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李公公的心思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33本章字数:1246字

    李元碌轻搭了搭纯白色的拂尘在内肘间,瞧了一眼正阳宫的殿门,朝着殿间的阶台挪动了几步。上官淳耳瞧得清是何意,便是往着李元碌的地方步了过去。

    “上官大人,君上初登得圣位,这几日伏案批阅折子却是忙得头未沾枕,我们这当奴才的,眼瞧着都心疼得紧。”

    细声细气的声线在上官淳耳的耳廊里进进出出,她点着头,新君登基前,先君并未册立储君,眼下里君上砍杀了其他的王爷们已花去太多的时辰,朝堂未稳,尚还有外患在扰,自是燥烦之时,她果然来得不是时候,

    “原来如此。只是,君上如此劳累辛苦,咱们这做臣下的,也委实担忧啊。”上官淳耳心里极度的不如意,这李元碌既然知晓君上日日批阅折子,不朝她提醒两句莫不是在探着她能不能与其有交情?

    果然不愧是君上从王府带进来的人,这弯弯角角的心思当真让人难以捉摸得透,她顺着李元碌的话接了下去,对于李元碌的心思她摸不清,只得从话由中询问一二了。

    李元碌脸色未变,但语气有一些松软下来,“大人说得极是,如此还得烦劳着大人多走上几遭,容着君上缓和了,自当是会念及大人的好呢。”

    她顿悟,这李公公原来是打着这般的心思啊,太医院于深宫之中地位中立,如今还未有妃嫔娘娘一并挪了进来,自是要在此时打算起来了。

    这一心思与她之前所预料的如出一辙,既然李元碌递了这一阶台过来,她也就顺着走下来,况且,任何一处都未有这正阳宫朝阳殿里的消息更有价值。

    “李公公说得是,明日封妃大典一过,还得烦劳公公多提点了。”她微微一拜,将这交情给接下了,无论是她愿意不愿意,也得承下去。

    君上行事,她等臣子是万般想之不到,若不能在前朝有个瞧得清君上心思的人在,那她怕是如同蝼蚁,随时一命呜呼。

    李元碌红润的脸上微微透了些笑意出来,识实务者为俊杰,与聪慧之人打交道,真真是省了不少的事儿。“大人却是言重了。”

    “李元碌。”一道冷色的语调搁着厚实的殿门透了出来,上官淳耳一想到刚刚君上拿这调子砸给她之时,腿脚就忍不住地打开了转儿。

    李元碌心思敏锐,朝着上官淳耳微俯了身子,搭着拂尘迅速地往殿门走,脚步丝毫未乱,反倒多了一些明快。

    举凡是身上带着些功夫的人,步伐却是多有轻快,上官淳耳长吐了一口气,朝着身后挂着木制药箱的内侍吐了两句话来,“走吧。明日再来。”

    君上烦忧,不见太医是懒得听她费唇舌替自己周全,她默默记下了这一心性,察言观其色,作为太医院侍医,也得将习将习的。

    回去太医院之时,她约摸是听得有人在她的侍医房内走动。能在她侍医房内走着的,她不用着猜,也是知晓是谁。

    “那人参根怕是生了腿脚,自己个儿成精了。”她对着身侧的内侍打着趣,内侍笑着点头。

    上官淳耳自内侍的手间接了药箱,吩咐着内侍自去歇着,她掀了衣衫下头的官袍衣角,踩着墨色的布靴步进了房。

    “上官大人,尽拿珠儿说笑。”玉珠面容俏丽,一双墨色的媚眼含着些羞色,丹唇娇颜,裹着一身碧色的小袄,同色的冬褥裙子。

    玉珠于侍女中容色也算是拔尖的,对她的心思她怎会不知,深宫内院遇上个对玉珠稍好一些,男子装扮清俊的,这丫头又岂会不动情,可是上官淳耳可没敢往哪处想,她为女儿身,那容色倾丽于她可是敬谢不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