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晶莹的眸光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36本章字数:1052字

    查看清楚了伤势如何,上官淳耳侧转了身去,朝着君上俯了俯身形,“君上,那一记棍棒伤,已使皮子上存下了淤青,肩胛骨处的擦伤较重一些,幸得微臣备下了些创伤药,再使了些药酒抹散了淤青,不出几日,便是能痊愈。”

    君上拢上了自己的衣衫,精壮的胸膛就晃在了上官淳耳的眼前,上官淳耳心下一惊,没敢再多看,将头首埋得更低了些。

    “那一记棍棒的力道倒是拿捏得极为好,若非不是本王身负些功夫,怕是受之不住。”君上的这一席言语说出口,前一句她隐隐感觉君上说得有些嘲讽,后两句却好似多了些赞赏之意味来。

    英雄惜英雄,君上施仁政,体桖百姓之疾苦,兵士之辛酸,而那位李将军,虽则性子急了些,但若非不是善待兵士之人,必不会做得这般的急切,面上的活计能做得出来,但在最关键时辰的行事,便是实是做不出来的。

    “李将军性子直爽,但也是太过于急切了一些,君上仁和不与他计较,微臣为臣下,却是有些瞧不过了。”上官淳耳真真有些恼了这李将军,这要是打在了她的身上,她受些内伤是小,那名兵士的性命,怕也就此断送了。

    君上拢着衣衫,往着床榻间缓步而去,上官淳耳取了创伤药,药酒瓶,跟在君上的一侧,“本王若和他计较了,这兵营里的兵士怕是要被寒心了去。军中能有这般武艺者,也算是北周朝的福气。”

    上官淳耳点头应了,君上都如此说了,她还敢再有其他些许言语么,她扶了君上背心朝上的躺下了,厚实的脊背间被她轻轻倒了些许的药酒,冰冷的触感使得君上的脊背突地一颤。

    她也没敢耽搁,这房内未有燃上些炭盆,又不同于宫内那般的方便,可不能叫君上也顺时沾上了风寒。

    手指轻重有力,避开了擦伤的地方,一寸一寸地自君上的肩胛骨处揉过,她熟悉穴位,一路揉下来,手也不会太酸,还揉到了对处。

    棍棒伤分轻重,重者,皮下沁血,骨头碎裂,恐有性命之忧,轻则,便是如同君上这般,轻微擦伤,淤青残存。

    君上过劳,由了她的轻揉,身子便是整个放松了下来,上官淳耳的手指按到了君上腰间之时,君上闷哼了一声,有热气自小腹内漫了上来,俊气的脸面微微转头弧度。

    暖热轻漫,恰好与着正埋头轻揉的上官淳耳脸面相接,两眸相对,落进君上眼眸里的,正是一双晶莹的眸子,闪着些许光色,十分的纯澈。

    上官淳耳眼瞳往着后头一缩,与君上的眼眸错落开去,有些事宜,她不敢想,也不能想。

    时辰若是注定好了,就只能徒生隔墙。君上乃一国之君,鼎立傲绝,而她只能为男子侍医,人微言轻。

    君上微微一咳,怎的对着这样的男子生了另类的心思,莫不是他长年手心沁血,砍杀手足下,便只能得之这般的动心之意来?

    豢养男宠,是为他所不齿,籍孺之流,是为北周所不幸,这,永不会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