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延福宫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34本章字数:1047字

    还未有到正阳宫,从横澜长廊里拐了一个侍女的影出来,这侍女她识得,是同着玉珠一道在正阳宫伺候的玉翠。

    玉翠不同于玉珠性子活泼,如同清水一般淡雅清永,裹了一身的淡白,瞧上去更加的清冷,上官淳耳客气的唤了她一声翠姑娘。

    “上官大人安好。为免大人多拐上些路,李公公吩咐了奴婢在此候着您,君上眼下正在王后娘娘的延福宫,请大人随玉翠来。”

    王后有疾,君上自会先去延福宫里,也幸得李公公同着她多添了几份交情,如若不然,她去了正阳宫怕是要扑了个空。

    “有劳翠姑娘了。”

    她点点头,带着小李子随着去了。往些时候,常来她跟前晃着的人,是玉珠,想来那日的一番话的确是伤了玉珠,以至于眼下里连传话都是不愿意见她。也好,想得通了,一切也就都放下了。

    延福宫离正阳宫就错落了一道红墙,居于正阳宫的左侧,远远瞧着延福宫的殿脊要比正阳宫的低上一阶,是以喻着后俯于帝,尊君为帝之意。

    原本正红朱漆的大木门,眼下里掀着一层的素白,将喜气一瞬时沁进了雪色里,连同着顶端悬着的墨色金丝楠木匾额间,也涤透着无以言说的孤冷。

    上官淳耳理了理身上的官袍,自题着延福宫三个大字的匾下踩门而进,她这一进了延福宫的大门,怕是有些有心之人又要以小人之心,度她女子之腹了吧。

    院门深深,正对着延福宫正大门的便是正殿翎礼堂,翎礼堂外蜿蜒着一弯横廊,廊上的柱子用了杉木所铸,怕被虫蛀蒙上了一层的绿漆,横廓的顶头两端种了两棵红梅树,迎着寒雪压枝开得分外艳红。

    横廊直通着翎礼堂后的小园子,眼下里覆了白雪,但未有掩了耐低寒的重瓣银边桃粉月月红的风姿,月月红,冠为花中皇后,国色天香,遍种在这延福宫里,却是相得益彰。

    月月红花姿娇绕,又能耐得住低寒高热,盛放极是顽强,想来这怕是祁王后最钟爱的花色了,否则,这满园子里,怎的开得这般的花朵繁簇。

    不过,花开盛艳总得要有人懂得欣赏,像她这种,堪堪拿了月季入药之人,只默默地把月月红的药用暗背了一通,月月红味甘,性温,入肝经,有活血调经,消肿解毒之功效,实是一味女儿家所用之良药啊。

    玉翠领着她穿了小花园的石子路,能够清楚地瞧见王后娘娘寝阁所在,寝阁分了东南两厢院落,正对着翎礼堂后的厢房间,隐隐有人影出入,她一路低垂着头首,那处迎春殿阁,便就应是王后娘娘所在的殿房了。

    上官淳耳的眉心有些生疼,微上了些年纪的付侍医已候在了殿房之外,身后的内侍同提着药箱,瞧那功夫,怕是来给王后请脉的。

    唉,总是自己找上的纷扰,她这个时辰过来,不是存心给自己添堵的么,付侍医原就瞧不起她年纪轻轻就坐上了首席侍医之位,如今她一过来,怕是真真正正地将她给记到心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