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杀鸡给猴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33本章字数:1307字

    她将桌案上头的药方子快速地整理妥当,再理了理身上新换上的厚棉绛紫色官袍,立时拔腿出了门去。

    朝阳殿落于王都正中面阳处,殿脊朝天,每一处皆皆都能被阳光照着,以至于由了先君定名为朝阳。

    琉璃的砖瓦上覆上了一层的雾霭,借了初晨的光色所染,混着纯白的雪身透出来五彩瑰丽的美景。朝阳殿正大光明门槛前,横挂了逶迤的朝阳二字牌匾,流金所绘,气势非凡。

    众臣百官上得早朝的朝阳殿果然威严肃穆,耸立的阶梯上端立着身着深色绣纹袍衣,头顶八品顶瓴毡帽的侍卫,配了弯曲的刀身,倒显得朝阳殿透着无比的肃杀之意。

    上官淳耳是来得过朝阳殿几次的,她四下里得望了几番,殿前宽硕的场上已经来了好一些官员,左右瞧得了几眼,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没有一个是她敢去打上招呼的。

    太医院的医官们早已结成了一团相互说着话,她摸了摸自己的鼻间,自打昨日去给宫嫔们送了毒药去之后,这些个侍医们便是更少与她说话了。上官淳耳也不以为意,原本她同着那些男侍医们也说不上些话儿,她索性也没去上前理会,少说多做,方才是正道。

    更何况君上遣了群臣,甚至是她这个小小的侍医都被叫上,这事情指不定是不好的,她一会可要跪得离前殿远上一些,切莫被君上瞧得不顺眼,一命呜呼了去。

    她择了靠于殿门边缘的位置做为她的地盘,等会子君上来了,定是瞧不着她的,她也正好落了个空闲的地儿。

    霹雳的几声鞭子响,叫上官淳耳收回了自己飘得老远的思绪,她立时端端正正地摆正了身子,朝着前端望了出去。

    “君上临朝,跪。”内侍总管李元碌一阵的高吭吆喝,上官淳耳便见着一身暗红锦袍,外披细棕厚实皮毛大氅,头立高顶耸立王帽的君上由朝阳殿的正侧显了身影出来,她与着众官一同朝君上行了跪拜礼。

    她离得君上稍远,瞧不清楚君上现如今的面色如何,但上官淳耳隐隐觉着,这事情怕不是那样简单。

    不过,那与她并无太大的关系,君上若是要处置她侍医配药一事,大可不必等到今日,昨个儿就已经遣了侍卫将她给就地砍了。

    上官淳耳站在众人之后,偷着空儿打了个欠,昨日她被吓得不轻,又没有睡得踏实,眼下里却是困意灼灼。好累啊,去见得君上一回,让她给吓得半死,整个人都接连着不好了。

    “带罪臣上殿。”李元碌拖长了的尾音,让着上官淳耳的瞌睡给惊得不翼而飞,她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什么?带罪臣上殿?她没有听错么?

    自打君上登基,未产下王子的宫妃们已被下令殉葬,而朝堂之上据她耳闻,君上夺位成君之时,其他的王爷们几乎都被君上诛入下了狱。

    而李元碌宣带罪臣上殿来,不就是那几位被削爵的削爵,逐出宗亲的逐出宗亲的王爷们么?她隐隐觉着,君上带着罪臣们上殿前来,是想要让着众臣们瞧着,连着王爷都要被诛杀,更何况是朝臣。

    好一场杀鸡给猴看啊,甚是妙哉。上官淳耳眼角有些疼,君上铁血无情,昨日先君下葬封陵,她可是瞧着君上连一滴眼泪也没流,甚至,那嘴角明显还扯了一丝的淡笑。

    现如今带了罪臣,其中的寓意不言而喻。她现下有些明了为何君上会让宫内所有当差的大人都前来这里了,要做就要做得全套,毕竟王爷只有那几位,诛杀之后,便再也没有可利用的棋子了。

    好冷。上官淳耳觉着身上引伸出来一丝的寒意,仿佛那刀锋也将架到她的脖颈之上,若是以后让着君上知晓她为女儿身,那可是欺君罔上,也不知她日后的处境会不会更加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