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太火辣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5本章字数:3106字

    话音刚落,楚安安便感到周围的气流发生了显著的变化,甚至有小石块朝福长老聚拢。

    好强的内力!

    这个弱公子究竟是谁,为何会有如此绝顶的高手效命于他?然而不管是谁,楚安安都不怕,在山中的这几年,楚安安还未遇到过如此强劲的对手,她浑身的细胞都开始兴奋地叫嚣了起来。

    好想试试新培育的断魂香啊,不知道这样的高手会在几秒之内倒下呢?

    然而楚安安激动的小手才伸进衣袖就被一道虚弱的声音打断了:“住手!”

    “公子,您喘过气来了?太好了!您觉得如何?”福长老热切地看着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好多了,楚律则一脸崇拜地扑向楚安安:“娘亲,你好厉害啊!”

    楚安安却一把揪住了楚律的耳朵:“别以为说两句好话我就能饶了你!臭小子,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竟然敢偷娘亲的竹笛,偷了还打输,真是太丢脸了!娘亲早就跟你说过江湖险恶,很多时候帮人反而会被反咬一口,可你倒好,偏偏喜欢多管闲事!下次再这样,老娘非打肿你的屁股不可!”

    这话虽然是在训楚律,可弱公子一行早听出来这话是在指责他们,几人自知理亏都低着头任由楚安安指桑骂槐地说着。

    张伯是个厚道人,他憨笑着打圆场并邀请众人上山休憩,弱公子还很虚弱,没法赶路,福长老等人便厚着脸皮应下了。

    沈亦宸则谢绝了张伯的好意准备离开,楚安安侧身挡住了他:“你好像没将我的话放在心上……”

    沈亦宸正要说话就闻到一阵奇异的芳香,下一秒他的整个身子变得极其僵硬,楚安安只轻轻一脚,他便直直地朝后栽了下去。

    沈亦宸猛地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瞪着楚安安,该死的女人,她竟然对自己下毒!

    楚安安笑意盈盈地蹲下身子拍了拍沈亦宸的俊脸:“我家臭小子虽然不争气,可还没沦落到被外人丢来丢去的地步。你敢这么对我儿子,放心,我也会好好招待你的!”

    说着楚安安便让人将沈亦宸抬上了山,沈亦宸很想挣扎,可无论他怎么调用内力,浑身上下除了眼珠子愣是一动也不能动。

    怪了,这究竟是什么毒,怎么会如此霸道?

    还没等沈亦宸想明白,楚安安已经命人将他丢在了自己的药草房里,福长老跟在了她的身后:“老朽见姑娘有些面熟,不知姑娘的芳名是……”

    “老娘对大叔不感兴趣,你最好不要让你的人乱打听!”楚安安指了指外面探头探脑的随从道,“我可没张伯那么好心,你们要是再有妄动,我不介意拿你们试药!”

    “你!”福长老气得正欲发作,但想到自家公子的吩咐只好耐下性子挥了挥手道,“你们先去准备晚膳!这位姑娘,我们公子有请!”

    “不去!”楚安安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开玩笑,她是那么好约的人吗?

    “放肆,公子召唤怎有不去之理!”福长老再也忍不住了,红色的剑气飞快凝结,朝着楚安安的肩膀抓来。

    楚安安毫不示弱地摸向了袖子里的断魂香,这个老头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她的忍耐力,她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非得骑到自己头上不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楚律软软糯糯的声音从弱公子的窗口传了过来:“娘亲,你们在做什么?”

    楚安安心里一惊,这臭小子什么时候跑到他们房里去了,他们不会是打算拿他威胁她吧?

    楚律哪里知道楚安安的担忧,他无忧无虑地朝楚安安挥手:“娘亲娘亲,病叔叔给了小绿好多好吃的,他对小绿可好了,小绿想让他当小绿的爹!”

    “噗——”

    话音刚落,屋里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楚安安的嘴角抽了抽:“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快过来!”

    楚律抱着呆呆的烤鸡一脸的天真烂漫:“小绿是认真的,病叔叔又好看又气派,他还说他有好多好多银子,他当小绿的爹多好啊!”

    楚安安站在原地认真思考了片刻,而后毅然地奔向了弱公子的房间:“臭小子,这爹可以认!等那短命鬼两脚一登归了西,他的财产就是咱们的了,这可比空手套白狼划算多了!”

    福长老在短暂的震惊后立马条件反射地冲了过去,不行,他可不能让这对奇葩母子毁了他家公子啊!

    然而福长老到底还是晚了一步,楚安安一手抱着自家儿子一手端着桌上的茶杯自来熟地喝着:“要不咱们今晚就成亲吧?”

    可怜床榻上的弱公子听了这话被雷得是上气不接下气,福长老心疼得眼睛都快冒火了:“你,你这个毒妇,给老朽滚出去!”

    楚安安摊手:“不是你哭着喊着请我来的吗?现在我都同意嫁给你家短命鬼了,你还想怎么样?”

    “谁要你嫁了!”福长老气结,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楚安安的无耻言行,只能一个劲地大喘气以防自己背过气去。

    好在弱公子总算咳完了,他涨红着脸朝楚安安礼貌地笑道:“姑娘开玩笑的方式真是独特!在下北堂洛,还未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楚安安抬手道:“不要着急,你现在就可以拿出诚意来感谢我,比如和我成亲!”

    “你不要得寸进尺!”福长老气恼地吼道,他家公子尊贵无比,能得到他的一句感谢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这个女人竟然还不知足,真是太过分了!

    北堂洛倒是脾气极好地保持着微笑:“姑娘,玩笑可一不可二,姑娘若是想要其他诚意,只要我北堂洛能做到的,一定竭尽全力!”

    楚安安扁了扁嘴道:“好吧,那么首先你不要用这种充满暧昧的微笑勾引我,虽然我知道自己倾国倾城,魅力无人可挡,但你也要控制一下你自己。你的眼神太火辣了,我会不自在!”

    一旁的福长老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什么鬼,明明是你突然说要嫁给我家公子,怎么反而成了我家公子勾引你了?还有我家公子明明温柔似水,哪来的火辣眼神?

    北堂洛则无比尴尬地抽了抽嘴角,这个女人还真是……独特啊!

    楚安安正要继续说,山下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天空出现了一团红色的火花,那火花一闪即逝。

    “该死的欧阳朗又来找我晦气了!”楚安安“蹭”地一下抱着楚律冲了出去,“张伯,劳烦你们照顾小绿,我去把欧阳朗的人打发走!”

    张伯害怕地连连点头,福长老看了一眼楚安安,又看了一眼楚律,惊呼道:“难怪我觉得你面熟,原来你就是南湘国的荡……”

    楚安安一记眼刀飞过去,惊得福长老立马改口:“……当朝丞相的嫡女,楚安安,楚大小姐!”

    楚安安冷哼一声,转身逼视着北堂洛:“没错,我就是楚安安!北堂洛,你不是要报恩吗?好,我不逼你成亲,但我要你杀了欧阳朗,你敢不敢?”

    莫名被委以重任的北堂洛一脸蒙圈地看着楚安安,一旁的福长老急得都快冒泡了:“公子,万万不可!欧阳朗可是南湘国的七王爷,若是杀了他会挑起不必要的战争,况且他与我们没有仇怨,您……”

    福长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楚安安打断道:“没有我,你北堂洛早就归西了!现在要你办点事就畏首畏尾,懦夫!”

    不等福长老反驳,楚安安已经飞快地朝山下冲去。

    北堂洛看着楚安安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又身份特别,所以一直循规蹈矩,可是如今一个女子都比自己活得鲜活洒脱,他不是懦夫是什么?

    “跟着她,必要的时候助她一臂之力!”北堂洛突然下令道。

    福长老吃了一惊,他压低声音蹙眉说道:“太子殿下,我们来南湘国是为了寻找解药。虽然欧阳朗不是最得宠的皇子,可得罪他也与我们不利啊!那女人巧言善变又行事不端,您莫要被她迷惑了啊!”

    北堂洛冷冷看了福长老一眼:“你在质疑孤的命令?”

    福长老叹了一句不敢后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追随着楚安安而去,但令他意外的是山脚下一片宁和,并无半点打斗的声音。

    福长老调动真气环顾一圈,最终在一处草丛后发现了楚安安。

    楚安安早就料到自己的激将法会奏效,她直接朝着福长老的脚边射出了一箭:“哪里逃!”

    话音刚落,土丘后跳出了数十个黑衣人将福长老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显然是被楚安安误导了。

    福长老气得磨牙,混账,这毒妇分明是拿他当枪使了!

    可福长老又不能供出楚安安的位置,只能将满腔怒火发泄到这群不知好歹的黑衣人上,淡红色的剑气迅速凝结,几个起落间福长老已经将黑衣人打得满地找牙。

    领头人一看福长老这么厉害,立马狼嚎着跪在地上求饶:“大小姐饶命啊,是二小姐花钱雇我们来杀你的,我们其实不想杀你啊!”

    楚安安在脑中搜索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二小姐是谁,她疑惑地上前问道:“她好端端地不做她的闺阁小妞,雇凶杀我做什么?”