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君上龙傲天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33本章字数:1108字

    上官淳耳自觉君上是想要拿她开刀,将所有的罪过都给揽在她的身上,偷鸡不成反倒还蚀了把米。

    “微臣为君上的臣下,食君之禄当为君上分忧,宫妃娘娘常居深宫之中,不能时常见着先君,去后得陪先君,微臣以为娘娘们当以瞑目了。”

    君上行事最深不可测,虽则排行于九子之末,但却是最终夺得嫡位的公子。能以庶出无权的地位最终得位成君,就这份能耐,她在言语上就得小心了。

    “本王倒不晓得你这一张唇舌竟能与言官相较高下。”声线尤其的冰冽,刮在上官淳耳的身上十分的生疼。该不会是她那一袭愤恨的话踩着君上的痛处了?她不由得想要哀嚎一声,她是吃多了生川乌中毒了么,竟然对着君上都这般的言出不驯。

    上官淳耳双手平举交叠,朝着君上俯身行了礼,“微臣性子单薄,与当朝大人们的三寸不烂相较,着实有些不伦不类了。”

    借着她举了双臂的姿势,上官淳耳将新君的面目瞧了个一清二楚。只一束发嵌宝紫玉冠笼在发际上端,穿一件暗红绣纹袍子,领子间还隐约有两条暗金线勾陈的龙纹,外罩着月白色的素衣孝服,束着修长的身子,如同九天神明般清俊。

    就说面若青松英挺,鬓若刀锋裁剪也不为过。上官淳耳不由得大起胆子腹诽了一句,先君面若无盐,又出身不高,竟还能孕育出如此的公子。

    九公子龙傲天的名讳约是听得老侍医提得过一两回,她过耳难忘,也就顺势记下了,没想到那个最不起眼的公子竟然能当得北周朝的新一轮君上。

    上官淳耳看着龙傲天扫了两眼过来,立时将头首低到了自己的手腕处,那眼波,就跟小刀子似的,一片一片地削了她的肉下来。

    她今日可是犯了大忌,言多必失,可她好似说得太多,对,就刚刚那句与当朝的大人们三寸不烂之舌相较,只怕是让自己都要踩上刀尖处。她不过是一个太医院的侍医,太牵扯到朝堂政事的话,君上可要动杀机了。

    宫妃们的身子眼下还没有冷透,与君上的朝堂政事还未有明面上头的威胁,就被赐予殉葬,那她口上多有牵扯,想到这里,她的背心就一阵的发冷。

    寒风吹拂,上官淳耳并未等到君上的责难,她的眼角一暗,那抹暗红色自她的面前拂开光影,却是越行越远了。

    上官淳耳的身子一歪,刚巧被一旁的玉珠扶了手臂,“哎,上官大人,您可要仔细着啊。”她瞧了一眼玉珠,便是朝着她道谢,身子离得玉珠稍远了一些,男女授受不亲,她如今还是男子。

    “无碍事,应是受了冬风,左不过有一些精神恍惚。”上官淳耳朝着玉珠举了手掌轻轻避开去了些,玉珠是君上跟前儿的人,她可还得仔细着应对。

    多说多是错,多做也是错,她以后将更加当心一些,伴君如伴虎,更何况新君的性子更难以捉摸。她擦了一头的冷汗,眼看着君上那一袭人的背影远去,这才长吐了一口气。

    她抖了抖被寒雪沁湿的衣衫裤角,论及寒冻,连冬雪都未曾能及得过君上,怪不得宫内的宫人们常年来只低头做事,并不多言上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