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有些尴尬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35本章字数:1102字

    “微臣该死,微臣不是有意冒犯君上的。”她张口就开始告罪,这可如何是好,以下官之躯触碰到君上圣体,实为死罪啊。

    君上言语中未有责备,只是抬了手让她起来。“我北周的大好男儿,怎的连马匹都未骑乘过?”

    这也怪不了她,她原本就不是北周的大好男儿,只不过是北周的大好女儿罢了,大好女儿家几时能够去学学骑马的。

    “微臣愚钝,习好全用在钻习医书上了。微臣实是不知这大马竟如此高大威猛,却是难骑得很。”她的额间沁出来一层的薄汗,刚刚她的确是被那坠落的感触吓得一身冷汗,而且下落之时又撞上了君上。

    幸得君上未有怪罪,否则大不敬之罪也就将坐下了。她深吐了一口气,纯白的气息辗转在冰锋里已然有些紊乱。

    有侍卫瞅着这情形,欲准备上前来俯了身子让她踩着上去,但君上手掌一挥,止了侍卫的步子,只亲身凑得她的跟前儿来。

    “这是河曲马,性情温顺,持久力强,多作役用,你头一回骑,攀住马鞍,双脚踩着马蹄铁蹬力上马。”上官淳耳琢磨着君上估计心情在哪位宫妃娘娘那里转寰了,否则怎的还亲手搭了马鞍教她如何骑乘马匹。

    她照着君上的法子,墨色的布靴一脚踩在了马蹄铁上,但是,她原本就为女儿家,力道上跟着男子比已是不足,如今她手攀着马鞍,整个身体全吊在了马腹上,上不去下不来,只是卡在那里。

    完了,这不是叫着人瞧笑话么。

    突地,她觉着自己的大腿腿侧引伸出来一股的暖热,却是一道墨紫色的袖口隐隐透了光亮进来,她面上一红,觉着有些尴尬。

    女儿家的身子,未有出阁之时便无人能触,若是未婚而失了身子,那便是要被人戳着脊梁喊骂的,虽则她眼下里是男子的装扮,可骨子里头还是一介女儿家啊,被男子这么一碰触,整个身子都跟着僵硬了。

    “放松些。”她的身子被人轻轻一拍,借着那力道,这才翻上了马背上头,她使劲吐着气,紧张之下却是她膝头紧紧夹着了马腹,让着马儿跟着有些微微走动。

    君上自马夫的手里接了缰绳,大掌在她的膝腹下一拍,“一会你紧拉着缰绳,别用膝头去夹马肚,否则马儿叫痛,保不齐会将你摔下马背来。”

    君上如今一身墨紫色绣纹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浅棕色对襟毛皮勾边背子,腰间束着一条同色的腰带子,浓墨一般的发际在头顶绾得齐齐正正的,套在一根碧玉的发簪上,实实俊美如仙谪。

    被这般的男子一拍腿腹,上官淳耳有些薄的脸面升腾起一股子的灼热,气息氤氲,吹散了如同刀割般的寒风,只让着她的心口有东西正顶着想要蹦跳出来似的。

    像应是瞧得入了神,君上却是微微一咳,缰绳被扔到了上官淳耳的手上,自顾着地将脸面撇得开去了一些,也不再跟着她说上一席话儿,只将身子挪去了前头的那一匹马边,翻身上了马。

    动作一气呵成,潇洒如风。想来君上应是有一些恼她的粗笨,连着一匹大马都需得手把手着一点一点教会,她抿了抿唇线,垂了头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