别人的性命来保全自己的性命,这事情做出来,上官淳耳总觉着心里难安。她的目光望向了那陵穴的当口中。

    所有的宫妃因着她那一碗毒药纷纷口吐着白沫,整个脸,手,身体都沁出来一层的青紫色,不出得一盏茶的功夫,所有的宫妃们一个接着一个倒在黄土上,没有血腥气,没有哭闹声,静得让人几乎不忍再看。

    “遵君上圣意,封陵。”随身在新君身侧的侍卫朝天倾喊,声线响彻九霄云外,上官淳耳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眼睁睁地看着宫妃就死尚不动意,封陵不就是掀了黄土直接盖了殉葬宫妃们所占的陵穴当口么。

    身为宫妃时无时机得见先君真颜,先君薨逝就要落到被新君处以殉葬之刑,容颜残妆,尸身无处着身,怕是连她们的魂灵都无法安息吧。

    上官淳耳退守在一边,君上既然事情已了,便是顾忌烟消,留在这里也是无以作用,况且,先君育九子,夺嫡之争可是异常的激烈,而偏偏先君久久又不立储,以至于众位公子的心里早有恨意。久占着位置,又不册立储君,摆在明面上头不就是先君只想将权势落在自己手上么。

    想到此处,上官淳耳不免想起带她的那位老侍医,听着老侍医提过,先君体魄强健,并无任何病痛,为何会在过了不惑之年就患了气脉梗塞之症,不出得几日就薨逝了。而带她的那位老侍医自被带出了太医院之后,便再没有回来。

    “宫妃的殉葬你身为侍医,可是功不可没。药效一绝,身为侍医倒也能下得如此毒手。”上官淳耳心里一顿,新君离去时于她身侧边停了脚步,她就知晓会有此一劫。

    她不由得愤恨不已,君上的言外之意不正是说着这宫妃的就死与她脱不了干系么?赐死宫妃的人,可不是她上官淳耳,临到头了,倒成了她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