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白莲纹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33本章字数:1031字

    将药箱搁置在了桌案间,上官淳耳拢着自己的衣袖对玉珠的这身打扮丝毫没在意,“哪阵风把玉姑娘给吹来了,可是有何事寻找下官?”

    玉珠整理好她桌案上头的书册子,手指绞着纯白色丝竹绣纹帕子,“瞧大人您说的,这是嫌玉珠碍着事儿了么?”

    上官淳耳结结实实觉着骨头里有血脉停滞了些许,深宫里侍女多有寂寞空虚,被指给侍卫太医的比比皆是,这若是成了真,那她到时怕是麻烦会接连不断地上演来,能不能保得住性命还犹难其说。

    “哪儿的话,玉姑娘能来这儿可是令太医院蓬荜生辉。”上官淳耳避重就轻,直接忽略掉玉珠脸上透出来的红润之色,她掀开了药箱,把箱里的药瓶子拿了些出来。

    玉珠有一些雀跃,活泼的性子通通揽在了脸色上,上官淳耳也不说破,看多了戏册子,对玉珠那面色她也算是能了解到一二,见着有些心思的男子总是会较往常欣喜些,就拿女儿家精心的装扮,也算是在情理之下。

    “明日娘娘们就将迁进王宫,过得了三日守丧期,君上的后宫也得充实起来了。珠儿瞧得仔细,那红艳艳的白莲纹花长制锦衣,可真真是好东西啊。”

    上官淳耳默不作声,明日便是丧礼束结之时,红婚之事也得操办得起来了,君上正值盛年,服丧完了还不让君上动荤腥,那不是要让君上成了那清心寡欲的出家僧人么?

    听得玉珠说起,她想着也得把有些药备下了,娘娘们身子虚,如今又是数九隆冬天,总是要先着手备着。

    “是么,那可真真是好东西。”她回答得极为尴尬,白莲纹花锦衣她是耳闻过一两回,只晓得那绵滑丝制衣料间的纹花,是用了蜂蜡作的防染底纹,描绘出了花身,然后浸进靛蓝缸中染了色彩,最后置入滚水里浪淘,脱过了蜂蜡之后才形成的蓝白纹花。

    白莲纹花布料做工极其的繁琐,如今又做了京城王都的娘娘们所用的料子,那做工必是更加绝妙精细。但,她这也是自己臆想揣测,未有亲眼瞧见过,所以并不能摆在唇间言说。

    “明日里怕是又得热闹非凡,素白的日子过得提心掉胆的,眼下里也得多添点喜事了不是。”玉珠眼底里有了笑意,看着上官淳耳是胆战心惊,宫妃娘娘们进了宫来,少不了又多了些唇舌间的话,君上已是铁血无情,也不知王后,宫妃娘娘们是何种性子。

    “话虽是如此,总得仔细着一些。太医院虽则是医官们所在之处,但姑娘还是少进来为好,以免毁了清誉,下回姑娘还是通传给了小安子为好。”她可没有那么多命陪着玉珠来周旋,这宫内指不定有多少只眼睛盯着她呢。

    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色叫着玉珠瞬时红了眼圈,玉珠微微咬了咬唇线,拔腿出了门去。瞧着玉珠的背影,上官淳耳只得连连摇头,坐怀不乱的人,不只是柳下惠,还有她这个货真价实的女儿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