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就地砍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33本章字数:1178字

    果不其然,身着暗色的带刀侍卫两个带着一个,将先前与君上可谓手足相称的王爷们尽数押上殿前来。

    上官淳耳前头的大臣们已然开始窃窃私语,她听得仔细,总不过是说君上冷血,也不知带着王爷们前来究竟是何缘故。

    亲王们夺位失利,有些许的大臣们以往可还是亲王们的亲信幕僚,君上若不是太过于铁血,只怕是要君位不稳了。

    虽则话是如此说,可上官淳耳还是觉着这一幕太压抑了一些,王爷们以往何等的意气风发,眼下里却是个个身着有些脏乱的囚衣,发际垂散在脸面四周,瞧起来倒是狼狈不堪。就连想要辱骂君上的话都隐在了风气里,只垂着头首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罪臣大王子龙傲晨,二王子龙傲玉,三王子龙傲坤,四王子龙傲洪......”李元碌每念上一个名字,带刀侍卫便将人犯往着前头行了跪拜礼,上官淳耳缩着脖子,跟着众大臣一道未敢抬眼细看。

    几位王子罪状连连,数十项罪责一并连罚,条条当杀,因此君上下圣谕,所有王子罪臣当着众百官就地砍杀。

    就,就地砍杀?上官淳耳身形一晃,差点栽坐在地界之上。将王爷们就地砍杀可是没有哪一朝有的啊,这不合天下间兄友弟恭的礼数。

    但是,上官淳耳放眼望去,官阶远比她高的重臣老臣们,尽数没一人敢吭气。这可是君上铁血冷情的当口,谁又会不想要自己的性命前去阻上一两句的。

    那可是连自己的亲兄们,亲手足都能就地砍杀的龙傲天,是那个一手掌了天下间生杀大权的君上。

    刀斧手鱼贯而入,举着森冷地刀锋让着人看上去胆战心惊。上官淳耳自知没那个胆色敢去瞧上几眼,昨日她已经被吓着了,可不想在今日还被恶梦所缠,打从刀斧手举起了刀锋,上官淳耳便就将打量的目光收了回去。

    菩萨保佑,可不能叫她也沾上几层的恶运才好。她轻举了双手,将自己的耳朵给捂紧了些,但即便是如此,那挥着刀锋的声响却是接二连三地传了过来。

    上官淳耳常年替人瞧过病,深知刀锋划上血肉是何等的模样,眼下里那脖颈上头的血肉,怕是伤口上血肉翻飞,整个人头都给溅飞了出去。她喉咙一酸,那赤术,仙茅的药效仿佛又被激了出来,十分的苦涩难咽。

    “本君登基之时,这些个罪臣尚且不安稳,还妄图动摇北周朝的江山社稷,今日就地诛杀,望上朝各官恪守本分,切莫学了这些个罪臣的下场。”

    声线极为的冰冷,当下里所有的朝臣全数下拜,“君上英明,君上英明,君上英明。”三声大呼,响彻九霄天外。

    罪臣之罪,左不过是落到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败字上,若是君上未有登基,于九王夺嫡之中失捷,只怕新君也会数出数十条罪状,将他给收押了。

    自古想定人其罪有何难处,即便是莫须有又有如何,举凡是君上所定来的,何人又敢去推番言论?

    上官淳耳眼下里终是得知,面目上头瞧出来最不具势力的,才是要留下心来的,君上未得其势,其母又是宫人出生,所有的人怕是未将君上放之在眼里,可恰恰就是这样的君上,才最终得到至尊君王位。

    以至于,所有的王爷们在现下里被这个最瞧不起的弟弟就地砍杀,连尸身都无法以王子身份下葬,只如同庶民般被赐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